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无情总裁痴情妻 解禁+修改 [目录] > 第3章::夜的恐怖

《无情总裁痴情妻 解禁+修改》

第3章:夜的恐怖

寒凌飘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心口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把她拉出那个让人难以呼吸的悲痛可怕的记忆,让她浑身颤抖着。

两年了,事隔这么久了,她还是没办法走出她爸妈出车祸留下的那个阴影,心灵受的创伤太深,让她至今都无法去忘怀与面对,自己太过执着与内疚,心中的那道伤痕自己不肯让它完全愈合。

因为自己而导致爸妈和他爸妈的死,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自己,心中的结没人能帮她解开,让她活得好内疚,好痛苦,好痛苦。

爷爷也走了,她变得好孤单好孤独,还要背负着一大笔债务,那种彷徨无助的绝望,让她好想好想放弃生命去陪她爸妈,但是她不能,因为他的出现,她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她没有资格再选择死了,因为她要把剩下的日子用来偿还她欠他的。

她曾经答应过爷爷要好好活着,不可以轻易放弃生命,为了爷爷的遗愿,她撑到如今,为了偿还欠他的,她痛苦地活着。

想到他,心狠狠的刺痛一下,眼前浮现早上他和女职员在办公室里亲亲我我的画面,她的心痛得更厉害。

当初在她最彷徨无助时,是他出手帮她还清债务的,在那时候,她就爱上了他,所以心甘情愿地答应他的条件,嫁给他,无怨无悔地承受着他带给自己带来的无止尽的伤痛的。

她爱他,他却恨她,他娶她只是为了报复与折磨,只为了仇恨。

想到这里,凌傲雪悲伤的泪水像泉水一样喷出来。那双深邃绝美的眸子如今被悲伤填满了,已经失去以往的光彩。

好想好想以前和爸妈在一起的幸福日子,可是回不去了,永远都不可能了,一切都在两年前改变了。

抹掉眼角的泪水,深深地呼吸,看一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在这里站了几个小时了。手不经意触碰到手腕上那道已经愈合的淡淡疤痕,心不由得抽痛,虽然这伤口已经愈合了,但她还是觉得很痛,很痛,很痛...

重拾一下自己的情绪,带着无言的悲伤,跌跌撞撞的离开这个让她有着无尽伤痛回忆的地方,继续她的满无目的地游恍着,在人群里穿梳的她,背影好孤独好忧伤。

凌傲雪一个人在外面游恍着,却不知道寒家有人在为她担心与着急。

“好的,我会转告她的,谢谢,再见!”英姐满脸担心与奇怪,少奶奶没去学校?她没有理由会忘记今天这个重要的考试。发生什么事了?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找少奶奶?英姐越想越担心。

以她对少奶奶的了解,少奶奶不会这样的,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然少奶奶不会不去学校的,她从来都不缺课的,生病都要去上学,而且今天是这么重要的考试她更不会缺席的呀?考试的成绩分数会记入毕业的总评分里。英姐满脑子都是疑惑。

或许她真的忘记了也说不定,不会有事的,可能少奶奶现在和少爷在一起。英姐自我安慰自言自语。

少爷,少爷,对,打电话给少爷,问一下少奶奶在不在就行拉!我真笨。英姐突然想到寒骏毅,马上按下他的号码。

自从他爸妈死了之后,公司一片混乱,他逼于无奈接管寒氏集团,收拾公司的残局,在他独特的管理下,公司迅速进入轨道,以他独到的眼光与商业手段,在商界战出一片辉煌的成绩,成为商界赫赫有名的最年轻的商业奇才,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将寒氏集团推向最高峰,成为今日亚洲最大的跨国企业集团,生意普及世界各地。

他能有这样的成就,也付出了很多,当任一个大集团的总裁真的很不容易,每天都有大小的会议要开,大小的应酬要应付,还有签不完的文件。天天都有堆积如山的工作要忙,这个沉重的总裁职位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了呀!以他天资聪明的才干与无人能敌的商业头脑应付这些沉重的工作不成问题。

公司的员工全都下班了,公司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办公室认真的工作,他每天工作都很晚,忙了一整天,头痛得快要爆了,他用双手轻轻的揉着额头。

“铃...铃...”他的电话响了!

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找他呢?而且还是他的行动电话,这支电话的号码没有几个人知道。

拿起手机一看,是英姐打来的“英姐,这么晚了,有事吗?”疲惫地问。

“少爷,少奶奶在你旁边吗?”英姐担心的问。

“她中午就走了,他回学校啦!怎么了吗?”骏毅感到很疑惑,英姐应该打电话到学校找她呀!打给我干嘛?

