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目录] > 第27章: 想保护你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第27章 想保护你

师滢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子熏一路下了电梯等在停车场,等着赫连昭霆带着儿子过来。

她出来匆忙,没带上外套,里面只穿了一条黑色的打底裙,胸口镶着细细的碎钻,简单大方的款式,却衬的她肌肤如雪,艳丽不可方物。

停车场的灯光昏暗,别无他人,寂静的可怕。

她默默的伫立在风中,索索发抖,好冷啊。

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迎面走来,浑身都是熏人的酒味,他看到子熏眼晴一亮,摇摇晃晃走过来,“美女,你开个价,我今晚包你出场。”

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脸的猥琐,说话含糊不清,一开口就是酒味。

子熏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冷冷的斥道,“你喝多了。”

男人从皮夹里拿出一叠钱,数都不数一下,硬往子熏怀里塞,“一千?两千?五千?”

子熏微微蹙眉,一步步后退,不安的看向停车场进口,“我不是那种人。”

男人醉眼看美丽的娇容,越看越美,心头一片火热,眼中闪过一丝淫秽之色,“没有钱买不到的女人,一万?五万?人不要那么贪心,见好就收。”

不管他说什么,子熏都不为所动,但听到后面,一股怒火蹭蹭的涌上来,迎上去就是两巴掌,“啪啪。”

男人喝多了酒,反应迟钝,没有避开,被打了个正着,刺痛感袭来,他恼羞成怒挥起胳膊,“贱人,你敢打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子熏早有准备,身体灵活的奔向出口,男人跟在后面追打,嘴里不干不净,骂骂咧咧。

眼见就要被追上,子熏的心绷的紧紧的,狂乱无绪,忽然门口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像阵风般冲过来,一手将子熏护在身后,一拳挥了出去。

这一拳力道很重,男人站立不稳,被打趴下了,痛的直骂娘。

子熏被赫连昭霆护在身后,安然无恙,她小手轻轻拽住他的衣服,忽然觉得很安心。

一颗飘泊不定的心终于有地方安处了。

那男人迅速爬起来,怒气冲天,“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

“贱人。”赫连昭霆居高临下的吐出两个字,凉薄至极。

男人气的浑身直哆嗦,愤愤不平的大叫,“我是市长的儿子,得罪了我,你们全死定了。”

酒精迷醉了他的智商,掩住了智商,不顾一切发泄内心的愤怒。

“是吗?”赫连昭霆挑了挑眉,男人以为他怕了,嘴角勾了起来,却被一巴掌拍飞,“啪,这巴掌是打你瞎了狗眼,连我的人都敢动。”

他的人?子熏的心怦怦乱跳,小鹿乱撞,小脸滚烫。

赫连昭霆又是一巴掌挥过去,毫不留情。

“啪,这巴掌是打你不知天高地厚,仗势欺人。”

男人被打懵了,脑袋成了浆糊。“这巴掌是打你不守规矩,只会吃喝嫖毒,只会祸害人。”

“这一巴掌是……”赫连昭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但下手不轻,又是两巴掌。

男人被打成了猪头,满脸青肿,想不起理由也打?太虐了!

他倒是想反抗,但对方的攻势一波又一波,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小家伙紧紧拽着子熏的裙摆,小脸板的死死的,“打他的狗眼,居然敢羞辱我妈咪。”

“坏叔叔用力点,没吃饱吗?灭了他!”

欺负他的妈咪,就是不行!

赫连昭霆有种很无力的感觉,小家伙比他还凶残!

他打了十几下,气出的差不多了,这才罢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男人的脸火辣辣的疼,倒是清醒了几分,看着那几个黑衣男子,惊怒交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保镖守在四周,不让任何人靠近,看这排场,就不是普通人。

餐厅的经理闻讯匆匆赶来,看到一幕,吓了一大跳,“老板,您没事吧?”

听到这句话,醉酒男人的脸色大变,老板?他是赫连家的人?

赫连家家大业大,富可敌国,权势滔天,连他的市长老子也要将他们捧若上宾。

赫连昭霆余怒未消,“给市长打个电话,让他给我一个交待。”

“是。”

男人懊恼不已,这下子麻烦了,老头子会骂死他的。

赫连昭霆还不肯就此罢休,“把他列为黑名单,和宠物狗一样不许放入。”

严重带着侮辱性的话,把男人差点气晕过去,太欺负人了,混蛋,可恶至极。

赫连昭霆转过头看向子熏,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没事吧?”

