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萌萌爱 [目录] > 第24章: 卖队友不如卖妹妹

《高冷男神萌萌爱》

第24章 卖队友不如卖妹妹

香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暑假的生活真的很安逸,灵溪每天看看书,要不就是弹一会儿古筝。好容易留的指甲被某人缴械了,只能又带上不舒服的甲片,感觉弹出来的琴声都没有感情了。

幸好,两天陆修远都没有一点动静。灵溪的心便越来越放松下来,感觉他真是有恶趣味,两天前吓的自己真是好惨。

院子里树上的知了没命的叫着:知了知了。天知道几个虫子到底都知了什么。

燥热的暑假,一丝不透的气息让躺床上看书的灵溪有些精神恹恹的打着瞌睡。手机突然‘嗡嗡’的响起来,灵溪把书扣在脸上,拿起电话接听。

“喂……”

“溪溪,快出来,十万火急的大事!”

“啊?什么大事!”

乔灵溪弹簧一样一下子坐起来,瞌睡全跑了。她现在是一听十万火急的大事就想起方菲菲那苦逼的相亲。所以,如今是都条件反射了。

“溪溪别问这么多,快穿好衣服出来,正式点,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灵君的声音跟炒了豆子似的,很急促,根本就没时间说什么事。

灵溪这一次特别警惕,“姐姐,我要去见谁啊,还用穿的正式点?”

“你今天怎么这么罗嗦。赶紧换了衣服出来车上说,我的车就快到门口了。不过别跟妈妈说你是跟我出去。”灵君说到这儿就挂了电话。

灵溪眼珠三百六十度转一圈,只能不情不愿的去换衣服。不管怎么样,姐姐比方菲菲靠谱多了。有姐姐在,断然不会把自己卖了的。

灵溪有很多漂亮的衣服,都是姐姐给买的。说实话,灵君就是刀子嘴,看着小气又嘴毒,其实对妹妹还是好的没话说的。

穿上一条白色的长裙,很简单的无袖收腰款式,没有一点花哨。梳梳齐耳的短发,带了一个细细的白色蝴蝶结发卡。整个人显得干净又清新,朝气又可爱。

“爸妈,我去外面转转。”灵溪门口换上一双白色的凉鞋,对着屋子里喊一声。

曹淑芬从房门探出头:“溪溪,大中午怎么能不午睡出去好热的。”

“妈,我睡不着,想去外面吃冰。”灵溪抿着小嘴,装着小可怜的样子。

“好好,去吃冰,妈妈给你拿钱,去斯巴达吃好的,路边的冰别吃,不卫生。”曹淑芬说着就去给灵溪拿钱。

灵溪急忙推脱:“妈,我有钱。再说斯巴达好贵的,我去吃两块的雪糕就好了。”

“不行,妈给的就拿着。跟妈客套什么。”曹淑芬硬是把几张红票子塞给灵溪,然后回去继续睡午觉了。

灵溪拿着钱心里那个温暖啊,世上真的是只有妈妈好。

出去院子门的时候,灵君的车已经在等着。见妹妹出来直接把车门打开,抱怨一句:“真磨蹭,要是人家急产的,孩子都生车上了。”

灵溪翻翻白眼:“姐,是你要我穿正式点,我浪费了时间,你又说我,那好,我回去再把裤tou背心穿上。”

“行了,我的小祖宗,你别给我打牙祭,快系上安全带走了。”乔灵君横妹子一眼,车接着很快速的开出去。

“姐,你还没说带我去哪儿。我好好的午觉都被你破坏了。”灵溪说着还不小心打一个瞌睡。

乔灵君车子拐弯,叹口气:“溪溪,今天姐姐是需要你帮忙。你若是能把我这个忙给姐姐帮了,那溪溪你以后无论有什么愿望,姐姐都帮你实现。”

“什么忙?”灵溪很好奇,姐姐可是女强人,一般的事可是都能自己解决,从来不用别人帮忙的。

“是这样的,你不是知道姐姐的美容院前几天出了一些事么?有一些过期产品被使用了。这一件事本来已经基本过去了,但是昨天,那位顾客忽然又来美容院,拿出医院的鉴定,她脸部的问题突然变得很严重。需要巨额的费用去韩国做手术。还说我的赔偿如果不够,就会走法律程序,而且去新闻媒体曝光,让我的美容院从此在滨海消失。”

乔灵溪说到这儿,脸上露出愁容,“可是她开出的赔偿数额特别巨大,姐姐就是把店和车卖了都不够赔人家的。”

灵溪听姐姐这么一说,也跟着着急起来:“那怎么办啊。姐姐你找人看那医院的鉴定是真的么?而且,你的美容院真的有用过期的产品么?”

