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萌萌爱 [目录] > 第33章: 见死不救

《高冷男神萌萌爱》

第33章 见死不救

香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同样是离家门还很远的路口,灵溪就要求停车。

陆修远在灵溪解开安全带的时候说了句:“明天空出一天的时间,一起布置一下我的家。还有晚上的时候,要和我一起回父母家吃顿饭。”

“为什么!”灵溪惊悚的很,不是已经签订协议,各住各家的么。

“我的家现在是单身男人的住所,如果结了婚,家里会没有女人的东西么?我母亲会时不时的去我家一次,为了不漏破绽,你最好要配合一下。”

灵溪一听,陆修远说的也在理,只能呐呐的点头,然后跳下车,闷闷的往家走。

回到家,爸爸在院子里逗鸟玩,妈妈被邻居找去,不知道做什么。灵溪松口气,和爸爸打声招呼就往屋子里跑。四处瞅瞅没有可疑情况,用最快速的速度把户口本往第二个抽屉一放。然后溜达的,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房间。

呜呼,终于又活过来了。

躺倒床上,急忙将风扇打开,吹干自己后背冒出的汗水。从衣袋里掏出身份证放在唇边亲了一口:“小宝贝,你可算是有惊无险的回到主人的手里了。”

咦?不对啊。自己的身份证是十六岁办的,有效期五年。在手里已经三年多了,因为用的次数多都挺旧了。可是现在这张身份证怎么看着很新的样子?

好奇的反过来倒过去看看,突然被一个数字吓呆了。

以为自己的眼神出现了幻觉,急忙用手使劲揉使劲揉。揉了半晌再看,居然还是xxxx19920918xxxxxx!怎么会是这样,自己明明是1994年的。而且,这身份证用了那么多次,她有记得,那号码是没错的。

呜呜,见鬼了么?难道身份证的日期还能无缘无故的大两年么?双手抓头,百思不得其解。唯一不解的就是身份证到了陆修远的手上一圈,回来就变成这样了。

急忙给陆修远打电话,或许现在只有他能给自己一个解释了。

电话倒是很快接通,可能他还在开车。

“喂,有事?”很淡漠的的声音。

“有,有大事!我很不解,我的身份证怎么到你手上一圈,我就长大了两岁!”灵溪心情激动,声音都带着绝对的质问了。

“哦,这事啊。很简单,我弄得。”陆修远说道。口气随意的就跟说今天的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一样。

灵溪磨着后槽牙:“为、什、么!”

“婚姻法定登记年龄是二十周岁,你实际年龄不够。我就在出差的时候,托人把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改了一下。”

“陆修远,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执法犯法!”

“我是不是忘了和你说,我今天早上已经正式离开警察岗位,现在是一名普通的市民了。”

“那你也是犯法!”

“出具书面材料,证明你的身份证上的日期是写错的。我只是通过一些手段在纠正错误而已。”

灵溪气呼呼的一把扔了电话。这算不算是人家还在位的时候,以权谋私,擅自做主,不顾她人意愿擅自更改有效证件?

可是人家嘴大,还有人,自己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了。

早知道自己的岁数不够,不能登记,当初她是说什么都不会牺牲自己去嫁给陆修远的。而陆修远只不过想娶个女人回家搪塞父母,那这个女人,是谁都可以,姐姐更是最好的人选。容貌绝配,气场绝配,最重要的是,那是她自己惹下的事好不好。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陆修远,你这个腹黑的老男人,老狐狸,老生姜!

第一次去登记,其实就是故意耍我玩,根本就是登不成。而你虚张声势,又急匆匆的走,也不过就是为了骗取我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而已。

三天时间,你把我的生日变更,一切水到渠成,又假惺惺的来招我登记。我有发觉,问你是不是我的年龄是不够的,可逆居然用看白痴的眼神看我。你都一切安排完了,我自然是成了被你耍的团团转的白痴!

呜呜,陆修远你看着也不像那么阴险的人,怎么就那么阴险呢!

遇人不淑啊,方菲菲,姐姐,陆修远,你们都是大骗子!

手机突然欢快的响起来,灵溪有气无力的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喂?”

“灵溪,是我,菲菲!”电话里是方菲菲一贯火热的声音。

灵溪无限忧愁的“嗯。”了一声,心里腹诽着,方菲菲我是记得你了,化成灰都记得了。没有你的代替相亲,那儿会有我现在的悲惨人生。

“干什么有气无力的?脸还没好?”

“好了。”灵溪强打精神坐起来,“刚才出去一趟晒得半死,有事啊?”

