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72章: 棠滔之战2

《爱上玄武》

第72章 棠滔之战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绝世的心……”蓝琬仰望天际,“我宁愿如你。”

容光照人,轩辕惟有低头,却见蓝琬十指虽伤却血凝不流,且血色怪异,顿时惊道:“姑娘,你……你……竟是蕴蓝王族!”

蓝琬对他莞尔:“到底是轩辕将军,果然好眼力!”

轩辕三人见他笑容,惊为天人之余,心生畏惧。若她真是蕴蓝王族中人,此等容色,就只有蕴蓝神医了!传言蕴蓝神医驻颜有术,容貌常年不改,见她样貌二十左右,应该错不了。

却见蓝琬低头柔声问:“你伤得如何?”

轩辕顿时心头一暖:“只是皮外之伤……”

“那我们再打一场!”蓝琬打断道。

轩辕苦笑:“姑娘为何苦苦相逼?”

“我知道你还能打。”蓝琬冷冷道,“当年你追杀白夜的时候,她还是个八岁的孩子,身上中着三羁,任她逃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出你的掌心,可你还不是照样追杀?此刻我追逼你正如十年前你追逼她,没什么两样!你还能打,给我振作起来,轩辕!”

金铃子一听怒道:“什么?十年前他竟然追杀白夜?”她一愤怒,灵光闪现,忽红忽蓝,使轩辕等人叹为观止。

轩辕仔细打量她,却看不出个所以然。红衣乃南国人士,可南国女子如何习得水属灵力?要知水火难容,而她却身具两种灵力。

“师兄,让我来收拾这个轩辕老头!”

蓝琬挥袖阻止了她。

“老头?”轩辕皱眉。

“你不是他的对手!他受的的确只是皮外之伤。”蓝琬凝望轩辕道,“轩辕,忘记我的容颜吧!与我放手一战!”

白夜默默流泪。金铃子傻眼。他还要逼轩辕到什么地步?

轩辕示意暗部二将不用扶他。他放开捂住伤口的手,伫立当场,虽身躯尽为蓝琬所伤,血红的指洞遍布,但却没有一处致命伤。“姑娘何尝没有对轩辕手下留情?若非姑娘手下留情,轩辕此刻便死了。”

蓝琬冷冷道:“你并无杀机,我自然无法下手。”

众人这才知道,蓝、轩两人对战,都手下留情,并未死战。而从两人的战情来看,蓝琬借着先手之利,玄冰千指对虎贲仅仅稍胜一筹。如若先前就公平一战,胜负就很难预料了。

“姑娘……”轩辕动容道,“你对我利国白夜公主的心意,轩辕已经了解。轩辕的确过去有眼无珠,不识公主金镶玉。你说的不错,绝世的容颜不过是个迷惑,可真正迷惑的并非容颜本身,而是世人的心呀!轩辕今天拜姑娘所赐见识到白夜公主的真容,可世人能吗?世人眼中只有平庸的她啊!何况,见了白夜的真容,你何尝不知道她才是世间最大的困惑呢?”

蓝琬眼中闪过两道明丽的蓝光。暗部二将顿时凝神归元,随时准备一战。

“我不求世人了解白夜,我只要你转达利国国主。这世上谁都可以不识白夜,惟独他不能!”蓝琬蓝衫大展,顿时棠滔水声大响,“我不能原谅一个父亲抛弃才出世的女儿,我不能原谅一个父亲亲手下令手下的大将追杀自己的亲骨肉,而我最不能原谅的是,白夜才降临到这个人世,她的父亲就要她承受血羁这种厄运!这是父亲吗?这是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吗?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什么样的卜师才能下这样恶毒的羁?如果我猜得没错,白夜生来的第一道羁,是她父亲的亲手所为!”

棠滔水声隆隆,蓝光耀天,众人为蓝琬气势所摄,一时间,竟无人言语。金铃子回望车驾,只见白夜眼眸似雾,一片茫茫。

过了许久,轩辕叹道:“姑娘竟对白夜公主的往事如此了解。那请问姑娘,你可知白夜降生前我国卜师奎生开的天谶吗?”

蓝琬不语,慢慢收了灵力。金铃子见状,拉他衣袖道:“不就是天谶吗?师兄你也开一个!”

轩辕道:“这位姑娘你有所不知,天谶不是寻常人普通卜师能做到的!何况奎生乃四国四大卜师之一的西方卜师,他开的天谶,要求极高。普通卜师强开的话,很可能会丧命!”

金铃子嘟嘴道,“有什么了不起?我师兄什么都会!他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什么普通卜师!”

“姑娘口口声声称她为师兄,为何不称师姐呢?”轩辕惊诧,“莫非你们门下的称谓一律为师兄师弟?”

“哼!”金铃子做了个鬼脸,“干吗要回答你?”

金铃子挽住蓝琬手臂,摇呀摇地撒娇道:“好师兄呀,你就给那个老头开一个看看,那叫什么天谶的玩样!好让老头知道什么西方卜师,根本就是徒有虚名!哼哼,奎生算什么东西?”

轩辕三人变色。

蓝琬轻轻握住她的手,低声道:“闯祸精!”

白夜神色恍惚。

暗部二将身上散发出杀气。棠滔的气氛改变了。

“姑娘口出狂言,想必卜力胜过我国卜师,不如……”

蓝琬及时打断暗部的话:“且慢!”

