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约已过,腹黑总裁不放手 [目录] > 第44章:她并没有履行她的诺言

《婚约已过,腹黑总裁不放手》

第44章她并没有履行她的诺言

guaiwu521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她看到那枚血琥珀戒指的时候,一下子傻掉了。

这枚戒指简直和她三年前见到的那枚一模一样。手指不由得触摸到那枚血琥珀吊饰,它的芳香再次从她口鼻侵入。除了里面的血丝不同,其它的几乎一模一样。

这是……

冷若飞忽然站起身,双眼直直地盯着那枚戒指。

“一位女士站起来了,请您出示手中的号牌……女士,请您出示手中的号牌……”

萧逸阳转头看向站在那里,鹤立鸡群的Elen。她那惊讶的神色逃不过他的眼。

不动声色地举起手中的号牌,他今天是势在必得。不管这枚戒指,卖家是怎么得到的,他可以肯定,主人就是他自己。

他不过是在三年前将它送给了一个忘恩负义的女人。忽然间,Elen戴的那枚血琥珀的形象模糊起来。难道,他真的是搞错了?

冷若飞木然地走出那个拍卖会场,至于后面的情形她什么也不知道,可以说,她根本就没在意。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那枚戒指。

难道,在这个世界上,像这样的血琥珀戒指有很多个?心慌的感觉连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她当时离开的时候,查看了新闻,雪崩有没有造成人员死亡还没有具体的报道,而她受困的地方的照片却是曝光了。心有余悸地,她没有再仔细查看。

“你好,我想问一下这里的工作人员,能否知道这枚戒指的来源。”冷若飞抓住一位工作人员便问道。

“对不起,这里所有的宝物的所有人,都跟我们签了保密协议的,我们是不能透露的。很抱歉女士!”

那人看冷若飞十分沮丧的样子,小声说道:“不过,我听说好像是什么人在大关岭雪山一带捡拾到的。”

冷若飞十分感激地谢过那个工作人员。她满腹疑惑,难道是哪个卖戒指的商人丢失的?有很多这样的戒指?!

萧逸阳略显粗硬的指腹摩挲着那枚血琥珀。时隔三年,他竟然以两百万的价格赎回属于自己的物品。

熟悉的清香在周围散逸,他想起了那个女孩。

发生了雪崩,虽然离他很近,但是他很幸运,没有被雪覆盖。

他担心那个拿着她的戒指离开的女孩。她会不会遇到雪崩?会不会出事?

他在冰天雪地里等了一天一夜,没有任何人来救他。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上的温度在不断地下降,四肢开始僵硬。

同时,他也在为那个女孩祈祷,希望她不要遇上灾难。

也许是命不该绝,他被一队赶着上山的救援队发现了。他们是赶来救助雪崩遇难者的。他们把他抬上担架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

等萧逸阳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医院呆了一周接受治疗了。他被告知,以后不要再到那么危险的地域滑雪。

萧逸阳事后找了很久,只知道雪崩死了几个男人。在确认死者身份和遗物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那枚戒指。她还活着……可是,她并没有履行她的诺言。

萧逸阳看向这枚血琥珀。奇怪的是,那滴血渍的姿态跟之前似是不同,没有那么柔美,冷硬许多。

“逸阳哥?”萧夜站在不远处的路对面,身后是一辆面包车,她努力地冲着他直挥手。

萧逸阳走了过去,冲着她扬了扬手中的戒指。

“真的是它!”萧夜开心地跳起来,冲过来就抢下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有些大,她却不愿意放手。

萧逸阳看她开心的样子,笑了笑:“不太确定。”

萧夜的笑容僵在脸上:“为什么?不一样吗?我怎么看不出来?”她攒着戒指的手不由得握紧。

“也说不太好。总觉得,那里面的血渍有些不同。”其实,虞依然离开了,再找到这枚戒指的意义也不大了。

当初想要找到它,无外乎是想找到带走那枚戒指的人,好像是想要证明什么似的。如今得知这枚戒指,是某个拾荒的老人在大关岭附近拾到的时候,他便对那人没有那么多恨意了。

他想,或许,那次雪崩才是罪魁祸首!而如今,他剩下的只是对一个人的内疚了!

“怎么会呢?一定是你多虑了。你看,你当初丢失的地点就是在江原道,如今还是在这里发现的。”萧夜滔滔不绝地分析着,“而且,我听说,这血琥珀里面的血是有灵性的,它会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而发生变化。一定是它离开了你之后,遇到了十分恶劣的环境!”

萧逸阳没想到萧夜会这么在意他根本就不确定的这个质疑,笑笑道:“就算你说的对吧。”

萧夜有些激动地把玩着手中的那枚戒指,她想如果她就这样把它带回家,让芩岚看到,那妈妈会是有多么激动呀!

“好啦,看够了吧?”萧逸阳满是宠溺地看着依旧欣喜若狂的萧夜,“戴在你的手指上,不觉得太大?”

萧夜立马便将手背在了身后:“说好了要送给我的嘛!”

“说好了?”他质疑,他明明什么也没有说。

萧夜的脸颊微微泛红,耍赖道:“反正逸阳哥也没打算再婚,这枚戒指就先放在我这里保管,省的以后你又不小心丢掉了。”

萧逸阳看着她略显酡红的脸,又瞟了一眼她闪烁不定的眼,女孩的那点儿心思他便轻易捕捉。

“这枚戒指依然生前最喜欢,我不过是想留个纪念。你要是真喜欢,让那芩岚女士再找那住持送你一枚便是。回头,我跟芩岚女士说一声。”萧逸阳笑着,转身便拉开了面包车的门。

他不是不舍得这枚戒指,只是,他知道萧夜心里在想什么。

车里一个男孩,毕恭毕敬地冲他喊了一声蹩脚的普通话:“哥。”

萧逸阳点了点头,看这男孩应该是个韩国人。或许……他突然就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女孩,也是虽然不是很热情,却也是毕恭毕敬的样子。

“你是韩国人?”

——求收藏!前面有修改,亲们莫要错过!今日只一更,但是两更的字数。明天继续。等更的亲,可以看阿怪完结文《冷总裁的女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依然有些不确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