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目录] > 第31章: 丢脸丢大了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第31章 丢脸丢大了

师滢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快要走到子熏身边,她忽然猛的回头,上下打量姜彩儿一眼,嘴角勾了勾,露出嘲讽的弧度,“怎么?想动手吗?”

她的声音很清脆很响亮,引的大家都看过来,滕天阳也不例外,冷冷的警告的看着姜彩儿。

姜彩儿吓了一跳,连忙收手,挤出一丝僵硬的笑意,“你想多了,我们是朋友,我怎么可能伤害你呢?”

她好像全然忘了过去的事情,脸皮之厚,超出人类的想像。

子熏表情冷冰冰的,“我可不敢有你这样的朋友。”

姜彩儿暗暗咬碎一口佷齿,隐忍不发,收敛怒意,款款走到滕天阳身边坐下,温柔似水的看着心爱的男人。

“天阳,对不起,我刚才太惊讶,有些失控,你不要放在心上。”

她温柔婉转,笑容甜美,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爱恋,如仰望着天神般,满脸的崇拜。

她冷静下来后,已经反省过了,以柔克刚是她的强项,哄的男人心里向着她,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温子熏跟心爱的男人吵架,太傻了,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

哼,温子熏,总有一天收拾她,不着急。

滕天阳也不想跟她闹翻,顺着台阶走下来。“以后不要这样了。”

姜彩儿暗暗松了口气,他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她是跟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

她说了好多道歉的话,将滕天阳哄的面色稍霁,才小心翼翼的劝道,“我知道了,但是,你考虑过后果吗?你忘了当年的事情吗?忘了温子熏当年仇恨的眼神吗?忘了前几天是怎么对我们的吗?”

她就不信他一点都不介意,他生性多疑,不相信任何人,而且是个醉心权势的男人。

就冲这几点,温子熏这辈子都不可能嫁进滕家。

想通了这几点,她的心情好受多了。

滕天阳柔声哄道,“她向来柔弱温顺,标准的大家闺秀,本性纯良,你不要想的太多了。”

姜彩儿总觉得温子熏变了,眼神都不一样了,偏偏这个男人一厢情愿,一味的袒护她。

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只要温子熏在身边一天,她就不得安宁。

“不是我想的多,而是有些事情不得不防,万一……”

滕天阳不耐烦了,该说的都说了,她还没明白吗?“你觉得她会做什么?能做什么?她有那个本事和能力吗?”

姜彩儿一愣,就句实话,她打从心里看不起温子熏,又愚蠢又笨,没脑子,没心眼。

这样一个女人,只配被人欺负。

“可是将她放在眼前,不觉得别扭吗?毕竟我们和她算是仇敌。”

滕天阳淡淡的道,“所以才要放在眼皮底下,就近监视,也防止她挟恨找人对付我们。”

他们交谈的声音很低,几乎没人听到。

姜彩儿想起那个出色的男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还是他的心机更胜一筹。

她面露喜色,只要不是眷念旧情,她什么都无所谓。

“你打算怎么安排她?”

滕天阳拿着手电看资料,“我还没想好,到时再看。”

他的表情极为淡漠,根本没有什么柔情蜜意。

姜彩儿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不禁喜形于色,“我明白了,你是想要那些东西……天阳,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就说嘛,向来公事为重的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变情圣?

也对,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不会做。

他也不是情深意重的好男人,他太过凉薄了,别看常年挂着笑脸,温润如玉,被人称为儒商,骨子里极为狠辣,行事果决残忍。

滕天阳的眉头一皱,“有些话不能乱说。”

他向来谨慎小心,行事滴水不漏,要抓住他的把柄,比登天还难。

姜彩儿知他甚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喜上眉梢,“我明白,全明白了,你放心,我会帮你的,对了,你那些话不是真心的?全是骗她的,对吗?”

只要不是真心,她就不怕了!

比手段,比能耐,比心计,一百个温子熏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

“嗯。”声音轻微不可闻。

姜彩儿顿时放松下来,心情好了,笑容更加的甜美了,“我就知道,天阳,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开什么玩笑,温子熏没脸蛋没长相没身材的三无女人,怎么抢得过她?

