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74章: 棠滔之战3

《爱上玄武》

第74章 棠滔之战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棠滔风声渐唳,轩辕面上苦笑,身上却发出明亮的黄色灵光。暗部二将心领神会,将军要与蕴蓝国主真正一战了!

蓝琬问道:“卢娜白琳对将军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

轩辕摇头:“非也。而是你,蕴蓝国主。得蕴蓝者得天下,那么得国主你便是得蕴蓝了!”暗部二将分别向左右迈开一步,三人形成阵势。阵势玄奥,蓝琬不敢小看。

身后车驾内,白夜惊道:“主上,三才阵!”

蓝琬立时惊出一身冷汗。三才阵,利国上位勇士才可施展的必杀阵法!

轩辕听白夜喊出“主上”二字,脸骤然变色。“白夜,你竟敢叛国,投了蕴蓝门下!”三才阵立时充满杀气。

金铃子方才明白,为何白夜以一国公主的身份,却称蓝琬为主上:她竟叛国别投!

“哈哈哈……”金铃子大笑起来,“原来如此!白夜,我彻底服你了!做得好!利国算什么,跟着我师兄才会有快活日子!”

轩辕怒道:“无知顽童!你再口出狂言,休怪我手下无情!”

“公主……”白夜担忧道,“你要小心。三才阵凶险无比,按天、地、人位列阵,三位一体,攻守一体,极难对付……”

轩辕突然率先发难,他知白夜聪慧绝顶,等她将三才阵分析透彻再出手就迟了。只见黄白光芒闪烁,轩辕得暗部二将相助,如虎添翼,直扑蓝琬而来。

蓝琬看破其用意,他一手挥出,一手抓住金铃子往后退了三步。蓝琬的凌波身法曼妙无双,轩辕三人到底追赶不及。但闻白夜又道:“要想胜三才阵,由公主打头,主上收尾!”

于是,金铃子毫不犹豫挺身上前,双手一推,蓝琬更不假思索,一手抵在她后背,灌输入全灵。只见棠滔色光斑驳,一片红一片蓝一片黄一片白。各种声响齐作,如虎啸似龙吟。

金铃子得蓝琬全灵之力,施展出水影冰火之水影终极奥义。所谓天下江水,进出自如,即施展灵术时,如同得天下所有江水相应。她双掌推出,似推出整座棠滔瀑布!而冰火因蓝琬全灵的强盛,只在水影上方闪现,在蓝光的映衬下红得无比绚丽。

另一边,由轩辕三人合力的三才阵,构筑成坚固的三角防线,以轩辕为中心,黄色灵光接下金铃子的水影。三才阵攻守一体,不惧世间任何攻击。可轩辕一接到水影,却心生不妙。只因金铃子的灵力委实古怪,她得了蓝琬的水属全灵,却还保有自身一股极纯的火属灵力。倘若轩辕将三才阵调配到适宜接下水属灵力的阵位,而那一刻金铃子却随心所欲将水属灵力换为火属灵力,即便火属灵力再弱,也会重创他们。

轩辕一个迟疑,在水影的压迫下,浑身的创伤突然发作,血雨飞溅。轩辕大喝一声,往后倒去,被暗部二将死命接住。水影之力强劲,竟使三人退后了五、六步。三人落稳后大骇,全灵以对,竟落得如此下场?

但金、蓝方面也并未获胜。

金铃子虽击退三才阵,但她的水影最后也接下了对方的全灵。她只感呼吸不畅,浑身乏力,血脉逆转,往后一倒,便落在蓝琬温柔的怀中。她正觉欣慰,却见绝色国主嘴角流出一道血痕。蓝琬强忍住体内气血翻涌,勉力持稳金铃子,双手却不自觉往下坠去,移过她的双臂,腰,腿,最后他慢慢坐到地上。车驾内二女顿时下车,慌张而来。

这一番较量,三才阵方面集合了一国上位宿将的全灵与作为上位勇士的暗部二将的全灵,而水影方面,蓝琬的修为可抵轩辕,但金铃子的修为却远不及暗部二将。所以水影虽胜在灵异,但实际上却是势均力敌,两败俱伤。

先前白夜所忧的事情成为了事实,轩辕非独自前来,轩辕的手下强于金铃子!

