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萌萌爱 [目录] > 第29章: 明天扯证去

《高冷男神萌萌爱》

第29章 明天扯证去

香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灵溪长长松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陆修远总算还是说话算话的。”

“可是你现在这样真让人担心,万一以后落下什么疤痕,可怎么办是好。”乔灵君看着妹妹的小脸成了红彤彤布满小疙瘩的猴屁股,很是担心。

“哎呀,没事的,季青都说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灵溪心很大的宽慰姐姐。随后想到什么突然笑的很恶心的样子。自己现在毁容了,一个月才能好,而陆修远说月底就要扯证。今天已经是七月十二号,月底还有十几天,哈哈,这脸铁定好不了,那扯证的日子不就是要延迟?

然后说不定中间他又看上别的什么人,自己就算是脱离苦海了。

如此就五天之后了。

第五天方菲菲拿着好吃的来看灵溪,就是她来就来吧,带好吃就带好吃的吧,还带了一个大活人来。害的灵溪欢天喜地的去门口接人,一下子瞧见高鹏的时候,双手登时就把脸捂住,只想上去咬死方菲菲。

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怎么能带着高鹏来看她啊,真是没脸活着了。好在高鹏倒是没有方菲菲那样没心没肺的抓着她要拍照留念。就是在要走的时候给了灵溪一个黑漆漆的小盒子:“灵溪,这有一盒我外婆配的药膏,说是对秋水碱很好用,且不会留下疤痕。”

灵溪无比感动,知道高鹏的外婆是滨海市最出名的老中医,不过早就在家不接待患者了。想不到高鹏不光是个风流少爷,还挺雷锋的。

灵溪特别虔诚的双手接过黑盒子。高鹏这时候却说了一句:“灵溪你放心,我是不会和苏默泽说你的脸坏的。”

灵溪横了高鹏一眼,她和苏默泽都被分手了,高鹏这家伙怎么不会看火候的还提。真是太不厚道了。你和方菲菲就是不厚道组合!

“谢谢,我知道你不会的。”灵溪勾起虚伪的笑,笑容在红肿的脸上别提多恐怖了。

车上,方菲菲好奇的问:“高鹏,你让我上车等着,我看你给灵溪一个东西,是什么啊?”

高鹏懒得看方菲菲,随口一句:“苏默泽让我给灵溪带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方菲菲恍然的点头:“哦,这样啊。灵溪的家教可严了,不让她在学校谈恋爱。所以苏默泽想送她什么也不敢明着送,只能托付你给转交。怪不得今天是你主动说要来看看灵溪,我之前还纳闷呢。”

高鹏没再说话,只是车子箭一样往前驶去。

这一天,灵溪正文如泉涌,手指啪啪的打字都带着节奏。突然,手机来了短信。灵溪没有时间看,继续十指轮动,敲得那叫一个欢畅。她可正写到男主和女主第一次接吻呢,狭路巷道,英雄救美,意境正好,怎么能被短讯破坏了气氛?

可是男女主正吻的热火朝天,要擦枪走火时候,手机突然就很大力的响了起来。自己设置的铃声让正沉浸在文字世界里的灵溪吓了一大跳。气恼的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陆修远!

所有的火气一瞬间就被惊吓代替。这个人十天都没有任何信息了,今天突然来电话是为何?

“喂,那个……有事么?”小心翼翼的声音,试探着陆修远来电话的目的。

“我在你家门口。”陆修远在电话里说道。

“啊!”灵溪大叫一声,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吓得扔下电话就往屋外跑。

“溪溪,你干什么去?”正在厨房要做晚饭的曹淑芬狐疑的问风一样的女子。

“……”

没有回话,人已经冲过院子到了大门口。

灵溪一眼看见门外停着的极光路虎,吓的汗‘哗’的就冒出来了。

陆修远看到灵溪出来,就要下车。可是灵溪却是动作迅速的嗖的一下跳上车:“快开走!”

陆修远不知灵溪这是在闹哪般,但还是把车开走了。以至于曹淑英拿着锅铲子追出来的时候,门外光溜溜。她挠着头十分不解女儿怎么这么快就没影了。

车子拐了个弯,灵溪还惊吓的回头去看有没有人看见。确定老妈没有看见陆修远时,长长松一口气,回头半眯着眼睛质问:“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在这儿?又干什么突然来我家!”

陆修远将车子停在一个小公园的边上,此时夕阳正好,已经有很多人在来到小公园散步或是锻炼。他转头上下看一眼灵溪。白色的牛仔热裤露出光溜溜的两条大腿,绯色的吊带小背心露出肩头锁骨大片的肌肤,脚上挂着一个白色的人字拖,十个脚指甲染着草绿的颜色。这个打扮还真是清凉,养眼,除却脸上还略红的小疙瘩,其实还挺吸引人的。

灵溪见陆修远不说话而是上下看自己,立刻有种想死的感觉,一下子捂住脖子以下,恨恨磨着牙:“看哪儿呢!”

