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67章:回章 王者之谶2

《爱上玄武》

第67章回章 王者之谶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章2

白夜伸出脏兮兮的手,神情激动。这是梦吗?她现在还活着吗?还是同这位卜师一起死了,在地狱里相逢?

“我们这是在哪?”

弯月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他低下头,空出一手抓住她的小手,抓紧,摸向自己的脸。

肤色如玉,眉目似画,眼眸冰蓝的绝色少年。白夜的小手在贴上他面颊的那一刻,不禁颤抖起来。温如暖玉,柔滑细腻的触感,他是真实存在,活生生的卜师啊!他没有死,她也活着。

高高的棠滔山,穿石飞溅的瀑布啊……她纵身跳下,他随后跟来,竟于半空抱住她。白夜忽然想起之前的事情,泪光又闪起。

素不相识的少年,绝色的异国卜师,尚能为她不顾生死,可她在这世上的至亲却弃她于不顾。

她抽出小手,摇摆着小脑袋奋力挣扎。弯月放开了她。“扑通”一声,她跌进水里。她沉下去,又浮上来,抬头见他浮站水面,这才方知,他是位水属灵力的卜师。难怪他抱她从那么高的棠滔瀑布上跳下来,毫发无伤。

白夜愣了愣,忽然破涕为笑。稚嫩的笑声响起,一扫之前压抑的气氛。

“你笑什么?”弯月挠了挠脑袋,这小孩莫非神经有问题?刚才还寻死觅活的,这会却放声大笑起来。

白夜笑得眼泪都快出来,她的脸因着棠滔水的缘故,稍显干净了些,却仍旧是张丑陋的面孔。眉毛几乎没长,眼睛是斜的,笑起来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

弯月皱起眉头,却见她手指他的脸,边笑边说:“你……呵呵,你……”

弯月走了几步,转到月光映照的水面,看自己水中倒影。原本白皙漂亮的脸多了只乌爪印,那是她刚才摸上去的!

“小破孩!”弯月骂了声,一手掌对着水面,只见棠滔水忽然升起一道水柱,水柱飞速上窜,轻扑弯月的脸庞,水花四溅,水珠落下,还原他清秀的脸。

弯月收手,水气氤氲,转瞬间消失。白夜张大嘴巴,他的身手远高于她的估计。

对视许久后,弯月蹲下身子,冰蓝的眼眸闪过一丝嘲讽,“你还打算在水里待多久?”

白夜未及嘴硬,已被他像拎小鸡一样,抓住衣领提出了水面。

弯月左右晃她,像甩湿衣服一样。水珠纷纷掉落棠滔。

“喂!你当我什么呀?”白夜不满。

弯月露出洁白的牙齿,“你个落汤鸡!我在帮你甩干!”

“住手!”白夜叫唤起来,“你明明可以用其它方法帮我弄干的!你有上层水属灵力,要弄干我太简单了!”

弯月微微惊讶,“你这小破孩眼力倒不错!可我偏不!我喜欢这样!”这会轮到他大笑起来。

白夜撅起小嘴不再言语。她双手抱肩,任由他晃。

白夜心里清楚,只因之前她取笑他,激起了他的童心。这会他已经不是棠滔山顶扬言要斩断她厄运的卜师,而成了个恶作剧的大孩子。

弯月摇了一会,见她沉默便停下手。他原要她大喊大叫才能出气,不想她识破他意图一声不吭,使他无趣。

他将她提到面前,以灵力除她水气。水雾冉冉中,他对她道:“除了解惑,你还欠我一条命!”

白夜“哼”一声。

弯月正视她的眼:“听见没有?”

白夜冷笑道:“我这就帮你解惑!”

弯月微笑,尽管她不愿承认,但还是被他的笑容打动。风华绝代的少年卜师,以后还能更出色。

见她不语只盯着自己看,弯月笑问:“是不是觉得我美貌无双?”

“哼!”白夜决定毫不留情,“你以为自己真的美貌如仙吗?在我眼里,你远比我丑陋!”

弯月扬长大笑,她冷冷道:“真正的美,并非所有人眼中的美。你没有那种智慧,所以看不到真正的自己。作为凡夫俗子的你,只能欣赏一些肤浅的表象,如同海市蜃楼,镜花水月,那种眨眼就消失的东西。”

弯月笑声没落。他再次怀疑面前孩子的真实年龄,但很快他就想明白了。他刚开出的那道可怕的谶语,决非一般人能承受。如果她是个普通孩子,那么她早就死了。厄运没有使她屈服,反而使她超越了常人。

“至于你究竟为何而生……我想你现在已经明了。”白夜盯着他的眼,一字一句道,“你就是为此刻,听我训斥而生!”

