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办公室风声 已出版上市 [目录] > 第19章:搞清立场

《办公室风声 已出版上市》

第19章搞清立场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于漏叫早事件,先是总机当班的负责人免职,直接责任人被开除。继而是针对一些工作衔接上的不足做了亡羊补牢。

韩雪向陆彦涛提议:“我觉得这次的事件,虽然表面上看来是总机的问题没有错,但是作为相关部门还是应该相互补台比较好。我建议以后,前台提前将早航散客和团队的报表打印出来,给总机、行李房和大堂,让他们都做好核对以及准备工作,如果超过20分钟,还没有客人来结帐,应该请大堂经理打电话询问。毕竟,我们是一个整体,都是前厅部的下属部门,有什么不能沟通和补台的呢?”

陆彦涛很是赞同:“我来和这些部门的经理沟通,以后一定要杜绝这样的事情。”

一周后,由于销售部和前厅部的通力合作,乌克兰航空公司接受了ST的道歉,继续执行起住房协议,其他航空公司的协议也继续执行了,另外正在洽谈的4加航空公司,有3家最终选择了ST。

接下来的日子,忙碌使时间像水般划过。夏商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将皇家会所的《工作标准与程序》写好了,她虚心地给埃伦拿了过去,请他审核。

埃伦抽出两天的时间仔细地审读了一遍,对夏商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他把夏商叫进办公室,不露声色地肯定了夏商的工作,又轻描淡写地交代了几项工作的要点:“你去HY酒店学习的事已经定下来了,原本安排在8月进行的培训提前了半个月,是15日开始。不过这种学习,很多时候会变成走马观花的形式主义,但我希望你能带着一个归零的心态去,你就是一个普通员工,不是什么经理、主管。还有就是培训一个月回来,马上要投入到开业准备中去,这个将是最辛苦且最难的工作。”这次的培训地点是任sir定的,埃伦和白墨涵虽然都有些不满,但又不好反驳。

夏商郑重地点点头:“我知道,会努力做好。”

这时韩雪来到了埃伦的办公室,明天,陆彦涛将被派去法国参加金钥匙组织的会议,前厅部的工作由韩雪全权代理一周。

夏商站了起来,离开了埃伦的办公室。埃伦一看到韩雪,就露出一丝微笑,这个女孩总能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事,所以每次看到她,都能带着一番期待。

韩雪与擦肩而过的夏商,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对埃伦说:“总机高主管升任总机经理的申请,请您签字。”

“好,我签完字,会让秘书给人力资源部送去备案的。”

韩雪从埃伦的办公室一出来,就去了夏商的办公室。夏商的办公室里却有一人,是采购部的陈经理,韩雪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陈经理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保养得很好,依旧是仪表堂堂,不过有着“葛朗台”的外号,让他的形象打了折扣,但是负责采购的人不精于算计,怎么能行呢?

他对夏商说:“布草的样品已经到了,白总说让你先挑出几款报上去,他再决定。”

夏商略有惊讶,陈经理继续说:“是白总介绍过来的经销商,值得信赖,所以白总说你挑样式就好了。”

听不出这话是褒是贬,夏商不好附和,只好放下笔记本立即说:“那我们去看看样品吧。”

陈经理说:“好的,我已经先安排客房的服务员在房间里铺好了,一起去吧。”

“您想得周到,布草是要直观的看才有感觉。”夏商说着随陈经理来到了8033房间。

房间的门开着,客房服务员正在一个男子的指挥下铺着床单、被盖,那男子还蹲下来,亲自将床单的角弄平整。陈经理立即打招呼说:“薛经理真敬业啊!”

薛经理站了起来,满脸是笑地说:“哪里哪里。”

陈经理把夏商介绍给了薛经理,薛经理的笑容更大了,并且奉承地说:“听说遇见美女,这一天都有好运气,果然是这样,因为见了美女,自然心情愉快,也就做什么都顺利了。”

两个中年男人相视大笑,夏商却红了脸,这样直接又不高明的奉承真是难以接受。她只好走进了卫生间,毛巾、浴巾已经挂好,地巾也已经铺上了。她伸出手,揉搓了一下毛巾,感觉比较柔软蓬松,她转头问跟进来的薛经理:“可以沾水吗?”

“夏经理还真是行家,当然要沾水试过了才知道品质的好坏。”薛经理一边说,一边把黑色的毛巾、白色的浴巾各取了一条下来。先把毛巾完全打湿、拧干,没有掉色,展开后依然很柔软。白色浴巾上则是只倒了一口杯的水,水印很快就扩散开来,证明这毛巾的吸水性很强。

夏商点了点头问:“这毛巾的颜色有多少种?LOGO的工艺又有多少种呢?还有您给多少家饭店供货,他们都是什么颜色、品质的?”

薛经理不紧不慢地说:“颜色有上百种,还有印花的,LOGO的工艺也很多,不过以我对白总的了解,他喜欢刺绣的。提花、印花的不够档!其他饭店要过的货,我都没拿来,因为白总说ST需要有特色的。”说着他回到房间,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拿出几条毛巾,一一给夏商看。

“刺绣的确实不错,不过价格有些高。”陈经理貌似不经意地说。

薛经理连忙说:“价格已经是最便宜的了,这个你放心,有白总在,我哪里好提价呢?”

