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79章: 蓝白之恋5

《爱上玄武》

第79章 蓝白之恋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柔软纤瘦的背,楚楚动人的神韵,都不是原因。蓝琬将手贴在白夜背上,感到的是:

白夜在手,天下在手!

这位利国第一聪颖的女子刚才在他身上以指代笔写下七字:神医府决战暗部!使他恍然明了,什么叫“血雨腥风乾坤扭转”。

能从一名刺客的身上,立刻推断出整个战局,此种能力已经超越了智慧。这是她与生俱来的厄运带来的唯一好处:使她对死亡极度敏锐,使她能轻易判断死亡预兆和战事征兆。

蓝琬的笑在氐弥眼中变得飘渺神秘。他就坐在他对面,可他却觉得如同隔了一个世纪。

氐弥轻咳二声:“国主,你说的固然不错,但还不足以令我信服。首先,你们凭什么确定暗部大举进攻的目标是神医府?直接进攻王宫不是更合乎逻辑?据我所知,神医府只是个救人治伤的地方,若说不同无非是你们王族中人充当大夫罢了!而王宫是蕴蓝的权力中心,要击溃蕴蓝拿下王宫即可!”

蓝琬问:“那将军以为神医府与王宫哪个更容易被攻占?”

氐弥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他突然意识到,如果以后元国攻打蕴蓝,也一定要先拿下神医府!道理很简单,因为王宫难取,只有先打下神医府才能攻克王宫!不然凭着蕴蓝神医府历代相传的医术,王宫就等同不死之躯。另一方面,一旦神医府被入侵,王宫一定会增派援军,只要王宫军力分散,战败就无法避免。利国暗部的主脑很聪明,决不是蠢货,蠢货不会想到奇袭神医府这样的策略,只因对手是白夜、蓝琬这样的人物,仅聪明是不够的。

“嗯!”

蓝琬微笑:“将军已然明了,但本王可不想来日在神医府与将军决战!”

被对方说出心中所想,氐弥并不惊乱,他阴声一笑:“国主的意思本将清楚了,但刻下只有你我二人,内史令只是个普通人,我知道你已经差人调动王军,可你蕴蓝王军并非强兵狠将,如何与训练有素的暗部对战?拿什么与暗部决战?”

蓝琬优雅地抬起压住白夜的手掌,改用一根指头点她背脊。

“有!”

氐弥见他修长有力的指头点在白夜死海命门背面,不禁愕然。修行之人尚且经不住死海一指,更何况白夜只是普通人。

难道他想杀了她不成?

只见白夜神情怪异,氐弥再次被她迷惑。

她又变了,之前的风华绝代荡然无存,还原成纯净空灵,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孩。面对死亡的危险,与信任的危机,她显示出真正的本色。

没有什么可怕,她从小就开始打交道的死亡。

白虎神族的禁忌之一,失语的歌声,响出了一个音符。

蓝琬立刻收手。但这已足够。氐弥拧紧眉头,直直地盯着白夜。

她分明一动未动,嘴也未张,可为何他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这声音直接进入他的灵海,温暖而磅礴,瞬间充沛了整个灵海。这是什么术法?她明明只是个普通女子呀!

蓝琬白皙的手轻柔地抚过白夜的黄发,如丝般柔滑的质感,和头发下传来的轻微颤动使他心悸。

他是不是过分了?他肯定过分了!

他顺着她的头发,抚到她的肩头,停留在消瘦的小肩膀上。

“此刻我们拥有取之不尽的灵海,我想将军已经清楚。”蓝琬凝视着氐弥道:“现在,我需要将军与我结盟。这样战场上我们才能生死与共,不计得失。”

###

利国都城,暗部军团。一间黑暗的屋子传出了阵阵打斗声。兵器与兵器猛烈的截击,肉tǐ与肉tǐ凶猛的碰撞。

屋子里没有光线,连灵光都发散不出,更无论眸光。这间屋子就是暗部著名的黑屋。

黑屋外一队白衣鲜亮的军士肃然站立,鸦雀无声。他们战立的姿势动作如同站岗的士兵纹丝不动不动,表情如千年不改的冰山,哪怕屋子里打得天翻地覆。

“砰”一声巨响后,黑屋倒塌了。瓦土尘灰铺天盖地,落定后,将一队军士变成了黄土般的偶人,即便如此,军士们还保持着先前的动作和神情,岿然不动。

轩辕昴耷拉着一条手臂,手持断剑而去。他身后的黑衣汉子喝道:“再斗一百回,结果仍然一样!你就死了心吧!”

轩辕头也不回地道:“你错了!你会惨败!黑屋倒了还可以建造新的黑屋,人死了不能复生!”

黑衣汉子冷哼一声:“我不会惨败,因为我不会喜欢上男人!”

轩辕道:“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那么你就等着看结局吧!蕴蓝国主的实力在我之上,何况他现在身边还有白夜!既然我阻止不了你,那只有回去为你祈福了!”

“败军之将,还口出狂言!笑话!”

