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萌萌爱 [目录] > 第22章: 真是狗血的剧情

《高冷男神萌萌爱》

第22章 真是狗血的剧情

香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不不,不用了。那你快去宿舍吧,呵呵,我这不是关心你么。”余飞龙急忙摆手让灵溪走。

关心,别笑死人了,别用那么高大上的理由标榜自己好不好。

灵溪大步就走,走几步回头,果然余飞龙在那儿讲电话呢。

臭汉奸!

昨天学校考试结束,灵溪再回宿舍就是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暑假。她到宿舍,慧心正收拾着自己的皮箱,一看就是在准备回家。而贝贝和方菲菲还在睡着,貌似昨晚也是喝了不少。

“慧心,你的车票买好了吧?”灵溪说着帮慧心把一摞书往皮箱里装。

“嗯,今早在网上预定了。对了,你昨晚没事吧?跟谁一起走的啊。”慧心也担心灵溪昨晚怎么先走了。

灵溪无害的浅笑,同样回答是和姐姐先回家了。

慧心倒是单纯的很,灵溪一说她就相信了。还顺嘴问了一句:“对了,看你之前在一条白纱上绣玉兰花,是阿姨的生日快到了吧?”

“嗯,今天就是我妈的生日,她喜欢玉兰花,这不我就寻思送她一个生日礼物么。”灵溪回道。

慧心突然不说话了,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灵溪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不过她家就是滨海市的,倒没有多少东西要拿。整个宿舍一时间很安静,只有贝贝熟睡打鼾的声音。

突然一声短讯提示音响起。灵溪起初没在意,以为是生活短信什么的。等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再拿起手机的时候,一看短讯顿时吓了一大跳。

只见是一个标注着‘陆修远’的号码发来的几个字:我的号码,不准删除,有事联系。

我的天,他是什么时候拿到自己的号码的?

“灵溪,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大好。”慧心说着递上来一杯水。

“啊?哦,没事,就是昨晚的酒喝得有点多,现在还头重脚轻呢。”灵溪揉揉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其实是真难受,以为陆修远就是逗自己玩玩,随便说说,谁曾想他还把自己的手机号都留下了。

慧心一听灵溪说难受,急忙扶着她躺下:“是啊,你昨晚可真没少喝。快躺下睡一觉,反正你家就在本市,什么时候回去都行。”

是该好好睡一觉了,说不定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慢慢瞌睡袭来,刚要找周公去说道说道昨晚是怎么回事,手机就铃声大作,吵人的响起来。

方菲菲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抓起电话就幸福的找不到北:“高鹏,你醒了?嗯嗯,我也刚醒……”

贝贝迷迷糊糊的也坐起来,抱着昏沉的脑袋一起身,直接撞到床柱子上。这一下撞得不轻,她‘哇’的一声就哭起来。慧心急忙去安慰。

“叮铃铃……”灵溪看着自己的手机唱的欢快,看着上面苏默泽三个字一直蹦着,长长叹口气,还嫌着宿舍不够乱么?

苏默泽的电话无非就三个意思:你去哪儿了,你在干嘛,我想你。

“灵溪,你家苏默泽是有多离不开你啊。就这几天,电话费也要几万了吧。”方菲菲一边对镜自怜,一边顺口说着。

灵溪却看着陌生的号码挠头。这不是苏默泽的,也不是陆修远的。若是骚扰电话,这时候也该停了。在响了二十几声之后,灵溪只能接通。

“喂,你好。”

“乔小姐是吧,我想我们应该见个面。”

“你是……”

咖啡店的门口,乔灵溪再一次检查自己的仪容。虽然和苏默泽没有想过未来,但是如今他的妈妈要见自己,自己还是很紧张。昨天初初一见,就觉得那个女人的贵气和优雅都是表象,内心里应该是个非常强大的女强人。而苏默泽给她的印象就是被宠坏的贵家公子,和他妈妈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乔灵溪深吸一口气走进咖啡店。约好的座位上,苏默泽的妈妈已经坐在那儿。她不知道苏默泽的妈妈为什么约自己,但是一定和她的儿子有关。

“阿姨好,我是……”

乔灵溪走到桌子边刚想自我介绍,却被那女人打断:“乔灵溪,你坐吧。”

又是一个喜欢打断别人说话的强势的人。

乔灵溪乖巧的坐下,轻轻抿着小嘴,面色淡然恬静。事实上,她从来在别人面前都是恬静的,岁月静好的感觉。前提是没有人去惹怒她。十八年来,陆修远是第一个将她惹得冒火的人。

苏默泽母亲又上下打量一眼面前的女人,接着低头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卡,然后推到灵溪的面前。

灵溪不明白苏默泽母亲的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忍不住问道:“阿姨,你这是做什么?”

