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81章: 蓝白之恋7

《爱上玄武》

第81章 蓝白之恋7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血战开始,天地变色。

青冷光芒突然充斥神医府,而光源只是一把小箭。氐弥三指捏着小箭的箭羽,另一手却伸展五指,指头指向之处,青光凛凛。无弓无弦,箭却即发。

纳昆心头大骇,惊喝一声:“不好,快闪!”

可是,又要军士们往哪里闪去?纳昆冷汗直流。暗部军士们不明就里地分散开来,只见氐弥指间青光四射,如万箭齐发。

“灵光之箭!”有见识的军士顿时惊呼。

光矢所到之处,洞穿躯体,血溅三尺,军士丧命。纳昆拔刀而出,越过身前的军士,左挥右挡截下数道青光。

灵光之箭与纳昆的配刀交锋发出尖利刺耳的响声,却压不住军士们的惨死声。纳昆额头沁出豆大的汗珠,氐弥光矢的力量之强,超乎想象,他虽能抵挡,但寻常军士根本无法招架。

以全灵完成第一波攻击后,青光消散,氐弥喘了口气,冷眼旁观身旁二人。

死寂的神医府,微风传来阵阵血腥,那二人却浑然不知。

蓝琬的目光停留在白夜手上,仿佛若有所思,清秀的脸庞闪过一阵阵蓝光。他握着她的手,自然知道手中人的心绪波动,但他不知道,她到底担忧什么,他就如此不值得她托付吗?

而她被他抓着,被冰蓝的眼眸穿透着,言语早就彻底凝固。她心里七上八下,她多少能猜到他的想法。

血雨腥风,乾坤扭转。覆宗灭祀,有加无已。天谶与王者之谶的双重谶语,怕是无法破了。

她的手握着四国的命运,而他握着她的手确实等同握着天下。只是,谁都不知道,未来的天下会如何,哪个国家会覆宗灭祀?

氐弥叹了口气,暗部军士杀了过来。

纳昆率先赶到。

“你究竟是谁?”

氐弥冷冷笑,并不答他。

纳昆见他又伸出手来,生怕他再放灵箭,急忙挥刀,白银般华丽的光芒随他的动作闪亮。氐弥不闪不避,依旧展开手指,指捏箭羽。纳昆纳闷,即便是上位宿将,也不会如此托大——敌人就在眼前却不理不问,难道他打算一死换取我部数百条人命吗?

氐弥的青光又笼罩神医府,只是光芒远不如前。使用过全灵后,他的灵力急剧下降。眼见纳昆的刀劈到眼前,氐弥面色阴沉,心头郁结,却仍然不抵御。纳昆大奇。他那里知道,此刻的氐弥真是有苦说不出。

结盟时,氐弥担心蓝琬心慈手软不会痛下杀手,约定蓝琬主守,杀敌之事由他一人代劳。杀得越多越好,利国大伤元气,等同元国大长实力。虽然以魔鬼之箭主攻大伤灵源,但有白夜那样的人在旁,不仅不会伤到灵源,更对灵力修为有益,何乐而不为?只是他万万没有料到,那二人仿佛丢了魂似的,一个发呆,一个傻了。而他受限于盟约,无法违约转攻为守,违约即死,对蓝琬来说亦是一样。氐弥心里早就诅咒了蓝琬一千一万遍。

一瞬间,氐弥脑中转过无数念头:莫非蓝琬还在怨恨他没有及时救助白夜?此刻打算报复,让他受点伤后,再出手防守?还是他想以他一命,换取元利二败俱伤的结果?可他身为一国君主,怎么会视自己性命为儿戏?

