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萌萌爱 [目录] > 第26章: 奇葩的陆家

《高冷男神萌萌爱》

第26章 奇葩的陆家

香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灵溪,你说的话我会很认真的考虑的。”苏默泽说完就挂了电话。这一次,也是一年来的第一次是他先挂断的电话。

灵溪收了手机,默默的走到冷饮店,点上一最大份的巧克力圣代猛吃起来。

眼里很热,嘴里很冷,肚子里很凉。

姐姐灵君的电话打进来,灵溪轻轻滑过手指。

“溪溪,说话方便么?”灵君以为妹妹还在和陆修远在一起,声音都低低的,小心翼翼。若不是这一次真的是遇上了难关,风风火火干练的姐姐怎么会这样?

“方便,我在斯巴达吃冰激凌呢。”灵溪笑眯眯的说着。

“小丫头,你心情挺爽啊,还有胃口吃得下冰激凌,是不是事情成了?”灵君骂完之后,又赶紧问结果。

“嗯,基本上算是成了。明天晚上,估计就会有效果的吧。”灵溪甜着嗓子说道。

“太好了,小溪溪你真是姐姐的大恩人。你以后的衣食住行,老公男人孩子房子车子姐姐全管了!”

“姐姐,我还从没见你这么大方过。”

“必须大方,你救了姐姐的命,那些身外之物自然是随你挥霍。不过姐姐很好奇,陆先生就因为一件西装就答应帮姐姐了?”乔灵君毕竟不是傻子,高兴过后,立刻就对这件事产生了怀疑。

灵溪又舀了一大勺冰激凌扔进嘴里,满不在乎说:“姐姐,你就别操心了。不然你以为陆修远还能对我怎么样?要钱,我没有。要人,干瘪如四季豆,还不如直接要你来的实在。所以,奇葩的人哪儿都有,你就当陆修远是一个大奇葩就好了。”

乔灵君想想也是。妹妹要钱没钱,要貌没貌,虽然很古灵精怪和聪慧可爱,但是那是需要时间和耐心去发现的。

灵溪把圣代吃光光,又打包一个回家孝敬老妈。

既然自己已经决定舍身取义了,就不能摆出一副救世主苦兮兮的模样。大家高兴,她就高兴。乔家好了,她的牺牲就是有价值的。

曹淑芬拿着小女儿给买的冰激凌,那个高兴啊,赶紧招呼老伴出来一起吃。老乔不喜欢甜品,但是女儿买的,也是很愉悦的吃了两口。

灵溪笑嘻嘻的去了琴房,一下午就在琴房度过了。

她就是这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心情好的时候都喜欢待在琴房。琴房本来是曹淑英曾经授徒授课的地方,后来不收学生了,曹淑芬就把琴房和琴都送给女儿,从此金盆洗手了。

一天真的很快就过去了。不管灵溪是怎么惧怕,第二天的太阳还是如约升起。

她赖在被窝不想起,想以此忘掉今天和陆修远去见父母的事。但是刚刚八点,手机就‘嘟嘟’响了两声。拿起来一看,顿时一头又栽到被子里。

提示音是一条短讯,陆修远发来的:九点,惠丰银行门口见。

九点九点九点!一天早着呢,陆修远你个老男人急什么啊!

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灵溪极度不情愿的起床收拾自己。

“溪溪,今天和妈妈去逛街啊。”灵溪喝牛奶的时候,曹淑芬过来和蔼的问。

“啊?咳咳……咳咳……”灵溪吓得一口喝呛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孩子,多大了,喝牛奶还能喝呛。”曹淑芬忙给小女儿拍背。

灵溪好容易忍住咳嗽,急忙撒谎:“妈妈,我今天没时间,那个……约了和方菲菲一起看电影。就是我们宿舍的那个,妈你见过的。”

“哦,那没事,你们好好玩,我们明天再逛街就好了。”曹淑芬很随和的说道。

“妈妈,对不起啊。”灵溪很抱歉的说道。

“傻瓜,跟妈妈还这么客气。”

安抚了妈妈,换上一件鹅黄色及膝镶白条的小裙子,带上小发卡,穿上平底的小凉鞋,背着双肩包悻悻的往惠丰银行走。走到那儿的时候,刚好一分不差,整整九点钟。

而抬眼一看,那儿已经停着一辆嚣张的极光路虎。陆修远在驾驶室坐着,从反光镜里看着那个不情不愿走来的女孩时,有些皱眉。她是故意这么穿的吧,这么一穿就好像未成年的高中生,不知道母亲又要怎么想自己了。不过来了总比没来强,他现在也已经没有耐心再去找别的女人了。

喇叭响了两声,乔灵溪东张西望,确定周围没有熟人。急忙做贼一样钻进陆虎的车里,然后呐呐的系上安全带。

陆修远唇角有一些不悦,她上自己的车,和自己一起就是这么丢人的事么?虽然自己是比她大,现在也只是一个副处级的督察,但是自己也是滨海市陆氏实业陆展元的独生子好不好。就单单是陆家实业的继承人这一个名头,就够多少名媛挤破头往前冲了,偏偏她却弄得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真是窝火。

车子启动,拐个弯就上了路。

陆修远脸色阴沉不说话,灵溪也心情不爽不说话。不过想到陆修远之前好像说过一句话,今天他父母若是满意她才有月底的领证,那若是不满意,岂不是就不用领证直接拜拜了?

