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萌萌爱 [目录] > 第28章: 脸毁了

《高冷男神萌萌爱》

第28章 脸毁了

香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中午吃了饭之后,陆修远送灵溪回家。开车等红灯的时候,意外的出神,陆续元眼前竟然浮现出这个女孩坐在秋千上静静想事情的模样。

和母亲说完话下楼找她,也怕她初来乍到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可是一出门,眼眸下意识去看秋千。秋千上的那个人就吸引了他的目光。曾经那是专属另一个人的,十年来,没有人再去那儿坐着。可是现在灵溪却坐在那儿,静默出神,唇边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不知道怎么,两个人的影子就重叠。好像现在灵溪就是那个人长大之后的样子。可是后来又叹息,那个人是阳春三月的生日。而她据说该是九月的生日,明显就不是一个人。

“你在出神?绿灯了。”灵溪听后面尖叫的喇叭,好心的提醒陆修远。

陆修远瞬间回神,不动声色的滑动车子,眼角却是看了一眼灵溪,“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啊?有么?”灵溪用手搓搓脸,“不过好像是挺热还挺痒痒的。”

“痒痒?你对午饭上的海鲜过敏?”陆修远说着把车子靠路边停下,转头仔细看灵溪的脸。

灵溪伸手在脸上抓抓:“不啊,我可喜欢吃海鲜了。以前从没有这样过。”

“你别抓,小心抓破了在脸上落下疤痕。”陆修远说着车子又重新上路:“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灵溪急忙摆手:“不用不用,别大惊小怪的,我不是过敏体质。说不定就是热的起热痱子了,回家用凉水洗洗就好了。”

但是这些话对陆修远来说就是臭氧层子,人家一旦决定了什么,就是只管去做,不管你是愿意呢是愿意呢还是愿意呢。不然也就不会有现在两人的一起回家见父母的奇葩事了。

灵溪反抗不过,就要学会顺从。反正这家伙不是坏人,就是大男子主义很重,喜欢做主很多事。

康德医院。

季青很仔细看了灵溪的脸,又看看她手臂上也已经起来的红红的密密麻麻小米粒一样的疙瘩,皱眉说了一句:“乔小姐,你这可不是热痱子,我怎么瞧着是秋水碱中毒了。”

“啊?中毒!”灵溪大吃一惊。眉头一个劲的打架,这也不是什么武侠小说,怎么就还有了身体中毒一说。

陆修远听季青这么一说,皱眉问灵溪:“你今天去别墅后面的花房了?”

灵溪肿着的大红脸抽抽着,可怜兮兮的说道:“嗯,去了,那儿的花那么漂亮,难道是有毒的么?”

陆修远用一种活该的眼神看着灵溪:“那花房里有一种红色的水仙花。花开很漂亮,有奇香,却只能看只能闻不能摸。否则你摸过的手如果没有洗就摸脸摸别处的话都会出现这种中毒、瘙痒、出疹子的症状。”

“啊!你不早说。完了完了,我不只摸了,还非常喜欢的狠狠的摸了,亲了,脸贴着花瓣拍照留念了。”灵溪一副要殴死的模样,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苦逼形象了。

季青见灵溪实在伤心,就出来安慰:“没事的乔小姐。只要你以后忌口,辛辣不吃,再配合着打针,抹药膏,一个月之后就会好的。而且绝对不会留下疤痕。”

一个月,你咋不让我去死。

点滴吊上了,药吃上了。季青还拿来一瓶白色的药膏让陆修远给她抹,说是止痒,能减轻一些痛苦。

陆修远看着那药膏别扭的没有什么动作,然后突然又接个电话,三言两语之后,人直接走了。走的那叫一个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连一个‘抱歉’都没有说。

这就是男人没有心之后,对待未婚妻的态度。

如果是有心,未婚妻屁大点事也是天大的事。而现在,她都要毁容了,在陆修远的眼中也就是活该。

不过灵溪并没有半点抱怨或是伤心难过,反而是心里一阵轻松。两人如今在一起就是各取所取,他若是含情脉脉的给自己抹药膏,那才是真正毛骨悚然的事呢。

季青气的很,坐下来亲自给灵溪抹药膏,还不忘数落:“这个陆修远活该打一辈子光棍。乔小姐你别介意啊。这家伙就是这个熊样,工作一来,就什么事都不顾的。他其实人本身是很重感情的。”

灵溪咧着嘴笑嘻嘻:“没事啊。”

“没事?可是你和他都回家见父母了,他却这么对你,你就不生气?”季青皱着眉头,看着笑起来不可爱还很可怕的大红脸,狐疑问道。

灵溪歪着头,“我为什么要生气啊,男人以事业为重是好事。我也不是需要人照顾的公主,更不喜欢处处粘人的没长大又幼稚的男生。”

季青没话说了,心里忍不住腹诽,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冷的一块冰一样的陆修远居然就碰见了喜欢以事业为重的小丫头。不过等你以后要是知道他的事业为重就是‘以公谋私’的去满世界寻找那个人,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笑的出来了。

