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78章: 蓝白之恋4

《爱上玄武》

第78章 蓝白之恋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蓝琬听到氐弥那句灌注灵力的话后,飞速赶来,不想却见着这么一幕:

氐弥抱着白夜,她头颈上一串血红,显见受了重伤。

有元国氐弥的陪伴,她竟会受伤?

蓝琬掩饰不住心中的愤怒,一股惊人的蓝光从他身上四散,几乎映蓝了整座宫殿前空旷的广场。

蕴蓝人都跪在地上,元人则目瞪口呆,痴望这位被誉为四国第一美男子的国主。蓝衫凌乱掩不住如雪肌肤,长发悠扬间不经意流出翩然行云,可那周身的蓝光却显示出极高的灵力段位。

氐弥被他气势所惊,不由得后背发凉。此刻的蕴蓝国主气势胜于那日北遂门之战,倘若再与蓝琬一战,败阵的无疑是他。蓝琬只走了一步就到白夜身旁,可氐弥却觉得这一步他走得极慢,慢到仿佛过了十年百年。

“白夜。”

氐弥心中大骇,虽然这个名字他以前就曾听说过,但此际才知道,原来蕴蓝的内史令大人竟是利国的传奇人物庶公主白夜。难怪她如此聪慧,难怪利国暗部要她的命。身为白虎神族,利国最聪明的女子,是什么令她做出背祖叛国投靠蕴蓝的决定?莫非还是东方卜师那句有名的谶语:得蕴蓝者得天下?氐弥不解。

白夜仰望天。蔚蓝的天瞬间深蓝,那是蓝琬的灵光啊。他已经来了。她微微一笑,那张清俊的脸就出现在她眼前。

眼眸的冰蓝化了水蓝,绝世的容颜带了恨意;那只手伸来,盖上她苍白的脸颊,话音压不住不平:“他们又要你的命!即便这样,你也不能恨他们,是吗?”

白夜淡然。是的,不能恨。生她者利国国主,杀她者利国同胞。没什么好恨,这是她的命。

蓝琬一怔,忽然飞快从氐弥手中抱走白夜。转身,蓝衫轻飘。

“且慢,蕴蓝国主!”氐弥连忙喊住他。

蓝琬背对他,身上蓝光却更艳。他冷冷道:“氐将军,要本王谢你还是杀你?”

宫殿门口气氛顿时空前紧张。

“你的确救了内史令,但以你的身手,她根本就不该受伤。本王没说错吧,魔鬼将军?”

氐弥一时无语。

“你自己去清秋院吧,内史令现在要治伤。”蓝琬凝望白夜头颈上伤口,狠狠道,“如果她因此失声,你以后就不必来蕴蓝了!”

白夜与氐弥各自心弦一动。

蓝琬动了真怒。比之白夜被刺杀,他更痛恨氐弥的袖手旁观。元国的上位宿将,身怀绝技的魔鬼将军氐弥,果然是无义寡情之辈。

白夜欲言又止。见她嘴唇轻启,蓝琬斥道:“不许说话!已经伤成这样了,你还想说话吗?听清楚,我不要一个失声的内史令!”

氐弥惊问:“她为什么会失声?”

四周寂静,众人屏息。只听蓝琬沉声道:“拜你所赐。你难道没发觉她受了伤还在跟你说话?另外,她的伤口还被牵动过。”蕴蓝王族从小开始就接受神医府修行,蓝琬自不例外。因此他只看一眼白夜的伤口就知道前因。

氐弥猛然记起,当他放开鞭子,鞭子落到地上那刻,曾看见白夜眉头一皱。正是那鞭子的落势,牵动了她的伤口。

“备车驾!”蓝琬喝道。一旁几个蕴蓝侍卫站起身去准备车驾。

他打算去神医府!

白夜想到此,心下着急,连忙伸手拉了下蓝琬的头发。这个动作除了氐弥能够察觉,没有人看见。侍卫们跪的跪,准备车驾准备去了,而元人全在蓝琬背后。幸好没有人看见,若有人看见,肯定会成为四国街头巷尾流传不息的头条蜚语。

身为平凡女子的内史令竟然敢拉她主上的头发!

蓝琬冷艳无双摄魂夺魄的容,隐隐怨怼暗含杀机的颜,狠狠望她:眉疏散略显青涩,眼斜长而凝视镇定,二道欲语还休的唇。

白夜迎着他的目光,毫不闪避。她必须要告诉他一些事情,哪怕冒犯他。

不知凝望了多久,蓝琬终于收回目光,沉声道:“指写。”

白夜犹豫了片刻。他的衣襟散开,露出一小片雪白的xiōng部,若隐若现在飘扬长发间,可毒杀世间所有女子的眼。她深呼吸,然后伸出指头在上面飞快地书写。写完,她别转脸去,纤细的手指一离开那温热的肌肤,绯红的云朵便盛开在两颊。她终究也是个生理心理正常的少女,与世间成千上万的女子一般,如何能不受这一刻蓝琬的魅惑?

氐弥忽然看到蓝琬的身子不住地轻微颤抖,不竟一惊。

蓝琬对门口的侍卫统领低声吩咐了几句,后者亦是一脸震惊而去。

蕴蓝王宫的车驾从宫廷侧门驶出,黑金蓝石华丽堂皇,顿时将元国车驾比下去了。眼见蓝琬抱着白夜上车,氐弥急忙上前道:“你们去哪?我也去!”他断定有件大事正在蕴蓝境内发生。

蓝琬停住脚步,伫立车驾旁,神色无比沉重。

氐弥尴尬道:“我的使命还未完成,所以必须要跟着内史令大人!”