英姐听了少爷这话,心蹦蹦地跳得很厉害,她把少奶奶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更加担心更加着急“少奶奶学校的老师打电话来说,少奶奶没有去学校,而且电话是关着的,少奶奶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把她带会去的。”挂了英姐的电话,突然间他的眉间多了一份担忧,听到英姐说她没有回学校,手机也关机了,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又没有打电话回去,让他很生气也很担心,不是恨她吗?她安不全安与我无关,我干嘛担心她?搞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也没有时间去弄清楚。

马上拿出手机打给他的好朋友展浩枫“噢...今晚吹的是什么风呀?寒大总裁还记得有我这号小人物的存在啊!奇怪喔!”展浩枫倜傥的说道。

“看来你的好日子过得够了,活得不耐烦了?”寒骏毅火暴地放狠话。

“不是,不是,好啦,开玩笑的,这么火大干嘛,很伤身体的...”偏偏有人不怕死的继续废话。

“展浩枫”寒骏毅压抑着想要杀人的冲动,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一个字一字吐出。

展浩枫听到电话里头传出想要杀人的寒冷恐怖声,马上转入正题“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呢?”他可不想明天躺在医院没到一头半个月下不了床的。他这个好同学好朋友是个狠角色,不是那么好惹的,说到做到的很有效力的,朋友都没有情讲,说到做到的很有效力的。他一个眼神就足以把一个杀死咧!开玩笑!世界这么多姿多彩,这么美好,谁舍得死呀!

“找你帮我一个忙,帮我在附近查找一个小女孩,越快越好...”冷冷的说完凌傲雪的特征,就挂了电话。

他之所以会找浩枫,是因为他的人脉很广泛,找人的效果很迅速,所以只有找他帮这个忙。

什么嘛?这算是要求别人帮忙的态度吗?谢谢都没一句。展浩枫在心里埋怨着,这话可不敢让毅知道。

不过他倒觉得很有趣,好看的嘴角挂上一股邪笑。他真的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让毅定下心来还这么担心与着急?两个月前突然听到他结婚的消息,自己就感到很惊讶,更劲爆的是结婚当晚甩下新婚妻子去陪别的女人共度良宵。婚后又出现这么多花边新闻,可惜自己有重要事没有去参加他的婚礼,这么好看的戏却错过了。可怜嫂子啊!

不过他没有太多时间去多想,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险的。马上打电话给‘冥暗界’的兄弟们帮忙找。‘冥暗界’办事的效力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快’、‘准’、‘狠’。

他也是‘冥暗界’的成员之一,只是外界没人知道而已,就连自己最好的朋友毅也不知道,在别人眼中,他只是展氏集团的总裁,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就是那些黑白两道听到都会感到恐惧的‘冥暗界’成员。

路上的行人逐渐减少了,乌黑的长发随着徐徐的晚风飘逸,黑暗的天色,让人感觉很恐怖。

她终于走累了,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心情平伏了很多,察觉天色的黑暗,这才想起要回家。糟了,快十点了,英姐会很担心的。

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英姐,没电?怎么办?怎么办?她很怕黑,害怕得令她全身发抖,她一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肚子很饿,而且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晚上会有点冷的,身上又没有钱,平时她都没有怎么出门,所以不习惯带钱在身上。

她脑袋一片空白,自己很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办?内心的那股无助与害怕,让她本来苍白的脸更加苍白了,双唇不停地在颤抖着,牙间发出‘咯咯’的声音,冷得她浑身在发抖。

走了一整天的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害怕的泪水慢慢地从眼眶里溢出来,骏毅,骏毅,你在哪里?我好害怕!她好希望他能来找她,泪水一滴一滴地划落,他不会来找自己的,他这么恨我,他应该很开心吧!想到这里,她的心不由得地在抽痛。

毕竟她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女孩,从来没有这么晚一个人呆在外面,所以她除了害怕,无助地流泪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汪汪...汪汪...”流浪狗见到傲雪不停地吠,慢慢地向傲雪走近。

傲雪听到狗的吠声,眼前又浮现她爸妈被撞的可怕画面,整个人像疯子一样,跌跌撞撞地向前跑“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害死爸妈,不是,不是我...”嘴里乱言乱语地念着,发狂地跑。

自从她爸妈死后,她对狗感到很恐惧,她害怕狗,见到狗她那可怕的回忆就清晰地浮现在她的眼前,以前她是那么爱狗的,爸妈死了,她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好沉默,好忧伤,以往那个可爱调皮爱笑的样子已经不存在了,她往日的开朗与光彩已经被忧伤覆盖了。在他面前只有伪装的自己,这样的自己伪装得好辛苦好辛苦。

