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77章: 蓝白之恋3

《爱上玄武》

第77章 蓝白之恋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家酒酒香清洌当世无双,公认为四国四大名酒之一,也被誉为四国最昂贵的酒。

郁家酒的贵,主要贵在它只能以蕴蓝玉壶盛装。玉壶由蕴蓝特产的夕蓝玉所制,这种泛蓝的白色玉石不仅能长期储存酒液,并且储存时间越久,酒就越佳。

千金一壶的郁家酒,寻常人如何受用得起?即便氐弥身为元国三大将军之一,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能喝郁家酒!一向思绪缜密的他想到两种可能:

一是蕴蓝实在太富了,居然拿郁家酒来养乐师。

另一种可能就是,此刻躲在馥蓝殿的人根本就不是乐师。

此际,内史令大人的微笑与其说被置疑地哑口无言,倒更不如说在掩饰。

氐弥冷冷笑道:“既然这位乐师有资格痛饮郁家酒,想必乐艺极高。本将军很感兴趣。逍遥于郁家酒的乐师,乐艺上的造诣到底多高?还望乐师不吝赐乐!”

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好生洪亮,声音响彻整座馥蓝殿。白夜因身无上层灵力,定神力较差,被他言语所震,不由得浑身一颤。

蓝琬眉头一皱,一扬手将玉壶丢了出去。壶破玉碎,酒香更浓。

白夜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乐师生气了!”只是一个动作,白夜就知道蓝琬的心思。他讨厌氐弥以武力相逼。

氐弥反问:“内史令大人为何不说乐师惊慌了呢?寻常乐师难道不应该惊慌吗?本将军的灵音,连大人你都心神动摇,小小一个乐师就能把持得住吗?”

见氐弥往蓝琬的方向走去,白夜不慌不忙地道:“将军,小令建议您还是不要招惹我国乐师!”

氐弥停住脚步:“为何?”

白夜微笑:“氐将军,有资格在宫廷发脾气的人自然有些本领。若一定要较量高下未免伤了和气,何况乐师和将军您的身份不同,身份不同的人不该硬参合在一起,而最重要的是,您到这里并非找乐师玩耍!”

她的话不亢不卑,棉里带针,氐弥无法反驳一时无语。蓝琬一拂长发,冰蓝的眼眸笑意浓浓。

白夜又道:“此际蕴蓝都城亨国耳目众多,恐怕将军到蕴蓝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清秋院。您也知道亨国主脾气不好,若让他久等,必然又惹一顿火气。将军,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吧!”

氐弥的目光在她脸上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嗯”了声。

两人离去前,氐弥向蓝琬的方向投了一眼,嘴上嘀咕了句:“身份不同……”

白夜假装没有听见,但心里却清楚,身旁的将军绝对不吃素。他已经猜到所谓的乐师就是蕴蓝国主。试问,还有谁胆敢如此放肆,藏匿宫廷一隅偷听异国使臣与宫廷大臣之间的对话呢?还有谁不在乎酒气洋溢,任意摔出一壶千金的郁家酒?

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不说破就很微妙。

###

氐弥随白夜一路走出宫廷,越走越觉得身旁的女子不同凡响。可以说,她是整座蕴蓝王宫最丑的女人,路过的每位侍女姿色都远胜于她,但不知为何,每一位美丽的侍女走过她的身边都会失去颜色。这颜色不是失去在对内史令的盈盈施礼上,而是失在内史令对她们的回礼上。白夜只是点头一笑,竟使宫内所有的美色失去了风华。更奇怪的是,无论她行她停她微笑,她的脸都平淡无奇,怎么看也没有什么变化。

这样的女人,氐弥还是第一次遇见。使美女失色的女人啊!

步出王宫大门,氐弥的随行军士便迎上前来。

“大人!”军士没有称呼氐弥为“将军”,他不知道白夜已经识穿氐弥身份,“怎么蕴蓝国主不肯吗?”

氐弥沉声介绍:“这位是蕴蓝的内史令大人,她陪我们一起去清秋院!”