“师兄……”金铃子忽然明了,蓝琬担心她不敌,二人合力的水影他却承受了远多于她的三才灵力。

蓝琬低头,终于吐出一口血来。长发一荡,凄婉绝伦。而血一落地,化为碧玉。

轩辕三人看得目瞪口呆,这就是蕴蓝王族的血化碧玉?

金铃子抓起他的手,想输一道灵力,却发现她灵海空无,不禁失色。原来适才她也动用了全灵呐!全灵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灵力。

白夜二人赶到,蓝琬低声道:“到底没有听你的话,按照你的布局,这时候,我们早就回蕴蓝都城……”

白夜跪下道:“主上,您什么都别说了!”她知他为她不平,才死逼轩辕,导致局势演变成目前状况。

一旁卢娜白琳见蓝琬十指殷红,面白如纸,竟晕了过去。蓝琬望了倒地的女子一眼,忽然咬牙道:“扶我起来!”

白夜扶他,金铃子也搀了他一把。只见蓝琬苍白的脸上,浮现悲痛的笑容:“回去告诉你主子,白夜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她的天谶我很清楚,她的命运已经托付于我,此后与你利国再无干系!”

轩辕伤得不轻,自知无法再战,可又不甘心。蕴蓝国主呀,只差一步就能逮他回去。得蕴蓝者得天下,天下就在他眼前。轩辕回望身侧二将,二将点头,表示还有余力。轩辕也微微点头,三人心意相通。

轩辕坐到地上调息,二将则向蓝琬走来。

见情况危机,金铃子脑海中却浮现起那夜玄君站在元都西霜桥城门,淀水渠道的身影。她连忙问蓝琬:“师兄,什么叫水遁术?”

蓝琬答:“天下之水,皆可水遁。只是要看谁施的水遁,水媒何方?”

金铃子道:“我手上就有一道师傅的水遁。”

蓝琬微笑:“不能用,何况我还能再战!”他一听玄君的水遁术,便拒绝了。只因玄君的水遁术,不是逃遁之术,而是召唤之术。一旦使用他的师尊就会出现。倘若连与轩辕对战都要师尊出面,他就不配为玄君弟子。

“师兄……你明明连站都站不稳了!”

轩辕那边听得清楚,心中一动,嘴上即喝止二将:“且慢!”

金铃子笑道:“老头,怕了吗?”

蓝琬苦笑,金铃子又挑衅轩辕。

他头一偏,却见白夜凝望自己,目色深沉如海,无一丝责怪更无一毫惊恐,心下顿宽。只要有白夜在,他就决不会战败!

轩辕对暗部二将道:“你们回来。”

“将军!”二将大异,这可是大好时机,蓝琬分明负了重伤,那小丫头虽灵力怪异但修为低微不足为惧。

轩辕望着蓝琬冰冷蓝艳的眸,摆摆手道:“算了,我们好生看看他的脸,回去后就可交差!”最后关头,轩辕忽然回想起十年前白夜的失语歌声。如果死战到底,未必能赢蓝琬,恐怕只会输得更加难看!

“阿哈哈……算你识相!”一阵长笑自他们身后传来。

金铃子听那笑声,眉间顿时洋溢喜色。轩辕等人回头,只见二红衣人悄然伫立。红衣男子气宇轩昂飞扬跋扈,红衣女子温文尔雅婉约清丽。正是朱袈与素颜。

原来卢娜白琳与金铃子合作的灵歌传到都城,也惊动了朱袈,但他自失了银铃后便不愿离开素颜半步,带素颜一起赶来,路上耽搁时间,因而比轩辕三人慢了许多。又同遂门一役一样,打到差不多了,朱袈才赶到。

而轩辕等人灵力倾空筋疲力尽,无法察觉朱袈与素颜的接近。朱袈赶到之后,并未及时现身,听了几句言语后,才适时出现。

金铃子满面春风,心早就扑到父亲怀中,但手却未曾移动半分,只因她一放开,就怕蓝琬会倒下。她满心喜悦,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手上男子,体内微妙的变化。

“父王!你来得正好,他们欺负我,他们人多,我们人少,师兄受伤了!”

