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目录] > 第32章: 人心难测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第32章 人心难测

师滢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姜彩儿看到了他的眼色,心有不甘,却不得不隐发,换了一张无奈又委屈的脸,“子熏,没关系,不管你怎么羞辱我,我都不会怪你,因为我是真的很关心你……”

她的变化太大了,看过她凶悍的一面,众人再看她可怜虫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假。

温子熏擦去眼泪的泪珠,轻轻叹了口气,“有空就去学一下专业表演吧,太假了,不好意思,让一下。”

她从姜彩儿身边经过时,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

姜彩儿暗恨在心头,但情势比人强,她一把拽住子熏的胳膊,露出最真挚的表情,“子熏,你听我解释,我们和好吧,把过去的恩恩怨怨都忘掉,我们做最要好的朋友,子熏,这些年我一直惦记着你,担心你……”

她说的很动情,眼角隐隐有泪花。

温子熏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拼命挣扎,“放开我,不要掐我,好疼。”

众人再也看不下去了,纷纷出声指责,“放过这可怜的人吧,人家都不敢跟你争了,你还不依不饶的,太过份了。”

“什么东西,长的再漂亮也是人渣,傻子才要这种货色呢。”

“看这男人模人样的,也不是好东西,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一对贱人,什么玩意。”

世人都是同情弱者,唾弃小三和渣男的。

滕天阳脸色很难看,冷冷喝道,“还不松手。”

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愚蠢了?

姜彩儿的神情僵住了,气的吐血,不得不放手。

子熏故意撩起衣袖,露出半截雪白的胳膊,青紫的掐痕很是明显。

嘘声四起,众人嘲讽的目光,让滕天阳脸色灰败,也让姜彩儿满脸通红,气的浑身直哆嗦。

她咬紧牙关才将那份恨意咽回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子熏轻轻叹息,惆怅而又悲凉。“是,不是故意的,是有意这么做,你到底有多恨我?当庭广众之下都这么凶残,更不要说私底下了,姜彩儿,你是要我这么命吗?”

她的话说中了姜彩儿内心最深处的想法,脸色一白,紧张的摇头。

“不不,你真的误会了,我诚心诚意的想跟你和解,重新做好朋友。”

众人被她的无耻惊呆了,伤害了别人,毁了别人的爱情,还一副无辜的要求重续友谊?

这都什么人呀?算是开了一回眼界!

子熏满脸的苦涩,又是一声叹息,“曾经最好的闺蜜捅我一刀,逼我远走异国他乡,害我四处飘零,尝尽孤寂之苦,如今跑来跟我说这种话,你觉得我还会给你第二次伤害我的机会吗?”

她眼中盛满了哀愁和委屈,让人心生同情。

滕天阳满脸的惊痛,“子熏。”

子熏弱不惊风,纤细的身影索索发抖,似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对不起,让我原谅你,我暂时做不到。”

她推开他们,走向座位,眼泪情不自禁的落下来,可怜极了。

她早就发现,对付无耻的人,不能太过正直,太过保守。

他们会装,她也会,而且装的更真实,更具欺骗性。

落在众人眼里,越发的愤慨,“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太恶心了。”

“这么嚣张的小三,谁遇上谁倒霉。”

“还是闺蜜呢,双层背叛,啧啧啧,有这样的闺蜜,倒了十八辈子的霉,哎,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反省。”

“最可怜的是受害人,闺蜜和未婚夫联手伤害,还要强颜欢笑,真可怜。”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滕天阳什么都没说,转身回到座位,姜彩儿心里很不安,紧紧跟在他身后,急急的解释,“天阳,你听我解释,是她害我……”

她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太气人了。

滕天阳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她上洗手间,你也跟着去,你以为我是傻瓜吗?”

这两个女人的性子他都很了解,一个娇弱温顺,没有什么心眼。一个咄咄逼人,心计颇深。

他当然毫不犹豫的相信子熏,她只是个被人欺负了,只会哭的笨蛋。

“我……”姜彩儿气的满面通红,为什么不相信她?“只是想跟她解除误会,哄她回转,助你一臂之力。”

滕天阳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其他旅客,他们都一脸的鄙视。

“这就是你努力的结果?”

