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无情总裁痴情妻 解禁+修改 [目录] > 第40章:: 抬杠(10)

《无情总裁痴情妻 解禁+修改》

第40章: 抬杠(10)

寒凌飘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无话可说了?”见她沉默已久,不回答自己的话,心情非常不爽,更不满他的沉默,再次口出狂言去刺激她。

的确,自己真的是哑口无言,没有什么话可以跟他说了,对他而言只会浪费口舌,这样的对话只让自己得到片体鳞伤,满身伤痕累累的,只会让自己更难堪更难过而已。

“想要我说什么?我一个低等的女奴——会有权利说什么?”——女奴,多么讽刺,多么难堪的称号。

这声‘女奴’却深深地刺痛着她和他的心,原来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只不过是一个最低等的‘女奴’,好听一点,和别人相比自己只是高级了一点,呵呵——自我讽刺的笑,心如刀割。

自己是怎么了?连自己也在讽刺着自己,伤害自己,呵~`~无言的痛——

“你还算有自知之明。”鄙视地看着她。

“的确,你的确没有权利说话。”为什么听到她自称一声——女奴!自己的心会那么莫名生气呢?

“我是你的雇主,我批准你说,你就得说,这是命令,你只要服从。”他只需要服从的奴隶。

心无言地颤抖着,——命令、服从,多么伤人的字眼,自己又何曾不服从他了?痴情地承受他的折磨,他的羞辱,还要自己怎样?做到这样的份上还不够吗??

自己这样还不够吗?试问有谁会这么白痴?这么傻呼呼的?会这样心甘情愿地受他的折磨和羞辱呢——

晴天霹雳而来的伤痛,有那么的一瞬间直教她有种生无可恋的绝望心态。

“别以为我让你上学,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既然给他早退——

“我既然可以上你上学也可以让你退学,最好不要挑衅我对你的耐性。”冷酷无情地发出威胁的警告。

“退学——不,你不可以这样子对待我,不可以——”心慌颤抖地咆哮着。

上学是她目前唯一可以生存得轻松自由的地方,他不可以这么无情地断了自己的生命。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你不可以这么做,不可以——”她暗涌着惹人心痛的泪水,颤抖的声音,声声惹人怜悯。

“有什么不可,我寒骏毅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说是不可的,不信你尽管试试看!看看我可不可!!”没有什么是他做不成的,自信满满的嘴微微上扬。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抖震地声音充满哀怨。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

“我到底做错什么?我根本没有做错什么。”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他为什么要如此待我?硬要说自己做错什么的话,自己做得最错的是选择嫁给他。

“没做错?”狂怒地咆哮——“你没做错,那我父母呢?他们又为什么死?那又是谁做错?——”

想到父母的离开,冰冷的眼神中略浮现一瞬间的痛苦哀伤,至今他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父母的死,他把所有的罪责怪在她的身上,恨她,怨她———

心中对她恨之入骨,他想要报复她,想要残酷地折磨她,要她永远都活在自己的折磨当中,要折磨到她生不如死。

痛——冷——

身体浑然抖震,瞬间脸色变得更苍白,他不提到他父母,自己还能承受得了,还能勉强撑下去,他父母和自己父母的死——是她此生的噩梦,更是她的伤痛。

泪水像泉水一样相涌而出,苍白的双唇微微地颤抖着,

“收起你的泪水,你的泪对我而言一点用处也没有,只让我更加厌恶而已——”口不对心,其实见到她流泪,他的心好象被针扎到一样,刺刺地发痛。

恨她却又心痛她,让他感到很懊恼自己为什么有种感觉,心里面十分矛盾。

她也想收起自己的眼泪呀!可是,就是收不了,泪水更狂肆地流。

“不是,我没有错,我没有……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神志有些模糊,被触碰到的伤口让她好难过好心痛。

不是…不是我…头不停地摇晃着,悲伤的眼神出现无助的彷徨和恐惧。

她脸色突然变得好苍白好苍白,双唇不停地在颤抖着,突来的变化,让他有点后悔,后悔不应该这样伤害她——

就算她再怎样变化都不能改变他的心他的恨,更不能阻止他的冷言冷语。

“哼!!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对你,我想怎样对你是我的自由,你没得选择,只有承受。”这样对她算是对她好了。

“从明天起,你不用去学校了,安分点给我呆在家里,做个合格的——女奴。”给她自由的空间太宽了,是时候给她压小,该好好调教调教她一下,什么是为人妻之道。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我,你说什么都可以,不要不让我上学——”听到他此话,她抛却自己的自尊和尊严,苦苦地哀求着他,哀伤的泪水不断地溢出来。

该死的——

她的泪水好象有魔力似的,总使他心乱,时时刻刻影响他的心情。

“我不要给你囚禁,不要…我不要…”发狂似的哀求。

“没有你说不要的,你没有权利说不要。”他无情地反驳。

‘无权’的确是,现在的自己不是以前的千金小姐了,落魄成为他的阶下的女奴,既可悲又可哀,悲伤的她凄楚地冷笑。

爱他的心突然感觉好累好累,好痛好痛,泪水除了狂飙猛洒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要怎样才让他收回这样致命的成命。

无言的沉默,眼前的他让自己感到好心痛好心痛。

当初他已经明确地告戒过自己,他只为了报复才娶自己的,这个结果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还伤心什么?我哭什么?

此笑让人感觉好凄楚好心痛,伤心已不能形容她此刻的心境。

笑?还笑?可恶,还笑得出来,对她凄楚的冷笑很不满,难道她真的想做一辈子的笼中鸟吗?

想要她苦苦哀求着自己,她为什么不反驳?冷眼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傲雪心痛得已经无话可以跟他说了,只有无奈凄楚的哀笑,笑自己的无知,笑自己的天真,笑自己的痴情,笑自己为什么要爱上这种冷酷无情的恶魔,笑自己这一生将会埋葬在他的羞辱,他的折磨中。‘笑看人生’,自己做到了——

这不是人人都渴望的‘笑看人生’吗?自己做到了,心却已破碎得不成形了。这种‘笑看人生’笑得她好痛苦,看得她好凄楚,好凄惨,好悲哀。

为什么自己的‘笑看人生’是这么痛这么伤?凄楚的眼神中有那么一瞬间参杂着她对生活的无恋,对人生的无意义。

她这那是什么眼神??是自己的错觉吗?还是她给人的幻觉?隐隐约约当中,他似乎见到她对生活的无恋,对人生的无意义与凄楚。突然他的内心深处闪过一抹害怕与担心。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娶你回来不是要看你要生要死的鬼样子。”害怕见到她这种眼神,隐隐约约中,好像在给他预告什么似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抬杠(1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