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94章: 蕴蓝婚典3

《爱上玄武》

第94章 蕴蓝婚典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雨停了!”金铃子欣喜地望着殿外,“他们马上就要回来了。”

白夜点点头,莫名却胸闷。原来她虽神格已失,但常年累积的危险感知,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敏锐。

面朝殿外,白夜的灵海掀起了阵阵波澜。她唤了声:“金铃公主……”

“怎的?”金铃子也发现了她的异常。

“准备好迎战。”白夜涩苦地说。

金铃子瞪圆眼睛,运起灵力,果然发现了殿外的异样。红衫飘飘,金铃子转身面对殿门,玉石路晶莹地泛着珠光,绿树婆娑,颜色分外鲜活。可是,太明丽了。雨后的馥蓝殿外,有如白昼,甚至比白昼更加耀目。

“是谁?”金铃子问白夜。

“利国宿将。上位宿将。”同为利国一脉,与其说白夜感应到强大的灵力,倒不如说是灵源共鸣。

金铃子心下一喜,大喝一声:“好!”此际她的水影冰火早已不同棠涛之役,正愁没有对手一试身手。

她的一声“好”话音刚落,殿外就传来了笑声。

“不愧为白夜!”一个低沉的声音扬长传入殿内。

白夜迟疑道:“是娄将吗?”

“娄将?”金铃子并不知利国之将,好奇地问:“他厉害吗?很厉害吗?”

白夜道:“仅此于轩辕将军。”她识破娄将的声音,但灵感的波动并未因此而休止。

“哦,还不如那老头儿啊!”金铃子有点失望。

“啐!无知小儿!”一阵微风吹入馥蓝殿,一白衣人随风而入。金铃子定睛细看,只见来人四十多岁的样貌,健硕体态,不由脱口又道:“原来也是个老头!”

娄庥起先听金铃子言语有些生气,此刻见她红衣朱颜,笑容甜美,素来爱美之心便隐隐作祟,暂时压下怒气,问道:“小丫头,我有那么老吗?”

他的这一问勾起金铃子大笑:“怎的你们利国老头都喜欢问我这句话?”那日棠涛,轩辕同样也问了。

娄庥虽过不惑,但气宇神色都显示出成熟男人的魅力,他素来自负颇有魅力,岂料到了金铃子口中却成了“老头”,心下顿时郁结。

“白夜。”却见金铃子扭头问白夜,“不知他比起轩辕老头要差多少?”

白夜无言,不知天高地厚的公主啊!

娄庥刚欲发作,却惊见白夜的面容。往昔的平庸公主,此刻竟出落得绝尘渺世。而公主失去神格的额头,更令他惊骇。叛国也就罢了,难道连白虎神格也一并抛弃了?

金铃子又道:“那日轩辕老头惨败,要不是师兄仁慈,早就结果了性命。今日又来个不怕死的老头,这会子,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白夜道:“莫不要小觑娄将。”真不知朱袈怎样宠溺女儿,一国上位宿将,竟在她口中一文不值。

“嘿嘿……”金铃子坏笑了两声,却听娄庥沉声道:“白夜!你已不是利国人!”馥蓝殿的气氛随着他的这句话而改变,尖厉强大的压力笼罩二女。

“叛国别投,抛弃神格!身为王族的你不感到可耻吗?”

白夜笑了笑,可耻?自从出生,就无时不刻地被耻着!

金铃子上前一步,挡在白夜身前。“老头!你凭什么说白夜?”

娄庥左手一动,衣裳一飘,腰间的宽大白色衣带里,竟抽出了一柄剑。一柄软剑。他一脸严肃地说:“小丫头,我本不愿伤你,但你如此不识好歹,三番两次的喊我老头,今日我这个‘老头’也只好辣手摧花了!”

“白夜,你退后!”金铃子正色道,“我来对付他!”

白夜依言退后了三步。一退后,白夜脸色骤变。失明之后她的灵感受强了数倍,离远了娄庥的灵力范围,便清晰地感到另一个人,而此人才是真正令她灵海为之振荡,感应凶兆的人。一时间,幼年的千种苦难,少时的万般炼狱,往年的悲惨逃亡,统统袭上心头。忍了忍,她还是喊出那人的名字:“奎生!”

金铃子听过此名,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奎生也来了?好极!正好被我一起拿下!”