“破小孩!”弯月手一挥,白夜被他扔了出去。

“啊!”惊叫划破夜空。

眼看就要撞上树,她后领一紧,身子腾空,又被弯月拎起。他提着她,迅速往棠滔山顶而去。他边跑边道:“不给你这破小孩点颜色看看,就爬到我头上来了!”

白夜喘了几口气,不甘示弱:“卜师,我们两不相欠了!刚才你已经把我小命丢掉了!”

“想得美!”

弯月一路急行,又带她上棠滔山顶。风吹林动,他忽然停住身法,往身后隐藏偷窥人的方向望去。

“怎么了?”

白夜见他神色凝重,俊美的脸散发出一股冰冻阴寒。

隐匿之人立刻闭上双目,心中却大惊,这小子好厉害的灵神感,竟能察觉到他的目光。

“没什么!”弯月转回头,沉声道,“我们要尽快上山,你抓紧我!”

他手势一变,将她小小的身体直抱怀中。

“嗯!”她立时知道追杀她的人已经到了。当下,她不假思索地抓住他的衣襟,紧贴他的胸膛,随他飞速往山顶去。

弯月闪电般的身法使她信心倍增,她的命运即将改变。她微抬小脸注视他,如星的眼眸,挺直的鼻梁,白皙光洁的皮肤……难怪他会对自身疑惑,换了是她,也会迷惑吧?

月色树影晃动,风过山野,白夜感到身体被风吹过。她在他怀中,如若幻影,仿佛根本不存在。这也许是梦,在梦中她邂逅他,在梦中他改变她的命运。

如果不是梦,为何他生如夏花?

超越常人智慧的白夜在弯月怀中,第一次对她的容貌感到失望。她如果不是这么丑,就能明了他究竟为何而生,就能分清楚这场相遇究竟是梦幻还是现实。这样她才能真正为他解惑啊!

弯月伫立在棠滔山顶,一边是蕴蓝都城,一边是六级瀑布。月色照耀,为他周身镀了层冷艳的银光。

“放我下来!”她稚嫩的声音喊了几下后,转低道,“放我下来,弯月公子……”

弯月凝望她,逐渐清楚自她身上传来的危险感觉到底是什么。

“你……你身上有什么?”

白夜眼中闪出光芒,既然他能感到她身上的羁,那么他就能为她破除。看来她不用拜托他,他也会为她破羁。

“是利国卜师下的羁吗?下在你身体里了。”他望着她的腹部,“这里,对吗?”

白夜已经惊讶的不知该哭还是笑。他竟能看破利国王族卜师的羁,莫非他是她命中的贵人?

弯月深吸一口气,接下来他还要为她破羁。“我要先……”

“不要!”白夜忽然慌张地叫了起来,“不可以的!”

弯月才不理她,只顾除去她的上衣。

“不要!”她挣扎起来。

“喂,你才八岁,思想不要那么龌龊好吗?”

白夜顿时停止挣扎,飞红了脸。虽然她的思想早已超越了年龄,但身体却只是个孩子。

“我要先看看画的羁什么样!”弯月很快解开破烂的上衣,她瘦弱的躯体微微发颤。

“你的身体明显就是发育不良,谁要看……”弯月本想打趣缓和下气氛,但看到她腹部的画羁,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血红的三套五角形几乎占据了她半个身体。最大的一个线条最细,最小的一个线条却粗如手指,从粗吸上弯月即可判断,三个五角形不是同一时刻同一天同一年画上去的。

“下了三个?”弯月愤怒道,“最早一个是不是你一出生就下了?”他身为卜师无法不愤怒,对一个八岁的孩子连连下羁,这是何等行径?

白夜哭了,放声大哭。完全是一个孩子的哭声,完全是一个孩子的哭法。

弯月又伤感道:“自出生就被……谁下的了这样的毒手?”他还有句话没有说,她的谶语比羁更可怕呀!

白夜只能哭,不能回答他。

“为了不让你逃脱?为了让你有一天誓死效忠,还是为了别的原因?”