抹上药,脸上凉冰冰的舒服多了,点滴吊完,就在季青提供的围巾下,灵溪‘鬼鬼祟祟’的乔装坐上出租车回家。

灵溪一回家当真是给乔爸乔妈吓得魂都丢了,急忙问宝贝女儿这是怎么了。

灵溪也不敢说是去我来婆婆家弄得,就顺口说一句是和方菲菲出门去世博园玩,被特别奇异的红色水仙花给‘蛰’了。

乔爸乔妈一听灵溪的脸要一个月才能彻底好,那个心疼啊,急忙让灵溪好好休息,还问明各种药的使用情况。

灵溪回去卧室就给方菲菲打电话统一口径。

“灵溪,你说你秋水碱中毒,脸毁了?”方菲菲在电话里的声音绝对能用恐怖来轻容了。

“嗯,你就别这么大声给我伤口上撒盐了行么。”灵溪有气无力,脸上痒痒的真想抓啊抓,照镜子以后,镜子就给封存了,不然自己会被自己吓死。

“好可怜啊灵溪,那你给我发个照片来看看好不,不然我不帮你瞒着叔叔阿姨。”方菲菲不厚道的提出条件。

“不行啊,你看了会吓得睡不着觉是。”灵溪不给,怕无良的方菲菲就此留下证据,以后就能时时要挟她为她做牛做马了。

“不给算了,我现在就给阿姨打电话,说我们今天没在一起。”

“方菲菲,算你狠!”

于是灵溪只能含泪自拍,然后将照片发给了无良的方菲菲。

方菲菲看过那照片之后惊悚非常,立刻将在洗澡的高鹏从浴室挖出来:“高鹏高鹏,我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

卖队友就是这么来的。

灵溪本想暑假去找一份短工打的,可是现在就只能在家度过了。吃药,抹药,脸弄得小鬼一样。弹琴之余,实在无聊,就捡起高中时候迷恋的网文。灵溪喜欢看各种小说,还记得进入网文届的起因是因为看了顾漫的一本小说,何以笙箫默。就此一下子迷上,迷得一发不可收拾。初恋的青涩,淡淡的伤痛,七年的执着等待,不知道为什么就很触动了灵溪的心。于是就开始在一个很不出名的小网站,发了第一个[ch*]女作青春伤痛文。

但是后来因为高三的学业紧张,这个文算是勉强的收尾,堪堪十七万字。如今找来那文再看,觉得真是青涩的不忍直视。也明白,写文是需要生活淬炼的,下笔的人没有一些生活的感悟,写出来的东西就会是很表面虚浮的。

灵溪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少生活的感悟了,只是时间突然多的吓人,也不能出去做任何事,只能抱着电脑构思一个新文。倒不是为了挣钱,纯粹是打发时间。

正纠结男主的性格定位的时候,手机响了。

灵溪拿过手机一看,立刻惊喜起来,“哥哥,你消失了这么久终于想起给溪溪打电话了!”

电话里的灵域声音有一些干涩和疲惫,却异常醇厚:“溪溪,我之前不是说要出一个任务,可能很久会没有消息。”

“那哥哥现在是任务结束了么?”灵溪咧嘴笑着,好似看到哥哥黝黑结实的模样。

“嗯,今天刚回到部队。”

“哥,那你今年过年回家么?”

“不知道呢。”

“哥哥,你是不是还生气我给你介绍慧心的事?你不回来就打算生我一辈子气在部队待一辈子啊。”灵溪撒着娇,知道自己之前做错一件事了。

“傻瓜,我怎么会生溪溪的气。我不会在部队呆一辈子,等你什么时候毕业,我什么就退伍。”灵域宠溺的和妹妹说着,希望她能明白一些什么。

可是妹妹傻傻的不明白,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

“哥哥,那太好了,妈妈早就盼着你快点转业了。”

挂断电话,灵溪静坐了一会儿,突然男主角有人选了,就是哥哥的原型。哈哈,硬汉男人,铁骨柔情,肯定能吸引读者。那女主就用慧心的原型好了。温柔恬静,娉婷淑女。

现实她们没有成一对,灵溪要在虚拟的世界里,让他们历经磨难,最后苦尽甘来,白首偕老。

晚饭的时候,都是清淡为主。乔灵君踩着饭点回家,一下看见灵溪的脸和手臂,顿时惊得花容失色。当得知是秋水碱中毒后,也是心疼的很,本来是和妹妹说几句话晚上就要走的,但是今晚决定要陪着妹妹不走了。

“姐姐,陆修远帮你了么?那个女人又去你那儿闹了么?”被窝里,灵溪就剩下眼睛还正常的眨着问姐姐。

灵君点头:“嗯,这还要多亏了溪溪你的面子大。陆修远貌似是出手了,那女人主动找到我说看在朋友的面子上私了,不起诉,赔偿也减少十分之一。虽然是还要赔一些钱,但真的是少太多太多,姐姐完全能应付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明天扯证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