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目录] > 第28章: 点燃复仇之火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第28章 点燃复仇之火

师滢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理所当然的语气,让子熏怒火中烧,异常冷漠,“不好意思,我没空。”

滕天阳的声音温柔而又坚定,“我会一直等你,等到你来为止。”

语气饱含深情,一句话硬是说出了荡气回肠的感觉,又如情人的手,温情脉脉。

子熏直接挂断电话,冷笑一声,又想玩什么花样。

母子俩又逛了一下午,逛累了又吃了晚餐,才满意而归。

可能白天玩的太累,小家伙一回去就睡着了,睡的很香。

子熏帮儿子腋了腋被角,看着熟睡的儿子,满眼温柔,凑上去在他额头落下一个轻吻。

好好的睡,我的宝贝。

她轻声轻脚的走出去,看了看,十点了。

她沉吟半响,换了一套衣服出门了,打车赶到XX咖啡馆,人家服务生在收拾桌面,正准备打烊。

而那个男人就坐在窗边,一个人呆呆的坐着,如一尊孤独的雕像,很是颓丧。

子熏脚步一顿,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她推门而入,滕天阳的目光扫过来,眼晴一亮,站起来冲她挥手,露出灿烂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没有让我失望。”

子熏站在他面前,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我只是过来看看你还在不在?真的待了十个小时?没想到你还有这个耐心。”

从中午一直等到晚上,他也是蛮拼的。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滕天阳一把拽住她的手,“子熏,你去哪里?”

子熏不但不感动,反而觉得很有趣,“看到了,当然是回家了。”

以前的他就算在热恋期,也没有等过她,如今却这么有耐心,真是可笑。

滕天阳眼中闪过一丝阴影,“子熏。等一下,我有些话想说。”

子熏甩不开他,微微蹙眉,不耐烦的冷笑,“我跟你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滕天阳一直观察着她的表情,她不是欲擒故纵,也不是欲迎还拒,是真的不待见他。

他的心口莫名的一疼,好像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

“子熏,你变了,以前的你温柔乖巧,甜美可人……”

子熏见走不了,干脆坐了下来,冷嘲热讽,“是变了,正是你和姜彩儿联手改变了我,我还要谢谢你们。”

对他们的厌恶全摆在脸上,毫不掩饰。

滕天阳坐在她对面,一直盯着她的脸,看的很专注,很用情,“子熏,回国吧。”

子熏一怔,“什么?”

滕天阳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S城是我们的根,回去吧,我会照顾你的。”

她是变了,但又没变。

子熏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照顾?娶我吗?”

滕天阳微微蹙眉,极力说明她,“我……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说服父母……你不要多心,他们其实挺喜欢你的。”

子熏眼神一闪,“听说你跟姜彩儿快大婚了,恭喜你们。”

滕天阳呆了呆,忽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大婚?这怎么可能?你哪里听到的不实消息?”

怪不得表现的这么恨他,但是,恨的另一面是爱,她曾经是那么的爱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那份情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子熏瞪大眼晴,惊疑不定,“不实消息?怎么可能?是姜彩儿亲口说的,还让我永远不要出现,免得妨碍了两位恩爱。”

滕天阳脸色大变,气愤难当,“我跟她不可能结婚,我们滕家的当家主母,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别看他说的这么斩钉截铁,但他真的考虑过跟姜彩儿结婚,姜彩儿也明里暗里的逼婚。

说句实话,姜彩儿精明能干,工作上颇有建树,对他一往情深,于公于私都能帮到他,是一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但不知为何,他始终下不了决心。

子熏在心里冷冷一笑,面上却半信半疑。

“可人家对你一片痴情,为了你付出了一切,你怎么能辜负她?”

滕天阳眼神闪一闪,试探的问道,“你不是很讨厌她吗?”

子熏皱了皱眉头,难掩憎恨之色,“是很讨厌,但也可怜同情她,同为女人,深知爱情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你可以辜负了我,不要再辜负她了。”

她太直率了,喜怒哀乐都放在脸上,让人一眼看透。

这样的女人最不用担心!

滕天阳看的透透的,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她再恨又如何,翻不起浪花。

他深情款款的看着子熏,“那你呢?你对我……”

子熏被恶心到了,好想吐,真把自己当成人见人爱,所有人争抢的香馍馍?

没有他就不能活?

“被人打了左脸,我还凑上右脸,我有那么贱吗?”