轩辕不再说话,那一队军士随他而去,动作整齐而又严谨,每一人的步距都仿佛事先尺定过,不多不少,堪堪一尺半。黑衣汉子不禁一怔,待他们走远,才苦笑道:“不愧为利国第一将军的部下,竟能调教到如此地步!”

他慢慢地蹲到地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他与轩辕昴的一战,表面看上去是赢了,实则却是输了。

一名黑衣人隐匿在远处,沉声道:“王爷,你受了内伤。”

他点头,那黑衣人飞速而至,扶他而去。

###

“要我助你大破暗部可以……”氐弥略一沉吟:“但我需要你与白夜,我们三人的共同结盟。”

蓝琬冰蓝眼眸明艳无比:“本王还不够吗?”

氐弥望着白夜道:“恕我直言,此刻的情形,我更愿意与内史令大人结盟。”一旦了解到灵海可被白夜轻易补充,意味着取之不尽的灵力源泉,氐弥考虑的就远不止目下的神医府之战。他想做更长久的打算。

蓝琬岂不知道他的心意,正踌躇着。手下女子却离开了他的掌心,他顿时觉得心内一空。

白夜差点摔下车席,氐弥忙不迭托了她一把。她伤重三江中的枢江尾,影响行动举止,因此蓝琬才将她平放在软丝绒垫上。

氐弥一手托住她的纤腰,原以为应该托稳,不料她还往下沉,这才发现她不是失去平衡,而是自己想往下去。

白夜扑倒在蓝琬膝头,蓝琬动容,飞快抱起她,放回丝绒垫上。

“本王对你说过,你此生,再不用对人下跪,也无须跪我!”

白夜泪眼婆娑,捧起他一手,印上一吻,然后转头望氐弥,后者已经呆了。

蓝琬叹了口气,搂住白夜肩头,对氐弥道:“氐将军现在明白了吧,她宣誓誓死效忠于本王,因此,你同本王结盟,就等于成为她的盟友。本王能完全代表她!”

氐弥一手掩面道:“我真不敢相信……身为一国公主,效忠他国君主……以吻为印,这是发誓成为奴仆啊!”他难以掩饰失望的神色,这么聪慧的女子,身怀绝技,可是已誓死效忠蓝琬,即便强抢回元国也来不及了!

白夜冷不防被蓝琬搂在怀里,心里七上八下。她悄悄地抬起头望他,却撞上他冰蓝的眼眸。瞬间,她忽然明白了造化弄人。

她错了。可已经来不及。面对四国第一良人,她已经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归属感。这归属感与十年前的初相遇不同,与棠滔路上效忠不同,这是她身为少女的心之归属。

她已经不能像当初的她对他视若无睹,不能像效忠那一刻坚定为奴仆的信念。现在的她是一个普通少女,而他却是四国九洲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

她听见自己心底深处的叹息,她后悔了,可后悔也来不及。她不该带白琳来蕴蓝,更不该接近他。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无法改变,她已经来不及,如流星一般划过他的天空,迅速明丽迅速消失。

蓝琬向氐弥伸出秀美的手,氐弥握住。两只手紧紧相贴相连,青蓝灵力在两手间四射。四目相对,一张脸清秀绝伦,一张脸深沉严肃。

蓝琬念了段盟语,氐弥顿时放心,他们的结盟,仅仅是个人结盟,仅仅针对眼下的战事。一旦战事结束,盟约会随之失效。

诵完盟语,蓝琬道:“我蕴蓝蓝琬——”氐弥道:“我元国氐弥——”

“此刻结盟。”

按照盟约,两人探索对方灵力同时敞开自己灵力空间。青光蓝光游移在二人周身,白夜痴痴地望着。谁道青出于蓝胜于蓝?此刻的蓝琬便胜于氐弥!

双手分开。清楚双方所长后,二人各自一惊。对方果然身怀绝迹,不可小觑。

氐弥问:“北遂门一战,国主没有施展全力呢,还是之后又长进了?”

蓝琬道:“将军还不是一样,那日将军若出箭,早就可结果本王!”

氐弥忽然凝望他道:“但我现在明白了,国主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物。难怪内史令大人要对你效忠。国主,这一战就由你来拟订方案。”

一旁的白夜完全能感受到他的惊讶:作为君王不仅与生俱来神奇的医道与卓越的卜感,还具备不逊色于上位宿将的灵力修为,由这样的一位君主领导的国家将来会如何呢?但同时,她也感受到蓝琬对氐弥的惊讶。

这位元国的魔鬼将军肯定身具惊人本领!

蓝琬微笑道:“氐将军,此次作战严格说来我们只有三人,而且三个中的一个是这位不怎么能动弹的内史令,所以奇袭很重要。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打头阵……”

白夜慢慢离开蓝琬,伏在丝绒垫上望他。她眼中的他,已然一代明君,再也找不到一点当初那个顽皮善良的少年卜师的影子。

容貌昳丽,雍容闲雅,轩昂卓荦。他是她的主子,也是她打心底最喜欢的人呐。可偏偏,她不能喜欢他,不该喜欢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白之恋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