“嗯嗯,可不是有事么。明天就是七夕,中国的情人节。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吃好吃的啊。”方菲菲不疑有他,热情的邀约着。

灵溪一听逛街吃好吃的,立刻就想答应的。可是又想起陆修远的明天之约,只好死了心:“不去,才不当你和高鹏的电灯泡。”

方菲菲急忙解释:“灵溪,去吧。明天不只是我和高鹏,还有余飞龙,余飞龙说要带着新女友麦佳希,还有……反正都是学校认识的人,高鹏说去迪士尼玩人少没意思,要我一定要约到你。”

灵溪一听去迪士尼玩,心动的吐血,也只能含泪的拒绝:“那我也不去,天气太热,出去怕晒死。”

“溪溪,给个面子好不好。我是跟高鹏还有余飞龙拍了xiōng部保证的,说要是约不到你,就晚上喝死,你不能见死不救吧?”方菲菲可怜兮兮,若是面对面,此时恐怕已经趴地上抱大腿了。

见死不救。

灵溪现在对这个词很抵触。被方菲菲和姐姐用十万火急的去救场之后,就觉得,凡是和见死不救挂上钩的都是聪明绝顶的人。就好像她,不聪明,去救了,结果就死的很惨。已经上当一回,灵溪可不想苦逼的上当第二回。

所以坚决不去!

“那你就喝死吧,那是对你的惩罚。”灵溪咬咬牙,绝情的挂断手机。然后长吁短叹一阵,开始继续码字。无心插柳柳成荫,因为这次本是无聊的找事打发。结果连载十几天之后,居然读者每天都成倍的增长,点击也是刷刷的上升。昨天收到编辑的签约合同,说对这个文很看好。

既然编辑都看好,那就好好写吧。

第二天,爬不起来了。晚上灵感太好,灵溪写到下半夜。早上在被窝里睡得那叫一个香,以至于妈妈来招呼吃饭,一看灵溪睡得香喷喷,都没打扰就出去。

灵溪正美美做着梦呢,手机嗡嗡的响起来。

扰人清梦,关机!

忽的,有人掀开被子,接着一双毛毛手爬到灵溪的睡衣里。灵溪一个激灵,魂都没了。

“妈呀!”一声大叫,弹簧一样的坐起身。瞪着俩眼睛好像灯泡一样,等看清是方菲菲这个损贼的时候,拿起枕头就砸过去:“菲菲你吓死我了!”

方菲菲一把接过枕头坐在床尾“嘿嘿”的笑,“大懒虫,谁叫你不起来的。太阳高的都晒屁股了,高鹏的车都在外面等半天了,你还不起来。”

灵溪这才魂魄归位,想起昨晚上方菲菲的电话。但是自己好像是很直接的拒绝了啊,她和高鹏为毛还来接她?而且,而且自己今天是要和陆修远去买东西的。

“菲菲,我不是都说不去了么?我昨晚上失眠,今天要补觉。”灵溪双手抓头,哀嚎一声,又往被窝里直挺挺躺去。

“哈哈……灵溪,我知道你为什么失眠。不就是苏默泽走了那么些日子,你害了相思病么。”

方菲菲口无遮拦的说着。吓得灵溪扑棱一下子扑上来一把捂住灵溪的嘴,真想掐死她算了:“你疯啦,你不知道我爸妈不准我在学校谈恋爱的!”

方菲菲自知失言,赶紧看看门口,没有敌情,这才长呼口气。

“哎呀,我错了行不?快快起来吧,已经这样了你也睡不着。不如我们一起去玩吧。”

“不去不去,我真不想去玩。”

“去吧去吧。”

“不去不去。”

这边两人正在拉磨的时候,曹淑芬进来了。一进来就说:“溪溪,菲菲都来找你了,你就去玩玩吧。总在家憋着,不见太阳免疫力都不好的。听话,快起来。”

呜呜。

妈妈都说话了,灵溪是再也赖不了床了。

方菲菲一见灵溪动了,激动的是一把抱住曹淑芬就亲了一口:“万岁!阿姨,你真是太好了,还支持溪溪去玩。我妈啊,就恨不能拿两条绳子把我的腿给拴上呢。”

“你这孩子,阿姨也有年轻的时候,怎么会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孩子的心思。去玩吧,晚上早点回来就行。”曹淑芬说着就出去了。

灵溪这个满心哀伤啊,只能抽抽着小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起来。就寻思着,今天要是跟着方菲菲去玩了,要在陆修远那儿怎么死。

磨磨蹭蹭的梳洗一番,见方菲菲穿了牛仔热裤和棉质半截袖,以为今天会以运动为主,就也穿了牛仔短裤,运动鞋,白色T恤。喝了一杯牛奶后,就被方菲菲迫不及待的拽上了高鹏停在门口的车。

方菲菲自然是坐在副驾驶,灵溪就坐在后车座。她和高鹏简单的打个招呼之后,就急忙给手机开机,想给陆修远发个短信,告诉临时有变,和他的约能不能明天。

但是一开机,立刻冒出一个短讯,短讯的内容是:不接我电话的意思是今天不打算出来是么?你似乎是忘了你姐姐的事还没有完全结束。

威胁,赤luo裸的威胁!

难道迷迷糊糊挂掉的电话是陆修远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是惊喜还是惊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