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8章: 蕴蓝第一战4

《爱上玄武》

第8章 蕴蓝第一战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亢无敌这一剑不可不称之为惊天动地,但蓝琬的出手却叫人匪夷所思。眼见剑芒锋厉,青光显现,蓝琬却飘然起身,修长的身型往后倒转,在空中飞转半圆。亢无敌随之剑锋挑上,剑尖始终不离蓝琬心口。蓝琬飞快地伸手在亢无敌剑身上轻轻一点,人便若蝴蝶般飞起,待到亢无敌宝剑再次逼来,他竟轻盈盈单足立于剑尖上。

青乙颐大喝一声:“好身法!”

蓝琬面带微笑,头上蕴蓝结缓缓垂落到肩后。亢无敌竟似痴呆,半响没有动作。他剑上站立一人,手腕上却感觉不到丝毫重量。

青乙颐已然猜到亢无敌此刻脑子里的想法,他骂道:“蠢货,他不是鬼。你能打赢他的!”

亢无敌回神收剑,却不料蓝琬如鬼魅附剑,怎也挥之不去。一时间,亢无敌使出浑身解数,剑芒大作,而蓝琬在剑上翻飞,身法端是美妙。两人斗得煞是好看,一个剑法精妙却无的发矢,一个飞燕游龙风中曼舞,矫若惊龙逸态横生。蓝琬本就生得俊美,这一套动作更显得潇洒风流,魅不可挡。青乙颐一瞥眼,见银铃子已目炫神迷,当下大怒:“蠢货,用回龙剑法破他的凌波身法!”

亢无敌一怔,还未反应过来,蓝琬已飘身下剑,远远伫立一旁,还是那副闭目微笑的样子。他听对方道出“回龙剑法”,便知可破自己身法,再斗无益。

青乙颐冷笑了声,重新将银铃子抱在怀中。那略瘦的勇士一个箭步,鬼魅般站到了亢无敌身旁。这时候,北城门附近出现了不少手拿武器的蕴蓝平民。原来是方才亢无敌的剑声呼啸,惊醒了他们。

几个胆大的蕴蓝人走近蓝琬,蓝琬不得不睁开双眼,目中隐隐带一丝遗憾,他适才闭目凝集的力量已然白费。但亢无敌等二人还是看见了他眼中惊人的气势,冰蓝闪亮,光华四射。

蓝琬冷冷扫了眼亢无敌二人,目光回到青乙颐身上,发现对方竟也流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蓝琬立时从心底深处感到寒意,那种寒意直追他幼年时初次踏入镜湖所感到的冰天冻地没有生机。他知青乙颐已看破自己用意。他原打算封闭眼观,以凝聚更强的力量,一击致敌死命,但由于蕴蓝百姓的出现,只得放弃——以那种力量攻击的同时,招式太过强大肯定会波及四周,蓝琬担心殃及百姓因而收手。

“国主!”一个蕴蓝人上前道:“要我们帮忙吗?”

蓝琬右手一拦,就在那时,亢无敌身边的勇士忽然起剑,出手前毫无征兆,剑势又急又快。蓝琬此时不能退也亦不能躲,手无寸铁,形势极端恶劣。倘若闪躲不当,那么他身后的国民就会命丧黄泉。这人等同亢无敌的级数,心智武略上却不似亢无敌那么低能,仅从出剑上就可判断他不仅凶横无情,而且阴冷卑鄙,身为上位勇士竟全然不顾身份,乘蓝琬分神之际痛下杀手。

蓝琬瞧得真切,急中生智出指如风,指指打在那勇士剑背上,“噹噹噹……”清脆之音不绝于耳。

二人各退一步。勇士收剑,惊愕地注视自己的剑身,被蓝琬所击之处留下了一片坑坑洼洼。但是蓝琬也未讨到便宜,他右手三指指头见血,虽未流淌下来,但血色怪异,半红半紫,大异常人。蓝琬示意身后蕴蓝人后退,一边冷冷道:“原来阁下乃是大名鼎鼎的魔鬼将军氐弥。想不到元国主此次前来敝国,随行的都是上位宿将。不知我蕴蓝有何魔力,竟吸引到国主带一干大将来敝国为非作歹?”

氐弥一惊,他怎会知道自己的身份?莫非这个蕴蓝国主还具卜师之灵?蓝琬仿似看穿他心中疑虑,淡淡笑道:“无敌、魔鬼两位将军,传闻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今夜得见,果然不假。”

几个蕴蓝人这时才知胆敢与蓝琬做对的竟是元国国主和元国宿将。大惊失色后,他们远远退后,嘱咐后来者火速求援蕴蓝王军。

“呵呵!好一个蕴蓝国主!”青乙颐笑道,“你身具玄君的凌波身法,玄冰指法,想来与玄君渊源颇深!不知你从他那里得了几分真传,能否同时抵挡我元国二大宿将呢?”之前他见蓝琬身发蓝光,便知其灵力系基态为水,后来又见蓝琬身形、指法便更加确定,蕴蓝国主师承贞国玄君。

蓝琬傲然道:“蓝琬不才,只得玄君十分之一之衣钵,但也足以对抗元国两大宿将!”

