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69章: 天下美人9

《爱上玄武》

第69章 天下美人9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夜之笑,疏宕不拘落拓不羁,先前伏身跪地的谦恭荡然无存。

“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金铃子诧异地问。

白夜对她微微招手,金铃子好奇地凑上前,附耳于她。

白夜轻轻在她耳旁说了句话,金铃子顿时双目放光。丢丢还未及反应,人已经被她拉起推到蓝琬身旁。只见金铃子一屁股坐到白夜身旁,拉着她的手笑道:“好姐姐,还是你有趣呀!”

丢丢摔到蓝琬身上,被他一把扶住。丢丢贴着蓝琬之肩,心神顿时一荡,抬头打量,却见他秀眉微皱。虽然白夜言语极轻,但蓝琬听得分明,白夜对金铃子道:“我想有一件事情你肯定没对主上做过!”

二女窃窃笑笑,不时打量蓝琬,丢丢没有蓝琬的功力,完全被蒙在鼓里。她忽而看二女,忽而又看蓝琬,只见白夜胸有成竹,金铃子眉飞色舞,而蓝琬先是皱眉,接着脸作苦瓜——四国最漂亮的苦瓜,然后换了无奈,不久却舒展眉头,最后竟“噗嗤”笑出声来。

“就这么办吧!”金铃子大声结束了私语。蓝琬别转脸对窗外长笑不止,仿佛眼泪都要笑出。

“看来主上已经同意了!”白夜柔声道。

“姐姐,你真是太聪明了!”金铃子望她的目光竟充满了崇拜。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在说什么?”车内只有丢丢不解。

白夜伸出手握住丢丢的手,柔声道:“答应我,之后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以后你都要全部忘掉,好吗?”

丢丢疑惑地点头。

金铃子狂笑起来:“好啦好啦,开始动手吧!”

蕴蓝西门水氏的豪华车驾快速而平稳地往棠滔方向而去,驾车的车夫惊讶地听见车内二个女子“咦呀”“哇呀”种种古怪的声音。

“咦”的是丢丢,“哇”的是金铃子。白夜与蓝琬始终不置一声。如果此时车夫看到车内情形,恐怕不跌下车驾也要晕死过去。

夜色幽美,空气清爽,快到棠滔的时候,车驾内四人已不再说话,声笑完全消失,只剩下车驾轴轮的转动声,和几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忽然,车夫听见蓝琬的声音:“把车停在这里。”

车驾停止。蓝琬又道:“你速速离去,休要回头,赶回西门水府,什么都不要说,更不要带人来打搅我们!”

“是!”车夫惊讶,但还是遵令而去。走了很远,车夫回头一望,华丽的车驾孤零零地停在山野间,说不清的诡异。

“快走!”蓝琬喝道。车夫吓出一身冷汗,连跑带滚地去了。

金铃子“嘿嘿”地笑了起来,但笑声才发出就消失,仿佛什么堵住了她的嘴巴。

月夜冷艳,滔声隐隐,风过山野,无论幽会还是暗杀,此时此地都极佳。白夜的脸出现在车窗前,她幽幽道:“主上真会选地方,这里不仅充满杀机,更充满了充满杀机的回忆!”

“充满杀机只是对轩辕而言,白夜,这里还充满了我们初次相逢的玄机呀!”

白夜泪光一闪,却并未回头看车内的男子。她的眼痴痴地凝望棠滔附近的一草一木,恨不能将风景全部装进心里。

“就让轩辕再次望棠滔而叹惋!”白夜仿佛自言自语,“知我命安知我命,今次,就让我们都知晓个通透!”

蓝琬附上叹息,她该全通透了。

“唱吧,利国第一歌女!”他下令。

轻风过滔,声振林木。据说那一晚棠滔附近的山民睡得特别熟,次日醒来后都言夜梦妙不可言,不是天上仙子轻歌曼舞就是人间妖娆魅惑撩人。

金铃子将一手贴在丢丢手上,源源不断向她输送灵力,使之唱出了非寻常乐章。金铃子本身就具备朱雀灵声的上层音术,与知音谙吕的丢丢配合无间,共同演绎了一曲灵歌。

灵歌并非所有人都能听见,只有经过灵术修炼并且达到一定程度的修习者,才能听见。而普通人若听见灵歌,很容易就会失神乱心昏睡过去。灵歌可凶杀,也可唱优。凶杀,轻者夺心智重者丧命,是为一种极可怕的灵术。唱优,则令人入美梦,而金铃子、丢丢二女的合作正是世间最美的唱优。

棠滔山野处处传扬着极柔极媚的宫商,胜笙歌鼎沸,胜金石丝竹,更胜铜琶铁板。如高山流水,如一曲阳关,更如仙乐天籁。

若非她绝世之音,岂能哀感顽艳?若非她水火奇灵,如何能穿云裂石又或缠绵悱恻?