滕天阳微微扫了她一眼,“对她的态度好点,你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姜彩儿笑的格外甜蜜,灿烂如花,“好啊,我全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温子熏发现姜彩儿的态度忽然大变,不再处处针对她,不再凶神恶煞找她麻烦,反而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她。

她眼神微凝,手轻敲桌子,心思转了几转,淡淡一笑。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是她自己做出的决定,没有回头路。

吃完飞机餐,温子熏上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见姜彩儿站在门外。

姜彩儿笑容满面,很温柔很亲切,“子熏,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我想通了,我和你……”

她长袖善舞,最会笼络人,她有信心再一次拿下这个愚蠢的女人,继续哄的她团团转。

当然,这全是为了滕天阳,为了讨好他,她也是蛮拼的。

温子熏嘴角一扬,露出甜美的笑容,声音压的很低,但语气充满了浓浓的鄙视,“好朋友?你脑子没坏掉?我可不敢有你这种卑鄙自私下贱的朋友。”

姜彩儿惊呆了,六年不见,她的嘴皮子见长啊。

“你怎么这么说?我是看你可怜,想帮你一把,你知不知道你如今有多惨?对了,那个男人不要你了?所以跑来缠着我的男人不放?不知羞耻。”

她是故意的,存心打压温子熏的气焰,想让她认清现实,有些人不是她能染指的。

她的声音也压的很低,生怕别人听到,尤其是怕心爱的男人听到不高兴。

温子熏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亮,声音猛的拔高,“你说什么?你抢走我的男人,还骂我不知羞耻?我已经把男人让给你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非要逼死我,你才罢休吗?”

她含着热泪,哀怨而又委屈,豆大的眼泪一滴滴滚落,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这番动静引起现场一片骚动,所有客人都看了过来,论论纷纷,指指点点。

“太过份了,这年头怎么尽出这种极品?”

“做人这么卑鄙,不怕有报应吗?”

“别耍贱了,谁要是有你这样的女朋友,也挺有可怜的。”

“这年头的小三好嚣张,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还不肯放过对方,太残忍了。”

忽如其来的变化,打的姜彩儿措手不及,整个人都懵了。

“不是这样的,大家不要听她胡说,她陷害我,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是无辜的。”

这样的话自己听着都好无力,好心虚。

别人更不可能相信了,对着她指指点点,数落个不停。

滕天阳呆住了,暗恼不已,不是刚交待过她吗?她答应的好好的,一转身就闹事。

他最恨阴奉阳违的属下!

温子熏咬着嘴唇,小脸惨白如纸,眼眶红通通的,惊惶不已,“对,你做什么都是无辜的,错的永远是别人,就算杀人放火,也是别人自找的,怪不得你。”

这话一出,喧哗声更加响亮,群情汹涌。

姜彩儿又气又恼又羞,小脸涨的通红,“温子熏,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真的没有抢你的男朋友。”

温子熏咬着嘴唇,怯生生的点头,柔弱如雨后的残荷,“对,没抢。”

众人呆住了,面面相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什么?”

姜彩儿面露得色,还是怕了?没用的货色!

温子熏双手捂着脸,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你抢的是我的未婚夫!”

她转过头,目光落在那个男人脸上,伤心哀婉,“滕天阳先生,我无意追究过去的往事,但请你管好你的女人,行吗?我真的很想忘记过去,麻烦你们不要一次又一次的戳我的伤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嘲讽,不屑,鄙视,让人无处可逃。

甚至有人偷偷拿出手机拍照了,哪里都不缺热爱八卦的人士。

滕天阳本来不想露出,静待事情平息,但这种情况下,他躲也没处躲。

他站了起来,一步步走过来,面色平静,但落在姜彩儿眼里,打了个冷战。

她太熟悉这个男人了,他此时很生气!

滕天阳真想抽她几巴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姜彩儿,你让我很失望。”

刚才还答应的好好的,一转身立马变脸,当他的话当耳边风,无视他的权威,还给他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姜彩儿懊恼不已,早知这样,她就不会追过来。

她只是想在心爱的男人面前表演一下,刷一下好感度,鬼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都怪温子熏,就知道哭哭哭,哭个毛啊,装什么可怜啊。

她恨从心起,手指着子熏,拼命为自己开脱,“不是的,她是故意陷害我,她不仅恨我,还恨你,天阳,你要相信我。”

子熏似乎是哭累了,站定不稳,受尽了委屈,“要表演就换个地方,这是洗手间,闻着不臭吗?还是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你跟臭味结为一体了?”

最后一句话她压的很低,几乎听不到。

但姜彩儿听的一清二楚,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掐住她的脖子。

滕天阳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是公众场合,她还嫌闹的不够大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心难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