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87章: 蕴蓝王妃4

《爱上玄武》

第87章 蕴蓝王妃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蓝琬推开馥蓝殿的大门,明丽的夕阳从他背后斜射入殿内,水晶琉璃瓦折射出七彩丽光使他周身隐约闪动彩虹般光晕,而他的笑脸可穿透世间一切尘埃。仿佛春风吹进了殿堂,蓝琬走进馥蓝殿。

笑容逐渐僵硬,冰冻。身为卜师的直觉告诉蓝琬,他最不想的事情出现了。他越走越慢,空荡荡的殿堂,越进越暗,落日的余辉带不进馥蓝殿深处。

“白夜!”蓝琬喊了几声,没有人应他。

“来人呐!”蓝琬的脸突然苍白。他原本就肤色白皙,此时竟惨白如大病之人。

殿外的几个侍女匆忙跑来,齐齐跪下。“国主。”

“白夜呢?”

其中一个答:“内史令大人一直没有出过殿。”

蓝琬手一挥,他身旁的一张沉香椅顿时碎成木屑。侍女们唬得浑身发颤,曾几何时,她们的国主如此愤怒?

蓝琬深吸一口气,竭力平静地问:“最后一次看见她是什么时候?”

“大概一个时辰前……大人召见了苍翠院的侍女……名字好象叫……白……白琳。”

蓝琬紧锁眉头:“一个时辰前。”

他环顾殿内,忽然看见王座上的一帕蓝纱。一个箭步,蓝琬上前抓起蓝纱——那是白夜的面纱。他心下一痛,聪明如白夜,留蓝纱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她告诉他,她走了。

“只用了一个时辰吗?”蓝琬凝视蓝纱,忽然大笑起来,“你以为我蕴蓝王宫如利国宫廷一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抓着面纱的手握成了拳头,蓝琬冰蓝的眼里闪出了火。

“传我口谕,迅速封锁都城各大门,捉拿一位年约十八的美貌女子”他略微沉吟,想起白夜的易容手段,又更正道,“不,不一定是美貌的年轻女子!只要是瞎子,全部拿下,不分男女无论年纪!”

“是。”

侍女们跑出殿门前,蓝琬想起什么似的,又道:“另外,唤王宫总管速来见我。”

“遵命。”侍女们离去后,偌大的馥蓝殿又剩下蓝琬一人,孤君寡人手握蓝纱,怨道:“十年前不信我,十年后还不信我。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信我?”

蓝琬将蓝纱贴在脸颊,鼻尖嗅到隐隐她的暗香。君王的脸,绝美凄婉。

###

蕴蓝都城西门前,出现一辆奇怪的车驾。青漆木厢,青色流苏,乃蕴蓝境内少见的元风青车。它所经之处,蕴蓝人如避毒虫猛兽。城门前少数几名过路的异国人虽然惊讶,但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缘故。元国与蕴蓝素来交恶,元的野心四国皆知。如若不是最近元亨联姻求助蕴蓝,向蕴蓝低下了傲慢的头颅,元车岂会出现在蕴蓝都城?

众人远远避开那元车,心下却均在思量:看那元车虽不华丽,却大气恢弘,想来是此次出使蕴蓝的贵胄之车。西门的侍卫也觉出端倪,一名侍卫转身去请示,剩余的全部目光炯炯,盯着元车。

不多时,西门的卫长出现在城门,但他并未走向元车,只简单地吩咐了几句,便转身进了西门内城休息。离城门较近的几名路人听得清楚,卫长如是说:

既然元车只是停在那里,并没有明显意图出城,咱们自然不能打搅。我看那车式,应是氐弥将军的车驾。他若要出城,凭你们几个就能抵挡?莫开玩笑了!你们守好西门便是了,我自有主张。

车驾内,氐弥以深厚灵力听清卫长话语,逐一重复给多莫诺听。后者微微点头:“是了,守卫西门的卫长,自然是蕴蓝世袭贵族西门水氏中人,听他说话,也有几分水无痕的味道。没想到此次前来蕴蓝,竟发现了如此有趣的西门水氏。”

氐弥对西门水氏一点兴趣都没有,只碍着多莫诺的面子,勉强哼了声。氐弥心里,水无痕那样的人物不过是纨绔子弟。

“据史料记载,九十九年前,东关之战中的蕴蓝军总共一十三人,其中有一男子便是当时西门水氏的唯一继承人。”多莫诺低头思索,“快过去一百年了,西门水氏恐怕也要灭族了。”

“啊?”氐弥这才微微惊讶。

多莫诺叹道:“当年的西门水氏直系单薄,一脉单传也可传承百年,可如今人丁兴旺了,反倒要灭族,真是嘲讽呐!”

“请教卜师,为何西门水氏会灭族?”

多莫诺沉默了片刻,然后道:“还不是因为蓝琬。”

氐弥更不明白了。

多莫诺叹道:“蕴蓝国力虽强,军力却弱。蕴蓝天生就是个弱战的民族。目前蕴蓝国只有二股兵力,一是云雾山的雾都族,二就是西门水氏了。国主一旦发动战争,这二族自然难逃灭族厄运。”

氐弥眼中灵光闪动:“卜师的意思是,主上即将起兵,全面入主蕴蓝吗?”

