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无情总裁痴情妻 解禁+修改 [目录] > 第1章::新婚的落漠

《无情总裁痴情妻 解禁+修改》

第1章:新婚的落漠

寒凌飘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黑压压的深夜,伸手不见五指,乌云遮挡住了唯一的一丝月光,空气中透着让人无法呼吸的阴森感觉,一阵阵无情的风,划破凌晨的寂静。

落地窗前落着一抹落寞与孤独的娇小倩影,一副憔悴忧伤的容貌给人的感觉很心痛很不舍得,她心事重重地迎战着无情的冷风的摧残与洗礼,她忧伤地在想着,他今晚应该又不会回来吧?

这样落寞的夜晚,她,在不知不觉当中过了两个月了,漫漫的长夜,只有无情的冷风陪她渡过,给她抚慰。

结婚两个月了,他不曾早回过家,更不曾理过她自己,完全把她当作空气,一句话也没有说过,视而不见,显得跟自己说话是多余的。

今晚仍然是个可怕的夜晚,心依然是空洞得恐惧,他到底把自己放在怎样的位置?

他今晚又不回家了,这是她嫁到寒家以来第一次听到他交代他自己的行踪,这算是代表自己的存在吗?是好的开始吗?

截然无人知道,她完全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自己的那颗狂跳的心在无时无刻提醒着她自己,凌傲雪别那么异想天开了,他绝对不会让你有安宁的日子过的!

天快亮了,不知不觉她已经站了一整晚了,他在工作还是在别的女人怀抱里共温存呢?每当想到他,凌傲雪的心都会隐隐作痛。

寂寞的黑夜让人添加几分的伤感,这样的婚姻只能给人无比的痛苦。为了偿还她欠他的,再大的屈辱、痛苦她都必须承受。

一大清早,凌傲雪就起床到厨房弄早餐吃,平时无聊的时候,她跟着英姐学的,因为她自己喜欢英姐煮的菜,也只因他曾经是吃着英姐的菜长大的,多少他都会留恋曾经的味道吧!所以她要学会英姐的手艺,只要是他喜欢的她都得学会。

美食的诱惑让她柔美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却没发现英姐在她的背后偷偷抹眼泪。少奶奶嫁到寒家已经两个月了,今天见到她的真正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平时她那抹淡淡的忧伤被她现在这抹纯洁的微笑掩盖着。

经过这两个月的相处,英姐感觉到少奶奶一点架子都没有,个性很温和,心地很善良,很单纯的好孩子。虽然话很少,但是很好相处,对人很好很细心,可是少爷却那么狠心和忍心去伤害与冷落这么善良温柔的少奶奶。英姐见到都觉得心痛...

少爷是英姐从小看着长大的,她知道少爷外冷内热,只是少爷不会表露出来的,少爷的心是很善良的,但是他对少奶奶的态度完全变个人,完全不像本人。以为少爷和少奶奶不熟悉也不认识就结婚感觉会很陌生,没想到两人结婚后却没有陌生的感觉。

反而像仇人,不,是比仇人还要像仇人,希望老天保佑,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保佑少奶奶。

但愿这次少爷会对少奶奶是真心,这样少奶奶再也不用受这等的罪,不用每晚都独守空房的寂寞,这么善良的少奶奶被如此冷落,是人见到都会不忍心与心痛的。

凌傲雪怀着一颗紧张而开心的心,来到寒氏集团的门下,久久没有踏进的意愿。

自从新婚那场无稽之谈的羞辱后,她再也不愿意来这里,受大家的指指点点。

寒氏集团上上下下有谁不知道他和自己之间的事情呢!大婚之日的笑话可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已是别人茶余饭后的消遣了,想起他冷酷得在众目睽睽眼底下,与其他女人调情,当场把她给甩下,他却是那么潇洒地离去。

当场的宾客却是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着,流言蜚语的伤害,是难堪,是羞辱,却全丢给她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

