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83章: 蓝白之恋9

《爱上玄武》

第83章 蓝白之恋9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温柔的手压着蕴蓝之珠,柔柔地贴在他的脸上,慢慢移动。完美的弧度,深凹的眼框,挺直的鼻梁,每一寸每一分,都是那么精致。她摸着摸着,失明的眼忽然流出泪来。

过去的种种悲惨,过去的所有痛苦都得到了回报。她明白过来,她的这一生只为这刻存在。她是被命运选中的人。

出生的悲惨,幼年的流离,终身挣扎在死亡线上……这一切,都为完成今天的仪式。

白夜放开双手,蕴蓝之珠在她手里化为蓝雾。蓝裳滑下,紫裙飘落。她失去神格的额头,自暗红色伤口发出柔和的光芒,这光照在他脸上,浮现出血色的图腾。他的手滑过她赤luo的背,那时,夜空无声地飘起细雨。

蓝琬感到了她的变化,他微微惊讶后,将她搂得更紧。自她失去神格的那刻,他就再无顾忌。即便他身肩一国的命运,而她背负一国的诅咒。

无视于他的小乞丐,纵身跳下棠滔的小破孩,命运多舛的亡国女,早在十年前,他们的命运就纠缠在一起。身具卜师素质的他当时就感到了危险,不是对他个人而言,而是对蕴蓝整个国家的危险。只是不同的是,当年他没有选择带她回蕴蓝,将她留在了山洞,而现在他再不能忍受自己如此懦弱、胆小谨慎。他为何不能改变她的命运,正如她改变他的。还有,他再不愿失去她。他的身体随着心越来越滚烫。

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他二人一起意识到,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他和她,变了。这天和地,也变了。她感到了热,和生命的跳耀,以至于她如此强烈的需要他。而他被她的光照着,浑身的血脉沸腾,仿佛身体里沉睡许久的力量苏醒,从血液里跳跃出身体。

宫廷华美盈亮的灯光下,一团紫盈盈蓝闪闪的光围绕住两人。他们白皙无暇的肌肤上,缓缓浮现出血色的图腾。远古的图腾,难以捉摸的图案,灵动的线条。她虽看不见,却能感觉到,而他开始惊讶,后来沉醉。

传说出现血色tú腾,必有非凡之事发生。异国男女结合,血脉相融才会出现图腾,但并非所有异国男女结合都会产生图腾。图腾出现的概率很低,并且血色tú腾更少。但蓝琬白夜二人,一个乃蕴蓝王族,一个为白虎神族,作为异族结合,他们的血统不仅高贵而且相差极远,因此才出现了血色tú腾。

图腾越来越多,直到布满身躯。

天旋地转,他们相依相偎,心灵相通。开解的蕴蓝之珠引发出白虎神族血灵神力,唤醒了二人身体里潜伏多年的真正力量。若非蓝琬的蕴蓝神珠之力,以白夜丧失神格之躯,图腾不但不可能出现,更无法将两人的灵神唤醒。

图腾将他们吞没,一股力量在他们唇舌间传递,肢体间交替。

四时迭起,万物循生。阴阳调和,所常无穷。在紫蓝光圈里,他们融为一体。

###

春雨打湿湘帘夜,絮黏蝴蝶双飞宿。枕畔唱罢天籁音,一声弹指浑无语。

###

贞国境内,北方卜师婷室韵的领地,玄室山顶,婷室韵的卜室。

这是一间奇怪的卜室,只有墙壁,没有屋顶。墙壁是灰砖搭建,没有装饰,繁星闪烁的夜空充当了屋顶,简朴一如主人。

著名的北方卜师少见的一身黑衣,长发披散,伫立在卜室中央。她仰望天际,面色阴暗。细雨簌簌扑打,在她身上泛出一层微弱的光芒。她正面的一堵墙上,一行七字,深红色的字分外妖艳。

得蕴蓝者得天下。

与多莫诺一样的谶语,并且还是天谶。婷室韵岂能不惊。无怠之卜,调以自然之命,动于无方,居于窈冥,苦心孤诣了一年,不过追随多莫诺开出一样的谶语。

多莫诺呐,真不愧为四国第一卜师。

婷室韵黯然垂下头,蓝琬,她天资过人的师弟,绝才绝色四国第一良人的男子,也无法驾御蕴蓝的命运吗?

那个冰雪可人的孩子,玄君身旁伶俐聪颖的少年,英气逼人雍容清雅的蕴蓝君主,你可知道,那的的确确是真的,得蕴蓝者得天下。只是,此蕴蓝非彼蕴蓝。

###

他醒了,笑容也醒了。长年的宫廷生涯埋没了真实的笑容,虽然总在笑时常在笑,但他心里清楚,那都不是真正的笑。

面对强敌,他微笑。身处困境,他微笑。甚至面对死亡,他也微笑。绝世的笑颜,那又如何?在她面前,轻似鸿毛,她从不在乎他的容光,至少在他面前她从未表现过丝毫的动容。

现在他真真正正地笑了,如一个纯真孩童清澈透明的笑容,只是遗憾,她已经看不到。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一夜缠绵,她的身体,温热而柔弱。

他在心底里发誓,回报她一生的幸福。她身负的厄运,他会为她破除。她失明的代价,他用半生偿还。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她成为蕴蓝的王妃。他是蕴蓝的君王,他足够强大!