纳昆的刀眩目的白,几乎映的出氐弥抽筋的脸孔。魔鬼之箭闪电般射出,仍然数量惊人。刀挡下两支,然后越过箭身,横砍氐弥腰身。

青烟从氐弥头上升起,他生平第一次,感到死亡如此接近。斯兰宫遭遇玄君,也没有此刻凶险——玄君不会挥刀杀他,而纳昆却会。

刀砍过去,“砰”一声响,弹开。蓝光明媚。

最后关头,蓝琬以一指玄冰指,弹开了纳昆的刀。

魔鬼之箭往纳昆身后奔去,但是这次倒下的军士却很少。纳昆惊疑地望着手中的刀,刀身上赫然一坑。这就是蕴蓝国主的实力吗?再看蓝琬,只见蓝裳神俊,蓝眸直直望着胸前的素手,而白夜眉头低垂,不知在想什么。他二人根本没在意这边战况!

氐弥“哼”了声,他惊出一声冷汗,那二人却似无事人,只顾发痴。若非此刻连说话也耗费,他早就破口大骂了。另一层,他也深深了解了蓝琬的实力,他竟将时机、战情掐算得精细如斯,只在最后一刻出手且一击而中!

纳昆愣了片刻,刀光又现,又被蓝琬遥遥一指弹开,而氐弥二度施展绝技,灵力告罄无法再次使用小箭。纳昆重复攻了两次,无果后退,军士们赶到。

氐弥喘息,此时,蓝琬喝道:“速战速决!”

众人不禁惊讶,眼见氐弥已累得再无动弹之力,而蓝琬身负白夜,如何展开攻势?

纳昆疑惑之际,蓝琬却毫不犹豫,抓住白夜的手忽然飞快地顺着往上去,捏住一缕黄发,往下一拉。

白夜顿时紧闭双眼,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她不用眼看,也知道接下去蓝琬会做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氐弥、纳昆以及所有活着的暗部,惊讶地目视被誉为天下第一良人的蕴蓝国主,修长的指头卷起白夜的一缕黄发,缠住他自己的一缕黑发,结住。

作为元国人的氐弥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也意识到蓝琬的举动不同寻常。他正狐疑时,白夜的哭泣声却静静地传入心坎,刹那间,他的心也同那两缕头发一样纠缠了起来。灵海猛然充沛,猛烈,太猛,猛到氐弥这样的冷漠的人也沸腾了。灵力如滚烫的血水,奔涌在四肢百脉,三江五海。苦涩、血腥还有浓稠的情义从胸腔里喷出,化为灼热的气息。氐弥心神荡漾,蓝琬到底对白夜做了什么,比之车驾内的那一音,此刻的白夜,灵术已臻至妙不可言的境地。经久不息绵绵不绝,却又茹泣吞悲。

纳昆和所有的暗部军士全部惊呆,蓝琬的举动令他们刮目相看。结发这个行为,对利国王族而言,意味着约定终身。

他是蕴蓝的君王啊!只要他愿意,天下女子他想娶谁就可以娶谁,但他却接纳她为妻室。她叛国效忠于他,不过是他的侍女。她没有资格成为蕴蓝的后宫。

他明明知道她背负的是什么,还愿意与之结发。

白夜无法不哭泣,她彻底败给他了。他为她做的,她粉身碎骨都无法回报。但是,她不能答应他,她不可以。

那一缕黄发与一缕黑发,同心结就。连轩辕也不忍下手的绝色男子,在战场上,与出生就背负厄运的女子,缔结婚约。

蓝光艳丽,青光阴沉。暗部军士们手中的兵刃异常的银亮。

蓝琬喝道:“还等什么?”

随着他的喊声,战场急速升温。氐弥冷哼一声,小箭上弦。纳昆奋勇上前,军士们冲杀过来。白夜双手紧紧抱住蓝琬,失语的歌声回荡在神医府上空:

“孤鸿寡鹄,风雨凄凄,天涯何处是归路?

