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90章: 蕴蓝王妃7

《爱上玄武》

第90章 蕴蓝王妃7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氐弥在车驾外听得一清二楚,虽有重重疑问,却不便开口,只怕打断二人对话。

若此刻白夜死了,蓝琬便能一统天下?

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蕴蓝王宫方向却传来动静。氐弥眉头一皱,以他的功力,察觉来的队伍浩浩荡荡,不下千骑。但西门众人却没有他那样的修为,全然不知。

该如何选择?带着多莫诺与白夜冲出西门,还是等蕴蓝王军过来再做打算?

卢娜白琳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这位气势惊人的将军在打什么主意?

车驾内,白夜逐渐恢复平静。

时间流沙般流走,终于,氐弥听到了那一句存亡绝续的言语。很多年过去了,但白夜坚定的声音始终在他脑海徘徊,挥之不去:

“既是我儿,无谓福兮祸兮,自有他命。四国命运,强加于身也不过是负累。夜为人母,只愿他一生平安,健康成长,别无其它。”

多莫诺一愣,他万万没有料到,白夜竟毫无野心。要知道四国的未来就决定在她的孩子身上,难道她不想一统天下或者助蓝琬一统天下吗?

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尘土扬起。卢娜白琳回头望去,蕴蓝王军的蓝旗迎风飘扬,不多时,蓝衣军队急骋而至。领军的男子容光绝世,蓝冠冰眸,不是蕴蓝国主又是何人?

卢娜白琳看到那张面容,回避已经不及。蓝琬粉面含怒,一眼就识破面前女扮男装的假侍卫。原来他究竟聪明绝顶,虽猜不出白夜以什么手段逃出王宫,却料准她必定往西门而去,只因出了西门,便是棠涛——他们初次见面的地点。

国主下马,西门侍卫齐齐下跪,王军止住前进步伐,蕴蓝西门顿时笼罩在强大压力之下。

蓝琬瞥了眼微微颤抖的卢娜白琳,径自向氐弥走去。既见白琳,白夜自在车内,只是不知车内是谁?竟能令大名鼎鼎的氐弥车旁守侯。

“氐将军。”

“国主。”

蓝琬望着车驾道:“这次轮到本王谢将军了。将军将内史令大人留下了。”

氐弥沉声道:“国主客气了。”蕴蓝国主亲率王军赶至,他再不济也识得时务。心下惋惜:看来不能带白夜回元国了。

“不知车驾内是哪位贵客?莫非……”蓝琬忽然想到一人。元国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传奇卜师——多莫诺!也只有他才有资格令氐弥车外守侯。此时此刻,青乙颐决不会出现于斯,并且以元国主个性,也决不会喜欢待在车驾内和人私聊。那只有他了!

“东方卜师多莫诺先生?”

氐弥眼神闪动,蕴蓝国主越来越令他畏惧。他什么都未说,他却已知多莫诺在车内。而西门周围大凡听到蕴蓝国主言语的人无不惊讶万分,四国第一的卜师竟显身蕴蓝——正是他开出了那道著名的惊世谶语。

紧紧盯着元国青车,蓝琬忽然释然一笑,也是,四国二大智者对话多么不易?东方卜师多莫诺,你竟在本王之前先行找到了白夜,足见你智慧过人,只是不知你想和她说什么呢?

车门忽然小开,车内老人的声音温柔响起:“适逢其会,蕴蓝国主请上车一会,恕老夫年老体衰不便下车。”

众目睽睽之下,蓝琬拒绝了。

“多谢先生好意,但本王只为白夜而来。本王就在此等待,等待先生与白夜会谈结束。”

一声叹息自车内悠悠传来。氐弥怒目相视,蓝琬竟拒绝了多莫诺的会见。

“也罢。”多莫诺淡淡道,“国主为王妃而来,老夫自不便多留她……”

“卜师!”车内白夜惊呼,多莫诺竟称她为妃!

卢娜白琳诧异地凝视蓝琬,后者神色自若,并不惊讶。难道在他心中,早决定了蕴蓝王妃的人选?