蓝琬冷哼一声,白夜却对他淡淡一笑。她的笑具有神奇的力量。之前她对他一笑,救了她自己的命,而此刻她对他一笑,坚定了他的决定。氐弥感到他做了正确的选择,他应该跟蓝琬去,见识下究竟是何等大事,令一向潇洒从容的蕴蓝国主也失了态。

“你们在这里等我。”氐弥命令。

军士和其他疑惑的元人,注视他跟随蓝琬上了蕴蓝车驾。

“去神医府!”蓝琬命令驾车侍卫。

车驾门关上。利国刺客的尸体被飞快地处理。待到车驾驶过,地上空旷只余一滩血迹。

###

车门一关上,气氛便变得诡异。蓝琬将白夜放在软丝绒垫上后,周身散发出深蓝的灵光,在车箱内形成了一个矩形的空间——一个水系灵力密闭空间。

氐弥心下大惊,却见趴在软垫上的女子对他微笑,顿时明白,他再次落入内史令的算计中——她原本就要他跟他们上车!他不难猜测,接下去蓝琬将告诉他必须上车的原因,他即将听到耸人听闻的事件!

白夜的宫式发髻凌乱,淡黄色头发垂在车椅旁,露出的半截头颈,伤口尤在微微渗血。蓝琬随意搭手在她后背仿佛手靠暖玉上,但一双冰蓝的眼眸却紧盯着氐弥:

“将军刚才杀了利国暗部,不知对利国暗部作何感想?”

氐弥答:“那刺客身手不过勇士级,所谓利国暗部,名不副实!”

蓝琬又问:“若同时出现十位乃至数百位呢?”

氐弥略一沉吟道:“十名可纠缠我片刻,若数百位,组成军队,再加上古阵法,胜负就尚未可知!”自从见识了贞国全武黑衣的阵法,氐弥就一直致力于研究上古阵法。身为元国大将的他,深深体会到匹夫之勇与训练有素的魔鬼军队之间的天壤之别——那一日,若非亢无敌痴人有痴运,全武黑衣早就取下他首级。

氐弥陷入沉思。倘若适才在蕴蓝宫殿前出现的不是一名暗部而是数十名数百名暗部,情况会如何?传闻利国暗部四国第一,不仅在素质上,更在数量上首屈一指。贞国的全武黑衣不过是上位宿将训练的勇士,而利国暗部却历经利国王族经过数百年的磨砺,若组成阵法可能比贞国的上古阵法更可怕。

“国主是说利国暗部不止来了一位对吗?”过了一会,氐弥问。

蓝琬点头,严肃地说:“前几日,本王曾与轩辕昴在棠滔交手。利国方面应该很清楚本王的实力。所以,行刺的那名暗部只是诱饵。而熟悉暗部行事的白夜断定,暗部的主力正在侵入神医府。无论宫殿前刺客得手与否,接下去蕴蓝都城必将迎接一场腥风血雨。在交战过程中,暗部若成功侵占神医府,就等同拿下了蕴蓝的半壁江山。当然,他们是痴想。”

氐弥惊讶地望着他手下的女子,这便是她刚才“指写”的内容吗?

蓝琬道:“其实本王和你有过节,遂门一战,想必你我都不会忘记。但喜欢或憎恨都属于个人喜恶,相对国家相对职责而言,根本微乎其微。利国若强大,身为元将的你一定不愿看到。现在利国最可怕的暗杀部队利国暗部正在侵袭我蕴蓝,蕴蓝只是个小国,没有神族也没有上位宿将,对暗部而言不啻为肥肉一块,更何况还有贵国卜师那句有名的谶语。恐怕眼下比起和亲一事,贵国主更加关心我蕴蓝。”

氐弥默然,心内却肯定了蓝琬的话。

“利国暗部这次入侵蕴蓝绝对是败笔。仓促以暗部刺杀形式入侵一个国家,首先就是战术上的缺陷。我蕴蓝虽为小国,但不乏能人。暗部入侵神医府绝对不会轻松。本王可以断定,现在最多攻入了药河,也就是神医府的外围。其次,暗部还欠了运气。氐将军,你就是此时此刻的变数。你的加入会使暗部的这次入侵惨败……说起来可笑,这场战役的真正得益者将是将军代表的元国。利国暗部的尽数歼灭,将摧毁暗部实力进而削弱利国军事力,而将军要做的,仅仅是助我一臂之力。”

氐弥点头。摧毁利国暗部,也是青乙颐的愿望。四国之中,元国之下就是利国。若此时在蕴蓝一举拿下利国暗部,极有利于来日元国一统九洲的霸业。

蓝琬冷冷一笑,又道:“我不知道是哪个蠢货策划了这场战事,但可以肯定,我们的对手决不是轩辕昴。既然不是轩辕,那么氐将军,就让我们乘这个好机会,大败暗部。”

氐弥冷静地思索,不错,白夜的确“指写”了一些字,但她没有写那么多那么全面。那么他此刻所听,就全部是蓝琬的“注释”。可这怎么可能呢?莫非蓝琬白夜二人已心意相通?还是这位美男子的聪颖不亚于利国的第一女子?

氐弥望蓝琬,只见他侧面于白夜,秀发垂下,眼眸温柔,手虽搭在她背上,却轻柔之极,仿佛怕压着似的。而白夜闭着双目,面上红霞流转,却是怕。

氐弥心中一动。忽然想到本不该他想的事情:面前的这二个聪明人到底有没有想过对方的感受?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白之恋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