朱袈阴笑,“师兄?你何时改口称他师兄了?”

轩辕三人听他阴笑,不由寒毛倒竖。刚才的长笑已显示他身手非凡,此刻的阴笑则充满了杀意。听金铃子口称他为父王,轩辕忽然想到一人……情况不妙,轩辕变色。

金铃子动情道:“父王,小三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全仗师兄护我,不然小三早就被轩辕那老头重伤了!”

“轩辕?”朱袈冷冷一瞥,“蕴蓝国主倒能耐了,居然把利国大将打成重伤!不知比起遂门青乙颐之战又如何呢?”

轩辕三人大惊,蓝琬竟还同元国主交过手?

只听蓝琬道:“自然是元国主胜轩辕。”

于是朱袈冷笑:“你独战青乙颐尚且全身而退,战轩辕却多了我儿为帮手,现在居然连站都站不稳,你要我如何相信?”

蓝琬一笑,如春风过林。他并不打算解释,遂门之战青乙颐几乎等于没战,而此刻棠滔,轩辕三人却是死战!

“亨国主!”

轩辕三人听到朱袈的名讳,七魂顿时去了三魄。他们刚才对战的小丫头竟是亨国公主?

蓝琬柔声道:“金铃公主毫发无伤,国主就别为难小王了!”

轩辕自责一声,蠢!那小丫头红衣分明,耳挂金铃,他却不知她金铃公主!只是怪了,为何金铃公主与蕴蓝国主同门?莫非蕴蓝已与亨国联姻,所谓求美一人只是幌子?

朱袈“哼”一声,“要是伤了小三,我岂会容你安生说话?”

素颜一旁默默无言,一双妙目只凝望蓝琬。白夜一目了然,低头微笑,蕴蓝国主,众望所归呀!

朱氏父女正说话间,白夜忽然放开蓝琬,后退一步。金铃子则惊讶地看他拂袖,蓝光明媚。众人俱惊,看他适才连站都站不稳,此刻却灵力满满,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蓝琬走出二女身旁,微笑道:“本王若连保护同门师妹的力量都没有,又有何面目见我师尊?”

朱袈微微惊讶,他之前分明已经虚弱到五海皆空的地步,为何转瞬就神清气满?玄君门下,还有如此神奇灵术吗?又或是蕴蓝王族的神迹?

蓝琬面带微笑,天下间有多少人能了解白夜?也许只有他一人吧!白夜决不是利国人口中的亡国女,相反,她身上具备常人永远无法达到的素质。

失语的歌声,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就这样轻易将他的灵海全部填满。

蓝琬径自向轩辕走去,轩辕心叹,死了!暗部二将不离不弃,伫立他二旁,随时准备以死护将军。

蓝琬伸出手。

轩辕神魂一荡。那一只手白皙如玉,美如玲珑。

手停在半空,向他微微招手。

他这是做什么?

轩辕满腹狐疑地将手递给他,两手相触那一刻,轩辕顿时感到自己完败了。

蓝琬将他拉起。温暖的手,柔软而有力。那样的手一抽离,轩辕的心也空了。

“还望将军回国后为白夜美言!”

蓝琬微笑,如清朗的风,似棠滔的水。轩辕三人俱哑口无言,心中却不约而同浮现同样的心念:只怕此生眼内再容不得他人!

见过蓝琬,世间再无美人!

蓝琬转身,缓缓道:“轩辕,你输我的,还是我的容貌。我很遗憾,你这一生,都不会是我的对手!”

白夜低头,不敢接他的目光。她知道他的遗憾,并非为轩辕,并非为他自己,而是为她。

蓝琬遗憾,轩辕终究不明白,这世上有比绝世的容颜更美的事物!蓝琬遗憾,这一仗,他白打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白之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