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84章:蕴蓝王妃

《爱上玄武》

第84章蕴蓝王妃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六章蕴蓝王妃

午后时光,广怿馆的大堂,旷达堂座无虚席甚至客满为患——连门口、楼梯、拐角都站满了人。但是奇怪的是,旷达堂并没有往常的鼓乐喧天,也没有杯觥交错和语笑喧哗。所有的宾客都耐着性子,楼下的微微仰头,楼上的微微俯首,倾听堂中说书人的讲述。

他讲述的是蕴蓝国内史令白夜的故事。这也是近日蕴蓝乃至四国最热门的话题。

身为白虎王族的庶公主,利国第一才女,姿色平庸的白夜,投奔了蕴蓝国主蓝琬,成为蕴蓝有史以来第一位权柄在握的女官。这位内史令大人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促成了元、亨两国的联姻。虽然她在宫廷门口遭遇行刺,但有元国的三大将军之一的氐弥在旁,只是受了点伤,有惊无虞。

这是说书人的上半出话题,但众人想听的都是下半出。据宫廷传出可靠消息,内史令大人自从那天前往神医府治伤后,回宫后就没再露过脸。她面戴蓝纱,遮住了整张面孔。传闻因为面纱的关系,有好几次她不是走错了路,就是跌跌撞撞撞到了什么东西。发生的莽撞与可笑事情同她的身份不符,可奇怪的是,这样的内史令大人,蓝琬似乎更器重。甚至很多侍从亲眼目睹,日落时分,蕴蓝国主手拉内史令的手,漫步于花间小径。

可以想象,清俊无双的蕴蓝国主手拉头戴面纱的女子,夕阳西下,这一幕有多旖旎!

传闻与人们的猜测一样,越来越戏剧化。于是,内史令大人在蕴蓝国的名望急速上升,一时间所有的酒肆茶坊都在传扬她的事迹。一些私人的会馆,甚至传出了内史令将被封为蕴蓝王妃的流言。

旷达堂的说书人也无例外,最后将矛头指向空悬多年的蕴蓝王妃之位,只是他到底水准一流,暗喻并不明言。众人心领神会,听完他说书后,纷纷喝彩。随着说书人的作揖退席,旷达堂又恢复了喧闹。

楼上正对大堂的雅座,倚栏坐着二人,左首的中年人一身深蓝衣裳,温文尔雅又不失沉稳精明,右首的青年男子一袭紫衫,眉清目秀举止潇洒,不时吸引旷达堂内女子眼目,甚至个别大胆女子悄悄上得楼来。只是,当女子们看清他手中展开的扇面后,却又惟恐避之不及。一位浅蓝衣裳的少女惊退无措,竟失手打碎了楼角的一盆盆景。

水无痕摇着扇子不无得意地笑道:“换了春景图果然好处多多!”

他对面的好友广怿馆的老板契鲜,对着一副艳香横陈的扇面,和一个豁然不羁的男人,惟有无可奈何。

“无痕,你还是合了扇子吧!原先的鸳鸯图已经太过招摇,现在换了这个……这个,叫我说你什么好?”

水无痕微笑:“春景图只是春景图而已,你心中又无淫秽,何必在意?何况这春景图还是国主口谕我才换的。”

“什么?”契鲜顿时失色。

水无痕合上扇子,契鲜微微缓和了脸色,却见水无痕又从怀中掏出一物。

“国主还叫我换了这个,好东西要同好朋友分享,送给你了!”

一只绣工精致的春景荷包出现在契鲜眼前,一双男女风月无比的画面使他眼前一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国主怎么会下这样的口谕呢?”契鲜擦擦额头上的汗。

水无痕却问:“你到底要不要?”

契鲜立刻回答:“要!”同时手一伸,飞快地将荷包纳入怀中,生怕人见着似的。

水无痕一笑,瞥了眼斜对面的雅阁,又展开他的扇子。春光无限。契鲜正不悦,他却凑上前来,以扇遮面说了句话,契鲜顿时呆若木鸡。

水无痕收了扇子,俊目又不着痕迹地瞥了眼斜对面雅室门口言笑的二男子。

二男子面目寻常,衣装质地虽上层但并不显眼。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二人虽不时说笑,眼神却充满戒备。

因而水无痕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他就在那里。”

契鲜低低问:“他真的在里面?”

水无痕严肃起来:“不错。”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肯定?”

水无痕奇奇怪怪地笑了笑,没有回答。喧闹的旷达堂,红男绿女穿梭其中,表面上看,与往常并无二样,可是,契鲜却感到后背冷飕飕的,仿佛一把寒刀贴着背脊。

雅室的门突然开了,倚栏而坐谈笑的二男子立刻站起身来。一青衫汉子虎步而出,精干面孔大将风范,正是氐弥。契鲜只看了一眼,便垂下头去。他虽从未见过号称元国三大将军之一的氐弥,但对方身上的气势却足以震撼他。更令他畏惧的是,氐弥正向他走来。

水无痕一边玩世不恭地摇起扇子,一边笑嘻嘻地打量氐弥。距离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氐弥这几步行来,吸引了不少目光。气宇轩昂的男子,对遍地风雅闲士的蕴蓝国而言,其光芒,异常耀眼。这也是当日,青乙颐一行潜入蕴蓝被蕴蓝侍从发现的原因之一。

氐弥径自停在水无痕身旁,契鲜已变色。

“这位公子是个聪明人!”氐弥不无嘲讽地说,“连扇子都很聪明!”

水无痕回头,笑了笑。“请问尊驾有何贵干?”

