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名门甜婚:老公太高冷 [目录] > 第30章: 我想自己找爹地

《名门甜婚:老公太高冷》

第30章 我想自己找爹地

听香水榭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双子座酒吧不大,但环境绝对清幽。萧佑安进来时,一眼就看见了趴在吧台的上官弘和唐启明。

上官弘见他来了,大大松了一口气,跳起来就去迎接他。“啊,佑安你终于来了,快把这家伙弄走!”

“怎么不找人把他弄走?酒吧里没有服务生了吗?还是你们都没带钱无法付账?”萧佑安不理会他的热切,径直到吧台要了一杯酒。

这时候唐启明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醉得不醒人事了,上半身趴在吧台上,听到萧佑安的声音,他也没有动一下,好像睡着了。

“兄弟啊,你以为我不想把他弄走?我也要能打得过他呀!你看看我的脸!”上官弘被萧佑安冷嘲,伸过额头给他看。

萧佑安这才看清楚,上官弘的额角青了一块,看那种力度,应该是被人重拳打上去的。

“呵,是被启明打的?”萧佑安忍不住一笑,难怪上官弘没办法了呢,原来唐启明醉极动手了!

萧佑安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把唐启明带走了,原因无它,因为他到的时候,唐启明是真的醉死了!

两人把唐启明送回公寓时,上官弘仍然忍不住咒骂:“靠,这家伙根本就是欺软怕硬,活该被叶小妞整死!出手打我时就六亲不认的?你来了他就乖乖听话?我看他分明是怕你揍他!”

“也许。”萧佑安忍着笑点头,上官弘一向自诩风流倜傥,对自己的脸尤其爱惜。这下被唐启明打了一拳,恐怕要好几天不能出来祸害女人了,也难怪他生气。

听他淡淡的回答,上官弘更觉得郁闷。

一个人愤愤地生了会闷气,忽然想起受伤了可以博取萧佑安的同情,上官弘立即换了幅娇弱面孔哼哼道:“这小子下手也没个轻重,哎哟,疼死我了!佑安,看在我受苦的份上,你能不能把辰辰的号码告诉我,让我找美人聊聊天寻找点我安慰呢?”

“就你这幅样子还想找美人聊天?你不怕吓着了美人吗?”萧佑安看他一眼,第一反应就是不想把辰辰的号码告诉他。

既然辰辰那日没有把号码给他,就表明辰辰不想和他联系对不对?

萧佑安暗自想着,很高兴那孩子只对自己亲密。

上官弘没想到苦肉计不成功,顿时有点恼了,愤愤地瞪向萧佑安:“佑安,我不过是要个小孩子的电话,你干吗那么小气?难道你也对顾小姐有想法,所以才不想让我接近她?”

“怎么可能?”萧佑安脱口而出地反驳了,却又觉得自己说得太快,似乎有点此地无银的感觉,不由在心底怔了怔。

他转头看向上官弘,沉了脸认真道:“上官,我知道你喜欢美女,但是你和其他女人玩玩就算了,何必招惹顾清欢呢?她毕竟是一个有孩子的女人,万一你认真了或者是她认真了,结果都不好收拾!如果你认真了,你们家人不会同意;如果她认真了,恐怕不是你拿钱就能打发的。所以我才不想让你和她接近,我是为了你们好!”

上官弘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眼睛,过了好一会才无奈认输,心底却仍然不服气。

虽然他刚才没有从萧佑安的眼神中看到闪烁迟疑,可是为什么他总觉得萧佑安在对待辰辰的态度上有点奇怪呢?

“哼!难得萧三少能为了我一口气说那么长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感动一下好了!”上官弘撇撇嘴转头,当先拿了车钥匙离开:“就让启明自己在这里睡死吧,我要回家了,懒得和这样野蛮的家伙混在一起了!”

萧佑安哑然失笑,“野蛮”这个词,他今天第二次听到被安在唐启明身上呢。

其实唐启明从前是他们三人中最最洒脱爽朗的,他既不像上官弘一样处处留情,也不像萧佑安一样拘守寂寞。唐启明原本是一个很开朗的大男孩,他爱玩,却不会玩过界,不论是消遣、打闹,他都会保持自己世家子弟的朗朗风采。

可是“情”这一个坎,谁也跨不过去。

萧佑安想起八年前的那场变故,暗暗在心底叹息一声:多情自古空余恨,由来好梦最易醒。

当时谁也没想到唐月的死会对唐启明造成那么大的影响,直到后来唐启明疯了一样的从部队偷跑回来,他们才知道原来唐启明对自己的“妹妹”情根深种。

萧佑安从来没有爱过,甚至是母亲的离世,他也只是淡淡的忧伤,并不能体会唐启明深切的痛苦。

但是一年年看着唐启明变得压抑阴沉,他真的为好朋友感到痛惜。假如这次项链丢失能让唐启明痛极醒悟,那么重新来过也未尝不是他的福音。

萧佑安把门关上,也离开了唐启明的公寓。

回到自己的公寓洗漱出来时,时间还不到十点。萧佑安随手拿过一本古诗集,他今天忽然不想再看严肃的东西。

视线从杜牧的《归家》上滑过时,手机突然响了,他心中正读到那句,稚子牵衣问,归来何太迟?