霜露之思,一声一泪,到头来**无痕。”

灵动,波动,心碎。

魔鬼之箭锐不可挡勇猛凶悍,所向披靡远胜最初,神医府血流成河。利国最骄傲的勇士,既荣耀也屈辱的死于战场。荣耀的是,他们死于惊世骇俗接近于神迹的魔鬼箭矢下,屈辱的是,他们至死也不知道对手的姓氏名谁。那么快,那么厉,死亡是那么简单,如石沉大海,雁过碧空。

纳昆跃起三尺,一刀挥去,砍的却是蓝琬。蓝琬指现蓝花,疾弹刀身,“砰”一声轻响,纳昆的刀断为二截,上半截脱离了控制,向蓝琬面庞飞射而去。蓝琬一闪,刀锋竟擦过他的面庞,硬生生地从他和白夜之间穿过,切断结发。蓝琬一惊,回头却见氐弥的箭穿透纳昆胸膛。纳昆倒下前,仿佛在叹息又仿佛是微笑。那几缕纠结一时的碎发,飘至半空,又旋旋落下,消失。

白夜的手颤抖起来。她知道纳昆最后这一击完全是为了她。暗部将军宁愿一死来破坏她与蓝琬的婚约。纳昆,隆亲王爷的心腹,他一定从隆亲王爷那里得知了她的谶语。

白夜心神一荡,她的手再次被握住,只听他冷冷道:“即便切断头发,也改变不了本王的心意!”

氐弥冷笑一声。最后一名暗部勇士倒于血泊。

“盟约!”氐弥沉声道,“蕴蓝国主是个守信的人,内史令大人您为何要悲伤?君子一诺千金,即便再凶险也无所畏惧,何况国主堂堂男儿,天不怕地不惧。”

白夜自然知道他言下之意,此时此刻,她也不想再见到他。这位可怕的元国将军,即便杀万人也会面不改色。

她飞快地指写几字后,蓝琬道:“氐将军,恐怕白夜无法陪你去清秋院了。”

氐弥冷冷道:“盟约才解,国主就打算弃氐弥于不顾吗?”

蓝琬笑道:“将军请放心,本王也希望贵国与亨早日缔结婚约。”

氐弥道:“亨国主愤恨元国,叫我如何求亲?内史令聪慧过人,若她肯去清秋院,和亲的事就有指望,而我氐弥口拙,怕只会令朱袈反感。既然国主也愿意我主上与银铃公主早日大婚,为何不肯让内史令陪氐弥走一趟呢?内史令天赋异禀,虽喉间有伤,但一样可以灵术言语。莫非国主担心氐弥拐了内史令不成?”

他手中箭黯淡了青光,眼眸中却光芒逼人。若眼光可以杀人,这会蓝琬已经被他杀了百次千次。

蓝琬微笑道:“内史令自有妙计,将军不必担心。有三点,亨国主是拒绝不了的。”

“愿闻其详。”

蓝琬道:“亨国主素来心高气傲,但却爱听软话。盛气凌人、不亢不卑和卑躬屈膝都不能打动他。将军可否会欣赏对手?如果会,那第一点都不成问题了。”

氐弥点头。

“朱袈爱护儿女,银铃公主的遭遇令他痛心疾首……”蓝琬停顿,叹了口气,他不能不想到,白夜的父亲如何对待白夜。

“朱袈不远千里携女而来,无非为了儿女的终身大事。银铃公主成为元国王妃,对亨国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倘若不能正式迎娶,不仅影响二国局势,也会害了银铃公主一辈子。宫廷险恶,流言蜚语都能杀人,难道做父亲的想让女儿一生都无名无份,抬不起头来?朱袈爱女,肯定会为银铃公主的未来担忧,这是其二。”

氐弥沉沉点头,李桃浣与房兔的事情后,他对元宫廷也有了新的认识。只是如此简单的事情,他为何就想不到呢?

最后蓝琬道:“你去清秋院前,在路上随便找个漂亮伶俐的小孩同你一块去。这就是最重要的一点。”

氐弥恍然大悟,一个元亨王族的后代,意味着什么?恐怕不仅朱袈心动,他的主上也是一样,不然当日主上不会毁银铃神格。

“多谢内史令!”氐弥转身而去。

蓝琬目送他背影,叹道:“真是个冷酷无情的男人啊!”

白夜却望着一地的死尸,在他胸前指写了二字:神医!

蓝琬立刻惊出一身冷汗,他险些忘了,神医府历经利国暗部的侵袭,蓝伯九、蓝琰还有他的族人们,是否安然无恙?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白之恋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