呜呜,天气太热了,季青告诉她不能呆在空调房,不能开风扇。未免热死,只能穿的凉快。再说一直在家不出门,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可是现在,真是不妥,太不妥了。

但这能怨她么,还不是陆修远来的太惊悚,害的她什么都不顾的就冲了出来。

陆修远淡漠了眼角,挑回视线:“其实没什么好看的。”

你这男人还能再实话实说一点么!

既然都没有什么好看的呢,那还捂个屁啊。灵溪索性把手拿下来,气呼呼的问:“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为什么知道我家的地址,还不事先通知一声就来我家。”

“我通知了,你没有回话,我就视同是默认。”陆修远凉凉的说道。

灵溪眼珠一转,通知?什么时候?难道是那个没有理会的短讯!

“那你为什么要来我家!”

“我为什么不能来?”陆修远很纳闷,灵溪干什么要纠结这个问题。

“不能来就不能来!”灵溪不屑说原因,直接瞪大眼珠子。

陆修远皱皱眉:“但是我们明天就要去扯证做正式的夫妻了,你都不打算在那之前让你父母见见我么?”

虾米!明天就扯证!

灵溪被陆修远这一句话简直惊得外焦里嫩,当真是雷到当场。

“那个……你……你就这么自信直接就登门来,确定我爸妈不会不喜欢你,而且还直接拿着笤帚把你扫地出门?”

陆修远淡漠着眸子转头看灵溪:“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试试。”

试,试你个大头鬼啊!还没见过这么自信臭屁的男人。

“那个……还是不试了吧。我妈肯定不喜欢你。还有,我们明天就去扯证是不是太快了一些?”灵溪心虚的支吾一声,眼角瞟着陆修远,和他打着商量。

陆修远面无表情:“不快,反正是早晚的事。晚几天,结果也是一样。”

灵溪还在做垂死挣扎:“可是我的脸现在这么丑,说不定还会落下后遗症,你就不怕娶回家个丑八怪,惹得周围人嗤笑?所以,我觉得你应该稳妥一点,等几个月以后确定我的脸没事,再扯证也来得及。”

“我娶的是你的人,也不是你的脸。”陆修远这句话说的特别厚重、暖心、好听。若是别的女人听到有男人这么窝心的说话,说不定会当场激动的口吐白沫。但是灵溪却是忍不不住嘴角露出一抹嘲笑。小声咕哝着:“是啊,反正你也没有心了,娶谁都没差,更不会在乎一张脸了。”

“你说什么?”陆修远转头,眸中有一些冷。

“啊?没啊,我说什么了么?我什么都没说啊。”灵溪急忙缩着小脖子狡辩,在某人锋利眼神的压迫下,最后只能抽抽着小脸博取同情:“是这样的,我哥哥对我管教很严,不准许我在大学时间谈恋爱。那要是结婚,就更不可能了。所以,你不能去我家,我们扯证的事也坚决不能让我爸妈和我哥哥知道。不然我会死的很惨。”

“是么?你家教是这么严苛?”陆修远冷哼一声。

“是的是的,可严了!”灵犀急忙鸡叨米的点头,就差举手发誓了。

“那你现在不是还有男朋友?”

陆修远你丫的没事专门来找茬的么?能不能哪壶开了再提哪壶啊!

灵溪心里把陆修远骂了一百八十遍,面上还得苦兮兮:“已经分手了,你就别再我伤口上戳了好不好。”

“分手?”陆修远有些意外,但是心里的某一处却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灵溪长长叹口气,“是啊,分手了。你要和我扯证,我也不能脚踏两条船。这是我的底线,也是原则。”

哼,老男人你听见了吧,你是破坏人家感情的刽子手。你就不会觉得良心不安么?反正我是不会说是人家母亲不同意,和苏默泽被分手的。

“原则不错。”陆修远难得赞同一次灵溪。“既然你父母不用见,那就不见了。明天带好户口本和身份证,在民政局门口见。你不来也可以,我会去你家接你。”

“别!千万别!不敢劳您大架,还是我去!”灵溪几乎是磨着后槽牙说道。然后推开车门狠狠摔上就走。

陆修远一皱眉,从后视镜里看着清凉的小丫头遭到好多来公园散步的人的围观。

‘膨’的一声,灵溪又跑回来上车了。可怜巴巴的小狗一样看着冷脸的陆修远:“那个……送我回去呗?”

陆修远随即启动车子往回开,绷紧的性感的唇角居然抿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

家门口还挺远的时候,灵溪不准陆修远再往前开,东张西望看没有人,忽的一下跳下车,呼呼跑着就进了家门。

陆修远没有把车直接开走,而是在车上坐了一会儿,还点上一颗烟。这颗烟并没有抽几口,大部分都是在指尖自生自灭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两人相处,像弹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