青乙颐仰望天际,长笑道:“素闻玄君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宰杀其门下弟子,不知他日能否有幸,与玄君一战?”

而蓝琬却道:“要杀我不难,只要你亲自下场!”

银铃子听到那话,不禁在青乙颐怀中簌簌落泪。青乙颐愣了愣,却听蓝琬轻叹道:“得朱雀啼,死又何憾?”

青乙颐看了眼怀中女子,冷笑道:“非要逼我出手吗?”

亢无敌插嘴道:“主上,我和他还没有打完呢!”

青乙颐轻蔑地说:“要打就打,不要废话了!”

氐弥望青乙颐,后者对他点头示意。于是,氐弥道:“无敌,看你的了!”

亢无敌应声出剑,氐弥却伫立一旁并不急于出手。无敌剑势依然排山倒海地袭来,但蓝琬却不复刚才的轻松,氐弥的一旁伫立,散发着阴森森的气焰,只要他一露破绽,氐弥就会乘势出手。蓝琬手无寸铁,仅凭凌波身法穿梭在剑光厉影中,他适才受伤的指头还隐隐作痛,断不能再用玄冰指,而氐弥的虎视耽耽,也使他无法轻易反击,只因反击会给氐弥制造机会。一时间,险象环生,亢无敌的剑锋不时划破蓝琬的衣衫袖口,丝丝鲜血渗出伤口。几个蕴蓝人眼见国主遇险,情急之下冲上前去,氐弥只手一挥,瞬间便夺去了他们的性命。蓝琬心痛分神,只觉面颊微凉,脸上顿时出现了道血痕,奇怪的是,却不见滴血。

青乙颐对氐弥道:“听说玄君不喜兵器,难怪他的弟子也只会赤手空拳!啧啧,可惜了这一身好本领!”

氐弥只“嗯”了声,全神贯注地留意蓝琬的一举一动。

蓝琬听到青乙颐这句话,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一个权宜之计。只见他一个闪挪,偏身向左,右手闪电般出击,“砰砰”两声闷响,他的拳头打在亢无敌剑上,又砸到亢无敌小腹。说时迟那时快,氐弥的剑随后跟来,他轻身一跃,氐弥又将剑势挑高,无奈中,蓝琬又出血淋淋的右手,一掌打在氐弥剑上。氐弥受他一掌不禁后退三步,再次愕然。蓝琬到底使的什么掌法,何以反震开他的利剑?

蓝琬解下头上蕴蓝结,缠住右手。虽未伤筋骨,但皮开肉绽触目惊心。奇怪的是那血竟不主动往下滴,只是全部凝聚在伤口附近,仿佛有什么神奇力量拉住血液阻止流动。但是蓝琬一包上蕴蓝结后,那半红半紫的血很快就染透了蕴蓝结。

原来听青乙颐“赤手空拳”的说词,蓝琬突然想到阿苦的另一绝技“玄空拳掌”,只是蓝琬专精玄冰指,一向不喜拳掌,此际仓促来用,虽能克敌制胜,但也付出了代价。他打退亢无敌之时,右手已经受伤,再加上氐弥那一掌,更是伤上加伤。元国的宝剑素以锋利刚硬闻名于四国,蓝琬只受皮肉之伤已经幸运,何况此番一斗还破解了无敌、氐弥的二人合围,从这一角度来看,蓝琬倒讨足了便宜。

四周鸦雀无声,良久,青乙颐道:“蓝琬,你毕竟不是玄君,空手入白刃那种功夫对你来说太吃力!”

蓝琬看了眼捂住肚子一脸凶相的亢无敌,淡淡笑道:“青乙颐,你何不来试试?”他解下蕴蓝结后,露出光洁的额头,长发随风,更显得神采飘逸风度翩翩。虽衣衫染血,却似浑然不知,气势上竟远胜之前。他身后的蕴蓝城隐隐传来骚乱声声,想来蕴蓝国主与元国主大战北门的消息广为流传。

青乙颐眼中浮现杀机,一步步走向蓝琬,他怀中的银铃子为其强大杀气所摄目光里流露出惊恐。

“主上!”无敌、氐弥两人喊了声,但也被青乙颐神色镇住。只见他脸泛青光,眼神阴森而锋利,虽手抱一美,却丝毫不能减低他身上散发的强大攻击性。

蓝琬知青乙颐打算速战速决,只是不解难道他打算手抱银铃子与自己对决吗?

