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68章: 天下美人8

《爱上玄武》

第68章 天下美人8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们无言相望,似笑非笑。一晃十年,他果然如她所料,越发出色。曾经的英俊少年,而今已成了一方君主,四国的第一男子,掌握九洲未来的命运之匙,而她依然挣扎在只有一线生机的穷途末路。

别后重逢纵有千言万语,她却无法开口。她的存在对任何人而言,都是灾难。她能请求他,请求蕴蓝收留吗?即便他能为她再次斩断命运,她却无力再为他解惑。面前的绝色男子,已经拥有了不亚于她的智慧和比她更强的力量。

白夜心下感慨万千,脸上却始终一抹淡笑。车驾一路往北,夜风渐凉,车灯摇晃,闪烁在三人身上,偏左偏右。

不知过了多久,蓝琬轻声问:“羁早已除了,还有什么追随你?”

白夜微笑:“你不是明知故问?”

蓝琬心中一惊,她已然知道自己的命运。可是,他并没有将那道谶语告诉过任何人,她是从何得知?

“四国可不是只有一位卜师。”白夜转头望窗外流走的夜景,“十年前,你为我开谶,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谶语,但是,我想不会比西方卜师的谶语差多少。”

“西方卜师?”与多莫诺、婷室韵齐名的西方卜师奎生,利国的传奇卜师。蓝琬惊讶,西方卜师也开过类似的谶语?

白夜幽幽道:“虽然当时我没有知觉,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但我能想象,你开了道什么样的谶语。”

夜风横吹过车驾,吹起她黄色秀发。在蓝琬与丢丢眼中,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幽雅。

“蕴蓝国主,你开的是一道王者之谶吧!”

在蓝琬惊讶的目光中,她的侧面忽然起了变化。一颗晶莹的泪,顺着平凡的脸颊,划出一道绝美的泪痕。

“西方卜师奎生以全灵开出一道天谶,而你,只有为我开一道王者之谶才能卜言我的命运!”

丢丢听得目瞪口呆,十年前的蓝琬开王者之谶?如果当时他没有即位,那么贸然开王者之谶就要冒生命危险。

“你为我开谶的时候还没有即位……”

丢丢心下大乱,怎么可能?蓝琬没有即位就为白夜开那种谶语?他当时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就敢为她冒如此风险?换了她是他,决不会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冒上生命危险,身为储君却开王者之谶。

白夜言语仿佛叹息:“如果你不是真正的君王,那么开王者之谶就形同自杀。可是,你却……”

蓝琬打断道:“我现在好端端地坐在你面前,并且,当时我也有绝对的自信,开一道王者之谶!”

丢丢心里顿时满是敬意。

蓝琬向白夜伸出手,修长的指头停在她脸颊前。她的泪化为水气,泪痕消失。

蓝琬沉声道:“还有,我现在也有自信,能助你再次斩断厄运!”

白夜缓缓转回头,迷一样的眼。“你若真自信满满,为何要带我们来镜湖呢?”

蓝琬一愣。

白夜双手握住他的手,脸上浮现出愧疚:“对不起,可能我的话很伤人。但是,蓝琬,我真的不想再连累你了!十年前,你在棠滔救我,为我开谶破羁,可你知不知道,当时棠滔还有第三个人虎视眈眈,随时都可以杀死我们!”

蓝琬转了微笑:“十年前我就说过,我最喜欢危险的事情!十年前,我尚且可以为了你不顾生死,十年后年纪更长反而怕事吗?白夜,你太小看我了吧?”

他冰蓝的眼眸望一眼丢丢,“你可以不顾自身安危帮助利国第一歌女,难道就不许我助你吗?莫非你从小受恩于人产生了叛逆,长大后就只想助人,不愿被助?”

丢丢双手掩面,这次是真的哭了。

白夜的眼神竟有些痴了,“你长大了,弯月……”

蓝琬微笑:“你是想说我变强了吧!”他心道,难道白夜你没有长大吗?我们都成年了。

白夜笑了。车驾里突然明亮起来,她的笑容胜过白昼。她将他的手掌打开,柔声道:“你的确变强了。此刻你的手掌握着四国的命运。无论你选择哪一国的公主,都会打开九洲新的局面。求美一人,这真是个笑话,真正的美人不正是你吗?”

蓝琬大笑,笑着笑着他忽然猛地一颤。白夜将唇压在他掌心。他来不及收手,只感觉掌心传来一股极柔极柔的温力。他更来不及阻止,白夜忽然跪在他膝下,低声但语调坚决:“利庶女白夜,誓死效忠蕴蓝国主蓝琬,今生今世,为奴为婢,竭诚尽节,百死不悔!”

“白夜……”蓝琬眉头微皱,他可以轻易抽手,但他却无法改变她的决定。她已立誓,并且在他手上盖印,利国王族之女的以吻封印!

“公主……”丢丢失色,她对白夜下跪,“你怎么可以对别国君王誓死效忠呢?”一国王族成员对别国王室效忠,是为叛国。

白夜缓缓道:“我意已决,从此刻起,我忘却出生的家国,抛弃往日种种,一心只为蕴蓝国主,只为蕴蓝效力。”

她抬起头,握他的手为拳。“我的誓言交由您。我的命运也一并交由您。”说完,她双手伏地,仄窄的车厢,几乎触到蓝琬的脚。但是,她的叩首却被遏止。蓝琬的手指顶在她额头。

“你这是何苦?”蓝琬叹道,“为我背负上叛国之罪吗?你嫌你背的东西还少吗?”

