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萌萌爱 [目录] > 第27章: 偷听娘俩说话

《高冷男神萌萌爱》

第27章 偷听娘俩说话

香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今自己是女的,活的,已经完全满足了陆修远的父母对未来儿媳妇的要求,所以她现在的处处谨慎只是怕给乔家丢了脸而已。

陆家老两口在房间,一听周妈说儿子带了个女孩来,立刻惊喜了。老两口急忙一前一后来到客厅,探头一看,很失望。哪儿有女孩,就看见儿子的后脑勺在沙发外露着呢。

陆夫人琼佩责备的看一眼周妈,意思人在哪儿呢?

周妈急忙趴琼佩耳边嘀咕一句:“夫人,那女孩还没成年,个子很小,坐沙发里你看不见。”

琼佩眼神怪异的看一眼老伴陆展元,陆展元一张刚刚松动的脸顿时黑的跟锅底灰似的。

两人一前一后转过沙发,这才看见坐在沙发里不露脑袋的小丫头。

齐耳短发,低着头,头发垂到前面来,遮住大部分脸,显得小脸越发的小。可爱的及膝短裙,平底鞋,双肩包。瘦瘦小小的一小团。还真是……没成年。

琼佩和陆展元一起坐下来,四目一起讨伐似的看着儿子淡漠的脸。

“修远,这是谁啊?”琼佩尽量让自己现在的声音听上去和蔼。但是心里是什么样翻江倒海就不用形容了。儿子老大不小了,才着急让他赶紧结婚。可是他倒是好,居然故意带回个未成年的小丫头来。这不是故意气他们么。

“这是我未婚妻。”陆修远倒是很自然的介绍着,接着对身边低着头努力隐藏存在感的灵溪说道:“灵溪,这是我爸和我妈。”

灵溪被点名,只好咬着牙抬起头站起身对着琼佩和陆展元深鞠一躬:“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灵溪。”

灵溪一起身,甜甜的一招呼人,琼佩之前的不是滋味立刻好了一些。这个丫头原来也没有看的那么矮,就是有点瘦,坐下又勾着身子,显得很矮而已。

“好好,快坐下。”琼佩对灵溪的乖巧很喜欢,转头看老公的时候,眼中盛着一丝笑。接着回头就开始问:“灵溪,着名字真好听,带着灵气劲儿,今年多大了?”

灵溪腼腆的一笑:“阿姨,我今年十八,还有两个月就十九岁了。”

她现在虽然很紧张,但对陆修远的母亲和父亲感觉倒还好。那一对岁数有些大的老人,虽然精于保养,穿着讲究,但一看也有接近七十岁的模样。这么一想,陆修远居然是他们的老来子,估计四十岁以后才有的他。

“是么,真是花一样的年纪。那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家里几口人,你现在做什么?”琼佩听到灵溪已经成年,悬着的一颗心放下,又接着问道。

“我爸是大学教授,我妈是古筝老师,不过现在他们都退休在家。我家还有姐姐是做生意的,哥哥在部队,我是老幺,还在……上学。我现在是滨大学生,再开学就是二年级了。”灵溪一口气回答好几个问题,回答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陆修远。就怕自己哪一句说错了,又惹了他生气。不过看了之后觉得自己真是瞎操心。

自己在这儿接受询问,人家却在那儿如老僧坐定,喝着茶,对她理都不理。

是啊,自己是活的,女的。他不会担心父母不同意他的婚事,所以干什么还要瞎操心她哪句话是对,哪句话是不对。

“灵溪啊,你和我们修远是怎么认识的?”就在这时候,一直严肃不说话的陆展元突然开口问一句。

“啊?”灵溪一挠头,直接就想说是相亲认识的。但是这一次很意外,陆修远居然直接起身顺便伸手拉起他的手就走:“爸,妈你们是查户口的么?以后她就是你们的儿媳妇,有的是时间问。这一来就跟审犯人似的,也不怕吓着她。”

琼佩和陆展元看着一高一矮手拉着手上楼去了,两人惊骇的面面相视。这是什么情况?儿子居然在护着那个小女孩!

上了楼梯一拐弯,灵溪急忙抽出自己的小手,靠墙壁站着,和陆修远保持距离。

陆修远转头看看灵溪,没好气的冷下脸:“我是在帮你解围,不然你今天就要回答十万个为什么。可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我什么态度?有本事让我回家啊!”灵溪小脖子一梗,秀水一样的眼眸瞪起来一点都不吓人。

陆修远如墨的眼睛眯了眯,转身继续上楼。小丫头倒是会切中要害,一句话就能让自己说不出话。

灵溪让陆修远的嚣张灭了火,心里爽得很,洋洋得意晃着小脑袋。晃了几下,突然苦逼的发现,自己还在楼梯上。下,不想回答十万个为什么。上,貌似刚刚将某人给得罪了。

灵溪一锤脑袋,这是不是冲动的惩罚,现在只能对着墙面壁思过了。

十分钟后……

周妈端着水果上来,一见灵溪意外的很:“乔小姐,您在这儿干什么?”

