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93章: 蕴蓝婚典2

《爱上玄武》

第93章 蕴蓝婚典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雨过后,一连数日都是淫雨霏霏。奢丽至极的馥蓝殿洗尽铅华,神圣如卜殿。路经馥蓝殿的宫廷侍从们,每个都不敢走近,只远远望上几眼,然后离去。

只有雨声丝丝扯扯,没有乐声飘扬。四国的贵客早已离去,之前的美女云集正如昙花一现,惟有玉石路承着雨点。

“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金铃子坐在馥蓝殿窗下,纤嫩的指头沿着窗格溜了一下。她的父王得知蓝琬的决定后,立即带着素颜和随从前往了元国。这情形在往常断不可能发生,但朱袈盛怒之下,一刻也不愿停留在蕴蓝,似乎已经忘了他还有一个女儿。

“很快就会停了。”回答她的是白夜。

金铃子转过头:“你怎的知道?”

“今天是最后一天,雨,只下到今天为止。”馥蓝殿中央,白夜依旧合袖而立,只是换了一身纯蓝的衣裳。蓝,若晴天的碧澈。御香在她身后缥渺,如云围绕。

金铃子凝神望她:“你真的好奇怪。怎的会知道雨什么时候停,怎的会一下子变得那么美。”

白夜淡淡道:“当玄君回来的时候,雨就会停了。”

金铃子“哦”了一声,心下顿时明白,天下之水,自然都与他有关。

“你知道他们去哪了?”

“他们到雨中去了。”

“去干什么的?”

白夜微笑:“去看蕴蓝的雨。”

“不是已经看了好几天了?”金铃子嘟起嘴道,“你们都好奇怪。这雨有什么看头?”

“天下之水,蕴蓝之雨,有如这苍生万物,自然应该看看。”言罢,白夜轻叹一声,再不言语。

###

广怿馆旷达堂,宾客半座。堂中不见说书人,寻了半圈,才发现他懒散地坐在角落,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醒木。

契鲜一把夺了他手中醒木,半嗔半笑道:“跑这偷懒来了!今天怎么不说书了?”

说书人摇头道:“不可说,不得说。”

还了他醒木,契鲜道:“只道你伶牙利齿,原来也有今天呐!”

说书人脸上浮起一个笑容:“我尊重国主的决定。天下美女,他爱娶谁就娶谁。有什么好说的?”

契鲜问:“可是你不觉得国主选错了吗?”

说书人反问:“难道说国主娶亨国长公主就一定对吗?”

契鲜叹了口气道:“我倒宁愿他娶素颜公主。”

说书人道:“没有什么对错,国主爱娶谁就谁。”

一旁有人接话道:“此言差矣。”

契鲜回头看,竟是狐骨蒙。

“不知南市狐公子有何高见?”

狐骨蒙笑道:“应该说,国主娶素颜是对的,娶白夜也是对的。国主娶谁都是对的。”

说书人噗嗤笑出了声。契鲜瞪了他一眼:“乱说!”

狐骨蒙一本正经地道:“天下美人,国主只有一位。与其挑得眼都花了,还不如随便找个,把婚结了。”

“更离谱!”

狐骨蒙道:“老实说国主年纪也不小了,婚姻大事始终不定,引得四国美女一个个满怀希望而来,再一个个伤心而去,倒不如随便先娶一个再说。”

契鲜道:“简直是一派胡言!国主的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狐骨蒙道:“我知道契馆主的意思。国主应与一位大国公主完婚,缔结二邦友好,巩固我们蕴蓝的军力。可是,馆主,你可曾想过国主的感受?凭什么要一个男人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身为一国之主,就一定要为国家牺牲自己吗?何况娶位大国公主,就真能给蕴蓝带来好事吗?我们蕴蓝真的弱到要国主委屈自己吗?”

他越说越激动,竟引来一片附和声。一时间,广怿馆内七嘴八舌众说纷纭。

“狐公子说得对!我们国主爱娶谁就娶谁!谁说一定要娶大国公主?”

“不就是嫌白夜姿色平庸嘛?可环顾四国,哪位美女能以姿色取悦国主?女人不是美丽就够了!何况王妃身为一国之母,白夜那样聪慧的更适合!”

“娶了个自己喜欢的人还要别人满意?讨个老婆还被人说三道四?做一国之主难道还不如一介平民吗?”

“就是!娶谁还不都是一样,四国到处都对我们蕴蓝虎视眈眈。娶素颜公主弄不好还搞个引狼入室呢!”

……

契鲜苦笑着,嘀咕了句:“蕴蓝人呐!”

狐骨蒙疑惑地问道:“难道馆主不是蕴蓝人?”

契鲜不答,说书人却笑道:“我们馆主是四国人。”

狐骨蒙越发疑惑。却听那说书人对契鲜道:“现在您可知道了吧,为什么我不说?因为,确实没什么好说。”

契鲜惟有叹道:“尊重国主的选择。无论他娶谁是吗?”

说书人点头道:“也许您会认为国主选错了,他没有考虑蕴蓝的利益。但对蕴蓝人来说,国主的幸福就是蕴蓝的幸福。”

契鲜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愚蠢啊!身为商人的他,以利益为第一考量,实在无法认同蕴蓝人的自由民风。

狐骨蒙又道:“我相信国主很清楚他的决定,他既然决定了,就一定准备好了对策!”

契鲜在心里问:他真的准备好了吗?

旷达堂一隅,二个男子对视无言。仿佛已经听不下众人的杂语,他们起身而去。二人面容平庸,衣装随意,修长的背影虽招惹了几道目光,但一晃眼就被忽略。

走出广怿馆后,二人不约而同地回望了一眼。广怿馆内,依然人声喧哗,但是,却比不上平日的喧闹。到底人少了。

其中一位略高的说:“我们回去吧!”

另一位问:“不听了吗?”

略高的道:“我不忍心再听下去。”

沉吟,“会如何?”

略高的答:“眼见耳闻,同你一样,已然决定。是不幸的也是幸的。沉睡已久,尚未苏醒。一朝醒来,天地变色。”

雨在他们面前,开始小了。

阿苦身形略高于蓝琬,走在他前面,轻轻地一叹。

蓝琬再次回望广怿馆,微微地一鞠。他的国民啊,一群善良的人。可真是矛盾呐,他宁愿听到像契鲜那样的话,也不愿意得到那么多的支持。而这份支持,叫他心喜到太过沉重。

路边三个行人擦肩而过。一个说:乘着国主大婚,你也快点加把劲,去你喜欢的姑娘家提亲吧!一个说:我也跟国主一样,拒绝了一位贵族小姐。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的人不能勉强。最后一个道:说的是,感情这事,来不得半分搀假。我支持你。能得到真爱,哪怕明天就死,也值了!

蓝琬心潮起伏。很想追过去问他们一句:如果死的不止是自己,还连累家人、朋友,还会……

阿苦仿佛洞察他的心思,低声道:“不用问了。他们会回答,如果为了自己所爱的家人、朋友得到幸福,什么都愿意。”

蓝琬一怔。

阿苦道:“这就是蕴蓝人,完全不先考虑自己。仿佛一切都置身事外,只愿身边的人获得幸福。”

雨小小地落到阿苦身上,不湿衣裳。蓝琬跟上他的脚步,又听他道:“这一切,以后都会改变。蕴蓝会变,四国会变,但不变的,却是蕴蓝人。改变了风雅,改变了平静,觉醒了力量,不变的却是心。”

雨慢慢地停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婚典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