他人鄙视的眼光却在随时随地在提醒她自己,这是她欠他的,她这是应该承受的。

自己既然选择上这条明知道会坎坷且受伤的路,就算泪流干了,依然要坚持走到最后。

寒氏集团的职员见到她的出现,个个都很惊讶也感到奇怪地看着她,居于上司的关系,大家都很有礼貌的向她问好,可转眼就在她背后议论纷纷。“奇怪,我可没有听说过,总裁让总裁夫人来公司?总裁什么时候宠她了?总裁每天都在换了新情妇,今天又来了一个,总裁夫人来这里干什么呢?等下她看到总裁的风流会是怎么样呢?有点期待啊。”

“说够了吧,你们无不无聊啊,拜托,你们每天都是在拿总裁和总裁夫人和别的女人的事来讨论来讨论去的,大家都是女人,又何必女人挖苦女人呢!况且总裁夫人已经够可怜了,你们就少八卦吧,不知道在别人背后说是非很没道德吗?”

“是啊,大家都是女人啊,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好的命啊?我想她嫁给总裁无非就是为了钱,听说她家的公司给人收购了,还欠了一大笔的债务,还是总裁帮她还清的,可是我就是不明白,总裁为什么要娶身无分文她呢?”

“落难的千金,一文不值的,还有人肯要,这样已经对她很仁慈了,换是我,我都愿意,跟着有钱人可是我一生最大的梦想,就像总裁这样的人,不但人帅最重要的是有钱,做个哎呀总裁夫人比做一个普通人要好。可怜?她才不可怜!我才是最可怜的好不好。”

于子皓刚从总裁办公室下来准备出去办事,听到公司的同事都在讨论总裁夫人的是非,虽然,总裁夫人话不多,自己和夫人也见过几次面,觉得夫人很善良,很温和,不做作也没有总裁夫人的架子,平易近人。只是他不明白总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这么善良,这么好的女孩。

他呆在总裁身边做事这么多年了,对他的个性很了解,自己不但是他的助理还是他多年的好朋友,但是总裁现在的个性让人难以捉摸,阴阳怪气与火爆的脾气让人觉得很恐怖,很心寒,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冷让人难以靠近。

听到别人中伤自己的上司兼好友的妻子,自己很不高兴,尤其见到总裁夫人那苍白的脸,很不忍心。出声阻止大家的讨论“如果不想回家吃自己的话,我建议各位还是找点事来干比较好。”

大家听到于子皓的话马上闭嘴,埋头苦干。得罪他等于得罪总裁,为了自己的饭碗最好就是听他的话。

凌傲雪深深吸一口气,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切都是自己自愿的,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向于子皓点下头代表谢谢他刚才为她解围,就踏进那道总裁办公室的专属电梯,按下电梯钮,寒骏毅,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凌傲雪在心里默默地说。

应该是吃饭的时间了吧!大家都在忙什么呢?面对他的秘书自己会尴尬,见到如此可怕的女人也需要很大的勇气,不是为了他,她是不会来的,这里是她难堪的流言。

面对着他的办公室,她的心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股强烈的不安,莫名的悸动!像在怕什么似的。

心越来越慌乱,没事的,没事的,我害怕什么呢?不就是跟他谈一下外面的流言蜚语而已,只要相信就没事的。她不停地安慰自己。

突然,里面传出让她努力虚构的幻实与现实给重重划下一道深痕的声音“总裁,你的什么时候陪人家出去走走呢?人家这么努力地伺候你!好歹你也得有点表示嘛!”

“呵呵!好痒啊!别折磨我了,直接来的好,快点,快把我狠狠地贯穿吧!我可快等不及了。”

正要前进的脚步瞬间僵在半空中,不知是放下来好还是搁在半空的好?

这样的情景自己要进去吗?进去看自己的老公如何和其他女人风花雪月,搂搂抱抱,亲亲我的吗?