清晨的阳光倾斜在他头脸、身上,如丝般披散的长发,冰蓝流动的眼光,白玉无暇的肌肤。血色tú腾仿佛只是梦魇,从未真实存在过。可是,他知道,今时的他已全然不同往日。

他披上蓝裳,掩住春光,却掩不住眉宇间的飞扬。

身旁的女子尤在沉睡中,一头凌乱的黄发铺呈枕衾,一角消瘦的肩露出丝被。他伸出修长漂亮的手,极轻柔地为她拉上被子。但一触及她赤luo的肌肤,指头便难以离开。他顺着她的香肩,滑过她伤痕斑斑的脖颈,撩起遮住面庞的秀发。不过想看看她的睡脸,但手却静止在半空,淡黄色头发一缕缕滑出,落下。

蓝琬惊住了。

那竟是一张绝美的脸!

疏散的眉,斜长的眼,圆润灵巧的鼻,可爱怜人的唇,五官丝毫未变,偏偏却惊艳绝世。甚至连额头上那片暗红,都掩饰不住楚楚动人的美丽。

原先隐藏在平凡背后的美丽如今光华四射。平庸褪色,凡常幻变。混沌开了,脱胎换骨。

蓝琬倒在她身旁,凝望不知多久。她是当年那个衣裳褴褛蓬头垢面的小乞丐吗?那个身受三道血羁忍着痛为他歌唱的小破孩吗?那个含泪说公子骗我的小女孩吗?

那个分别十年却一眼就认出他的白衣女子?那个伏地效忠以吻封印的利国王族公主?那个飞身半空坚定献出神格的内史令?

蓝琬慢慢觉得心痛。以貌取人的利国国主,你岂能料到昨日你遗弃的女儿,换了副绝世的容颜,如月般皎洁,如莲般出尘。

晨光照亮蕴蓝寝宫,君王的龙榻上,绝世无双的男子,冰蓝如星的眼眸,倾心凝望身旁仿佛沉睡了千年的女子。他将唇轻轻贴上她额头的暗红,女子尤在睡梦中,却将手搭在他肩头。

只愿一生一世美梦不醒!

###

一道蓝色水柱自镜湖水面飞速窜起,水花溅落。红衣少女一身湿漉漉跳上半空,轻巧平稳地落在水面上,两圈涟漪在她的小红鞋下荡漾开来。

金铃子一展双臂,水气氤氲,一会儿红衣干透。清晨的阳光明媚地照着清冷的镜湖水面,照在她娇美的面容上。

“从此后,天下之水,进出自如,哈哈……”她欣喜地往后一倒,“砰”一声,像摔在软床上,浮在水面,嘴上喃喃,“水影冰火已经练成,我真是天才呀!”实际上,她的确天资极高,早在棠滔之战时,便借助蓝琬全灵施展出水影冰火之水影的终极奥义,只是为了长时间留在阿苦身边,金铃子才每天装模作样地修炼灵术,伪装着愚笨。

远处,一条小蛇突然飞快地游来,攀上她的胸膛,红信一长一短舔着粉嫩的头颈。金铃子嬉笑一声,落下半个身子,游在水里。原来她与小灵约好,她在镜湖修炼水影冰火,小灵在树林外“放哨”,一见玄君回来,就马上通知。

一如往常的早晨,阿苦提着篮子,一身黑衣而回。金铃子远远看见他就喊:“师傅,我能到水里去了!”

阿苦不动声色,走到湖边止步。

“师傅!”金铃子“狗爬式”地游上岸,“怎的不说话?怎的不为我高兴一下呢?”小灵盘在她肩上,依旧一长一短地吐舌头。

阿苦将篮子上的蓝布掀起,取出一个包子给她。

金铃子接过,咬了一大口,一边咀嚼一边问:“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师傅,为什么水里没鱼呢?”

阿苦微微一笑。“你不就是鱼?”

金铃子惊疑地说:“可我已经上岸了,鱼能上岸吗?”

阿苦道:“你怎么知道现在的我们是在岸上还是在水里?”

金铃子停止了咀嚼,不解地凝望他。

阿苦望着镜湖,平静地说:“这世界原本就是由五行元素组成,无论水火都只是元素之一。你现在已经修成水影冰火,难道还不明白,水中有火火中有水的道理?不仅水火,五行都是一样的!”

金铃子大惊:“你怎的知道我学会了水影冰火?”

阿苦笑道:“傻丫头!你的灵力能骗得了我吗?”

金铃子低头,很沮丧。她那点伎俩对四国最强的神君来说简直太白痴了!

“人家只是想留在师傅身边多学点东西!”

“该来的,总要来的。”阿苦道,“你我总有离别时分,比如说……”

“不要嘛!”咬了几口的包子落到地上,金铃子双手抓住他衣袖,“我不要离开师傅,我还有好多好多本领没有学会呢!”小灵顺着她的手臂滑下,爬上阿苦肩头,舔着阿苦的脸,仿佛在为金铃子求情。

阿苦微笑道:“金铃子,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姐妹俩一起出嫁的场面?”

金铃子一呆:“什么意思?”

阿苦的手摸过小灵的脑袋:“你难道就从来没想过嫁给你师兄,蕴蓝国主蓝琬吗?”

金铃子飞快收手,往后一退,眼中流露出谨慎抵触。“师傅开什么玩笑?”

“姻缘不能强求,我也只是问问。”阿苦微笑道,“但是蕴蓝王妃呢,好象已经呼之欲出了!”

金铃子一放下心头大石,就换了一脸好奇:“会是谁呢?”

阿苦淡淡道:“不如我们一起去蕴蓝都城看看?”

金铃子大喜,上前又一把抓住他衣袖:“好哟好哟!都快闷死我了!我们马上就动身去蕴蓝吧,我倒要看看,是哪家女子如此有福,能嫁我师兄哟!”

阿苦深邃的眼里,流露出莫名的担忧,但金铃子没有发现。而小灵与他心意相通,在他肩头微微发颤。

……本章完结,下一章“蕴蓝王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