氐弥见过蕴蓝无数的俊男美女,但初见水无痕还是莫名心下一动:他虽不及蓝琬之绝色雍容,不及白夜的仪态万千,却另有一派潇洒从容,若不是扇面太过淫秽,也堪称一表人才。

“公子客气了!”氐弥以手示意他刚才所处的雅室,“我不过来请二位换个地方小酌一番。”

水无痕摇头道:“我若不肯呢?”

氐弥微笑道:“以公子的聪明,肯定会愿意的。”

水无痕凝望他良久,轻叹道:“聪明人也会做傻事,而且一般还做得比傻子更傻。”

氐弥点头表示同意,目光转到契鲜身上。

水无痕收了扇子站起身来:“我一个人跟你去即可。”

契鲜觉得不妙,也站起身:“我跟你去吧!”

水无痕笑道:“契老板还是留在这里看场子吧!”

氐弥心中暗赞水无痕的聪慧。他原本打算将二人一同带入雅室,但水无痕表明了契鲜广怿馆馆主的身份,等同将契鲜推出了局外:牵涉蕴蓝国的著名商人对任何想做点什么事情的人来说,都不是明智之举。

在契鲜担忧的目光中,水无痕大摇大摆地跟随氐弥去了。

氐弥留意背后他的脚步和呼吸声,惊讶地发现他不过是个普通人。可是普通人有那样的眼力吗?为了搜集蕴蓝国的民间消息,氐弥以灵力广听旷达堂内言语,他听得异常清晰,刚才水无痕对契鲜说:

“别那么失礼,这里可有元国的贵人呢!说出来,没准会吓得你一天都吃不下饭!”

这究竟是个什么人?

当发现旷达堂楼的女子纷纷向他身后的男子投送秋波然后又被他的扇子惊退,氐弥以为他是个登徒子。而到了雅室门口,当转身见到他亮晶晶的眼眸清澈如水无丝毫畏惧,氐弥又断定,无论修为无论操守,他的确是个人物。

雅室门口二男子继续谈笑,仿佛无视氐弥的出入,更无视水无痕的登场。水无痕心下一笑,连他的扇子都浑然无视,不是刻意又是什么?

他跟随氐弥走进雅室。室内,窗户紧闭,光线幽暗,以至于精致的摆设和风雅的墙面黯然失色。

一长者端坐沉香椅,一身青蓝长袍,宽大的连衣帽遮掩住半张脸,只有银白色的胡须垂露在帽檐下。他身后二侍从垂首侧立。其中一人手上捧着银盘,盘上铺着细细的一层白沙,沙上有一个“水”字。

看过蓝琬的卜,水无痕没有吃惊,出于对长者的尊敬薄施一礼,便大大咧咧自顾自找了张椅子坐下——即便天塌下来,西门水公子都是这德行。

氐弥关上门后,坐到了水无痕右首。

“多谢水公子赏脸,来到雅室一聚。”长者温和地说。

水无痕笑道:“我岂有能力拒绝氐将军?”

氐弥不动声色地问:“你怎知我是氐弥?”

“试问此刻蕴蓝境内,还有哪位元国勇士如此气度如此风范?”

氐弥道:“你的浪子名号名不虚传,不仅扇子浮浪无比,说话也如此轻佻!”

水无痕展开扇子:“若不是如此轻浮,如何能被你,元国最阴沉的将军拿获呢?”

长者淡淡道:“水公子真会开玩笑,其实水公子也想见老夫,对吗?”

水无痕的笑容消失,收了扇子,沉声道:“不愧为四国第一卜师!水某佩服!”

长者的眼隐在帽檐后,无法见其真容。水无痕凝视着他挺直的鼻梁,叹道:“传说东方卜师神龙不见首尾,今天水某能见到卜师你的半张面孔,何其荣幸?”

银白胡须颤了颤,多莫诺笑了笑。

“水公子真是个有趣的人,能让水公子这样无拘无束的人为之奔波卖命,普天之下,找不出第二个人。只是他未免有点目中无人……也是,那样出众的人物难免骄傲狂妄。”多莫诺停顿了一下,见水无痕没有回应,便继续道,“少年卜师,绝色君王,蕴蓝国主的确堪称四国骄子,只是他能卜出老夫的行程,难道老夫就不能卜算他的动静吗?年少得意,未必是件好事!”

水无痕皱眉。对方也已知道蓝琬遣他前来。

沉默片刻,多莫诺忽然问:“不知道水公子怕不怕死?”

雅室内的气氛顿时变了。

“卜师的意思?”

多莫诺摆摆手,顺着他宽大的袖口,露出一截干枯的手。

“不要误会,我不想杀你。”

“我知道。”

多莫诺身后的侍从上前一步,将银盘呈上。

“能否告诉多莫诺,如果有一天你知道自己将要死了,死之前你最想做什么?”

水无痕笑道:“难得卜师肯为水某开谶,先谢卜师,容我思索片刻。”

“好。”

水无痕低头陷入思索,于是,氐弥毫不客气,一眼不眨地盯着他。

即便是氐弥,也从未获得过多莫诺的谶语。而这个外表不羁的男子,竟能得到多莫诺的谶语,必定不凡。

过了许久,水无痕才抬起头来,眼中竟全是泪。

多莫诺叹息:“水公子,如此不堪吗?”

水无痕以扇遮面,再次收扇后,却换了副诡怪笑容。“如果我将死,死之前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请求死神或者命运之神,当然前提是有那种神的存在,我会请求他们,我想多死一次!”

多莫诺浑身一颤,而氐弥怒目以对。

却听水无痕继续道:“一次是不够的,绝对不够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王妃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