“哦!”军士掩饰不住的失望。

白夜微笑对氐弥道:“其实小令与素颜公主有一面之缘,今天借着大人的东风,才有幸再素颜公主,真是感激不尽。”

军士恍然大悟,眼亮了起来。氐弥心下暗赞:她这句话说得漂亮。一方面打消了我手下的疑虑,另一方面也暗示我她只是去见素颜公主,与和亲的事并无关系。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一旁氐弥的车驾缓缓驶来,虽不如蕴蓝车驾那般华丽,却也舒适大气。铁石滚轴,青漆木厢,车驾外青色流苏,尽显元国传统风格。但氐弥却觉得今天他的车驾看上去很怪。因为内史令的关系吗?她能令美女失色,难道对车驾也有影响吗?

他望白夜,后者正在轻声地回答军士的问题。看上去,她太正常不过了,端庄的宫服,平静的神色,没有一丝一毫的异常。

车驾越来越近,氐弥终于知晓原因。他觉到了杀机。随着车驾的接近,杀气越来越浓。

在极短的时间里,氐弥做了反常的决定——他袖手旁观,决不插手。按照常理,以他上位宿将的身份却任凭刺客在眼前行刺,是件极其丢脸的事。但氐弥以为,相比丢脸,观察内史令对刺杀的反应更重要。她远比刺客可怕。并且,如果他猜得没错,刺客的目标正是她,蕴蓝国的内史令大人。

一道光芒在氐弥眼中一闪即逝。白夜没有氐弥的功力,却一直在关注他。当两人四目相交,她忽然心生寒意。她在他眼底感到了凶兆。虽然她没有当上卜师,虽然她也没有氐弥的上层灵力,但她从小就开始积累的活命经验,以及与生俱来优越的卜感却使她清楚地感受到转自氐弥眼眸背后的杀机。

军士还在说话,但白夜已经听不见了。她危在旦夕,脑袋里飞快地转着求生方案。

车驾眼看就要到跟前,白夜忽然向氐弥走近一步,宫服婆娑,身姿纤柔,一脸迷样的笑容。军士微微惊讶,怎么说了一半,内史令大人跑到将军身旁去了?

氐弥却更惊讶,此刻她的一笑竟仪态万千,化平庸为神奇,改平淡为丰容。她浑身散发出肉眼看不到而他却能感到的淡黄色光芒,这是她的头发散发出的光芒吗?这真是之前的内史令吗?

车驾门突然破开,一道黑影飞速向白夜射出。军士瞠目结舌,蕴蓝王宫殿门口的侍卫乱了阵脚——他们离得太远。

白夜向氐弥伸出手,脸上还挂着迷样的笑容,仿佛无视刺客,更似置生死于度外。

刺客用的是软鞭,黑色的软鞭如同刺客延长的手臂,缠上了白夜的脖子。刺客用力一拉。

军士的呼吸仿佛停止,竟有人在氐将军面前杀人!

往常刺客一拉之后,猎物的脑袋就掉下来了,但是这一次却没有。一只手强劲有力的手稳稳地握住了鞭子。

虽然犹豫,但最后一刻,氐弥还是救下了白夜。那淡黄色的光芒令他疑惑。

鞭子纹丝不动。刺客忽然弃鞭而逃。他不是蠢货。能以只手就封住拉鞭力道的男人,刺客自认不敌。但他只跑了几步,就听氐弥冷冷道:“走出我视线范围你就必死!”

刺客不由自主停下脚步。他慢慢回头,虽然面蒙巾,露出的双眼却充满恐惧。氐弥的话并非简单的恐吓,他以灵力灌注的声音,震撼住了刺客。

军士很惊讶地注视着面前发生的一切。鞭子的一头还在白夜身上,她依然面带笑容,而氐弥一手握着鞭子的中段,一手向刺客伸出:拇指朝天,合并食指中指指向刺客。他已将刺客锁定在他的灵力范围。

不过军士最惊讶的还是:居然有人胆敢在魔鬼将军面前行刺!但他转念一想,也是,刺客又不知道面前的男人是氐将军!

