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85章: 蕴蓝王妃2

《爱上玄武》

第85章 蕴蓝王妃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但做人不能那么贪心,哈哈……”

氐弥眼中顿时射出青光,杀气腾腾。水无痕瞥他一眼,摇着手中不堪入目的扇子,坦然道:“我的回答不知卜师是否满意?你若不满意我也没办法,因为我就是这么想的。”

多莫诺却点头。“我明白了。”

氐弥心下狐疑,多莫诺的点头认可,是身为卜师的涵养,还是水无痕的确说了实话?

水无痕微笑:“只是不知卜师为何会对水某起意,恩赐于我可能比性命还要珍贵的谶语?”

多莫诺颤悠悠伸出一手,枯枝般的指节指向水无痕手中的扇子。

“因为你手中的扇子。”

水无痕一愣,正看反看手中的扇子,除了画面靡靡,别无异样。

多莫诺收回手,侍从跪在他身旁,托高银盘,盘中手写的“水”字分外瞩目。水无痕暗想,以多莫诺之能,卜算出一个“水”字算得了什么?他不禁想起前往广怿馆前,蕴蓝王宫里的一幕。

###

知君园景色幽静,却不及蓝琬面容之静美。水无痕漫步而来,一路凝望蓝琬。他惊奇地发现,他的朋友,他的君王,月朗风清的面容上平添了一份沉稳。原先蓝琬超尘出俗睿智过人,意气风发总在不经意间流露,而此刻恬然沉静,竟再也捕捉不到丝毫的激荡。才几日的功夫,蕴蓝国主成熟了。他端坐亭内,那一身深蓝色的君衣,那一头一丝不苟的鬓发,那一副幽静深沉的面容,与知君园浑然一体。

水无痕走到他面前,不无遗憾地说:“我不习惯和这样的你说话,弯月呢?”

蓝琬微笑:“难道我不是弯月吗?”

水无痕径自坐到他面前,“啪”一声打开手中扇子。男欢女爱,春色无边,立刻绯红了蓝琬的脸。

“你竟,竟真的换了扇子!”

水无痕这才笑道:“果然还是我认得的弯月。说吧,找我什么事?”

蓝琬苦笑。头上的蓝石冠随着他微微侧头的举动,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弯月已经消失于世,不仅容颜上,只是水无痕不愿承认罢了。

蓝琬伸出修长漂亮的双手,如仙草一般展开在水无痕面前,后者这才注意到面前的玉石桌上,一副棋盘上的棋子,没有黑子,全部的白子构成一个“水”字。

“这是我今天的卜。”

目视着他的双手展开在棋盘两侧,水无痕合了扇子,惊讶地问:“为什么是个‘水’字?指的是我吗?所以你来找我?”

蓝琬往棋盘上一抹,字消失为一堆棋子。二人对视,蓝琬眼中的哀艳令水无痕动容。

“水,乃我蕴蓝王族的灵脉,亦是我蕴蓝的国运。”

水无痕只觉得脑袋一阵昏晕:“不会吧,只有贞国附属灵脉才是水系的。难道我们蕴蓝是贞国的附属?”

蓝琬道:“这是千真万确,蕴蓝的灵脉就是水。只是我们蕴蓝并非贞国的附属小国,五百年来,蕴蓝都是自由独立的国度。”

水无痕忽然激动起来,站起身问道:“贞国玄君跟我们蕴蓝一定有关系,对吗?”他忽然想起西门水氏代代相传,关于东关之战的秘传。贞国勇士以蓝光灵力穿越蕴蓝军士的身躯,构筑灵光屏蔽救下了军士的性命。现在他终于知道了答案:倘若不是同出一脉,灵力是无法穿越的!

蓝琬凝重地道:“虽然不敢肯定,不过我师的确与蕴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水无痕浑身颤抖起来,水,竟然有比与贞国玄君、蕴蓝国更重要的意义。

“水,到底意味着什么?”

蓝琬站起身来,双手合十,蓝光自他掌心亮起。蓝裳随风,梳得整齐的发丝忽然乱了。水无痕睁大眼睛望着他,难道他要以开谶来回答吗?