凌傲雪强抑着残碎的心痛,但是始终控制不了泪水,心只想要逃离这里,瞬间转身离开时,脚步却是那么的不愿意离开。

里面洋溢出的恶心声音让她的心碎成万片,凌傲雪,要镇定,要记得今天你来的目的,你只要记得来跟他好好谈谈的,记得你来是要他给个解释自己的,别想那么多。

她只有这样给她自己一个台阶下,也只有这样给她留下的理由,深深呼吸一口气。

大力一推,办公室的门即时被她给推开了,她受伤的眼神像在犹豫着什么似的。

“终于肯进来了,怎么样?也该学会了做一个女人,该如何服侍丈夫了吧?”他讽刺地冷说着。

他冷若如霜的浑厚声线却打断了她的犹豫,他冰冷的声音却让她听到禁不住在发抖。

她轻轻地将眼角的泪水抹掉,咬着嘴唇,冷眼地怒视着他们的亲昵。

冷静,强忍!凌傲雪,不要去想,不要在意他的风流事,这些也没有什么的,又不是第一次了,没有什么好哭的,哭了也没有用。

重拾一下她自己伤心的情绪,深歇一口气,脸上挂上虚伪无所谓的笑容向他的身边靠近。

这就是她所谓的伺候,这样的伺候,我自己也会,而且自己比她做得更好!无耻的女人,既然还敢在自己的面前把胸口贴在他的身上。

凌傲雪蹙着眉,冷眼怒视着她,还好不是什么难看的画面。

但是,他的脸上既然挂着满意的笑容,甚至带着戏谑,对着抱在怀里的秘书说“看你都把总裁夫人给引来了,怎么样啊,这个观众你还喜欢吗?”

她妖媚的对凌傲雪挑眉娇笑,似在挑衅着她,身体依然趴在他的身上,完全没有脱离的意思,根本不把她当成总裁夫人,还娇滴滴地说“总裁夫人真有心,大老远赶来当我的观众,我很感动,能够有这么好的观众,再多来几次我都愿意。”

话一说完就当着凌傲雪的面吻上他的唇,样子有些yín荡地享受着,丢一个挑衅得意的眼神,意味深长地说“总裁你说的是不是呢?”既然总裁要自己来演戏,当然要演得逼真,演得够入戏才对得起这笔钱。

凌傲雪的心像被刀深深地割一刀,痛得她的手都在抖震着。

语言的讽刺,行为的糟蹋,眼神的挑衅,她的心,痛...无比的心痛。

好,要玩我陪你玩,脸上仍然挂着笑容,比刚才的还要开心,仿佛视眼前这个魅力超凡的男人和她自己没有任何一点瓜葛。

其实他们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一纸婚书,没有意义的婚书,只有仇恨的黑字白字的笔迹在交集着,是一个挂名的名义上夫妻罢了。

她颤抖的手紧紧地握住,指甲却是无情地越掐越深,都给掐出几道血迹斑斑的血痕了,但是手心上的痛始终比不上她这里,心里的痛,锥心的痛,似要把她给活活窒息而死的感觉。

“我今天来是想要跟你好好谈谈的,不过看来你很忙,你也不会有时间来应付我的,我还是回学校上课吧。”她若无其事地说着,语气是那么的自然,她的伪装就快漏泄了,她自己无法那么冷静地面对他,只有放弃洽谈,只想离开。

她轻微地颤抖着,极力克制自己有可能会发出的脱线的颤声,把目光转移到不知廉耻的秘书身上。

“还有你,身为一个秘书,既然当着我这个总裁夫人的面,做出不知羞耻的事情来,你还有没有羞耻之心,你就是这样帮公司做事的,我有权利觉得你是在给公司抹上污点”她以总裁夫人的身份在斥责她,第一次以总裁夫人的身份,第一次这么冰冷,这么严肃地斥责着别人。

凌傲雪冷眼盯了一下他们,闭一下眼,像似在极忍着什么似的,走吧!该说的也说了,还呆在这里让他们继续羞辱吗?

她故作潇洒,带着不在意的笑容转身离开,出了总裁办公室,她却像跌入万丈深渊的沉痛,逃亡似的离开寒氏集团,生怕留在这里一秒钟她自己都有可能会窒息而亡。

哼!!她这是什么意思?既然不在意?还能笑得那么开心。看到她那抹无所谓,毫无在意的笑容,他就冒起熊熊的怒火,他眼中冒着烽烽的火焰,嘴角邪邪地拉扯了一下。

我看你还能笑多久,我会让你哭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等着瞧吧!