青乙颐越走越近,越近他脸上青气越重,蓝琬凝视着他,不敢大意一分。银铃子只感觉呼吸急促,心跳失律,整个天地骤然改色。舒适悠闲的过往,游山玩水一路前来蕴蓝,慈祥的父亲,美丽的姐妹,怎么忽然就全部改变?青光光的世界,英俊绝美的蕴蓝国主遍体鳞伤,强大可怕的元国主青乙颐对她狞笑……父王在哪里呢?素颜在哪里呢?金铃子呢?姐妹们泪光涟涟……银铃子微微开启樱唇,被封的朱雀灵声重又响起,回荡在蕴蓝遂门。

嘤……

如泣如诉,似歌非歌,穿云裂石。

听到银铃子发声,青乙颐又欲发作,北门外却传来了真正悦耳绕梁的歌声,一柔和的女声低低浅唱:

烟花弥漫/高悬天际/独君怜看世人/

翠绿新红/俱幻尘嚣……

歌声充满灵力,带着安定祥和的气息,很快抚慰住了银铃子,朱雀灵声戛然而止。而蓝琬面带微笑,显然熟悉来人。

青乙颐只犹豫了片刻,随即便回复了狰狞面孔。他心想,蓝琬援手将至,错过此时,再杀蓝琬就没那么容易了!青光大显,青乙颐竟一手揽住银铃子纤腰,一手出拳,直击蓝琬面目。他的拳速并不快,却裹挟着不容置疑的绝杀力。凝重,谨慎,不留一点生路给对方。这就是真正的王者之杀,横行霸道,全位封杀。而这也是青乙颐精明之处,王者之杀,只能运用于与王者的对决上,倘若换了对手是一般勇士或者宿将,他们大多会选择避其锋芒再另它图,而真正的王者却是不会躲避的。

歌声依然悠悠徘徊在北门上空:

薄祚寒门/隔世相望/垂君携手天涯/

风平波息/矢志不渝……

蓝琬在此生死之际,竟从歌声中感知了天命,青乙颐的绝杀在即,他却悲从心来,身子一凉,仿佛被什么冰冷之物打中似的。

众人听他喃喃:“非如此不可吗?”

亢无敌、氐弥两人持剑而立,将蓝琬的后路完全切断。青乙颐的必杀招完美无缺地呈现,映亮了半边夜空,青蒙蒙,阴森森。蓝琬遥望天际,漂亮冰蓝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光芒。王者之杀,又算什么呢?光芒之后,蓝琬猛一低头,那受伤的右手握拳,竟迎着青乙颐的杀招,直直送上。

青乙颐冷笑:“以卵击石!”

蓝琬拳头出至半途,却变换成了玄冰指,他的食指指头已破,半红半紫的血色在青光映照下,死气沉沉。无敌、氐弥两人在旁不解,莫非蓝琬神智不清了?竟用一指抵挡青乙颐的王者之杀?正合用“破一点溃全军”的败势。青乙颐的拳头只要打在他的指头上,就能瞬间击碎他周身百骸。

但青乙颐的拳头在距离蓝琬指尖一寸的地方突然停止。众人不解,莫非青乙颐也同蓝琬一样神智不清,竟放过这等天赐良机?

然而更令人惊奇的是,蓝琬竟咄咄逼人,指头缓慢地一分一寸地向青乙颐逼近,而威震天下的青乙颐竟然识相地一步一步后退。战况变化之巨,连无敌和氐弥都反应不过来。

只见蓝琬指头凝聚出了鲜血,鲜血越来越多,终于聚成一滴“啪嗒”落到地上,变幻为一颗玲珑剔透的水珠形碧玉。青乙颐等人虽有听闻,但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蕴蓝王族的泪会化为珍珠,而血化为碧玉。

蓝琬心道一声“可惜”,停住脚步,无敌等人这时才看见一条颜色怪异的小蛇盘在他手臂上,吐着长长的红信,舔拭着他的伤口。原来正是小灵的出现而扭转了战局。灵蛇聪颖,知不能直接偷袭,先悄身靠近蓝琬。蓝琬变换玄冰指前,小灵适时藏身于他的袖口,只待青乙颐一个疏忽,小灵就能飞蛇出动。蓝琬熟它气息,早年常如此嬉戏,骗耍同伴。这一藏一动,自是娴熟隐蔽。可青乙颐也委实厉害,竟能在千钧一发之时察觉出蓝琬的袖口有异,停止了王者之杀。他知自己手抱一人,速度上无法抵过小灵,因而只好后退,正是有苦难言。可惜关键时刻,蓝琬终究因伤势过重,停止了进攻。

蕴蓝王族具有神医血脉,即便未继承神医医道,本身也有急速凝血缓和创伤的神奇自疗术,之前对战无敌二人,蓝琬虽身负多处伤口却并未滴血正是如此,而后他凝聚全身灵力对抗青乙颐,反而无法凝血,导致伤口终于滴血。

蓝琬一旦停住了攻势,伤情就不再恶化。加之小灵的舔拭,那指头竟缓缓地恢复了,到最后竟连血迹也看不出了。

青乙颐散去杀气,不知使了什么招,就将那颗血化碧玉握在了手心。他怪异地笑道:“就当你拿这块玉换回了小命!”

