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88章: 蕴蓝王妃5

《爱上玄武》

第88章 蕴蓝王妃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色逐渐暗了。氐弥点燃车内的青灯。天约莫完全黑之后,多莫诺道:“时候差不多了,氐将军,你现在仔细留意前来的蕴蓝王宫侍卫。”

氐弥掀起车帘一角,除了守门的侍卫,西门周围全无人影。放下车帘,氐弥随口问了句:“白夜已经瞎了,怎么可能逃出王宫逃出蕴蓝呢?而且,她在蕴蓝又人生地不熟,一头黄发,就算逃跑,又能跑到哪里呢?”

多莫诺问道:“那你可知道半年前一件轰动四国的事情吗?一位利国歌女竟然逃离了守卫森严的利国王宫。”

“有所耳闻。据说是位绝色,拥有天籁之音。难道……”氐弥自然而然想到了白夜。作为利国的庶公主,难道她参与了此事?可一样是丑事,为何利国方面只单提了歌女,而掩盖了白夜逃离王宫的事情?

“不错!”多莫诺证实了他的推测,微笑道,“正是庶公主白夜干的!实际上,利国王宫的守卫远比蕴蓝王宫森严,但白夜却逃了二次!第一次她不满八岁,第二次还多带了一人,二次她都成功了。利国第一才女,小小的蕴蓝王宫怎么可能困得住她?”

“请问卜师,白夜是如何办到的?”氐弥突然有了兴趣,白夜二次逃离王宫的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一次逃离已堪称奇迹,那家伙居然逃了二次!而另一方面,身为元宫的宫廷最高管事,别国宫廷的经验教训就是最好的范本。氐弥自然要充分了解充分借鉴。

多莫诺淡淡道:“第一次白夜走的是下水道。当时她身小轻盈,从宫廷内湖游出了王宫。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非常难。首先,要充分了解地下湖水的流域分布,王宫水道的设计,掌握宫廷内侍卫换岗的班次地点和规律。对一个成人而言,学习这些已相当不易,何况她当时还是个被禁足的孩子。第二个难点是要在陆地上掌握游泳的技巧。氐将军,换了是灵力修为深厚的你,自然没有问题,但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要以极强的自制力锻炼呼吸吐纳,要模拟水下环境锻炼游泳技巧……想想都难,难以想象的事情,但白夜却做到了。我可以理解当时利国主的震惊,也能理解为何他不喜欢白夜……十多年过去了,有关白夜的事情,尽管一直被利国封锁,但明珠之华,沙砾又岂能遮掩?”

氐弥不得不叹服。他掌管元宫多年,深知后宫内廷戒备森严。听了多莫诺简短的几句话后,他脑海中便隐约有了当年白夜逃离利国王宫的小小身影。一身白衣,纤细瘦弱的女孩,在看似漫漫无尽头的水底,挥动着乏力的四肢……

多莫诺沉声道:“不过相比第一次,第二次的逃跑却更加精彩……”

###

卢娜白琳抱着白夜躲藏在王宫一角。同上次逃离利国王宫完全一样,她们要等到所有人都以为她们已经逃出王宫以后,才能进行第二步。白夜选择的死角,是一间中殿的屏风后。看似狭窄,不可能躲藏人,实则利用足视线的错觉。只是上次,卢娜白琳被白夜拉着手躲在角落里,而这次,却换了她抱着站立不稳的她。

侍卫们进出此殿前后共检查过五次,只有最后一次,有个侍卫想探头看一看屏风后面。当卢娜白琳惊出一身汗的时候,却听那侍卫自言自语道:“看上去只能藏只小猫嘛……”

侍卫们转身离去,他们不知道,这处屏风藏的不是小猫,而是二个大活人。

他们走远后,卢娜白琳轻声问白夜:“你说……国主会亲自来检查吗?”

怀中女子微微摇头。“如果他亲自来检查,我们肯定会被发现。但他不会来,在大举搜查王宫前,他一定会先查我在宫廷里的行走记录,记录里不会有这座宫殿,因为今天我也是第一次来。”

“那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面这样的屏风?”卢娜白琳惊讶地问。

白夜微笑:“和上次一样。打算逃离王宫,就必须要做足准备。我还没有瞎的时候,曾经翻阅过大量的宫廷书籍,并且仔细研究了蕴蓝王宫的结构。我们现在躲藏的这面屏风,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隐菊,而这座宫廷正是蓝琬之父蓝桂的侧妃菊娜的寝宫菊子[gong]。菊娜本是君国的公主,温婉可人,却始终遭蓝桂厌恶,郁郁而终。据说前蕴蓝国主在菊子[gong]的言语,无论什么,都会被流传出去,以至这座宫殿的主人至死都背着洗刷不掉的污点。其实,这并非菊娜的罪过,更不是她的错,只是当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面名为隐菊的屏风还有另一个作用。隐菊是贞国极为高明的艺术品,最高等的隐菊能做到外表如普通饰物,里面却另藏乾坤。据资料显示,送隐菊给菊娜的人正是其生父,贞国属国君国的国主,君瓷,也就是君虚天的父亲。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意图再明显不过。我只是怀疑,菊娜真是他女儿吗?”

