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82章: 蓝白之恋8

《爱上玄武》

第82章 蓝白之恋8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亭台楼榭,回廊水轩,神医府里精致的景色一晃而过。白夜伏在蓝琬身上,手里捏着一缕黑色的断发。浓重的血杀腥气被药河阻挡,可目睹的惨况在心里挥之不去。

纳昆临死前的似笑非笑,是对她的告诫。

覆宗灭祀,有加无已!

她若成为蓝琬的后宫,就是害了他。

低头,她将脸颊贴在他的蓝裳上,他的黑发不时拂过她的头脸。她能感到他体内奔流不息的灵力,还有担忧烦躁的心情。她知道他在担心他的族人。倘若他的族人因暗部而亡,那么,她就是罪魁祸首——暗部入侵,完全因为她。

她是个不祥的女子,走到哪里就会将灾祸带到哪里。

神医府主室的房门打开,黑发滑出她的手,被风吹起,飘了几下,落到不远处的草丛里。

满室七横八倒的蓝衣人,满地的紫血。这情形使蓝琬发狂。房间中央的先王之珠闪发出瑰丽的光芒,那是他的族人以血染就。

“蓝琰!”蓝琬一个箭步来到蓝琰身边,却见俊美少年奄奄一息,脸色苍白,唇上尤挂血痕。

蓝琬毫不犹豫将掌心贴上他的胸前的承江命门,输入灵力。不一会,蓝琰缓缓地睁开双眼,低声道:“琬哥……”

蓝琬沉声道:“你别开口,好生调息。我不会让你死的。”诸多王族子弟中,他与蓝琰关系最好。一方面,因着两人年龄接近脾性相近,另一方面,蓝琰乃蓝伯九独子,命定成为蕴蓝神医,与注定继承大统的蓝琬一样,从小就背负沉重的命运。他们在少年时代,就相互鼓励相互激励,成为知心好友自是不在话下。

蓝琰微笑道:“你不必救我,我的三江俱损,五海告罄,离死不远。你去救他们吧……”

蓝琬打断道:“休要胡言!”他周身散发出眩目的蓝光,照得整间房间蓝盈盈光闪闪,比之适才药河外围战场上的灵光,更艳几分——他施出的竟是全灵。

蓝琰感到体内异常的灵力流动,心下感叹,蓝琬的灵力再盛,也只能救他一时。他勉力道:“琬哥,留着灵力去救他们吧,我已经必死无疑。”

蓝琬悲从心来,蓝琰的状况他岂会不知?为了药河,蓝琰不仅透支了浑身灵力,并且以灵血强化了王珠的力量。此刻的他,已是大渐弥留。他的三江五海如同漏底的麻袋,一旦蓝琬停止输送灵力,即刻便死。

几个倒地上的蕴蓝族人泣声道:“国主不必管我们,先救蓝琰要紧!蓝琰不能死,他是我们蕴蓝新的神医呐!”

蓝琬秀目含泪,他全灵以赴,不过拖延蓝琰死亡的时刻,而一旁族人若不能及时得到医治,则必死无疑。一边是他最要好的兄弟,一边是他的族人,他该怎么选择?难道他只能看着他死,或他们死,还是一起死?

他身后的女子微微发颤。

蓝琬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蓝伯九在哪里?王叔在哪里?”

边上一人答他:“王叔今天上午就不知去向。我们也在担忧。”

白夜从他背上滑下。

蓝琬喃喃:“一定有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蓝琰道:“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蕴蓝神医蓝蕙心复生。以她那种级别的医治力,可救我不死,但是老祖奶已经仙去了。”

蓝琬皱眉:“本王也有成为神医的素质,蓝琰,你告诉我该如何开启医治力。”

蓝琰淡淡道:“蕴蓝神医以灵力救治伤患,但这灵力并非一时半会就能习得。琬哥……国主,你放弃我罢……”他忽然不说话,一双俊目直直地望着蓝琬身后。

所有的蕴蓝族人都注意到了,蓝琬背来的年轻女子,突然变得诡异无比。

一头淡黄色的秀发全数上扬,一身紫罗兰的宫服往上漂浮,而她整个人竟然离地三尺。一团明亮的白光自她额头闪亮,仿佛什么宝物镶嵌在那里。

蓝琬转过头去,同一时刻,失语的声音传入他心坎。

取我神格,补他三江!

蓝琬沉沉地望她,疏眉斜眼,凝泉秋意。她要他摧毁她的神格,如此坚定。

“白夜!”

她对他微笑。他该对她说什么呢?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夜无所为报,而白虎神格对夜已无意义。取夜神格,救主上族人。

蕴蓝族人灵力异常,竟全都能听清她的话语。一蕴蓝人失色道:“姑娘既为利国王族,要知神格被毁,再无法弥补……你将失去利国王族的身份,终身残疾。”此际,房间内都是杏林高手,谁都知道白夜位于额头处的神格一旦取出,双目便会失明。

白夜缓缓点头。

蓝琰情绪激动,低声问:“为何,这是为何?”

蓝琬稳住他体内血脉,沉声道:“白夜。”

夜誓死效忠蕴蓝,连性命都是主上的,何况区区神格。只是夜有一事相求,主上取下夜的神格后,请允许夜离开蕴蓝。

“为何?这又是为何?”蓝琰又问。

蓝琬低低道:“白夜……”他依然说不下去。

无论我身在何方,都会为蕴蓝祈福。请主上取下我的神格罢。

白夜微微而笑。她的身子向他横空飞去,光洁的额头在他眼前,那处明亮璀璨的神光,闪烁出七色虹光。白虎的神格同朱雀的不一样,朱雀是化身的神格,而白虎是连体的神格。白夜的神格位于额头,虽为庶出,却拥有嫡传血统的神格。

蓝琰急忙伸手往自己天灵盖拍去,身为医生的悲天悯人,使他宁愿一死也不愿白夜为救他而伤残。

蓝琬却出手如风,封住蓝琰身上诸多命穴,令他无法动弹。

白夜深深地凝望他:主上,蕴蓝神医不能死!取我神格,救下他,这样才有资格一统四国!