白夜闭上眼,不敢直视他。泪水流到肚子里,她不能告诉他,这是她利国王族的秘密。

一只手离开了她的背,温热地拭过她的脸庞。泪水化为水气,在修长的指缝间消失。

“不想说就不说了。”他柔声道,“接下来,就由我来为你斩断纠缠命运的羁!”

弯月双手托起她的身子,高举过头。银蓝银蓝的光通过他的双手,蔓延她的全身。一股冰凉的力量包围她,她却觉得暖和极了。

棠滔山顶闪烁起美丽的蓝光,一道道,一片片,一圈圈。躲藏在暗处的人寻思,幸好刚才没与他动手。开完王者之谶,接着又破羁,看来这少年灵力非凡,难测深浅,应该是玄君门下弟子,只有玄君门下,才有此等充沛水属灵力。

白夜于泪光中心想,他能帮我破羁,而我能还他什么呢?随着第一羁破除,她腹部一颤,一口颜色怪异的污血喷出,血腥味漂浮在空气里,最外圈的五角形消失了。

蓝光盘旋在山顶,白夜睁大眼睛望着夜空,忍受着身体里气血的异常流动。弯月的双手已经离开了她的腹部,放到了利国人死海、灵海位的胸口部位。解除郁结多年的羁深入二海,需要极强的灵力,长时间冲刷。水属灵力在四方灵力中实属最柔和之力,饶是如此,白夜幼小的身躯仍然感受到强烈的痛楚。犹如冰冷的刀刃,在胸口反复刮磨着。

第二圈五角形的血羁逐渐消散,取而代之是白夜满身的汗水。又是一大口污血喷出,几点沫子溅到弯月身上,他微微皱眉,却对她柔声道:“很疼吧,很疼你就喊吧!”

白夜咬着唇,颤声道:“别管我……我会无声地歌唱,你一会看仔细了……”

弯月皱眉,太要强了吧!一道汗顺着他脸部完美的弧度滑下。他双手离她胸部更远,这最后一道羁,他要使上全灵。

如汹涌海潮的灵力千刀万剐她的身体,她却不吭一声,一双小斜眼直视弯月。她不是不痛,但她却一定要做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听到白虎神族,失语的歌声。

刀尖上跳舞,火海里沐浴,失语的歌声。这是白虎神族的三大禁忌之一。

她愿意为他歌唱,这是她报答他的唯一方法。

藏匿之人暗自心惊,她明明痛不欲生,却不发一声,难道她竟打算乘此时机施展失语的歌声吗?不敢想象,一个八岁的孩子,平素聪明绝顶也就罢了,可失语的歌声是三大禁忌中最难的一项,除了要忍受非人的痛苦,还要以绝对的精神力歌唱。她能做到吗?但是,她如果真能做到,那么少年卜师的谶语就绝对错不了。改变四国命运,扭转乾坤的人,就是她了——自出生就被国主抛弃的庶公主白夜!

弯月全灵灌注,却觉得她的身体在变化,最后的一道羁颜色竟鲜艳起来。这是她的灵元回春吗?自出生就被附身的羁纠缠灵元,使她无法修行,使她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逃脱不了尾随羁向而来的黑手,此刻即将解除束缚,根深蒂固的羁因而垂死挣扎。

棠滔山顶的气流在变化,蓝光仿佛被气流撞击到,开始飘来游去。弯月惊讶地看到眼前孩子,唱起了无声的歌曲。

白夜一边流着泪,一边微微颤动着双唇,她没有发出一声,顺着体内巨大的痛楚而一呼一吸,强大的灵力制造的强大的痛楚,随着她的小嘴散发出来,那是气,也是灵力。她借着弯月丰沛的水属灵力,成功地导出了自己的灵力。

弯月听到了她的歌声,不是以耳朵,而是以灵海。她的歌声直接传入他的灵海,风木含悲,衔悲茹恨。异样的歌声,异样的灵力,异样的状况,使弯月又惊又喜。

惊的是,他输于她的灵力,耗损的灵力因她的歌声,重又回到他的灵海。失语的歌声不仅帮助他恢复了灵力,更助他在修为上更进一步。

喜的是,他忽然感悟到,歌声不是以嘴唱的,美丽不是以眼看的,世间更不是以生死来论的。

无言的歌声徘徊在他心坎,最后一道羁脱离她的身体。白夜嘴一张,这一次,污血喷了他一头一脸,但从这口血开始,他已经不在乎绝世的容颜。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美人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