几十年前一桩瞒天过海的事情,在白夜三言两语中水落石出。

卢娜白琳沉思了一会,低声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白夜,你同情菊娜对吗?天下为何会有那样的父亲?生养女儿只当工具来使?”

白夜紧贴的胸口一起一伏,卢娜白琳在生气,因为她的情况也差不多。

从小就被生父卖给卢府的肆公充当歌伎的卢娜白琳,若非天赋极高又国色天香,不然不仅不可能被送入宫廷,更有甚者早就沦落到烟花客手中。

白夜柔声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总有一天这世间会颠倒过来。那些怨愤的仇讨使之怨愤的,那些孤苦的坚强到瓦解孤苦,那些被厄运纠缠的反过来讥讽命运……”

“会有那一天吗?”卢娜白琳低头望她。虽然是她在抱她,但她却感觉还是她在引领她。白夜幻变为绝世清雅的脸,散发出神圣的光,额头暗红的的伤疤道不明的玄远,仿佛已超越了世间年轮。

宫殿外折射进来的微光,穿越隐菊玄妙的外观,淡淡笼罩这二女,超越了仇怨、孤苦和厄运。此时此刻,她们就是相依为命的姐妹。

###

氐弥听完多莫诺解说白夜第二次逃离利国王宫,不禁赞道:“还是那么简单的方法,还是那么管用。并且,还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困难。”

多莫诺道:“不错。熟悉宫廷建构,不是一般的熟悉,超越众人的认识。在众目睽睽之下,找到旁人无发发现的死角,躲藏起来。等到侍卫全城搜索之后,再乔装离开宫廷。根据我们派在利国的暗使回报资料,那次白夜躲了两天才离开宫廷。而以蕴蓝宫廷的戒严程度,大致今天晚上她就可以出来了。”

氐弥恍然悟道:“难怪卜师要我留意赶过来的侍卫,原来是料准白夜会装扮成蕴蓝侍卫逃出宫廷?”

“正是。”多莫诺干枯的手捧起桌几上一杯茶,喝一口润润喉,喘息一阵。

氐弥看着他胡须间仍残留之前吐血的污迹,心下不由得又担心又叹息。多莫诺从浩瀚的资料里搜集、整理、分析、卜算出的白夜往事,需要耗费多少精力灵气?可也惟独多莫诺才能如此精确的推算。由此看来,白夜果然是关系四国局势的关键人物呐!

于是,氐弥又问:“只是氐弥不明,卜师为何对白夜瞎眼的事情那般担虑?作为智者,少一双眼睛并不妨碍。”

闻言多莫诺失手,茶杯掉落,杯中剩余的茶水立刻濡湿了地毯。氐弥心中虽惊,表面上却沉静地拾起杯子。

良久,多莫诺低声仿佛呻吟:“哀者多知,伤者多虑,逼迫过甚反其道。有为而累,神而不可不为者,天道呀!”

“什么意思?”氐弥一点都听不懂。

多莫诺接过他手中的杯子,干枯的手指掠过他的肌肤,阴寒如冰。氐弥心中又一惊,从多莫诺指尖传来的力量,衰弱阴绵,令人担忧。多莫诺果然老了。

“氐将军,你如何看待蕴蓝国呢?”多莫诺打断了氐弥的忧思。

氐弥沉吟片刻道,“一个富庶的国家,优雅繁荣的国度……还有,一堆绣花枕头的军队……还有嘛,就是无聊的高雅文明。其它暂时想不到了。”

多莫诺苦笑道:“这都是表象。实际上,这个国家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它若不能改变目前的状况,就会灭国。凡事不能太过,你看蕴蓝都城的奢靡繁华,蕴蓝人骨子里的清傲,还有他们柔弱的民风,连国主都是那样,一身雍容,性本清傲,外表如风般的美男子。孰可知,奢华背后是深渊,富甲天下也一样。蓝石玉,郁家酒,色声弥漫的广怡馆几条街,透出的都是悬崖旁的芬芳,死亡前的绝音。”

“卜师所言甚是!”氐弥正色道。

多莫诺停了片刻,仿佛看了氐弥一眼:“其实我倒宁愿蕴蓝国转运,甚至来日一统天下都无妨。”

氐弥一愣:“卜师何出此言?卜师身为我元国的重臣,为何倒说蕴蓝一统天下?”

多莫诺淡淡道:“谁统一四国都一样。”

氐弥道:“卜师是跟氐弥开玩笑的吧?”

多莫诺道:“四国纷乱已久,快到时候结束了。得蕴蓝者得天下,可是连开谶者自己也无法完全明白,得蕴蓝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得到蕴蓝就能得到四国,那么蓝琬作为蕴蓝国主,早就该得到四国统一天下了!但显然不是。”

氐弥眼中闪出青光:“一统四国的肯定是我主!”

多莫诺银白色胡须微微一动,欲言又止。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王宫使者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王妃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