被他冰蓝的眸凝视,暗部二人心神一荡。

“我师弟一向不知天高地厚,小孩子口无遮拦,二位勇士何必与她一般见识?”蓝琬蓝袖一飘,盈盈作揖,“就由后学晚辈的我替她向卜师奎生赔礼。”

暗部二人后退,轩辕道:“既然姑娘这样明礼,轩辕就当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金铃子不服对蓝琬道:“就许你逼那老头,为何不许我说奎生呢?我们又不怕他们,你为何要赔礼?大不了就打一架玩玩……”

“住嘴!”蓝琬眉头一紧。这还是头一次他对金铃子凶!只因金铃子不知,虽然他们暂处上风,但并不代表轩辕三人已经输了。而奎生乃利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卜师,侮辱奎生就等同侮辱利国,刚才手下留情的轩辕及暗部二将,定会为奎生的名誉与金铃子死斗到底,到那时战况就难预料了。

金铃子小嘴嘟得可以挂油瓶,蓝琬转了笑,一手摸摸她脑袋:“你乖乖听话,回去后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玩!”

金铃子背对他:“不要,你给我打老头!不然不理你!”

“姑娘,你一口一个老头,难道我就这么老吗?”轩辕忍不住问。

“噎!”她又一个鬼脸。

蓝琬淡淡笑:“可我已经不想再打轩辕了!”

“为什么?”金铃子奇怪地问,“要打也是你,追着打也是你,怎的这会又不想打了?”

蓝琬瞟一眼轩辕,后者正深深地望着他。

“我想轩辕已经明白我的用意,不必再打了!”

轩辕微微顿首。暗部二人也松了口气,要他们与蓝琬对战,真是为难呀!

“何况,你看看我双手十指,叫我再打会很痛的!”蓝琬举着两手叹道,“利国虎贲,果然名不虚传!”

“切!”金铃子不齿,“我师怎的收你做弟子?”

蓝琬笑道:“因为我……”他秀眉一转,春满棠滔。“天下无双!”

金铃子做呕吐状。蓝琬大笑,轩辕三人痴呆。而车驾内白夜转头,见卢娜白琳亦是一副痴迷,心中不免唏嘘:主上,不知你发现了没有,这世间除了我之外,还有女子也能做到无视你的绝色,那就是你身边任性顽皮的金铃公主呀!

“你们回利国吧!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告之你们的国主,让他永远忘了卢娜白琳和庶公主白夜。”蓝琬低声道,“他若再苦苦相逼,我就会用我的手指在卢娜白琳的脸上画一个叉,这样他应该会死心。失去美貌的卢娜白琳,想必没有兴趣了……利国国主拥有利国所有的美人还不够吗?至于白夜,反正他从来都不喜欢,就给我好了,我收下了。”

卢娜白琳听得心惊肉跳,一旁白夜低声道,“主上只是说着玩的,他不会真划破你的脸!”

“姑娘……”轩辕沉默了一会,最后问,“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蓝琬想了片刻,还是答道:“我叫弯月!”

轩辕顿时如中魔咒,双目失色,身子竟直挺挺往后倒去。暗部二将见他如此,连忙一左一右上前搀扶。二人才触及他的身体,就感到火烧般的烫,放手不及。可才一放手,就想到轩辕可能会摔倒地上,只得咬牙撑住。

只听轩辕沉声道:“你们退后!”

二将一时迟疑,却见将军身躯又缓缓站直,不禁愕然。

以蓝琬、白夜智慧,已猜到轩辕此刻心中所想。

“我弯月最喜欢危险的事情!”

十年前的言语耳畔尤响,十年前的绝色少年依稀就在眼前。

“绝色卜师!王者之谶!蕴蓝王族!”轩辕忽然狂笑,“好一个卜师,好一位君主,好一位绝代!我轩辕果然有眼如盲,眼内无珠啊!”

蓝琬平静道:“不是将军有眼无珠。是本王穷极无聊,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他在答“弯月”二字的时候已经预料了之后的局面。

话音一落,只见蓝琬手一挥,一道极强的蓝光飞跃山野,如同一道蓝桥横跨林间。“起!”随着他清脆的喝声,一道水柱延着灵力搭建的蓝桥飞速袭来,如雨倾盆,全部落到蓝琬身上。

蓝衫随风,双髻散开,水洗容颜,当蕴蓝国主蓝琬回复原貌,一身贴身紫衣,长发披散的出现在水气弥漫中,轩辕三人依旧惊艳绝色,瞠目结舌。

即便是男子,他也如旭日初升风清月皎,远胜世间之女。这就是四国第一男子吗?无论男装女装,都是天下第一。

白雾般的水气自他身上冉冉升起,除了绝世的容颜,这位君王还具备一流的身手。

“蓝琬!”轩辕神色微痛,“你果然就是当年的弯月!”

金铃子惊疑地问:“师兄,你以前就认识他?”

“不,应该说他认识我,而我却不识他。”蓝琬道,“当年他隐匿林野,随时可要我的命,却因我一道谶语,终没有下手!”

“不错!”轩辕凝重道,“你当时开了道可与奎生天谶媲美的王者之谶!因而改变了白夜公主的命运!”

暗部二将各自心惊,眼前的这位君主在十年前就能开王者之谶?也就是说,十年前他的卜力已经赶上了奎生!

……本章完结,下一章“回章 王者之谶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