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办公室风声 已出版上市 [目录] > 第50章:棋逢对手

《办公室风声 已出版上市》

第50章棋逢对手

携爱再漂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出了山居右拐就可以上山了,不远处就是箭扣长城了,只是年久失修又山势险峻,走了40分钟,大家已经累了,尤其是陆彦涛,抱着妞妞。韩雪看了,心里不高兴,脸上就挂了相,她对陆彦涛说:“你放下妞妞休息一下吧,你看上面好陡的呢。”

陆彦涛摇了摇头:“这里都是酸枣刺,会扎到妞妞的。”

安娜说:“我抱会儿吧,你休息休息。”

陆彦涛倒是没有反驳,把妞妞递了过去,韩雪嘟着嘴扭头就走,夏商连忙拉住她:“你看那牌子写得是什么?”

“除了照片什么都不要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留下!”韩雪照着念了:“帅!这个牌子有点意思。走吧,我都看见城墙了。”

“最高的那个点就是北京结呢,我们攒足了体力,一鼓作气怎么样?”夏商成功地让韩雪展露了笑容。

终于走在了长城上,深秋的箭扣长城还是一片浓郁的绿,野花遍野,这段长城因山势险要,就更显得雄浑伟岸,有很多城楼都破败不堪了,但又透露出沧桑的美感。夏商感到心旷神怡,韩雪虽然时不时看向陆彦涛,却也没那么生气了,白墨涵和埃伦也分别轮流着抱妞妞。

可以仰望北京结的时候,夏商说:“我来抱会儿妞妞吧。”

韩雪连忙说:“我来吧。”话一出口,她又有点后悔,讨好陆彦涛到了这份上,还真是……

埃伦就把妞妞放到了韩雪怀里,可是韩雪并没有做好准备,一下脱了手,妞妞一下站在了台阶边缘上。韩雪连忙往下走了两个台阶托住了妞妞,夏商更是跨上一步,拉住了韩雪。

妞妞害怕地哭了,安娜连忙上来抱了妞妞在怀里,狠狠地瞪了一眼韩雪,韩雪连声道歉,她也确实不是故意的。

可是安娜不理她,陆彦涛也走到了安娜身边,韩雪转身就向下走,眼泪落在了石板上。

夏商追了上去:“走吧,这是干什么?埃伦和白总看着呢。”

韩雪只好跟着大家向上,可是心里堵着,就没注意脚下,一个没踩实,就滑到了,更是向下滚落,夏商立即扔下背包,向下跑着对韩雪喊:“别怕,护住头。”

好在这段台阶还不算陡峭,韩雪滚下四个台阶,就停住了,夏商扶她坐了起来,埃伦也跑到了身边:“还好吗?哪里摔疼了?”

韩雪的肘部和膝盖蹭破了皮,血迹斑斑……

回城的路上,韩雪换了埃伦的车坐,安娜抱着妞妞坐到了陆彦涛的车上。到达ST的时候,已经是10点多了,夏商不放心韩雪,拜托埃伦送韩雪回家。

看着埃伦的车绝尘而去,夏商叹气了,真不知道陆彦涛是怎么想的。

本来白墨涵和陆彦涛说送大家回去,夏商拒绝了,坐了出租车回到小区,正碰到康俊逸和爵士。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风尘仆仆的。”康俊逸问。

“去了箭扣长城,对了,明天来我家吧,我请你吃午饭,带着爵士来。”夏商想起了和康俊逸的约定。

“好!”康俊逸笑着和夏商告别。

5日的中午,康俊逸依约来到了夏商的家,爵士优雅地走到阳台的一片阳光下,趴了下来。康俊逸来到厨房问:“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很简单的意大利面,你可以去看电视或是用电脑,对了,我们昨天的照片正要倒出来,你帮我弄吧。”夏商觉得和康俊逸已经是交情不错的朋友了。

康俊逸答应着,一边走一边问:“那个高尔夫协会最后在你们ST订房了吗?”

“订了,普通楼层的。”夏商又埋首切西芹。

等香喷喷的意大利面端到餐桌时,康俊逸站在离窗很远的地方,看着外面。夏商问:“你是不是有恐高症?”

“你怎么知道?”康俊逸回过头来,表情惊讶。

“我猜的,快来吃吧!对了,照片弄到电脑里了吗?箭扣长城的景色很美呢。”夏商说着,就走到了电脑旁边,图片浏览器里正是一张白墨涵的照片,他站在烽火台上,俯视下面的一切,酷酷的样子。

康俊逸则是默默地走到餐桌前,虽然大力称赞夏商的手艺,但是他吃得并不多,吃完没多久就带着爵士告辞了。

夏商收拾好碗筷,给韩雪打了电话:“怎么样了?伤口还好吗?”

“心都快碎了。”韩雪落寞的语气传了过来。

“我去看看你吧。”夏商说。

“我去找你好了,不能让我爸知道,他本来就不喜欢陆彦涛。”韩雪说。

过了四十多分钟,韩雪就旋风般进了夏商的屋子,夏商嗔怪:“小心你膝盖上的伤!”

“我该怎么办啊?”韩雪重重地叹气,她哀怨地看向夏商:“你把她弄到你们管家部去吧,我都快郁闷死了,你说我干嘛当时请她去啊。”

夏商知道韩雪心里的委屈,正好经过几天的思考,和观察花房与洗衣房的状况,她已经大致有了想法于是她说:“等8号一上班我就和埃伦说去。”

韩雪的手机闪了起来,她接了起来:“埃伦啊,我很好,没什么事,谢谢你了。”

挂了电话,韩雪说:“唉,昨天陆彦涛老臭着一张脸,我真感伤啊。”

“我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觉得陆彦涛看你的眼神和看安娜不太一样。”夏商实话实说。

“他有那么痴情吗?还是犯贱啊,被甩了还这样。”韩雪气得甩出去一个沙发靠垫。

夏商无奈地把靠垫捡了回来:“来看看照片吧,很漂亮,即使你撅着嘴,照出来的也很可爱呢。”

韩雪凑过去看起来,看完后,她靠在夏商的身旁:“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气安娜,至多不过我们是棋逢对手,我就是觉得陆彦涛不好,明明知道我喜欢他……”

“既然你觉得你和安娜是对手,那就真正博弈一次,你未必输啊?”夏商适时地劝慰。

“当然要对弈一次,我才不是知难就退的人!”韩雪又恢复了活力……

……本章完结,下一章“约法三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