“你是谁?”氐弥问。

“你又是谁?”刺客撕声问。

氐弥冷笑:“你有资格问吗?”

刺客不言。他周身黑衣,阳光下格外醒目。几名蕴蓝王宫侍卫正悄悄向他走近。

“不说吗?”氐弥阴声道,“我会叫你说的!即便是死人在我手里也会说实话,你自然不会例外!”

刺客听后,再看氐弥一身青衣,心下惊恐:“你莫非就是元国的魔鬼将军氐弥?”

氐弥点头。

一旁蕴蓝侍卫俱惊:难怪他手段如此高强,原来竟是魔鬼将军!青乙颐竟把氐弥派到蕴蓝来和亲了!

刺客半天不言语,等到蕴蓝侍卫靠近,忽然左手拂面。

白夜惊道:“不好!”随她喊声,刺客往后倒去。原来他竟一掌拂面,硬生生打化了自己的头颅。他倒到地上,成为一具无头尸,肩膀上的血碗冒出血红黄白的液体。赶来的蕴蓝侍卫无不侧目,不忍细看。

氐弥哼了声。军士叹道:“没了头颅就没办法鬼拷,这家伙倒聪明!”

白夜低声叹:“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他白死了!”

“大人为何说他白死?”氐弥放下手。

鞭子落到地上,另一头还缠在白夜脖颈。白夜眉头一皱,道:“因为他死与不死我都知道他的身份,既然如此又何必死呢?”

军士惊讶。

“哦?”氐弥问,“那他是谁呢?”

白夜道:“他是利国暗部派来的杀手。”

“有什么证据说明他是利国暗部?”

白夜微笑道:“因为我是利国的叛国者!”

她说得极轻,只有她身边的二人听到。军士已经瞪大了眼睛,氐弥则一脸阴沉。背叛自己的祖国另投它国,担任一国内史令要职,这印证了他之前的推测:她极有价值。

元国二人沉默之际,白夜笑道:“我记得利国暗部有一条这样的规矩:见氐毁首。听到将军刚才那句‘即便是死人在我手里也会说实话’,又见将军一身青衣,您说他能不自毁头颅吗?”

氐弥陷入了沉思。面前的女人熟知利国暗部的事情,肯定与之有千丝万缕的瓜葛,蓝琬是如何将她骗到蕴蓝的呢?倘若这位内史令能变成元国的官员,主上应该会高兴吧!

他凝望她,鞭子还在她脖颈。怪异得很,仿佛一条黑色锁链困住了她。

“内史令大人,您为什么不拿下鞭子呢?”

白夜发自内心的笑了,这是氐弥第一次改称她为“您”。

而氐弥再次被她的魅力震撼,为什么她的笑令他感觉倾城倾国呢?她分明是个普通女子呀!

紫蓝宫服忽然往后落下,氐弥终于变色,一步上前将她抱在怀中,却见围绕脖颈的鞭子处渗出丝丝血迹。他到底晚了一步。刺客的鞭子前半截埋有小钩,卷到她脖颈的时候就嵌入了血肉。

“大人……”蕴蓝侍卫们紧张起来。

这一次,氐弥毫不犹豫输入她体内一道灵力。

“刚才您就该告诉我,鞭子的问题……”氐弥忽然说不下去,只觉手中女子可敬可怕,她竟能忍受住脖颈的痛楚一直面带微笑对他说话。其实氐弥不知道,这点痛相比她从前忍受的痛楚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白夜不说话,只是看着天空,蕴蓝的天很蓝很蓝,如同某人的眼眸。

氐弥输入灵力后,接着封她血海,然后才轻手揭开鞭子。他揭得很小心很仔细,一边揭一边打量她,她始终平静如水,面不改色。可所有人都知道,揭开倒钩入体内的伤,会有多痛!

鞭子沾染血迹落到地上。四周忽然变得静悄悄。军士讶异地四处张望,蕴蓝侍卫全部跪在地上,一位蓝衫凌乱的绝色男子满面惊讶地伫立在他身后。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白之恋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