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天策,绝代女仙 [目录] > 第5章: 听到花草说话

《倾天策,绝代女仙》

第5章 听到花草说话

浣水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转眼间,便过去了四年半。

  今儿一早,洪飞雪和往常起床梳洗,然后背上自己的药篓、拿着药锄去山里挖草药,她爬上了山峰上又看到了那棵古梅树,立时感到一股充盈的灵气,大大地深吸一口,她盘腿坐在古梅树旁,耳畔回荡着一个好听的男音:气沉丹田……

  运行了一个小周天,神清气爽,她似听到一阵怪异的声响,就似什么东西破碎了,洪飞雪咬了咬唇,她这五年早已习以为常,现在她已经是炼气三层了。

  唉……

  她轻叹了一声:十二岁了才练到炼气三层,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结丹。她早前就被二叔检查过,说她毫无灵根,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才。为了让她能够修炼,这几年洪安邦没少给她炼丹吃。

  这几年,常嗑父亲的丹药借此提升修为,又有结丹期二叔帮扶,方堪堪有了炼气四层的修为。

  说不清道不明,她对这棵老梅树有着别样的情感。

  在这具身躯留下的零星记忆里,她经常与花草树木说话,而且最让洪飞雪记忆深刻的,这绝对不是前任洪飞雪的自言自语,而是前任洪飞雪真的听到了花木说话、闲聊乃至是唱歌的声音。

  四年前,她背着药篓跟着父亲第一次进山采药,洪安邦便指着这棵老梅树道:“雪儿,你二叔说此树灵气充盈,你可在此修炼。”

  因为父亲的一句话,她每次上山采药便会在这梅树打座修炼,五年下来竟成了一种习惯。每次上山,她都会在老梅树上坐上大半日,爹娘疼他,让她上山采药其实只是一个名目,哪怕她一根草药没挖到,爹娘也舍不得责备她。对爹娘来说,他们更乐意看到一个上进的、刻苦修炼的女儿。

  只是听到体内的怪声后,她头痛欲裂,仿佛是要炸裂一般。头沉如山,昏昏沉沉,险些就跌倒在地,是不是病了?

  看来今天是不能挖草药了。

  浑身好痛,像是撕裂一般,额头还有些滚烫,难不成是昨天晚上洗澡受了风寒?

  洪飞雪实在抗不住浑身的疼痛与滚烫,放弃了今天的采药计划。

  双庙镇不大,但镇子上什么样的铺子皆有:当铺同时兼钱庄,客栈又兼酒楼,而父亲是镇上唯一的读书人,同时也兼了一样——药铺郎中。父亲的医术不错,虽然双庙镇的郎中有五六个,但乡亲们还是喜欢请安郎中瞧病。

  更重要的是那些郎中炼不了丹药,洪安邦能炼丹药,且能炼出二品丹药,成丹率还不错,能达到七成,这让洪安邦颇是得意。

  卖豆腐的大嫂笑呵呵地与她打招呼:“飞雪,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洪飞雪低声道:“马嫂子早!”说得有气无力。

  她无精打采地,真怕自己没进家门就昏倒了,身上越来越痛,痛并散发出一种奇痒,那痒不是肌肤上的,而是骨子里、血液里迸发出来的,难不成是她修炼上出了问题。

  那些功法、口诀全都是父亲和二叔教给她的。虽说她没灵根,但父亲说:“就当强身健体。”话虽如此,她却清晰地记得父亲当时说完这话时无奈。

  过了豆腐铺,便是卖胭脂水粉、针头丝线的杂货铺,守铺子的是镇上有名的媒婆、稳婆兼此铺的东家——白婆婆。她总爱在铺子门口搭一根条凳,重复讲着同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她讲了一年又一年,洪飞雪也听了五年。第一次听的时候还有兴趣,后来连她也听腻了,但还是有小孩子缠着白婆婆讲故事。

  “白婆婆,再给我们讲一下冬仙子的故事呗。”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冬天的传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