想到这儿,灵溪突然好似看见黑夜里的一线光明,觉得自己好聪明,真是聪明绝顶的聪明。于是急忙问专心开车的陆修远,声音小小,带着讨好:“那个……修远啊,叔叔阿姨有什么喜好,或是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啊?”

陆修远开着车的时候,眼睛瞟了一眼灵溪那机灵古怪的眼神,顿时就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了。小野猫你想跟我玩心眼,还真是太嫩了。

“为什么这么问?”

“额……这不是第一次见叔叔阿姨很没底么。寻思提前知道他们的喜好也好做个准备。”灵溪特别乖巧和诚恳。

“女的,活的。”陆修远薄薄性感的唇轻启,吐出四个绝对无情奇葩的字。

灵溪眼睛一瞪,恐怕自己听错了什么。

女的,自己改变不了的事实。活的,必须的必啊。

完了完了,陆修远的父母对他们儿媳妇的要求这么低,肯定是儿子有不可告人的隐疾了!

可是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陆氏实业陆展元的家自然不是一般二般的地方。家在寸土寸金,有城中花园之称地方。一座二层别墅掩映在绿树繁花之中。别墅倒不是很大,但绝对是雅致奢华。欧式的建筑,院里的游泳池,花园,秋千,一条青石小径蜿蜒在扑鼻的花香中通向门口。

灵溪下车,几乎就一直处在震惊和魂不附体的阶段。记得好像在医院无聊的时候,季青说过,陆修远是个警察,所以那时候灵溪也觉得挺心安理得的。警察,人民的公仆,救死扶伤是应尽的义务。所以,同住一宿之后,灵溪也不相信陆修远会真的逼自己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警察的形象和崇高的精神世界,怎么可能这么下作?

但是昨天之后,陆修远的表现,已经让灵溪已经彻底颠覆了心中的警察形象。如今又看见这样的家,更是彻底惊讶了。奶奶的,你丫的一年的工资够不够加车油钱的。现在你父母的家又该是你贪污腐败多少得来的?

灵溪瞪大眼睛,花园里忙活的一个老人也瞪大眼睛。

十年了,十年没看见少爷身边有女人出现。现在却有一个小女生亦步亦趋小跑的跟着,老人顿时激动的都要痛哭流涕了。

“风伯,我爸妈在么?”陆修远问激动不行的老人,一贯冷漠的语气变得尊重和礼貌。

“在……在的。”风伯急忙点头,然后注视着那个已经小跑的气喘吁吁的小丫头。忍了忍,没忍住就小声说了一句:“少爷,女孩家走得慢,你要等人家。”

陆修远这才想起身后的小丫头。平时一个人走惯了,也太久太久没有停下来等人的习惯。转头看看脸红脖子粗,就差哈舌头的灵溪心头有些不舒服,记忆中的闸门不经意被打开。

好像也是在这条石板路,自己身高腿长,一大步一大步的走,身后就跟着个小尾巴气喘吁吁的抱怨:“哥哥,远哥哥,你走的太快了。你再这样不等我,我就不做你媳妇了!”

小丫头,到底是我走的太快,所以你才跟不上,就走丢了么?

“你……你走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灵溪终于追上陆修远,刚抱怨一句,却见人家一转身,更大步大步的离开。好像对她多厌恶似的。

灵溪微眯了眼睛,老男人,你厌恶我还死乞白赖的让我来做什么!

“小姑娘,加油!”风伯对着灵溪做出一个加油的手势。

灵溪面皮一抽,见鬼一样看着风伯。你这个老头有七十多了吧,还摆出那个手势,是有多奇葩?

“呵呵……呵呵……”灵溪对着风伯笑,笑的比哭还难看。然后转身,嗖的一下拔腿又去追某人。相对于这个奇葩老头,灵溪觉得还是陆修远正常一点。

别墅象牙白的实木门前,陆修远终于良心发现似的站在那儿等灵溪。

灵溪差一点感动的想哭,急忙紧跑两步站到陆修远身侧站立。一六三的个子在一八三的男人身侧就跟个小孩似的,尤其是现在男人的脸色冷沉如墨,小个子的灵溪脸红的好像熟透的苹果。

陆修远斜眼看了一眼灵溪,开善心的等她把呼吸喘匀了,才推门进去。

一进门,舒适的凉爽瞬间扑面而来,灵溪汗毛孔都透着舒服。

“少爷,您回来了。”周妈迎上来礼貌的问候。

“嗯,叫我妈和我爸下来,我今天带了个人给她们看。”陆修远吩咐一声,就往沙发处走,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又回头,对还在门口灵溪使用了一个眼色,意思是你还站在那儿干什么,不过来坐下。

灵溪眨眨眼,立刻会意,小跑的跟上。

哎,陆家太高端大气上档次,奢华内敛有格调。乔灵溪第一次来人家,心生胆怯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偷听娘俩说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