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惑卿为妃,将军的爱妻 [目录] > 第29章: 不能自已

《惑卿为妃,将军的爱妻》

第29章 不能自已

李燕LIYAN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桑云卿一路上扶着醉酒的君尘剑回到卧房,也不知他到底喝了多少,竟是能醉成这样,直到帮他脱了长靴放倒在床上盖上被子,又喂他喝了一杯热水,他还是丝毫都没有醒来。

看着这张熟悉而陌生的眉眼,桑云卿竟然觉得自己的心还是会忍不住地疼,为什么曾经的亲近竟然变成如今的形同陌路?他究竟怎么了?

伸手欲抚向他那轮廓分明的俊颜,却又突然止住了动作。

为何这一刻,心如鹿撞?

她整个人一慌,急忙从床上弹起,脸色陡然变幻。

怎么可以?他是她的大哥,她怎么可以有这般感觉?可是左心口却不受控制地狂跳不止。

她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伸手将帐幔放下,可当她抬起手时闻到了自己手上的一股香气,眸色一惊,转眸看向君尘剑,又回想着方才君尘戟的状态,终于明白了为何一开始清醒的君尘戟突然有些晕眩,而君尘剑竟是丝毫没有睁眼的迹象,却原来是这个原因。

今日她采集了所需的花粉,又偷偷去后山采了草药,而后自己调配了一种麻醉药粉,她取名“一醉香”,病人只要吸上一口就能减轻痛苦,而正常人若是吸上一口就会出现晕眩甚至沉醉的症状,若是学武之人则会比一般人更快恢复。方才她在装进药瓶时不小心撒了一些在手上,所以君尘戟和君尘剑定是闻到了这一醉香。

她急忙用锦帕擦了擦手,而后放下一半的帐幔。当她准备放下另一半帐幔时,君尘剑突然开了口:“慕长君。”

桑云卿心头猛然一撞,血液直冲脑门,试探地朝他看去,谁知他竟然仍沉睡着,只是他方才为何会叫……

静待片刻,她始终未听到他再叫那个名字,于是她将帐幔全部放下后转身走到门口,岂料躺在床上的君尘剑再次开了口:“我就不信找不到你,慕长君……”

桑云卿眼眶一红,急忙走出房间关上房门,却站在门口久久都不能自已。

丞相府

孙晚茹听说君尘剑已经回来了,昨日就想让丫头去传信,谁知当晚皇上设夜宴,她只得延到今日。一大早精心打扮过后,她面若桃花地准备出门,却见孙晚泽迎面而来。

“大哥?”孙晚茹为之一愣,还以为他早就去上朝了。

“你又准备去见他了?一个姑娘家一直往男人家跑成何体统?”孙晚泽气不打一处来。

“我是去看望老夫人的。”孙晚茹见孙晚泽不信,眸光一闪,“大哥不也希望君家的兄弟能为爹所用吗?”

“本来是,可是他们兄弟几人不识抬举,你也无须再多此一举。”孙晚泽冷哼,见孙晚茹不情愿,他拧眉道,“你也别一厢情愿了,你可知这次君尘剑班师回朝时带着谁?”

听他这般说,孙晚茹心底扬起一抹不祥的预感:“谁?”

“桑云卿。”孙晚泽一字一顿,直击孙晚茹的心底。

……本章完结,下一章“ 婆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