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95章: 蕴蓝婚典4

《爱上玄武》

第95章 蕴蓝婚典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娄庥仓促之际,急往后避让,但终究是慢了一拍,“唰”一声,白衣裂帛,胸前立现三道血印。娄庥暗道一声,好险!若非他身手了得,这一爪就是开膛破肚。

“叫你罗唣!”金铃子占得先机毫不留情,挺身上前,又是三爪。她红裳如火,身手敏捷,出手便是朱雀王族最上乘的功夫:“月如钩”、“虹似锥”、“血火印”,连番施展。纤手亮甲明如月华,紧身衣袖幻化漫天虹影,而朱雀神族的火系灵力瞬间令她的手变得通红。

娄庥只觉得一股灼热的气劲扑面而来,顿时对面前人改观。金铃公主确有几分实力大言不惭!虽她灵力修为尚嫌稚嫩,但朱雀王族的秘技不可小看。他失了先机,不及挥剑,只得步步退让招招防御。

奎生一旁屏息欣赏。少女轻盈如风的身形,曼妙似柳的腰身,却是一派精妙玄奥的功夫,一副凶悍逼人的神情。不禁赞道:“身手还不错!”

“哼”了一声,金铃子已将娄庥逼到奎生身旁。却听身后白夜扬声道:“利国上将,若今日以多胜寡,传扬出去,必定颜面大失。”

金铃子手上不停,嘴上随口接道:“二老头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

奎生望了眼白夜,笑道:“看来你的用心,金铃公主完全不能领会!”

白夜沉着道:“白夜并非对公主说,而是对卜师你说。公主乃性情中人,自然不会理会战面利弊,但你却不同。奎生,今日无论你如何对我,但对公主,却不能失了一国宿将的身份!”

说话间,战况已经发生微妙改变。娄庥看得仔细,终在金铃子换爪之间,挥出了手中的软剑。

娄庥的剑,本身就因剑质而诡异,而他的剑招更是出其不意。挥出的时候,看似一把细长的弯刀,真正接触到金铃子的利爪时,却变作了无力的棉帛。金铃子一抓,便知不好,她的手指陷入了软绵绵的剑身,而剑的另一端却迅速地缠上她的手腕。

“断!”娄庥喝道。

金铃子只感手腕上传来凌厉的灵力,按常理或换了别人,早就收手退让,但她却不。她运足浑身灵力,凝聚在手腕上,一记“血火印”击向娄庥。

奎生不禁讶异一声,听奎生惊讶,白夜的心悬到了嗓子口。风声有变,她虽目不能视,却可想象战况的凶险。

“砰”一声轻响,娄庥倒退一步,胸前的破衣烧起了几缕焰火。娄庥并没有急于扑灭火焰,却是一脸惊讶注视对手。这样的对手,还是生平第一次遇上!

“喀嚓”一声,金铃子右腕折断,血流不止,成了真正的“血火”。因着灵力的凝聚,她的手腕到二人身形分开后才发出断裂的声响。这也是对方手下留情,娄庥并未打算真的斩断她手腕。

“公主!”白夜惊唤。

“没事!”金铃子忍住痛,一国上位宿将果然厉害,但她依然不服。“这老头的剑好生怪异!”

血滴落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白夜揪着心道:“他的剑貌似诡异轻灵,实则以刚直为主。你切莫再与他硬拼!”

娄庥灭了身上火焰,沉声问:“白夜,你难道还要公主与我打下去吗?”他折断金铃子手腕,自知实力远在对方之上。再打下去,只会把一个好端端的美女打得惨兮兮。

“死老头!你以为你就赢了我吗?”金铃子秀眉皱起,手腕折断并不影响她的灵力。

白夜转向奎生:“卜师,我们就这样约定,若金玲公主胜了娄将,今次你们就输了。输了就远远离开蕴蓝,如何?”

奎生凝视她暗红的额头,失明之后,还能准确判断出他的位置,难道说失了神格她还有能力施展利国王族的禁忌之术吗?

娄庥嘲笑道:“白夜,亏你被称为利国第一聪明人!原来也不过如此!”

奎生拧紧眉头,跟白夜打交道那么多年,他深知对方的能力,可眼前事实摆着,金铃公主的修为远不及娄庥。白夜凭什么那么自信?

娄庥又对金铃子道:“公主你也不要勉强了,跟我们去利国吧,保管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哼!那你也要真的胜了我才行!”

奎生听了金铃子这话后,即道:“好!那就这样定了!如果公主败了,那就请公主随我们一起去利国!”沉吟片刻,他又道:“白夜,这是公主与娄庥的一战,你我都不可出手。”

白夜笑了笑:“卜师以为白夜还有能力施展禁忌之术吗?”

娄庥冷笑道:“是啊,失了神格,你不过是个寻常的瞎子!”

“死老头!”金铃子骂道,“说话怎的这么难听?”

白夜低声道:“勿怒!金铃公主,仔细听我说。”奎生疑惑地望她,难道她要在他们面前,告诉金铃公主该如何作战吗?

金铃子回头望她,只见她蓝衣若仙,神色宁定,真不知比素颜要美多少!

“还记得棠涛之役,公主平推一击,决战轩辕吗?其实同娄将作战也是一样,你只需离他三尺,就可保不败之地!”

金铃子暗想,当日有蓝琬全灵之力,此刻却独她一人,灵力又在娄庥之下,这样打能行吗?

白夜仿佛看透她的心思,笑道:“不以全灵,灵力越少越佳!”

“啊?”不独金铃子惊讶,奎、娄二人亦满腹惊疑。

“白夜,你难道要公主战死吗?”娄庥心想,以他的灵力,别说全灵,只五分就足够拿下金铃公主。金铃公主占得先机,全力以赴之下,不过伤他皮毛,不出灵力,岂非找死?

白夜又道:“长不为有余,短不为不足。四神之能,运乎巧妙,即可胜他!”

金铃子似懂非懂,但也明白,白夜是让她运用水影冰火。而娄庥听得云里雾里,完全不明白白夜的言语。只有奎生以卜师之感,觉出了话里的玄机。

“我大概明白了!”金铃子点头,“我会赢的!”

白夜苦笑:“可是公主啊!这注定是场艰苦的战斗!”

“为什么?”

白夜却不语,她熟知金铃子的性格,早在脑海拟算过二人之战会成为什么局面。以娄庥之能,对战之经验,金铃子还是没有胜算。她期望的是,争取到时间,蓝琬和玄君马上就会回宫了。

等他回来,金铃公主,一切拜托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婚典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