姜彩儿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拂过,咬了咬牙,将所有的愤怒不甘都压下去,低声下气的哀求,“我……下次会注意语气,免得再引起误会……”

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只在乎这个男人的想法。

滕天阳看着这张心机脸,心情一阵烦躁,合上双眼,拒绝再跟她沟通,“我很累,不要跟我说话。”

姜彩儿咬碎了一口银牙,却不敢再说什么。

一下飞机姜彩儿就被打发走了,临走前,怨毒的看了子熏一眼。

子熏根本没放在心上,直直的随着旅客人流往外走。

滕天阳走在她身边,一直试图跟她解释,但子熏意态寂廖,极为冷淡,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没有反应,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滕天阳不禁暗暗摇头,她这个年纪了,居然还学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唉,还是这么天真的。

但从另一角度来说,对她不必设防。

这年头像她这么纯粹单纯的人,几乎绝迹了。

“子熏,我城北有套房子,我送你过去住。”

子熏硬梆梆的拒绝,“不用了,谢谢,我找家小旅店住。”

她的脸上写满了不悦,还有那满满的不耐烦。

她越是这样,滕天阳越是放心。“你不要这样,彩儿知道错了……”

子熏一脸的嫌弃,皱起眉头嘲讽道,“你代她道歉?感情真好,让人羡慕,我更不能破坏你们的幸福了,我会自己打理,不劳你费心了。”

她摆明了不想跟他有所纠葛,烦不胜烦。

滕天阳的心堵的慌,以前嫌她太软太腻歪,如今她不再粘人了,他反而怅然若失。

“不是的,我跟她……会断干净的。”

子熏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小嘴,似笑非笑,似乎听了一个笑话,“断干净的那天再说,不必送我了,我自己打车。”

滕天阳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仿若失去了最珍贵的宝物,非常的难受。“子熏,你这样让我很难过。”

子熏神情不耐,“我似乎不用对你的心情负责吧,对了,现在什么工作最好找?”

她是打定主意跟他们撇清关系了,得罪不起,还躲不起吗?

滕天阳皱着眉头沉吟半响,“你周一来滕氏报道,我会给你安排位置。”

本来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将她带进公司。但她绝决的态度,反而让他下定了决心。

她对经商之道一窍不通,没有这个天分,就算将绝密资料放在她面前,她也看不懂。

不是小看她,她真的不懂,也没有学过这方面的知识,温老头很精明能干,作风强势,但他对女儿极为娇宠,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将公司交到她手里,反而给她挑选了最能干的老公。

他是个好父亲,但是,眼光不好,害死了自己。

子熏欲言又止,似是左右为难,犹豫了半响,选择了拒绝,“不用了,我能靠自己,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她不愿意进滕氏,表现的与世无争,打消了滕天阳最后一丝戒心。

“我答应的事不会变,子熏,公司要扩展业务,确实要大量人手,你在国外呆了多年,对国外的业务挺熟悉,会给我帮上大忙,我迫切的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他更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跟她是什么关系?能不能为他所用?

子熏一脸的惊讶,受宠若惊,“我哪里懂那些?只是给人打下手的小秘书而已。”

她特别谦虚,并不自傲,让人如沐春风。

滕天阳要的就是她这种态度,脸上的笑容加深,“那也是工作经验,很有用,我真心的期望你能来公司。”

出租车来了,子熏挥了挥手,“我再考虑一下,先走了。”

她钻进车内,不再废话,直接就开走了,看着前视镜中越来越小的身影,她嘴角勾了勾,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滕天阳,接招吧!

子熏找了一间小旅馆,一进屋子第一件事就是拨打手机,打给儿子。

听着儿子奶声奶气的撒娇声,子熏心神一阵恍惚,恨不得立马飞回去。

小家伙在学校里过的很不错,长的玉雪可爱,粉粉嫩嫩,嘴巴又甜,会哄人,在学校里极受欢迎。

同学老师都很喜欢他,好多小女生围着他,差点大打出手。

只是小家伙并不开心,因为见不到最爱的人。

“妈咪,我好想你。”

子熏听着儿子软软的撒娇声,鼻子一酸,“我也是,宝宝过的好吗?有没有人欺负你?”

小家伙眼珠一转,本来想说没有,但话到嘴边,改了主意。“有,但都被我机灵的化解了,妈咪不要担心,你的儿子是天才嘛,这些是小CASE了。”

他越安慰,子熏的心越不好受。“对不起。”

小家伙嘟着小嘴,“那你什么时候能来接我?”

他委屈的声音,深深的刺痛了子熏的心,孩子那么小,离不开她的保护,为了复仇离开他,真的对吗?

但走到这一步,她只能继续走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给谁下马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