稚子牵衣问,归来何太迟?

共谁争岁月,赢得鬓边丝?

想像着那个“稚子牵衣问”的场景,萧佑安忽然觉得黯然又羡慕。他这样年复一年的为萧家打拼,纵然是赚得了百亿千亿又有谁等候呢?

富贵名利是他自幼就痛恨的,可是为了改变生活他又不得不去追求超越,但是当这一切尽在掌握时,为什么他还是不快乐呢?

萧佑安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时,他顿时一愣,竟然是“辰辰”!

“喂,你好!是辰辰吗?我是萧佑安。”

有一瞬间,萧佑安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被赶跑,心中只有对这通电话的惊喜。

他想念这个孩子,却没想到这孩子真的会给他打电话,而且是在这种他正黯然感叹的时刻!

辰辰的声音清晰地从手机里传过来,他似乎正开心地笑着,所以话音里有了一点点儿童脆的颤音。

“萧叔叔,是我呀!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没有,辰辰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你还没睡觉?”

萧佑安的声音不自觉地柔和了。想像着辰辰微笑的样子,他真想伸手捏捏他的小脸蛋。

辰辰的声音顿了顿,似乎在考虑怎样和他继续谈话。

“萧叔叔,其实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我妈咪在网上给龙腾在线投了一份简历,我看网上的面试时间是后天,你能不能让人通知妈咪去面试呢?”

“只是让你妈咪去面试就可以了吗?不是要让你妈咪直接上班?”

萧佑安有点好奇辰辰的想法,既然打电话来走后门了,不应该让顾清欢直接上班更简单吗?虽然他在公事上从来没有徇私舞弊过,但是对辰辰,他不介意破例一次。反正龙腾在线这次招聘的职位很多,安排一个顾清欢应该不成问题。

“萧叔叔,你只要通知妈咪去面试就可以了,我对妈咪的能力有信心!之所以打电话给你,其实是担心妈咪不想去罢了。”

辰辰清脆的童音又顿了顿,忽然笑嘻嘻地轻声说道:“萧叔叔,其实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我妈咪漂亮又能干,而且性格温柔大方,假如应聘成功了,你们公司里肯定会有很多人追求她的,你能不能帮我妈咪挡一挡桃花?因为我想要自己找个有爱的爹地!”

“你想自己找爹地?”

萧佑安顿时觉得好笑,辰辰给他的感觉已经太聪明了,没想到这孩子还早熟得要给他妈咪牵红线?

他和辰辰聊得开心,不由笑着逗他道:“挡桃花这种事我恐怕不太好做事,我虽然可以在公事上要求员工,但不能控制他们的感情生活啊。而且我手下的员工个个是精英,你不考虑一下吗?”

“嘻嘻,这个问题还不简单?”辰辰在那头嘻嘻一笑,咧着小嘴说出了今天最想说的一句话:“萧叔叔,只要你悄悄暗示妈咪是你的人,所有的桃花不就都挡住了吗?难道有人敢和老板抢女人?”

萧佑安完全怔住,没想到辰辰竟然是这个心思!

有好几秒钟,萧佑安都找不到话来回答。

一方面他不忍心拒绝辰辰的请求,一方面他又觉得辰辰的请求太怪异!

如果说只是为了帮助顾清欢找到份好工作,他当然乐意帮忙。可是帮助顾清欢挡桃花?他怎么觉得有种是陷阱的感觉?

更让他吃惊震撼的是,自己的心底似乎隐隐约约地冒出了一点点欣喜之意!

他明知道辰辰还是个孩子,他明知道孩子的话都纯真直白,可是他却忍不住想了又想,竟然把辰辰的话意“歪曲”到无限的话外音里。

在那句话外音里,他只听到自己心底不断重复的猜测:辰辰想让他做爹地,辰辰想让他做爹地,辰辰想让他做爹地……是吧?是吧?是吧!

萧佑安怔了好一会,终于在理智分析后苦笑了:“辰辰,你打这个电话,真的是避开你妈咪的?你这样做,不怕你妈咪知道后生气?”

“妈咪如果知道的话,当然会生气啦,所以我才在卧室里偷偷打给你嘛!”

辰辰的声音低了一点,似乎缩进了被窝里:“萧叔叔,你就答应我吧!反正你只要暗示一下就好了,又不是真的绑定你和妈咪。至于下面的人怎样猜,你就让他们猜咯!我会尽快选定爹地,不会让你为难多久的。”

“好吧,我答应你了。如果你妈咪应聘成功的话,我不会让别人骚扰到你妈咪的。”

萧佑安又问了几句关于应聘职位的事,看了眼时间,他不舍地先说再见:“现在已经很晚了,你早点睡觉吧?”

“嘻嘻,谢谢萧叔叔,我这就睡啦!萧叔叔你也要早点休息哦,晚安!”

“晚安。”

萧佑安柔声挂断电话,却没有扔掉手机。

其实也只是聊了短短几分钟而已,手机在手心里却有一点温热了。他一时松不开手指,不知道是手指僵硬了,还是舍不得那一点温暖。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总裁特别关照的朋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