“谦谦君子

风流尔雅

心相近意神往

高岸远深谷虚

谦谦君子

卓荦不羁

叹赤绳苦无缘

白裳宽柳腰细

风波起,生如梦

别后坠茵还落溷

珠颜改,心如灰

纵使陌路胜重逢”

……

蓝琬沉静地凝望白夜,白衣黄发,风淡云清,没有一丝的惊,没有一丝的喜,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而她在他手中。

白夜不具备上层灵力,蓝琬抓着她的手,才能使她不受灵歌迷惑。那只小巧柔嫩的手呀,传来的却是历经千劫百难后的坚定沉着。她也曾无声地抗议过,但抗议无效。他可以不抓着她的手,输她灵力,但他不要,正如十年前他选择拎着她的衣领甩干她。

但抓着她的手,他也看不到她丝毫的惊慌。他那只修长漂亮的手,在她眼里,大概只是手,甚至连手都不是。她应该会想,抓住她的,是命运,是夜色。

蓝琬凝望他们连在一起的手。也许,真正被抓住的,是他吧!利国第一歌女的灵歌是第一道诱饵,而他甘愿成为她设计的第二道诱饵。

蓝琬微笑,她的计谋的确厉害,不仅降伏了任性的金铃子,也说动了他的心。虽然传言出去,肯定会大损他一国之主的名声,可他却无法不动心。他手里新宣誓效忠的公主侍女,在回答金铃子的同时,一语双关也说动了他:

“主上不会拒绝,因为这样做也算对当年的困惑做一次终极的了断!”

灵歌悠扬,轩辕很快就会来了。不知道他是否能认出当年的绝色少年呢?

车内三女其实都在看他。丢丢尤在歌唱中,脑海中却始终摆脱不了刚才的香艳之事。

绝色的四国第一美男子,一国之君的蓝琬任由她们摆布。华服褪下,换上丢丢的侍女装,长发挽起,玉簪横插。水无痕的易容物品成了红妆,香粉轻扑,胭脂小试。在白夜的手里,蓝琬的男儿脸微妙的改变了。她甚至不用敷面,仅用些香粉,就将蓝琬的面容改变。在此过程中,一旁观看的金铃子和丢丢忍不住时不时发出惊讶和赞叹,那就是车夫之前听到的声音。

她们惊讶的是,原来用颜色深浅不同的香粉就能改变视觉感受,将蓝琬的男儿之气完全掩盖,使他整张脸呈现完美的女性感。而赞叹的是,他到底是四国第一绝色,竟不需多少改动,就轻易的变脸,并且变成女子之后,也不负天下第一良人的美誉。

当白夜将蓝琬完全装扮好后,他的美色使她们屏息,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车内沉默。尤其金铃子更是惊骇,她仿佛看见恢复美貌的蕴蓝神医蓝蕙心。倾城倾国之貌的神医,痴情玄君百年的神医。即便她身为女子,也折服于那样的容貌……

明眸蛾眉水月观音,容光艳射无与伦比。

丢丢只望他一眼,就垂下头去。在他面前,世上再无美色。

白夜轻声叹道:“这就是蕴蓝神医的容色?果然,当世之女,无人能及。”

金铃子闻言心神一颤,再视白夜如同神明。

蓝琬微笑。此时他的笑对金铃子而言如同杀魂的刀,因此少女长久沉默直到到达棠滔。

当蓝琬以女子模样号令命车夫离去,金铃子才稍复常态。但她只干笑了两声,一看见“神医”忧怨的目光,便又呆住了。

蓝琬见车内女子的眼神,之前担虞一扫而光。白夜又对了,他只有身为女子,才能感受到美的终极意义。而白夜没有预料到的是,除此之外,装扮成女子,他还多少感受到了一点蕴蓝神医的心。当年的绝色美女蓝蕙心面对众人的仰慕是种什么心情,身为女子受到倾慕是什么感受……而那么美的神医究竟为什么没有得到玄君的爱呢?

灵歌如泣如诉。蓝琬紧紧握住白夜的手,这世上只有面前女子与众不同。无论他是美是丑,无论他是蓝琬或蕙心,无论他是君王还是卜师,她看他的目光一如既往,一如初次邂逅。

全无惊讶,毫不动容。

即便她对他伏地效忠,低下高贵的头,放下骄傲的心,也是平静镇定,既不热切也不伤感,只是坚决的背叛,坚定的誓忠。她唯一对他动容,是在十年前,她伤心,她哭泣。

可是,即便当年她为他动容,之后就立刻偿还了。她为他唱的那曲无言的歌,现在可以推测,绝对是利国王族的秘术。她太骄傲了!十年后也没有改变。她背叛利国效忠于他,正是因为她身为利国王族的骄傲。她不愿平白无故接受他的援手。

蓝琬冰蓝如星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怜悯。正是如此骄傲的女子,从出生就背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命运越是强她低头她越是不肯,而今却为了报答他而俯首于他。如果苍天真有神明,为何如此待她?聪慧绝顶,孤高自许,却要她成为奴婢!

蓝琬眼神闪烁。却听白夜淡淡道:“轩辕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美人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