黑眸中点点滴滴都是关切之色,子熏的芳心一颤。“没事,我们走吧。”

“等一下。”赫连昭霆从小家伙手里接过外套,披在她身上,细细的帮她打理好,细心周到,体贴关切。

他的身体微微下弯,子熏被迫仰起小脸,两人挨的很近,呼吸相闻,暧昧的情潮在眼中翻滚。

子熏雪白的小脸染上一丝红晕,越来越红,清艳不可方物。

她仿佛听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那么清晰,那么响亮。

赫连昭霆深深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

男的俊女的美,面对面站着,四目相投,视线难舍难分,如一幅好看的山水画,迷离的暧昧渐渐蔓延开来。

小家伙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小嘴抿了抿,“妈咪,快走啦。”

子熏的身体一震,如梦初醒,垂下眼帘,掩去那份悸动,迫不及待的转身。

赫连昭霆看着她慌乱的背影,嘴角翘了翘。

一路上,车里一片寂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子熏脑袋低垂,两眼紧闭,什么都不看不说,极为忽视身边的男子。

赫连昭霆的视线不停的落在她脸上,眼神充满了温暖。

小家伙眨巴着无辜的大眼晴,看来看去,眼珠转的飞快。

一下车,温子熏说了一声再见,拉着儿子匆匆上楼,动作之快,让赫连昭霆想说句话都没时间。

赫连昭霆目送他们母子离开的身影,不禁微微一笑,在淡淡的月光下,俊美无俦,风雅无双。

子熏蹲在浴缸旁边,给儿子洗澡,但时时的闪神,魂不守舍,双颊如染上一层胭脂,活色生香。

当她再一次将沐浴乳抹在儿子身上时,小家伙再也忍不住了,“妈咪,坏叔叔是不是对你心怀不轨?”

都抹第四回了,妈咪在想什么呢?

子熏心神一震,双颊越发的滚烫,“别胡说,人家是正派的好人。”

有那么明显吗?连小孩子都看出来了?

小家伙撇了撇小嘴,好人?只有他妈咪才这么认为吧。

“可他对你……”

子熏心乱如麻,熟悉而又陌生的情潮让她害怕了,“你是小孩子,不要多想,我跟他是不可能的。”

小星宇沉默了半响,忽然睁着乌黑的大眼晴看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妈咪,我亲生爹地是谁?你还爱他吗?”

他是生平第一次问,真的很想知道答案。

以前不问,是怕她伤心,但是,这一次他再也忍不住了。

他想要个爹地,陪他玩,宠他爱他的爹地。

子熏的脸色一变,“你爹地……”

她说不下去了,心口如压了块大石头,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小星宇见她的脸色越来越灰暗,后悔不已,双手抱着她的脖子,送上香吻,“妈咪,对不起,我不会再问,再也不问了。”

子熏抱着儿子肉乎乎的小身体,一颗心乱糟糟的,“对不起,宝宝,我不知道你爹地是什么人,当时我神智不清,根本没看到他的脸……”

她有苦难言,当时太过混乱,发生了太多事情,根本没办法找出那个男人。

那个给她十万块过夜费的男人!

小家伙惊呆了,真相比想像更加的冰冷,“什么?我爹地是坏人?他欺负你了?”

怪不得妈咪从来不提,呜呜,他错了!

子熏茫然的看向天花板,心中一片苦涩,“我也不知道。”

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跟那对狗男女是什么关系?是同谋吗?

这些问题一直缠着她不放,困扰她多年了。

但是,她并不恨那个男人,因为他给了她一个世间最珍贵的宝贝。

小家伙苦着小脸,很不快活,“妈咪,你不要难过,宝宝很快会长大,会保护你的,我们不需要爹地。”

但是,欺负妈咪的人都要受到惩罚,包括那个坏爹地,哼,等着吧。

子熏将儿子抱起来,亲了亲小家伙稚气的眉眼,“宝宝好乖,妈咪很爱你,所以不怪,也不恨。”

儿子是她的精神支柱,撑着她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小家伙似懂非懂,将脑袋埋在妈咪怀里,眼珠转的飞快。

难得的周末,子熏带着儿子上街买东西,衣服鞋子,生活用品,还有吃的零食,大包小包收获颇丰。

她还带儿子去吃了大餐,升了职,工资多了,又得了一笔奖金,家里条件好多了,她就不愿意亏待自己的孩子。

小家伙吃的满嘴是油,心满意足,子熏拿纸巾给他擦嘴,小家伙挟了一个大虾给她,“妈咪,你也吃,这家店的食物好好吃,我们下次再来。”

“好。”子熏宠溺的笑,只要儿子喜欢,她做什么都乐意。

手机铃声响起,她没看屏幕,随手接了起来。

“哪位?”

“是我。”声音并不陌生。

子熏的好心情一扫而空,眉头皱了起来。“是滕先生?不知有何指教?”

滕天阳的声音响起,“我在XX咖啡馆,你过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点燃复仇之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