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天策,绝代女仙 [目录] > 第7章: 奇怪的病

《倾天策,绝代女仙》

第7章 奇怪的病

浣水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7章奇怪的病

洪安邦蹲下身子,一把将洪飞雪横抱怀里,一古脑儿地进了里屋。洪家不大,前头有两间铺面,后头带了两个院子,东院子住人,西边院子是放药材的仓库和私塾。

洪安邦握着洪飞雪的手腕,皱着眉头诊了半天也没瞧出过所以然来,嘴里呢喃道:“怪了!怪了,雪儿体内有充足的灵气,现在已是炼气三层修为。”

他修了近四十年,常常嗑自己炼的丹药,这才到了筑基二层的修为上,当年一入筑基期,高兴得他好些天都睡不好觉,心里还抱着侥幸:没有灵根,只要用心或许也能修炼,然而自从生了洪飞雪后,洪安邦的修为再没有进步。

洪母惊道:“你是不是诊错了?你和二叔都说,雪儿没有灵根,她不是修练的料。”

突然一诊就说是炼气三层,肯定是错了。

当年洪安民教洪飞雪功法和口诀后就没再指导她,因没灵根,他们不抱希望,只是到底是自家孩子,能炼则炼,炼不成也没关系,大不了长大后做个凡人。

洪安民要再教洪飞雪,洪安邦却不答应了,生怕洪安民因传授洪飞雪功法误了洪安民的修炼。故而这四年半,洪飞雪几乎每天都会背着药篓去山上采药,借着采药在老梅树上修炼打坐。

洪安邦再诊,错不了,他虽然不是修炼的料也修到了筑基二层上,但洪飞雪没道理已经达到炼气三层,除非她是有灵根的。她五六岁时便有结丹期修士替她检测过,并断言:没灵根,不能修炼。

洪母急道:“雪儿到底什么病,你快说话!”

“你快去后山找安民,我实在诊不出来,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雪儿瞧着一切都正常,偏生浑身滚烫如火,你快去找安民。”

洪母来不及焦虑,风一般出了家门,往双庙镇的后山方向奔去。

洪安邦诊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找不到原因,脉像明明是正常的,可浑身的滚烫分明证实洪飞雪病。

洪安民回来了,一进家门就坐到榻前,皱着眉头望着洪飞雪,给洪飞雪诊了一遍脉,依旧一无所获。

洪安邦正是焦急地查阅医书。他自认才华横溢、医术过人,可女儿这病硬是摸不着头脑。

洪安民急得来回在屋子里徘徊踱步:飞雪已是炼气三层了?照这速度下去,许能结丹。

儿子洪惊雷是金火双灵根,比洪飞雪年长五岁余,现在已是炼筑基六层的修为,这对洪安民来说,洪惊雷如同天才。

在一些修真世家,二十岁前如果过不了炼气五层,便被视为废才,或做本族修士的下人使唤,或是到外头打理家族的店铺生意,又或是给家族种田。总之,不能修炼者,就是为家族干活赚灵石的棋子。

洪安民细细地给洪飞雪检测了一番,确实没有灵根!

可他解释不通洪飞雪既无灵根,没道理五年时间就修炼到炼气三层的修为。

洪安民又细望向飞雪,这是淬体?不对,就算要淬体,至少得结丹之后,不像,不像,可明明一切正常,为什么遍体炽烈如火,早前还能碰,现在站在离她相隔三尺外都能感觉到炽热的热气。

洪飞雪病了,私塾先生洪安邦要上山给女儿采药治病,私塾放假了。

洪安邦兄弟与洪母三个人不分白天昼夜地守在洪飞雪的身边。

洪安邦翻遍了医籍,还是没能查出洪飞雪到底是什么病。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怪异的褪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