“额……我在欣赏这几幅画。这几幅画的作者笔法细腻,心思敏感,一看就是后现代主义油画的经典之作。”灵溪一时语噎,瞥眼看到楼梯墙上挂着的三幅画,急忙假意欣赏起来。

周妈眼神更古怪,说一句:“要是夫人知道乔小姐这样评价她的画估计……会很高兴。”

灵溪五官抽搐,基本上已经失去语言的功能了。太尴尬了,一番顺嘴胡说,评价的居然是陆修远母亲的画。可是这能怪她么,这么奢华上档次的地方,谁曾想挂的还是主人自己的画。

转头看上去,陆修远就站在楼梯上面色斐然的看着自己。那眼神里的奚落掩饰一下能死么?老男人,见死不救真小人。

“呵呵,周妈我来端水果,您去忙别的吧。”灵溪讪笑的接过果盘打发走了周妈。

陆修远也直接回头又回房间了。

灵溪咕哝着不知道骂了句什么急忙跟着进了陆修远的房间。将果盘往小圆桌上一放,眼神四处打量陆修远的房间。

房间很大,阳台有三种健身器材。整个房间灰色基调,冷沉的颜色,家具和床单都是深蓝一片,没有一点花纹,还真是让人压抑的透不过气。不过这正附和老男人的品味。

房间衣柜旁边有个门,后面估计是连着的书房。不然不会眼看着陆修远进来了这个房间,此时卧室却没有人。

老男人千方百计的把自己弄来,弄回来了又扔下自己去工作,还真是够敬业。

灵溪百无聊赖的在房间转了一圈,房间一件多余的摆设都没有。只有床头一本书,中间压着一个黑色的书签,估计是从前没看完的。拿起看看,经济管理学,足足字典那么厚。枯燥乏味的书籍,没兴趣。

趴窗户看看,下面的有一个玻璃透明的花房,里面各种五颜六色的花,看着美不胜收。灵溪一时没忍住,就蹭蹭下楼,跑到别墅后院看那些花儿去了。

花房的花品种都很奇特,是灵溪基本上都没见过的种类。看看,摸摸还闻闻,觉得来陆家时候的压抑心情都没了。女孩都爱花,灵溪也不例外。

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来花房谁也没告诉,过来也没看见人,或许是该回去了。而且自己就这样贸然进人家的花房也是不礼貌的举动。想到此,急忙出来花房。到前院,没看见奇葩的老头,进去房子,周妈在厨房忙活。陆修远的父母没看到,估计在房间窃窃私语,怎么评价自己呢。抿着嘴轻轻上楼梯,轻轻回房间,怕陆修远知道自己偷偷跑出去玩了。

可是书房似乎有对话的声音。

不对啊,她出去的时候,那书房可是就陆修远一个人在啊。

想着不偷听的,但是那两人的声音着实有一点大。

“修远,你跟妈妈说,你找这么小个小丫头,是还对那个人放不下么?”琼佩无限忧愁的声音。

短暂的静默之后……

“妈,我找她,你让我放下,说我应该结婚。我如今要结婚,你又提起她。你到底想怎么样?”陆修远的声音明显带着阴沉。

“修远,妈不想怎么样,妈只是觉得这个出身书香,乖巧可爱,你要是想娶她,就不要辜负她,更不要心里还想着那个人。”

“妈,你真的不用要求那么高。你想要我成家,我成家就是。你还管我的心怎么样么?或许,你觉得我经历这十年,你还觉得我会有心?”

“哎,你为什么这么固执,有些东西该放下的就要放下啊。”琼佩叹气的说道。

“放不放下是我的事,只要你们喜欢她就行。放心,月底我单位的事就会结束。结束的时候就会和她领证。到那时候,你和我爸的心愿就算是完成了。”

后来娘俩还说了什么,灵溪没有听。她悄悄的走出房间,下楼,来到院子里大树下的秋千上坐着。

坐着坐着,忽然就笑了。

原来陆修远这么着急或是执意的娶自己是有目的的。目的就是父母逼婚太很,他不得不找个女人尽快结婚。但是这个女人是谁都没差,因为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女人,甚至在心里住了十年都不曾忘记。

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

想不到道貌岸然,威逼阴险的陆修远是个长情重情的男人。只是没有心的男人,以后会怎么相处才能彼此愉快?这个相处是不是要等到他父母都不在,她的义务才结束。那是要五年,还是十年,还是更多的年头?或是运气好一点,他心里的女人很早出现,他阖家大团圆,自己也从此翻身做解放。

灵溪的脑袋里突然不那么乱糟糟了。甚至还想出一个以后和陆修远相处而又互不干涉的好办法。毕竟陆修远没有心不会爱她,她水嫩嫩的小葱一样也不会喜欢老男人。陆修远为了父母的心愿,自己为了乔家的温馨依旧,两人都做出一些牺牲也是应该的。

互帮互惠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脸毁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