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无情总裁痴情妻 解禁+修改 [目录] > 第39章:: 抬杠(9)

《无情总裁痴情妻 解禁+修改》

第39章: 抬杠(9)

寒凌飘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她悲伤的泪眼疑惑地注视着他那复杂交加的眼神,她有点错愣,是自己看错还是自己的幻觉或是自己的错觉呢?

他的眼神中出现对自己的怜悯与痛惜!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吗?想一想也知道,他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有痛惜的情愫可存在呢?是自己太想得到而已吧!才会让自己产生这样的错觉吧!一定是这样子的!

像他这种冷酷无情的浪子,怎么可能对自己有测忍之心可言呢??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否则他绝对不会对自己有任何一点痛惜的。

听到他的无情伤人的讽刺话语,心再次抽痛。

她突然睁开眼睛,让他措手不及,立刻收起对她的心软,恢复以往的冷酷无情,她的泪水让他对她完全失去性趣,毫无心情再继续刚才还没有继续完成的事情。

全然地撤离她的身体,她柔软的身子教他怀念,今天的他着实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一连串的怪异行为已打破他惯有的冷酷,的确让人感到很意外,很惊讶。

他本来想好好教训教训她的,想要挫挫她的倔强,点知道他却在不知不觉间跃过了红色警戒线。

他慢慢地移动脚步,往窗前靠拢,想借助晚风让自己更能清醒点,自己的怪异行为让他感到很懊恼,心情有点乱。

他的背影为什么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孤独呢?为什么他会那么冰冷呢?如此的冰冷让人感到很心寒,他——实在让人难以靠近。

他突然离开自己,为什么自己会感到很失落呢??果然——自己还真是没有那个魅力,自己真的要承认挑不起他的兴(性)趣。

难道他就是这么厌恶自己的吗?连碰都觉得厌恶吗?豁然的心痛,感觉自己真的真的很难堪。自己的尊严、自尊全然没有了。

夜色扑朔迷离的,空气中凝固着一片落寞的沉静,房里的他(她)都在想着各种的心事。

好一会儿,他终于开口打破这片沉静。

“你该解释一下今天你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了?”冰冷地提醒着她该解释什么!

他已经完全挥发以往的冰冷,冷酷无情的声音刺痛着傲雪的心窝。

傲雪用手拭去脸上残留下的泪水,调整一下情绪,加以思想地应该怎样回答他的问题!这是自己的私人时候,他应该无权过问的吧!?

平时看上去,她是个很温顺很温柔的女生,可是她生起气开可倔强得很,不过她给人的印象和感觉都是那么的温柔典雅的。

“那是我的私人空间,我想我没必要向你报备什么和解释什么!”自己的私人空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需要像谁报备自己的行踪。

“私人空间?你确定?”私人空间不需要解释与报备?听得他心中的怒火再次在严重燃烧起来。

“难道不是吗?”傲雪懊恼他话中有话的含义,疑惑地反问。

“哼!你好象忘记了什么?你是我的私人财产,包括:你的人是我的,你的时间是我的,你的身体是我的,你的灵魂也是我的,你的一切都都是归我私有,你这一生都属于我私人财产,你说你还有私人空间可言吗?”她应该还没有看清楚她的地位吧!他冷言冷语地提醒他。

“私人财产?”百思不得其解,脑子里全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不是你的私人财产,我有我的自由空间。”管他什么私人或诗人的。

“哦——看来你还没有弄清楚你的地位是什么?别以为仗着总裁夫人这个头衔,就很了不起,我可以让你戴上这个风光的光环也可以让你变得暗淡无光。”

“你只不过是在外人眼中说得好听的你是我寒骏毅风光不再的失宠妻子,说得不好听的你只不过是我用钱娶回来的报复工具而已!”冷眉上扬着,冷漠的眸怒视着她,想看看她听了此话会有什么反应。

报复工具?身体浑然一震!这四个字狠狠地贯穿着她自己的心窝,他的无情的冷言冷语彻彻底底地把自己伤得片体鳞伤。

不——我不属于任何人的,我只属于我自己一个人!

不——我不属于任何人的,我只属于我自己一个人!此话在她的心中重复再重复地呈现出来!

受伤的眼神始终不敢去面对他那双像鹰眼一样的冷眸,怕自己再也没有力气去承受他的冷漠,他的无情,他的冷酷,他的冰冷,此刻,心真的好累好累——

心累得让她不想回答任何的话题,她已无力气和他拗下去。继续下去,受到最大的伤害只是自己。但是他们只有这样互相抬杠,她才觉得自己真正存在这个世界里面。

“我不属于任何人的,我更不是你的私人财产,你无权管我的私人空间。”傲雪很受伤地狂吼。

她不要做别人的私人财产,她只想做自己。这么简单的要求,难道这样都不行吗?老天也对我太不公平了!怨恨上天的不公平——

“是吗?要不要试一下呢?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权利。”冷冷的嘴唇微微上扬,有种就接受这个实验。

“不要随随便便地挑衅我的权威,更不要惹火我,否则后果自负。”不可否认这女人有种随时会把人的怒火推向最高峰的能力。

他的冷言冷语无一处是不伤自己的心。

突然自己发觉胸口很不舒服,一向心脏不好的她,胸口经常隐隐作痛,胸口沉闷得一片死静。

老毛病又犯了,习惯性的手抚上隐隐作痛的胸口,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

她瞬间的变化,他看得一清二楚,,她的种种动作都牵扯着他的眼球他的心。

她怎么了?脸色怎么变得有些苍白,刚才还好好的,该不会是装的吧!哼——虚伪的女人。

心痛——为什么他看自己的眼神总是带着鄙视和讽刺,还有怀疑呢?

“我花那么大笔的钱娶你回来,不是要你给我看你这张要死要活的死人脸。”怒火冲天地吼着她。

为什么他总是不肯放过自己呢?真的很累很累,累到一点力气也没有!为什么一定要用他的冷言冷语来伤害自己??为什么??

“你是个很不及格的女奴,看来得要我好好调教调教,你才会明白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女奴!”冰冷的话音中,每一个字都带着攻击性强的无情利刺。字字刺得她痛不欲生。

女奴?

‘女奴’二字狠狠地刺进她的五脏六腑,疼痛得让她几乎晕倒,心好想好想逃离这样的伤痛。

悲伤的热泪再度洒落,每落的一点一滴都带着锥心的痛,忍让地承受着他无情的讽刺,无情的伤害。

此时此刻,自己的心已被他伤得碎成万片,片片都载着血丝,载着她的悲伤。

心痛得她感觉胸口更加不舒服,由隐隐作痛慢慢地转变为剧烈的痛。

手不禁地紧紧捂着左边的心脏,此刻,如果她有心脏病的话,现在绝对会倒在地上昏迷到不省人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抬杠(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