亢无敌问:“主上,不杀蓝琬就把他抓回去吧,每天放点血玩玩?”

青乙颐大笑道:“蠢材!还是第一次说这么好的笑话!”

亢无敌傻呼呼地说:“那我去抓他咯?”

氐弥道:“呆子,你当心被那条蛇咬死!”

小灵竟似听懂氐弥的话,暂时停住舔拭,对亢无敌的方向吐吐红信。亢无敌这才明白过来,但他仍心有不甘:“为什么呢?就算有条蛇,我们也稳操胜算呀!”

青乙颐转身,对着北门道:“那你打算与蓝琬厮杀,还是打算跟那条蛇游斗?或者你还可以选择同北方最著名的卜师婷室韵对战!但我建议你同她打杀之前,先听一下她对你的谶语!”

“北方卜师?”

青乙颐不理亢无敌的反问,却问蓝琬道:“刚才卜师对你谶语了?”

蓝琬微微点头。青乙颐并未回头,却似已看到蓝琬回答。“薄祚寒门,隔世相望。垂君携手天涯,风平波息,矢志不渝……我没记错,这是你的谶语。”

蓝琬一惊,这人竟如此好记性,犹在厮杀搏命中,还将别人的唱词记得一清二楚!

“但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蓝琬笑而不答。一女声忽然从北门口响起:“国主信谶语吗?”

青乙颐答:“不信,也信!”

那女子又问:“贵国卜师多莫诺的谶语,得蕴蓝者得天下,国主以为如何?”

青乙颐不假思索回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女子柔柔道:“那国主将与室韵敌对一生!”她自黑暗中姗姗步出北门,一身灰衣,标准的卜师装束。

客观而言,婷室韵并非美女,除了身形修长,语音和美,浑身上下再无与美女沾边的地方。她华发早生,颧骨高耸,眉短如豆,狭长双眸,直管长鼻,宽大嘴唇,可偏不知为何,周身散发着惊人的魅力,让人过目不忘。

青乙颐情不自禁地赞道:“卜师你好美!”

婷室韵微笑道:“听说无敌将军威名四射,今夜所闻还是国主言语惊人!”

青乙颐道:“哪里,不知道青乙颐能否有幸得卜师一谶?”

婷室韵道:“国主真会开玩笑,卜师岂能僭越?国主求谶,自然是求贵国的多莫诺大师,而不是室韵。”

青乙颐道:“看来不是本王欲与卜师为敌而是卜师欲与本王为敌!”

婷室韵淡淡笑道:“为敌为友,一念之差!做朋友不见得比做敌人好!你我为敌,命定最佳!”

“不懂!”青乙颐摇头又点头,“到底是卜师!”

婷室韵的目光停留在银铃子脸上,微微惊讶又转瞬回复,“国主还有空在此间消磨时间,你夫人身受重伤,急需要医疗,或者等你丈人前来,助你一臂之力呢?”

青乙颐笑道:“卜师果然是卜师,也看出来她已经是我老婆了!只是不知卜师何以急于赶本王走?”

婷室韵被他道破,也不惊讶:“为己为人,国主都该走了!”

青乙颐叹道:“这句倒是大实话!我喜欢讲实话的人!既然你讲实话,那我就给你面子!可惜呀,今生今世,你我为敌……”

婷室韵笑道:“国主信室韵,多子多孙!”

亢无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青乙颐骂道:“蠢货,你以为卜师跟你一样说笑话吗?”氐弥暗暗将婷室韵细看,他知卜师非但说的不是笑话,且一点都没说错,依照青乙颐后宫的数量,来日必定多子多孙。

婷室韵让开通路,这时,众人才发现她身后竟然站有一人。这人无声无息,安静伫立于黑暗不发一言,竟能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身手级数恐怕不在亢无敌、氐弥之下。婷室韵偏身让路,那人才走动一步,幽暗中远远看去,只能模糊感到他身形格外高大魁梧。

青乙颐最后离去时,对那黑暗中人猛看不已,恨不能把他揪出来,抵月光看个仔细。只因此人才是导致他最终离去的原因。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第一战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