她越是表现出厌恶,滕天阳越放心,认识她那么多年,她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

温顺的乖乖女,没有什么主见,也没什么本事,遇到事情只会哭。

这样的人再变,也不可能变厉害了。

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心底骚动不已,“子熏,过去的事情我们都忘了,不管是谁对谁错,都不要再提,我们重新开始。”

子熏猛的抬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开始?什么开始?”

他在放什么屁?

滕天阳温柔的看着她,深情的告白,“我们重做恋人,重新交往,子熏,我对你的感情始终未变。”

子熏被恶心的够呛,想抽死他的心都有了。

杀了她的父母,还妄想她跟他重修旧好?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他脑子进水了?

不对,他城府极深,冷酷无情,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不可能这么简单。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强忍着恶心感,冷冷的嘲讽,“如今的我,可配不起如日中天的滕大公子。”

语气很冷,但更多的是酸涩。

滕天阳心中一喜,她还是旧情难忘,女人都是感情动物,能干的姜彩儿尚且如此,娇弱的千金大小姐更是如此。

他有信心,让她忘掉所有的仇恨,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任他为所欲为。

他信誓旦旦,“跟我回去,我会安排好一切,会风风光光的迎娶你过门。”

子熏根本不信这种鬼话,又想来骗她?

在他心里,她就那么好骗?就那么天真?

她忽然明白过,他对她印象依旧停留在六年前,被人逼的家破人亡,却只会哭的没用女人。

她心中的恨意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没人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没人知道!

只有用仇人的血才能浇灭熊熊燃烧的怒火。

心中再恨,但她面上丝毫不露,哀婉又凄楚的看着他。

“不,我现在过的挺好,对你……早就忘了干干净净,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她艰难的吐出这句话,两行清泪滚下来,楚楚可怜,面色挣扎,难掩痛苦之色。

滕天阳暗暗松了口气,挣扎吧,迟早会松口的。“这样吧,这些先不提,你跟我回国,我给你安排一份工作,国外再好,也比不上自己的家乡,在异国他乡飘泊,你孤独吗?回来吧,有你熟悉的环境和亲朋好友。”

他的声音顿了顿,沉沉的开口,“还有我。”

三个字说的缠绵悱恻,百转千回,就算铁石心肠的女人也会心软,也会动摇。

子熏的脸色变来变去,如七彩板变幻莫测,额头全是冷汗,一滴滴的往下流。

她不知坐了多久,浑身虚脱般靠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如纸,声音沙哑暗沉,“我会考虑的。”

滕天阳胸有成竹,“这是后天十一点的飞机票,我会等你到最后一刻,子熏,回家吧。”

他饱含深情的呼唤,感人至深,子熏的眼眶红了。

滕天阳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得意,这世上没有人能逃过他的手掌心,不管是男,是女,都逃不过!

子熏一夜未睡好,早上照镜子时吓了一大跳,眼睛肿的像熊猫,脸色差到了极点。

她不得不化了个精致的妆容,将那份憔悴掩饰掉。

一整天,她心神不宁,不停的出错,终于把赫连昭霆惹火了,将文档扔在她桌上,“温子熏,你搞什么?这报表错误百出,连文件的格式都错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子熏垂下脑袋一声不吭,任由他怒骂。

等他骂停了,她微弱的声音响起,“我等会儿就把辞职报告递给你。”

赫连昭霆脸色变了变,“什么?温子熏,你疯了?我只说了你一句,你就乱发脾气?”

他暴跳如雷,气的抓狂,扔下狠话,“好,有本事说到做到。”

他拂袖而去,将办公室的门拍的震天响。

子熏咬着嘴唇,眼眶红通通的,喃喃自语,“对不起。”

子熏低着头猛吃晚餐,平时香甜可口的菜吃在嘴里,味如嚼腊。

小家伙很敏感,意识到了不对劲,“妈咪,你怎么了?”

子熏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看向儿子,“宝宝,妈咪有些事情要回国处理,把你送到寄宿学校住一段时间,好吗?”

小家伙脸色一变,扔下筷子,很不高兴的嚷嚷,“不好,我也去。”

他不要跟妈咪分开,一天都不行。

子熏将儿子抱在腿上,温柔的哄他,“如果可以,我也想带你去,但是……我暂时不方便,等妈咪在那边生活稳定后,再带你回去。”

她心意已决,回去复仇,将那些做恶之人全都踩在脚底下,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本章完结,下一章“ 姜彩儿被打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