她哭得越惨他就会越开心,却偏偏她每次都是带着那副该死的笑容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的笑只会让他更痛恨她,她可以这么开心地笑,而我爸妈呢?他们的笑呢?她怎么可以剥走爸妈笑的权利?她没有这个权利,她没有权利让他们在地下长眠。

他眼中的恨意比怒意烧得更为可怕,满身杀气滚滚地翻腾着,像要随时杀人才能解他的怨恨。

识时务者为俊杰,却偏偏有人不知死活的在不是时候发出娇滴滴且带点委屈的声音“总裁,你看看,我可没有得罪总裁夫人咧!她怎么可以说得那么刻薄,她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人家真的很冤枉呀!总裁,你要给我做主...”

说着说着既然不顾廉耻,又想上演一龃春戏,将手伸进他的衬衫里,放荡地抚摸着,试图想要挑起这个多金的帅总裁需要,欲望是每个男人都无法抵挡得住的。

她才不会把凌傲雪的话放在心里,一心只想做他的女人,虽然是跟他演戏,但是她可不是那么纯真的。

能做得成他的女人是她一生的追求,无论是怎样的一个地位女人,只要他需要自己就可以了,以后就不用愁了,有大别墅住,有花不完的钱,这种荣华富贵的生活,光想着就会让人兴奋到发疯发狂了。想着自己的命运即将要翻新一页,更加卖力地使尽浑身解数来勾引他,哼!那个总裁夫人也太没有见识了吧!不知道羞耻是女人的专利。

寒骏毅毫无留情的将她推到地上,冷酷无情的说“你可以走了,你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还有,她说得没有错,你的确不知道羞耻。”不懂得应变的女人要来也没有用。

“????”

“我是哪里演错了?总裁这么生气?”听到他不要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她着急地哭泣着,哀求着。

她的哭泣与哀求声音只会让寒骏毅的心情更加烦躁,更加火暴。

“戏演完了,你也不用这么奋力地哭,没有人当你的观众你,你再怎么埋力,也是没有戏费的。”深邃犀利的眼神投向满脸泪水的秘书,手一挥,签下了她应得的酬劳。

他要的秘书是能干事,而不是花瓶摆设的,他之所以雇用她,也只不过是想借她的妖艳娇媚来刺激她而已,既然戏演完了,验收的成果却不能让她有半点伤痛,这个女人如同烂泥,再也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留下来也是多余的。

有钱收是件美事,心里开心得不得了,却还是不知道死活的模样,搂着他撒娇“下次再有什么好戏要演的话,随时找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马上给我滚。”他已经到了不可忍耐的程度了,一声狂怒的大吼下,完全把他的耐性给磨灭。

女人还是懂得察言观色才是理智的选择!让人厌烦的女人,最好不要在狂吼的狮子下做出不识相的举动!

秘书浑然颤抖着,紧紧地握住手,扭动着腰肢落魄地挪了出去。

忽忽!!!开玩笑,再不走的话,那肯定会让他给五马分尸的,呵呵!不用费力气就有钱可收。

钱,我的钱,爱死你了。啵——

强忍的泪水,在没有难堪与侮辱下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他就要这样羞辱我吗?还没有羞辱够吗?这么恨我吗?这么恨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既然娶了我却不能好好对待我?为什么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为什么?

“老天,你实在是没有长眼,我鄙视你的不公,我怨恨你的捉弄。”她突然抬头大怨大骂上天的不公,泪水疯狂地下落。

泪水,无言地洒落,像是读懂她的心声,也像是在讽刺她的伤痛。

为了那个意外,他的恨真的那么深吗?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我爸妈也丧失生命,我要谁还我——

她每晚都做恶梦,每次都梦到这可怕的一幕,他要自己偿还他所失去的,而我自己呢?我失去的又有谁来偿还?

落寞伤心的她现在心情很乱,她不想回家也不想去学校,她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恍着,泪水随风不停地洒落,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她以前的家——

这个家已经不属于她的了,站在这个家的门口,心疼痛得厉害,过往的开心与不开心的记忆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虽然这里已经改变了,但是这里有着她太多无法忘怀的记忆。

触景伤情,泪水狂飙,这里是她最幸福的根基地,同时也是她悲痛的发源地。

……本章完结,下一章“:回忆悲痛可怕的意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