夏商看到已经铺好的床单、被盖、枕头,一种温馨又清雅的感觉,她连连点头:“这套床品不错。”说着,她摸了摸质感:“品质也很好。”

薛经理翻开图册:“这里面还有上百种风格可以挑选,我们公司的布草现在都出口的。”说着开始一一讲解,哪款成色供哪个饭店等等。

陈经理在旁边听着没有说话,和夏商一起翻看着图册。

很快夏商选定了4套较为高档、4套极高档的床品。陈经理有些咂舌,指着极高档的那几款说:“这几套的价格也太离谱了!”

“这款可是我们给帆船酒店提供的布草;那款是给BANYANTREE提供过的,都是很奢华的酒店、度假村为顶级尊贵的客人准备的。”薛经理自豪地说。

陈经理微微摇头:“您是知道我们的预算金额的。夏经理不太清楚,你应该把适合我们价位的产品主要推荐,而不是现在这样随便挑,夏经理很忙的,这样岂不是浪费时间。”

夏商心底有些不快,刚才和她一起翻看画册时不说,偏偏等她挑选完了才说。

“我倒是觉得夏经理挑选的款式正是白总喜欢的。”薛经理点到为止,但是眼神里有一种东西,似乎是在和陈经理交流着什么,夏商看不懂,但是陈经理一定是懂了,所以他点头了。

薛经理表示:“明天我就把你挑选好的样式拿样品过来,越早确定越好,这样生产周期不用太赶,准能出好活儿。”

薛经理收拾好样品,执意要请夏商和陈经理吃午餐,夏商婉转地拒绝着:“我下午1点还要开会,现在都12点了,赶不回来的,你们去吧。”

陈经理和薛经理略带遗憾地和夏商告了别,夏商回到办公室,韩雪正等着她一起去吃饭:“这么早就有样品来了?还顺利吗?”

“还好,这家供货商的产品很有档次,不过陈经理说话怪怪的。”夏商说。

“怎么了?”韩雪问。

夏商就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说:“真是不知道陈经理是什么意思。”

韩雪捏了下夏商的手:“是你做错了,并不是人家陈经理怪。”

“我做错了?错哪里了?”夏商有些疑惑。

“你拿着鸡毛当令箭,以为自己可以大包大揽地做决定了,其实,你只是个配角。”韩雪看夏商的疑惑更重,只好问:“觉得是你对布草懂得多,还是人家陈经理懂得多?”

夏商皱眉:“应该是陈经理吧。”

“那你又试又问的干嘛?陈经理找你是去提建议的,可不是让你看质量、做决定的。你能懂得比他多吗?你抢人家的活,人家能高兴吗?你又是白总现在的红人,他当然不好当面说穿。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选出来的东西,白总喜欢还好说,白总要是不喜欢,挨骂的可是陈经理,不是你。再退一步,陈经理全推你身上,白总对你的印象也会打折。”韩雪叹气:“你说你啊。”

“可是陈经理说这个供货商是白总介绍来的,而且,薛经理还说我挑的会是白总喜欢的。”夏商有些不服气。

“他是商人,商人的话你能信吗?你要站在ST的立场上考虑啊,别人家夸你两句,就找不到北。”韩雪都要无语了。

夏商沉默了,仔细想想韩雪的话,还是有道理的,部门间虽说是合作,可还是分工明确的啊,她这样做,一定是让陈经理不高兴了。

“算了,你也别太放心上了,以后注意吧。”韩雪安慰着夏商:“部门间合作的事,要一听、二看、三思考,我们只有建议权,绝对没有决定权的。”

“那该怎么做才对呢?”夏商委屈地问。

“首先你应该听陈经理是怎么和他沟通的,大致方向搞清楚,这个方向就是价位、品质什么的;然后看陈经理的眼色行事,因为你只是去配合工作的;最后按照大方向,把自己想要的东西表达出来,让陈经理和供货商再沟通,由他们挑出来的范围内再选,就错不了了。”韩雪语重心长。

“你是怎么明白的呢?管理学的书上也没有写这些细节啊。”夏商由衷地佩服。

“我也是上次前台买点钞机才明白的,你忘了,因为那个点钞机的事,我被骂了几次。”韩雪笑了。

“我说呢,看你以前挺强势的,怎么突然和其他部门就能很圆滑地打交道了。”夏商领悟了:“看来我老爸说得没错,经验和装备比勇气更重要,这就算是一个经验教训吧。”

韩雪点头:“很多事,是必须错了以后,才知道该怎么做的,所以别太介意。”

“对了,你刚才找我是什么事?”夏商才想起来。

“陆彦涛说今天晚上请咱俩吃饭,说是这件事我俩功劳大。”韩雪笑了。

“我还是编个理由,不去了,你好好表现。”夏商为韩雪有了进展感到欣慰。

……本章完结,下一章“管理心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