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目录] > 第35章: 推诿责任

《倾情100天:冷枭爱妻如命》

第35章 推诿责任

师滢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姜彩儿没想到她这么直接,犀利如刀,刺的她浑身难受,“温子熏,我什么都没做,你不能这么污蔑我,我全是出于一片好心。”

谁会相信她的好心?最起码在场的人都不相信。

子熏淡淡的看着她,像看着一个跳梁小丑。

“非常感谢你的好心,但不需要,能还我一片安静的空间吗?”

“哼。”姜彩儿气的扭头就走,不识抬举的货色。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温子熏,你给我等着!

阿江微微皱眉头,很是不安,“莫利,你这样得罪她,不好吧,她可是出了名的难缠。”

子熏看着那抹远去的背影,嘴角勾了勾,“我只是实话实说,没有半句虚言,问心无愧,至于她想怎么做,是她的自由,工作吧。”

阿江其实挺怕姜彩儿的,她的身份特殊,背后站着小老板,在公司里很有地位,得罪了她,会很苦逼。

“你就不怕?”

子熏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员工A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怕什么呀?莫莉有小老板撑着,谁敢动她?”

她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为什么攀上小老板的人,不是她呢?真惆怅!

其他人纷纷附和,“也对,莫莉是不怕的。”

他们说什么,子熏都不放在心上,都是小事而已。

一名年轻窈窕的女子走进来,众人一看,是董事长办公室的陈秘书,不禁吓了一跳。

专门跑一趟,有什么要事吗?

陈秘书一路颌首回应,走到子熏的办公桌前。“温子熏小姐,大老板要见你。”

“什么?大老板。”众人惊呼,面面相视。

好事还是坏事?

子熏怔了怔,有些意外,“等一下,我马上好。”

她收拾好桌面,跟着陈秘书直接上了顶楼,董事长办公室占据整层楼,视野开阔,装修的高大上,一派富丽堂皇的气象。

她走进办公室,就见到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后,表情严肃的忙碌着。

温子熏上前一步,叫了一声,“董事长。”

她是认得这个男人,从小就伯父伯父的叫,两家亲如一家,两代人的关系极好,但正是这个男人,为了利益之争跟她爹地闹上法庭,在温家出事后,蚕食了温家的大部分产业。

当年的事情,跟他脱不了关系!

或许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谋!

滕家诚像是没听到,神情不变,不停的忙着公务,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

子熏站在一边默默等候,不知等了多久,等的她脸色通红,眼眶湿湿的,委屈的不行。

别看滕家诚的注意力在公事上,其实眼角盯着她呢,见火候差不多了,才冷冷的开口。“温子熏,你不该来滕氏的。”

子熏泫然欲泣,表情脆弱的不堪一击,很是可怜,心中却冷笑一声,卑鄙无耻没下限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滕氏一半是温家的!

滕家诚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悦,冷冷的喝道,“哭什么哭,难道我说错了吗?”

他身居高位多年,身上自有一股凛然的气势,子熏吓的浑身索索发抖,“你没错,我马上走。”

她哭哭啼啼转身就走,却被滕家诚叫住,“站住,膳氏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子熏慌乱不已,紧张不安的咬着嘴唇,“那你想怎么样?”

滕家诚打量眼前的女子,依旧纯情天真,呆傻的可笑。

他向来自视过高,看不上这么没脑子的女人,“天阳是我的骄傲,是滕氏的继承人,我容不得他有半点汚点。”

子熏浑身发颤,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流的很急,“我明白了。”

短短四个字,说的肝肠寸断,泪流满面。

滕家诚难掩厌烦之色,“真的明白了?”

他对自己的儿子挺有信心的,当年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如今更不用担心。

男人嘛,事业为重,儿女情长只是生活的点缀。

但是,出于某种私心,他还是要警告几句。

子熏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眼含热泪。

“是,你放心吧,我不会跟他在一起的。”

滕家诚见过无数绝色,子熏这点颜色算不上倾城,也不在意,“你恨他?”

子熏一眨眼晴,两颗晶莹剔透的眼泪滚下来,“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爱与恨都太激烈了,不适合我,我只想平平安安的。”

滕家诚盯了她半天,不知在想些什么,好半响才抬了抬下巴,倨傲的下令。

“你出去吧。”

“是。”子熏逃跑似的冲出去,显然是吓坏了。

滕家诚微微摇头,倒是彻底放心了。

这样一个胸无大志的女人,翻不起什么花样。

他却不知,子熏一进电梯,在无人的空间,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冷笑。

报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毁去他最在意的东西,让他无能为力的看着,却无法挽回,那才是最惨忍的。

子熏刚出电梯门,一个高大的身影迎面扑来,见到子熏就一把拽住,很是紧张,“子熏,听说我爹地把你叫到办公室?他说了什么?”