乔灵君说到这个就有气:“我们美容院的确是有过期的产品,是上一次市场估错错误,一款美国的紧致霜出现了库存。本来我是要求经理将这批紧致霜销毁的。可是经理见财起意,将该销毁的产品换了个包装又用在顾客身上,而中间的的钱都被经理私自揣进腰包。鉴定书我昨天就找医院的人看过了,就是康德医院的那个季青。他说鉴定书是真的。也说我很倒霉,其实过期的产品并不能把那女人的脸弄成这样。但是女人刚刚从韩国做完美容手术回来,还在恢复期,就又用了我们美容院不相符的美容产品,造成排斥,所以后果才会如此严重。”

原来是这么回事。

灵溪觉得这事特别重大,已经超出了自己的帮助范围,于是很苦恼的抓着头发,“那姐姐,你找我来我又能帮你什么忙呢?”

“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请那女人吃饭,想私了这件事的。可是那女人口气很硬,就是不松口。而这时候陆修远恰巧路过我们餐桌,居然和那女人认识,而且十分相熟。于是饭局后,我就去找陆修远希望他能在中间给我们说和一下。但是陆修远根本就对我的请求冷血的不在意。不过在我很失望要走的时候,他突然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他说:其实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我没有立场去帮你而不帮我朋友的姐姐。不过你妹妹欠了我些东西,如果她肯还给我,我可以考虑帮你这一次。”

乔灵君说着转头看看灵溪:“溪溪,你到底欠了陆修远什么啊,让他那么贵胄的人耿耿于怀的。”

灵溪一听,差一点一头磕死在车门上。

陆修远说她欠了他东西?该不会是……不会是……小蝌蚪吧!

呜呜,不要啊,人家早就以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哪曾想,那老男人还耿耿于怀抓着她不放。

“我……好像是欠他一个外套。对对!就是外套!那一次不是他救我么,然后就把外套给我穿着了。后来……好像那外套被清洁工收走了……”

灵溪着假话说的自己都觉得卑劣,人家堂堂一个清贵的男人会在乎一个破外套?

乔灵君也纳闷,不过后来又摇摇头:“哎,反正有些人的世界我也搞不懂。如果那个外套对他有特殊的意义也说不定会耿耿于怀。反正我已经给你们约好了地方,你好好和他说说。如果他真要什么外套,我多少钱都给买。如果他要别的,你也都统统答应。反正姐姐现在是真的无路可走,就只能抓着陆修远这根救命稻草了。”

灵溪猛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姐姐。

姐姐不是很靠谱,不是不会自己卖了么?怎么突然感觉后背嗖嗖冒凉风……

“姐姐,我们一起去见陆修远的对么?”灵溪还抱着天真的幻想。

“不是,只有你去,我不去。以为陆修远好像不喜欢我这样类型的女人。而且有时候多一个人在更不好说话。你们的事当然要你们俩说才能说明白,我跟着是怎么回事啊。”

乔灵君说着话,车已经在一家茶楼门前停了。她转头看看茶楼,其实她何曾不想进去,每一次接触陆修远,心里的震撼就多一分。那样清俊贵胄的男人简直让女人着迷。可是几次接触下来,人家根本就连一个正眼都没给自己。乔灵君也只能死心了,如今只是纯粹的事业为重,爱情就特么的见鬼去吧。

“姐姐……”乔灵溪双手死死拽着车门不肯下车。眼睛小狗一样祈求着姐姐不要不要啊!

“听话,溪溪,姐姐这次是死是活就全靠你了。记得,进去千万千万别惹怒陆修远,他的什么要求都答应,记住!”乔灵君说完硬是把妹妹从车坐上给抠了下来。

灵溪心里透心凉,又一把抱住车门,抽着小脸说道:“姐姐,那万一……万一……他要我,要我陪她一夜呢?”

“额……那你也答应!”乔灵君咬牙说了一句。

苍天啊,大地啊,人家卖队友,她就被姐姐卖啊!姐姐真把自己卖了。

“不过你真是太天真,那样孤傲的男人我都看不上,会看上你这个小豆芽?他要是好色男人,我昨晚就直接脱光献身了。”乔灵君用力又把灵溪从车门抠下来,然后一把推进茶楼:“二楼,二零八室。加油!”

加油?姐姐啊,你把我炼成人油得了。

乔灵溪瞧着姐姐的车凑了一下没了影,捶足顿胸,欲哭无泪。卖队友的有,卖闺蜜的有,可是姐姐啊,有你这么没人性卖妹妹的么?想着万一陆修远真让自己还小蝌蚪怎么办,那个愁肠百结啊,灵溪真要把自己抓成秃子了。

二十分钟后,灵溪终于磨磨蹭蹭的到了二零八门前。伸手敲敲门,里面传来一声淡漠厚重的男声:请进。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推开门进去,雅致的包间里,摆着好几盆盛开的茉莉花,而陆修远正穿着浅色的休闲服,在窗口的茉莉花边站着。

一个抬头,一个回头。

灵溪一个没忍住,咽了一口吐沫。不知道陆修远若是知道她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词:人比花娇,他是不是会打死自己。

……本章完结,下一章“ 站好,卑鄙的威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