蓝琬不说话,却一把拉住她的衣裳,他们四目相对。她见着蓝眸中的晶莹,那修长白皙的指头向她伸来,停在她额头前。他见她清澈如泉,美若棠滔的眼,指头换了手掌,轻轻盖住她的眼,她的额头。她的眼前顿时一片黑暗,黑暗,也许要一辈子。

这一刻,所有的蕴蓝族人都不忍相看,纷纷侧过头去。蓝琰更是紧闭双眼。

她的身子被他灵力吸引,悠悠靠上了他。他的手掌在她额头上温暖,他的灵力袭入她体内。她不惧终身的黑暗,只惧怕她与生俱来的恶兆,降临到他身上。而遗憾已经不可避免,她再见不着他绝世的容颜。

他的另一只手捧住了她的后颈,她浑身一抖,伤口疼痛。可她知道,接下去还会更痛!

参商遥应,此后天涯相隔。她的神格,还有她的主上。

蓝琬一咬牙,指头嵌入她额间,鲜血直流。冰凌般的神格被起了出来,异常华彩,炫光耀目。蓝琬不敢迟疑,将冰凌刺入蓝琰的枢江。回过身来,他手上的人儿软绵绵、轻飘飘,如柳絮又似浮云。

白夜昏死过去。她没看见,那一双冰蓝的眼眸有了温度,那沾染鲜血的手颤巍巍抚来。她以后也不会看见。神格离开额头,她成为瞎子。

蓝琬将她搂在怀里,那一刻他浑身颤抖。

###

当战场被赶到的王军清扫,蕴蓝神医府恢复往日宁静,当氐弥离开神医府前往清秋院,按着白夜的计策,顺利完成和亲的使命,当蕴蓝举国为元亨两国的联姻庄重欢庆的时候,利国暗部里却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隆亲王爷白松隆死于轩辕昴之手。表面上是件意外事故,王爷与将军比试,刀剑无眼,不慎丧命。实际上,利国的高层都知道,真正杀死王爷的是国主,而轩辕不过是执行者。

这是隆亲王爷下令侵袭蕴蓝失败的下场。寡情薄义的利国主,对自己的亲手女儿尚不留情,更何况手足同胞。

然而四国并未对利国王爷的死产生疑问,不仅因为宫廷纷争司空见惯,更因为暗部入侵之事被蓝利两国掩盖得极好。只有一件事,蓝琬无法掩饰。蓝伯九失踪了,他在暗部入侵神医府之前就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生死未卜。

###

白夜自黑暗中苏醒,额头上,头颈上的伤口依然疼痛。她睁开眼,意料中的黑暗。她苦笑了下,摸一摸头脸,指尖感受到缠在伤处的纱布,厚厚的,软软的。

她微微动了下身子,发现躺在床上。身下是柔软有弹性的床垫,身上是轻柔洋溢阳光芬香的丝被。她慢慢支撑起身子,却发现身旁还有一人。那人的鼻息均匀悠长,显示出不凡的灵力修为。

白夜心中一动,她摸索着向他伸去手,触到了她熟悉的胸膛。他的心跳如此有力,他的胸膛如此宽广。

她的心跳加速,她不难猜到,她在蓝琬的床上,他为了看护她,衣不解带昼夜相陪。

她到底昏睡了多久?竟令他累到沉睡?

她的手在他胸膛上轻轻发颤,离开他吧,她对自己说。如果真为他着想,她就该远远避开他,离开蕴蓝。但,能舍得吗?

过了许久,她的手离开他的胸膛,转身,轻悄悄掀开被子。打算下地,却被他一把拉住腰身。当她的手触他胸膛的时候,他就醒了。

“想去哪里?”

她的身体立刻僵硬。

“过来吧!”他仿佛在叹息。

她的身子被他灵力牵引,缓慢转回去。他将她的头枕在他胸口,一手揽着她的纤腰,一手抚摩她的秀发。

“你真正视若无睹了,不过,我是什么样貌你本来就不在乎。”

她的脸变得火烫,他不知道她已经在乎了。他的手滑过头发,到她额头上:“很疼是吗?我到现在都无法相信,是我亲手毁了你的神格!你为何要我做这么残忍的事呢?”

她在心底叹道:你没有选择。

“我没有选择,被迫取你神格。”

过了一会,他低声道,“若你不说,谁都不会知道还有那样的办法!但我知道,你早就想那么做了。白夜,你真想离开我?你想把能给我的全部给我,然后就一走了之,是这样的吗?”

她苦涩地笑了。

黑暗中,她的唇被他的手指滑过。她听到他凝重的低语:“你是我的女人。十年前我就知道了。”

他吻了她,虽然她见不到他的容颜,见不着他的神情,却能感到他的情绪波动。她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接下他的泪珠。滚圆滚圆的的蕴蓝之珠,温热温热。唇齿间的缠绵,妙不可言却痛彻心扉。

她的掌心握住他的泪珠,不敢轻不敢重,浑圆的珠子啊,他的泪。

身处云端,她的心空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蓝白之恋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