白夜往后一退,又被他按住肩膀。

“我不需要侍女,翠薇楼上我已经拒绝了一个……不管是什么样的侍女我都不要!”蓝琬冰蓝的眸子闪了闪,“以你的智慧,担当一国国师都绰绰有余,为何要卑躬屈膝做我的下人呢?”

白夜凝望他道:“因为我没有其它方法报答您,我的主上。”

丢丢伏倒地上,哭成泪人。白夜口口声声称蓝琬为“您”,叛国已经无法挽回。也许她没有做错,她们已无路可退,而蕴蓝国主看上去却值得依靠。

“主上,您明知道我背负的是什么,却仍然愿意帮助我斩断厄运。此恩此德,白夜无以为报。既然利国主弃我于不顾,我又为何眷恋利国?”白夜微笑道,“能成为您的仆从,我感到无比荣幸。”

蓝琬苦笑,“你先起来吧!你们都起来说话!”

二女起身。却听蓝琬问:“追你们的是轩辕将军还是利国主?”

白夜答:“轩辕将军。”

蓝琬“哦”了声又问:“十年前又是何人?”

白夜答:“也是轩辕将军!”

蓝琬沉思。四国四大将军之一的利国轩辕昴,据说身手仅次于第一宿将井在野。

丢丢心里却没底,轩辕昴的名字会使蓝琬退却吗?尊为一国之主的蓝琬会为了她们,与斩千人如儿戏的轩辕昴一战吗?

片刻后,蓝脘忽然叫停了车驾。丢丢的心悬到了半空。

“改去棠滔。”

车驾改了方向。

丢丢慌了神色。“公主,棠滔位于蕴蓝西部,与利国交界……”下面一句话她没有说,莫非蓝琬害怕我们连累他蕴蓝,想在那里把她们交出去不成?

蓝琬大笑。车内艳光四射。笑停后,他望白夜,只见她神色自若,面带微笑。

“主上决定改往棠滔,是因为您有足够自信,能战胜轩辕将军。只有利国主亲自来到蕴蓝,您才会带我们前往镜湖寻求援助,但如果仅是轩辕将军追来,那么您就不必打搅镜湖主人了。”

“什么?”丢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蓝琬赞道:“白夜,你的确了不起!”白夜从容微笑。蕴蓝国主蓝琬,您才是了不起的人物啊!

此时,车外风声忽然变了。“有人来了。”蓝琬微微皱眉。

丢丢惊恐地问:“怎么了,是不是轩辕已经来了?”

白夜淡淡道:“应该不是轩辕。”

一阵脆生生的笑声响起,随之,车窗里探进一只脑袋。

“答对了!”

丢丢与车夫都被吓了一跳。

白夜见她容貌娇丽,耳垂金铃,顿时脱口而出:“金铃公主?”

这下,轮到金铃子大吃一惊。她攀在车驾上的手一松,整个人往后倒去。车窗顿时失去她的身影。

“啊!”白夜与丢丢惊声失色。

蓝琬却苦着脸道:“不必担心她,没事的!”

空中传来金铃子娇嫩的声音:“谁说我没事,身子骨都快摔散了!”

“进来吧!”蓝琬打开车门,风吹进车驾,金铃子随风而入。

车门关上。红衣少女大大方方地靠蓝琬坐下,撒娇地挽住他的手臂:“既然来到镜湖附近,为何不找我玩呢?”

白夜与丢丢二人看得目瞪口呆。莫非亨国公主朱金铃就是蓝琬求美一人的正主?

蓝琬心下叫苦不迭。原来金铃子平日里缠着玄君,成天价在镜湖假模假样地修习水影冰火到底没劲,这会看到蓝琬一行,好比如鱼获水,急急追来只为好生地再消遣蓝琬一回。

“我哪里有空跟你玩闹……”蓝琬抽出手来。

“哼,没空跟我玩,就有空跟这两位姐姐玩啦?”金铃子眼睛一斜,饶有兴趣地盯住白夜,“咦,黄头发的!”

她探手便揪下白夜一根头发。丢丢大吃一惊,亨国公主怎么如此无礼?

白夜见她举止,听她言语,知道她不过一介顽童,心下并不介意。蓝琬却大惊,金铃子身手之快,连他也是勉强才看清楚,不过短短数日,玄君竟将她调教到如此地步!

只听金铃子道:“你刚才吓了我一大跳,我这会拔你一根头发,两不相欠哟!”

白夜微笑。

金铃子将头发放在掌心,小嘴一撅,吹出了窗外。蓝琬只得尴尬地对白夜一笑。他这一笑,反倒引得白夜大笑起来。三人俱惊。车内氛围微妙的改变了。

白夜大笑,竟如男儿大丈夫般豪迈。如果说,先前她平淡无奇的容貌,被蓝琬的绝色引发出潜藏的魅韵,使她拥有不亚于蓝琬的美丽,那么此刻,她的大笑,却使她超越了容颜的平凡,展现出完全凌驾于容颜之上的魅力。这魅力竟使蓝琬也黯淡了。

原来平凡竟可以达到如此地步。

金铃子看傻了眼。丢丢为之惊叹,而蓝琬却不惊讶。他早就知道,只要她愿意,就可以展现出石破天惊的魅力,令俗世之人摄魄钩魂。这也是她的宿命的一部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美人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