苏默泽的母亲不是拖泥带水的人,索性就直接说了:“乔灵溪,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不希望你和我儿子继续交往下去。”

“所以……”

“所以这是一百万,密码是后面六位数。只要你同意离开我儿子,这张卡就是你的。”

乔灵溪努力消化完苏默泽妈妈的话里的意思,突然想笑。这是总裁泡沫剧里多么经典的狗血画面,可是却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会这么鲜活的在自己的面前上演。

电视里若是出现这一幕,女主会怎么做?会解释她和男主是真爱,求您成全。还是直接拿起支票撕个粉碎,告诉你我和你儿子在一起不是为了钱,你就等着我们幸福恩爱一辈子吧。

哦,忘了,这是卡,不是支票。撕不碎的。

“阿姨,我能知道你为什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么?”乔灵溪只是静静看了卡片一会儿,就抬起头面色淡漠的问对面的苏默泽妈妈。

苏默泽妈妈意外乔灵溪的过分冷静。有些吃不准她心里打着什么算盘,是收还是不收,是求情还是试探。

“我的儿子我了解,他看似优秀却随了他爸爸的性子,是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没有坚强的意志,也没有拓然事业的雄心抱负。他现在的一切是我在背后扶持的。将来,他也需要一个强势的另一半接替我的任务去扶持他。他才会把我的事业继续下去,或是发扬光大。而你,既没有强悍的性格,也没有宽阔的胸襟去给我儿子依靠。所以,我不同意你们继续交往下去。不然到以后,你们都会彼此痛苦,因为你们都找错了人。”

乔灵溪明白了,原来是自己的面瓜外表和低眉顺目让苏默泽的母亲认定自己不会给苏默泽人生的帮助,反而会拖累他。

事实上,乔灵溪觉得姜还是老的辣。居然就在昨天那一眼,就看出自己和他儿子不适合。

因为通过将近一年的相处,灵溪也感觉出苏默泽的个性不强,却任性非常。喜欢黏人,没有安全感,对未来的意识不明确是自己越来越不能接受的。这样如果继续下去,真的就会像苏默泽妈妈所说,对两个人都不好。

“阿姨,我很同意的看法。事实上,苏默泽虽然是贵公子,而且对我很好,但是我却在一直考虑我们的关系是不是要继续进行下去。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的意思也希望你明白。在我们两人的事上,不是我说离开就能离开,而是你儿子要怎么放手让我离开。我不想继续的原因没有您作为母亲的高尚品格和高瞻远瞩,只是因为他太善良,而且给我的爱太多,我已经觉得是一种负担,又不忍心去伤害的局面。”

苏默泽的妈妈一听灵溪这么说,心底突地涌上一股不舒服。

人就是这样奇怪,准备了一通来下战书,结果人家根本就不屑和你对战。你在意的不得了的心尖尖上的人,人家却觉得是一种负担。这让久经商场的女强人陆玉凤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都有些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了。

乔灵溪见苏默泽妈妈不说话,就起身礼貌的点点头:“阿姨,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我就走了。”

走就走,一声‘阿姨’叫的那么水灵灵,呕死你。

乔灵溪出门就觉得胸口堵得难受。虽然她和苏默泽妈妈说的都是真的,但是苏默泽用一年的时间掏心掏肺的对自己也是真的。人心都是肉长的,乔灵溪不感动是假。一下子就要这样分手了,心里的痛还是撕撕扯扯的难受。

再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家的东西就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一个学期结束,大家又要各奔东西,各回各家。虽然只是一个暑假,但是浓浓的离别情还是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浮起。

因为方菲菲也是滨海的,所以她和灵溪格外近乎一些。两人一起去车站送走了慧心,送走了贝贝。然后一起回来还相约暑假联系去哪儿玩。于是一年的大学生活就结束了,下午的时候,灵溪拖着行礼回到乔家。

乔家是书香门第,据说以前是乔家大院的后人。就是几经政治变换,昔日的乔家后人也好多早已经不再承祖业经商。

乔正新不知是旁系第几分支的,已经彻彻底底成了文人。以前是大学中文系的教授,现在虽然退下了,但是在家也是天天墨不离手。妻子曹淑芬是教古筝的。现在年岁大了,已经不收学生,每天在家养花弄弄草和老伴吵吵嘴,老两口日子倒也安逸。但是美中总有不足,就是孩子不省心。

他们有三个孩子,儿子成了一个整天在泥水里摸爬滚打的傻大兵。大女儿成了双手沾满铜臭的生意人,这一直是曹淑芬的心头硬伤。觉得书香门第出了俩俗人,给她脸上丢了光。好在小女儿还有点安慰,文文静静,若出水青莲。让学古筝,古筝就弹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让学文学,就考上了滨海市最好学校的中文系。于是这个小女儿成了老两口子的心头肉,更是成了乔正新的掌上宝。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讨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