多莫诺银白色的胡须微微颤动:“将军已经期望了很多年,是吗?”

氐弥脸上难掩欣喜之色,四国第一卜师多莫诺嘴里所说的话,不啻为一种预言。

“是的。”他的声音高了三度,“氐弥随时随地都在为主上的霸业准备着。”

“那请将军听我一言。”多莫诺身子一颤,低低地说。

“卜师请讲。”氐弥高兴之中,并未察觉多莫诺的异样。

多莫诺叹了声,极低极怪地说:“请将军记得,千万不要对蕴蓝王族赶尽杀绝。如果国主非要杀光所有蕴蓝王族,将军也要记得手下留情,万不能将蕴蓝王族灭族。”

“为什么?”

多莫诺抓住他的手臂,沉声道:“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能让蕴蓝灭族!”氐弥惊讶之极,这才发现多莫诺身子颤抖,

“究竟为什么呢?”氐弥又问,“主上取得蕴蓝,自然要斩草除根,将王族全歼,为何要留下活口?”

“别问为什么!”多莫诺干枯的手指嵌入氐弥衣袖,“相信我,我身为元国卜师决不会害元国的!将军此刻只要答应我,万不能对蕴蓝赶尽杀绝!”

氐弥见他如此激动,只得点头。

氐弥一点头,多莫诺就立刻瘫倒。

“卜师!”氐弥紧张起来,手中的老头干瘦轻盈,抱在怀里没有分量,可他的重要,不亚于半个元国。

“没……事,我只是老了!”多莫诺轻轻说。

氐弥抵住他的手掌,却被他甩开。

“不要浪费灵力了,何况……你的灵力对我起不到作用。”多莫诺喘了口气,继续说,“西门马上就要戒严。蕴蓝王宫的侍卫即刻就会赶来,你留心听他们的话,然后告诉我。”

“是。”氐弥慎重地回答。他虽然不知道多莫诺究竟想见谁,但能令四国第一卜师不顾年老体衰,千里迢迢来到不欢迎元人的蕴蓝都城,那人一定关乎四国的命运,关乎元国的命运。

果然,片刻后,王宫方向飞速赶来一队王宫侍从。骏马蓝衫,驰骋而来。

氐弥一字不漏将王宫侍从的话重复:

西门卫长,传国主口谕,封锁都城各大门,捉拿瞎子。只要是瞎子,不分男女无论年纪,全部拿下,请入王宫……

氐弥说了一会,不再说话,正如卜师所言,西门戒严。而多莫诺听完,半天没有言语。

四下很快就陷入沉静,蕴蓝国人向来遵纪守法,听到国主下令戒严,打算远行的也回了家,更别说闲游在外的。少数几个异国人见此情形,也纷纷回了暂住地。所以到最后,只剩下元车孤零零地驻留在西门旁。

尽管隔着车箱,氐弥也能感到来自西门城下侍卫,尖利的目光。他望多莫诺,却见后者突然张了张嘴,一口血吐了出来。鲜血挂在银白的胡须上,分外刺目。

“卜师,你怎么了?”氐弥大惊失色。

多莫诺微微摆手,抹一把胡须上的血迹,却红了一片。

“卜师请珍重啊!”氐弥拧紧眉头,他不难猜测,多莫诺因为卜算,苦思冥想而伤神损灵。可到底是什么人竟令卜师到如此地步?

“请恕氐弥说句不中听的话,蓝琬捉瞎子,同我们又有何关?氐弥以为,卜师的健康远胜于见个瞎子。”

多莫诺低声道:“将军愚笨,蓝琬要寻的瞎子就是我们要见的人呐!”

“阿?”氐弥疑惑,“即便瞎子很重要,但重要到值得卜师为他伤神吐血吗?”

多莫诺缓缓道:“她本来不是瞎子。但她现在瞎了。足可见,天命可测,天意却不可违。我揣测天意,天意却嘲弄于我。她居然瞎了……”

氐弥不懂。

“这个人你也认识,她叫白夜。”

氐弥头脑中发出“轰”的一声。白夜?瞎了?跑了?蓝琬到处捉她?

西门侍卫听得异常清楚,那辆讨厌的元车里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笑声。

“哈哈哈哈……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主!”

氐弥浑身亮起青光,少见的大笑。一想到白夜以绝世之才灵海之能,从四国第一良人身边逃跑,他就兴奋无比。

笑停后,他冷冷道:“到底忍受不了那样的男子,以内史令之平庸姿色,如何承受求美一人的压力呢?何况她现在居然瞎了!嘿嘿,白夜,到底是利国第一才女,跑得好!只要我们把她带回元国,别说蕴蓝,四国大统都指日可待!”

多莫诺却摇头道:“你错了。”

他的眼一直埋在帽檐下,此刻却略微露出了一线。清冽的眼光,看得氐弥不禁心中一怔。

“白夜逃离蕴蓝王宫,只有一个原因。”多莫诺忽然笑了,但笑容却多少带着残酷,“因为她爱蓝琬。”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王妃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