他的消息很快嘛,跑来刷好感度吗?子熏在心里吐槽,面上却丝毫不露,轻轻叹了口气,“能说什么?我没有那个心思,把话说清楚就行了。”

滕天阳的脸色如被人打了一拳,忽青忽白,复杂的无法用言语形容,“你真的这么想?”

子熏心里跟明镜似的,娶她?说的好听,糊弄她而已,真把她当白痴吗?

“我不再是温家的大小姐,没钱没势,只是一个为生计奔波的普通人,还能怎么样?其实他是杞人忧天,云泥之别,再也不可能了。”

她嘴里说的拒绝的话,却露出些遗憾,怅然若失。

滕天阳看在眼里,心里一喜,“子熏,你不要这样,我会说服他们的。”

他一直坚信一点,她对他是有真感情的,十几年积累的感情,是无法替代的。

他要做的是,重新得到她的心,牵着她的鼻子走,他说一,她不敢说二。

子熏面露疲倦之色,“我很累,无意卷入爱恨情仇中,放我一条生路吧。”

天阳眼神一闪,“我对你的心意从来没变过……”

子熏忍不住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下来了,“哈哈,我是天真,但不是傻瓜,别把我当白痴耍。”

天阳不惊反喜,只有往事重提,将心结打开,才算是真正的放下。

如果放在心里始终不提,他才要担心呢。

“你什么意思?”

子熏痛心疾首,眼眶泛红,“如果真的爱我,会把我送到别的男人床上?这样的真心,我不敢接受。”

天阳一脸的通过,“不是我,是彩儿设计的,我不知道她有那么恨你,发生那样的事情,我心痛如绞……”

他的声音都哽咽了,“一时接受不了,想折辱你,以泄心头之恨,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帮你,甚至在她羞辱你的时候,我没有跳出来帮你……”

他后悔莫及,伤心难过的忏悔。

子熏似信非信,“是吗?你早就跟她暗度陈仓,只瞒着我。”

天阳按住她的肩膀,深情的看着她,“没有的事,她是存心气你,我们一起长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要不是姜彩儿在背后搞鬼,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哎,这些年我始终没有忘记你,午夜梦回时……”

子熏看他一番表演,心中冷笑不止,面上却不露,“你后悔了?”

天阳激动的满面通红,连连点头,“是,我一千一万个后悔,不该后来心肠一软,答应跟她在一起。”

他深知一个道理,最高明的谎言,掺一半真,掺一半假,那样才天衣无缝。

子熏一怔,越发的不理解,“明知道她是那样无耻龌龊的人,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姜彩儿在一起?”

天阳见她有所软化,心中暗喜,一迭声叫屈。“是她死缠烂打,只要我提分手,她就以死要挟,我看她可怜,所以才……但你要相信我,我对她没有感情。”

子熏被恶心坏了,没有感情?却能开房无数次?这么虚伪的话怎么说的出口?

她心思一转,强压住那份恶心感,眼眶红红的看着他,“你确定吗?”

天阳大喜过望,很诚恳的表白心意,“确定,子熏,我对你才是真的。”

子熏面露挣扎之色,犹豫不决,他不停的示爱表白,子熏呆呆的看了他半天,轻轻开口,“我的心很乱,需要好好想想。”

表情很是纠强求,但内心冷笑不止,还想骗她,贱人!不可原谅!

天阳很失望的样子,“好吧,不要让我等的太久。”

滕氏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即将开始,到时将有各路娱乐明星,体育界明星,政商人士等参加,是一年中最大的盛事。

几大部门联合起来,为迎接盛会忙碌起来,个个忙的脚不沾地。

子熏也被分派工作,负责发放请柬,几百人的请柬都是她亲手写的,一张张核对过去,确认无误后快递分发出去。

工作很繁琐,她却乐在其中,很有干劲。

只是临时出了状况,许经理冲出办公室,对着子熏横眉怒目。

“温子熏,你怎么回事?你负责的邀请涵怎么出了纰漏?表演嘉宾陈喜说没有接到邀请,明天就是宴会,而他们正在美国表演,已经赶不及了,你怎么连件小事都做不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扮猪吃老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