蓝琬的双手被蓝光穿透,仿若无骨,莹蓝色的光芒逐渐扩散,映得他周身发蓝,更映蓝了水无痕的双眼。诡丽妖魅的莹蓝色光反射在知君亭顶,流光异彩。相比棠滔之战,蓝琬运用灵力已臻化极,灵光均匀,不厚不薄,竟将范围完全控制在知君亭内。

水无痕看得目瞪口呆,他与蓝琬相交多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蓝琬的谶语。他曾在心里想象过无数次,但亲眼目睹,方知开谶竟能开到如此华丽,与想象的完全不同。

只是一瞬,蓝琬打开手掌,蓝光迅速在二人面前展开一卷光的卷轴。一行八个红字,由浅至深,直到血淋淋地出现在水无痕面前。

乾转坤生惟我独尊!

蓝琬突然收手,水无痕跌坐回椅子。蓝光消散,血红的字顿时消失,却永远铭刻在水无痕心里。

过了良久,蓝琬艰难地说:“这个时代即将改变,无痕。”

###

一样的一个字,多莫诺会如何解谶?水无痕很想再感受一次,心胆俱裂的震惊。他紧紧盯着多莫诺,却不见动静。多莫诺收回手后,便如老僧坐定纹丝不动。传闻卜师开谶周身会散发灵光,蓝琬的蓝灵水无痕终于见识过了,不知闻名四国的东方卜师的灵光如何惊世骇俗?

可等了许久,多莫诺却一直没有灵光亮起。最后还是水无痕自己发现了异样。虽然多莫诺一直没有动静,但那侍从手上的银盘却变化了。等到水无痕转过注意力,“水”字早已消失,另一个字正在形成。

“水公子,你的眼泪是真的,但你的话却是假的。”多莫诺淡淡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家君主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一些关于‘水’字的事情。要不然,你也不会回答我,想多死一次。”

难道这就是四国第一卜师的能力?无形无声的卜灵?

水无痕忽然觉得恐惧,多莫诺的卜感之强,远胜蓝琬。他不仅可以不动声色,神鬼不知地操纵卜谶,更可怕的是,他拥有洞穿世情的能力。蓝琬的解谶令他心神俱惊,而多莫诺还没有解谶,他就已经完全沦陷。被看透的滋味真的太糟糕了。

“那又怎样?”水无痕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怪异起来了。

另一个字完全形成。

坤!

乾转坤生!这不正合了蓝琬的谶语吗?

水无痕突然觉得喉间吸入火一样灼热的空气,呼吸都似停止。而多莫诺的双眼虽然在帽檐下,逼人的目光却始终投射在他脸上,没有转移过。

只听多莫诺稳稳道:“水公子,老夫不是来害人的。老夫只是不忍见事态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所谓唇亡齿寒,蕴蓝若有什么意外,元国也不会好到哪里。”

“哼。”水无痕自然不会相信多莫诺的话。元国几百年来对蕴蓝只有虎视眈眈,从来没安过好心。别说水无痕不信,氐弥也不信。只是水无痕太惊讶了,惊讶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乾转坤生,多莫诺的卜字与蓝琬不谋而合。

多莫诺笑了笑,以他能力,当然知道这二人都不相信,也许四国只有说这话的他自己才信。

水无痕深呼吸一口,竭力镇静地说:“水某只是蕴蓝闲人,那些话官场上的话我听不懂。卜师与其说这个,倒不如说说水某的扇子和谶语。”

“也罢。”多莫诺低声道,“西门水公子是个爽快人,老夫也就明言了。”

“水公子,你姓氏为水,手持扇子扇面春景,意味着水系灵族的变化。春深似海,万象更新,本是上吉,可惜你又名为无痕,即便春恩浩瀚,奈何世事无常,人力岂能扭转?水公子,你适逢其会,却处于二难境地。也许你胡乱答我想再死一次,也是对的。一次,对你来说,真的不够。”

水无痕呆住了,而氐弥并没有完全理解多莫诺的话。

过了很久,水无痕喃喃道:“关于水某的扇子,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卜师眼中,居然能看出那么多玄奥。可为何没有人对水某说,水无痕,你就是喜欢那萎靡色qíng的调调?”

“遮掩是无用的,水公子。”

水无痕猛然起身,飞快施礼转身离去。氐弥望着多莫诺,后者却微微摆手。

“让他去吧!我们要见的原本就不是他。”

氐弥点头。

多莫诺仿佛对氐弥言语,又似自言自语:“见到他手中的那把扇子,我更加确信,一场风雨即将来临。蕴蓝呐,得到你真的就能得到天下吗?”

“难道不是吗?”氐弥问。

多莫诺摇头,却不言语。

氐弥却想,得蕴蓝者得天下,难道不正是你多莫诺的谶语吗?四国第一卜师,莫非要亲手推翻自己的谶语?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王妃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