不管跌伤的痛,拼命地跑,跑累了停缩在一个角落里,娇小的身子不停地在颤抖,嘴里不断地念着“不是我,是我,不是我,我没有害死爸妈,是我,我是凶手,我是凶手,我不是凶手,我不是......”她的理智与神志在吵架,神志已经混乱她的理智了。

脸色白得像一张白纸,泪水疯狂地洒落,脸上尽是布满彷徨、无助与害怕。虚弱的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

流浪狗好像明白傲雪很怕它,所以没有靠近她,静静地守侯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看着她,眼睛有些湿湿的液体流出来。连狗都跟着流泪,其实这个流浪狗就是与傲雪从小玩到大的乐乐,如今已经长大了,它认得出主人来,主人却不认得它了,而且见到它就害怕地跑。

寒骏毅拖着疲倦的身躯开着车从公司附近一带沿着路一直在寻找着那个让他莫名其妙担心的女人,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见到她半个影子,让他更加担心与着急,天气又冷又黑,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如果碰到不怀好意的人,会很危险的,她一个弱女子能对抗得了吗?越想越担心,心中有一股害怕的感觉在跳动着。

害怕她会出事,不由得加快了车速,心里被那股害怕的感觉弄得很凌乱。

正在这个时候展浩枫收到‘冥暗界’的手下带来的消息,得知毅要找的人的位置,一秒钟也不敢怠慢,马上通知好朋友寒骏毅。

寒骏毅得知后,踩尽油门把车速加到最快,向凌傲雪的方向飞奔去。

一路上他的心绷得要命,终于到了,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子浑身在颤抖。耳朵还听到彷徨、无助与恐惧的颤音“不是我,是我,我不是凶手,我不是,我是凶手,我不是...”

寒骏毅马上跑到凌傲雪的身边很生气地吼着她“凌傲雪,这么晚,你不回家,你在干什么?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担心你吗?”见到她没事了,这一刻他那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但是有一股不舍与心痛的感觉向他袭击。

凌傲雪神志不清,嘴里一直在念着这话“我不是凶手,我不是,我是凶手,是我,我是害死爸妈的杀人凶手,我是凶手......”

不对劲,她怎么了?他觉得她有点不妥。见到她那张泪脸白的如白纸一样,心狠狠的抽痛。

她那彷徨与恐惧地颤抖着,把自己的身子紧紧地抱住,缩成一团。泪水像泉水一样一直一直在涌出来。

他见到她恐惧的样子好想把她紧紧地锁在自己的怀里,她彷徨的样子让他好心痛好舍不得“凌傲雪,凌傲雪,是我,我是寒骏毅,凌傲雪...”两手放在她的肩上摇晃着她,试图把她唤醒。当双手触到她肩上时好像触到冰一样,第一感觉就是好冰,马上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凌傲雪听到‘寒骏毅’这个名字,才找回了一点清晰的神志。抬起满脸都是泪水的脸,见到她此刻最想见到的人,终于等到他了。

见到自己心爱的人,恐惧、彷徨、害怕瞬间都被‘寒骏毅’这三个字赶走了。紧紧地抱住骏毅“骏毅,骏毅,骏毅...”激动地念着他的名字,双手把他抱得死死的,仿佛一放手他就会不见似的。

寒骏毅被突来的拥抱弄得不知所措,身体僵住了。好冰,她的身体好冰,是她的冰冻让他反应过来了。

“没事了,别怕。”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口气放柔了很多地安慰着。

“我带你回家。”把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扶起她,其实他很想紧紧地抱着她,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她冰冻的身体。因为这地方太冷了,要马上带她离开,不然她会生病。

凌傲雪在他的怀里感到很安全,有他在身边她不会感到害怕了,折腾了半天,她已经累到没有任何力气了,心里的恐惧没有了,知道自己很安全了,可以放松一下自己了,实在太累太饿了,她再也撑不下去了,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昏倒了。

寒骏毅眼见她就快跌倒了,动作敏捷地接住她下滑的身子,担心地唤着她的名字“凌傲雪!凌傲雪!”

她实在太累了,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别人的呼唤。寒骏毅马上把她抱上车,满脸挂着担心与心痛。

为什么要为她感到心痛?干嘛这么担心她?真是莫名其妙,他对今晚的奇怪行为感到很疑惑。但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马上开车离开这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的温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