白夜微微撇头:“金铃公主,你还是走吧!他们都是冲我来的,与你无关。”一个娄将就能血洗蕴蓝王宫,何况利国第一卜师也来了,看来此次利国对她动了真格。而朱金铃身为亨国公主,她若不主动挑拨,奎生和娄庥决不会为难她。

“金铃公主?”娄庥这才知道面前的红衣少女竟是亨国三公主,曾与轩辕及暗部三人一战的顽皮公主。“你竟是亨国公主?”手中举起的剑不由放低,剑刃上映出一条灰影。

奎生的灰影出现在殿门口。

“白夜,你变强了。”他隐身殿外,只因忌于蓝琬身手,原计划娄庥纠缠住蕴蓝国主,奎生可借机带走白夜,但不想却被白夜看穿。看穿之后,奎生也无惊讶,没什么可惊讶,只因对方是白夜。

白夜对奎生微微行礼,即便被他戕害多次,但十几年的斗智迂回,二人的关系,除了是对手,也是另一种意义的朋友。

“卜师前来蕴蓝,无非为了白夜,与金铃公主无关。”

“白夜!”金铃子心内一热,“我才不怕什么奎生,什么娄将,不就是打架吗?”

白夜摇头:“无谓战斗。”摆明了是一场敌我实力悬殊的战斗。

金铃子打量奎生,后者也颇有兴趣地打量她。

灰衣卜师身形并不高大,瘦弱的体貌,双眸明亮如刺目的午间日光。金铃子看了一会,笑道:“同样是个老头,但你却比娄庥老头顺眼多了!”

娄庥脸色发青,奎生却笑了。

“好个口无遮拦的公主。正是因为无知,所以才身中血咒吧?”

白夜一个颤抖,血咒?以她的聪明顿时猜到,金铃子随玄君前往元宫,肯定在那里中了青龙血咒。

“你……怎的知道?”金铃子一呆。

奎生站在殿门,瘦小的身形却拖出长长的影子,一双眼精光闪闪。

“青龙王族血咒!公主惹的麻烦可不小呐!”

白夜飞快思索,青龙王族的血咒不同于一般毒咒,除了恶毒的立现报应,应该还带有卜言。玄君肯定在元宫已为金铃子破除了立现之咒,但卜言的凶险,今天奎生才一语道破。

身为上位宿将一国卜师的奎生,与蓝琬师徒的卜师级数截然不同。蓝琬虽有绝佳的卜力,但比起成日价淫浸于卜术的奎生,到底差了许多,而玄君并不熟谙咒卜,因此,他们虽与金铃子相处多日,始终未发现她身上的血咒只是解了一半。

奎生沉吟片刻道:“若公主愿随奎生前往利国,奎生保证,定会竭尽平生所能为公主破解血咒!”奎生毕生潜心卜术,对于他来说,能破解咒卜中最厉害的王族血咒,不啻于酒徒见佳酿、老饕闻肉香,这样的机会怎肯放过?

白夜心下已乱,听他此言,金铃子所中的血咒极其凶恶。但真要公主随奎生长居利国吗?此刻蓝琬玄君不在,带走她一人也就罢了,若连金铃子也一并胁走,难以想象,这天下会乱成什么样。

金铃子忽然上前一步,向前伸出一指,指尖尖细,直指奎生:“想得美!”

奎生笑了笑,衣袖一挥,周身发出明亮白光,口中道:

“坎生辟恶,兑情而伤性。兽身人面,以骨血相偿。”

他的言语刚劲有力,与身形的瘦弱恰成对比。而金铃子一听到那句“兽身人面,以骨血相偿”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你……”她再说不出半句话,奎生的谶语正应了斯兰宫青牙的死前咒语。

白夜浑身颤抖,“骨血相偿”竟是这样的恶咒!以金铃子一派纯真,何以导致此等卜咒加身?

“金铃公主,此刻普天之下,惟有二人能为公主破除血咒。一是东方卜师多莫诺,一就是我。但多莫诺身为元人,无王命难破元王室卜咒。看来公主只有随奎生去利国了!”

金铃子低头沉思。

娄庥一旁道:“我卜师不惜耗费灵力为公主开谶,足见对公主一片真诚。公主也不想二八芳华就香消玉殒吧?”

奎生收回灵光,凝视金铃子良久。初见时他已看出此女灵气诡异,好奇之下仔细端详,终被他发现了血咒。此际金铃子低头,越过她的脖颈,他又看出一份异样。朱雀神族的死海竟被改了!她的脖颈竟失去了灵海。那么,她的灵海到哪里去了?

娄庥还在唠叨,却见金铃子抬起了头,一脸的强悍,不复刚才的迷惘。正觉得她情绪变化太快,一只纤手已经到了眼前。美丽的手,凶狠的动作。

金铃子五指成爪,猛地一挥,鹰爪破风。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婚典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