只听多莫诺温和道:“即便你逃,即便你一万个不愿意,可是白夜,实际上你已是蕴蓝国新的王妃!”

“不错。”车外蓝琬沉声应和,“本王心中,再无二人。”

白夜泪若雨下:“国主……你是要让白夜成为蕴蓝的罪人呐!你难道忘了我身上的谶语?”

清澈的声音断然道:“成为罪人的决不会是你,要承担也是我的事。你要信我,我有足够能力为你破谶!”

氐弥与卢娜白琳均凝神望他,均发现这位四国第一绝色男子什么地方变了。原先的光彩照人此刻已光华万丈,原先的月眉星眸此刻已龙眉凤目,不仅修为更上一楼,整个人和气韵更胜之前。

“我蕴蓝国主今日便昭示天下,立蕴蓝内史令白夜为王妃。”

蕴蓝西门上空回荡那清澈的声响,所有马上的军士整齐划一地翻身下马,跪半身,口中齐呼:“恭喜我主,贺喜王妃殿下!”

回声连绵,白夜探出身子,立刻被一双手温柔抱起。揭去她脸上的伪饰,撩起那一头散乱的淡黄头发,蓝琬柔声道:“不能再失去你。”

刹时间,蕴蓝都城突然飘起雨来,丝丝柔柔打在每个人的脸上,湿湿的、清凉的。

###

清秋院,素颜伸手出窗,接住那连绵不绝的雨丝,水沁透她雪白的肌肤,沁深她的寂寞。她身后朱袈略微惊讶地说:“蕴蓝下雨了!”

“下雨了!”她重复。

“这可是个预兆呢!”朱袈注视窗外,沉声道,“水系灵力所属的国度下起雨来,预兆着即将有大事发生。”

“会是什么呢?”莫名的,心微微刺痛。

“大概蓝琬已经决定了。”朱袈一抹微笑。

素颜身子一冷,收回素手。“不一定是我。”低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如果不是你。”朱袈狠狠道,“那我就杀了她!灭了蕴蓝!”

闻言,素颜心几乎跳出胸腔。

###

“好好的天,怎么下起雨来?”金铃子拉住阿苦袖子问道。虽然蕴蓝都城封城,但只拦出城并不挡进城。

阿苦踏入蕴蓝北门,仰望天空,阴翳层层。

“浮光倒影虚像幻生。天下之水,皆有此性。”金铃子学着那日西霜桥城门淀水渠畔,阿苦的言语,调皮地笑问,“请教师尊,天上之雨所谓何来?”

阿苦面色逐渐伤感起来,金铃子的笑容消失。只听他喟叹一声:“该来的,躲也躲不掉!”接下去,他又说了句同多莫诺一样的话语。

“天命可测,天意却不可违……”

“师尊!”金铃子莫名害怕,眼前的玄君比她所见的任何时候都严肃,炯炯双目中除了坚毅还荡漾着难以形容的沉痛。

阿苦慢慢转过头,柔声问她:“金铃子,倘若你师兄没有娶你或者你姐姐,你会如何作想?”

金铃子脸色一变:“我才不稀罕嫁给他呢!”

“那你姐姐素颜呢?”

金铃子想了想,老实地道:“我也不知道她怎的想,虽然父王带我们到蕴蓝是想同师兄联姻,但我看师兄怪怪的,他大概一个人都不喜欢吧!”

阿苦凝望着她良久,直到金铃子面红耳赤,才缓缓地道:“你还真是个单纯的好孩子!”

金铃子心中一喜,却听他又道:“我们走吧!你姐姐现在非常需要你!”

“哦,姐姐出事了吗?”金铃子顿时紧张起来。

阿苦往前走去,“没有别的事情,只是蕴蓝王妃已经选定……不是她。”

金铃子跟上,微皱眉头:“不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呀!”

阿苦叹道:“喜欢一个人,却不被对方喜欢,这种滋味,金铃子你明白吗?”

金铃子心道,我岂会不知?却只能沉默,凝望他背影,修长高大的背影,落寞简约的短发。

世上大概只有你一人不知这滋味,玄君。

——第二卷终结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上玄武》相关文——构造篇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