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权少的独家新娘 [目录] > 第30章: 权少,夫人不见了

《权少的独家新娘》

第30章 权少,夫人不见了

大猫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受过,所以她怕及了寄人篱下的感觉。

哪怕是住在自己的小窝棚里,她也不愿意守着豪宅,忍受别人不堪的眼神。

曾经,爸爸去世以后,有段日子她跟妈妈是在姥姥家里生活的,只是那些个小舅舅啊!舅妈啊!总会想尽办法的,暗地里给他们母女俩穿小鞋,这样的日子,有一次,只因为她打碎了一个碗,小舅妈就拿着藤条打她的手。

直到手心出血了,才停下。

也是那一次,母亲决定了不再忍让。和小舅妈吵了一顿,不顾姥姥的反对,毅然决然的离开。

一走就是十来年,再也没有回去过,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打回去。

哪怕生活的再艰辛,哪怕要跟邻居借钱,母亲也再没联系过家人。

寄人篱下,受人白眼的日子过了一次就够了,这次,只能怪她受不住诱惑,为了早日在娱乐圈立足,急功近利了。

新月家园是建立在比较偏僻,环境较好的半山地区的。

这里是富人区,出来进去都是豪车代步。因此,出租车十分的少见。

打不到车,施小雪就沿着马路边走着。

脚上穿着的是没来得及换掉的拖鞋,身上穿的也十分的单薄。

好在口袋里还有点儿零钱,若是能碰上出租车,也够她坐车回到自己和母亲的小窝里住。此时,她特别的庆幸,母亲留给了她一个家。

哪怕母亲不在了,但是家,还是会在的。

“小姐,要走吗?”

车灯打过来,一辆出租车停在身旁。

见司机拉下车窗来问,施小雪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的。

果然,她人品还是不错的,荒山野岭的还给她一辆出租车,连老天都觉得她冤枉了吧!

施小雪出去了好一会儿,权子圣才压下了心中的火气,看着地上散落的照片,权子圣也搞不清楚他刚才那股子火气是从哪来的。

原本,只要施小雪给他个解释,就行了。

但是,那丫头居然说出了合作关系,还说什么他没资格,就这一句话,心里头压抑的火气顿时炸开了。

她是他媳妇儿,他怎么就管不着了?怎么就没资格了?

越想越是生气,盛怒之下,竟然把对手下的喊的常用名词儿给说出来了。

滚!

该死的,他权子圣居然把自己的老婆给骂走了,真长脸了。

小丫头本来就不想在这儿住着呢!现在好了,走了,彻底的走了。

什么都不拿,就穿着单薄的衣服走了。

当即,权子圣也着急起来。

外面都黑了,夜晚也难免会凉,小丫头穿的那么单薄,万一冻感冒了怎么办?

可是,现在就去追,他的脸子往哪儿放?一会儿又该怎么说?

是他让人滚,一会儿又让人回来,特么的那不成了女人了吗?

“还是给瑞安打个电话吧!”

权子圣烦躁的松了松领带,拿起电话,还没拨,电话竟然就响了。

“权少,夫人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

权子圣眼神一凝,整个身体也紧绷了起来。才不过一转眼的时间,“到底是在哪里不见得?”

权子圣的声音里有他不曾察觉的焦急,若是小丫头出了什么事儿,他权子圣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就在夫人家门口的这条巷子里,我亲眼看着夫人进了家门,但是到现在,屋子里也没亮起灯来,我察觉到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就进去看了看,却发现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瑞安也是觉得奇怪,这宅子就一扇大门,就算是有人绑架了夫人,也得从大门出来吧!

可是,自始至终,他只看到了人进去,却没见有人出来,这还真是奇怪了。

“你先在那等着,我马上就过来。”

权子圣切断电话,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跑,精致的面孔上布满阴霾,也有深深地悔意。

小雪,臭丫头,千万不能有事。

施小雪付过钱后从出租车上下来,弄堂里依旧昏暗的没个灯光,但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的施小雪,就算是让她闭着眼睛,也绝对是能找到自家的大门的。

推开木质的大门,家里昏暗一片。

走到门口,要进屋时,施小雪才想到自己没有带钥匙。

“吱呀!”

门从里面打开,紧接着一个身影出现在施小雪的面前。

“你,唔……”

施小雪刚要大叫,对面的人立刻眼疾手快的捂住了施小雪的嘴巴!

“不许喊知道吗?你要是敢喊,我现在就弄了你。”

那人紧捂着施小雪的嘴,贴着施小雪的耳畔威胁,将施小雪拖进屋里后,还在施小雪的耳垂亲了一下。

也就是这一下,让施小雪的身体猛然的一僵,瞪大了眼睛,再也不敢有半分的动静。

身后的门被歹徒关上,甚至她还听到了上锁的声音,施小雪使劲儿的嗯了两声,可惜嘴被捂住,声音根本就发不出去。

相反,她的挣扎和反抗,还引来了歹徒的不满。

抬起手,歹徒狠狠地揉了一把施小雪的小蛮腰,粗哑的嗓子附在施小雪的耳畔,“哟呵,真是不错呀!没想到躲警察躲到这里,半夜还能给我送来一个小美儿做赔,哈哈,我可是不能辜负了老天的美意,小美人儿,你说是吗?”

歹徒猥琐的说着,但他没拖着施小雪往卧室里走,而是往厨房的方向去。

施小雪顿时心中升起了一抹警惕。

从这人的言语中判断,这应该是个亡命徒,好死不死的躲到了她们家里头,又恰巧被刚回家的她给碰上了。

所以,说说到底,她就是个倒霉蛋!

被歹徒给拖到了厨房,果然,厨房的地窖门已经被歹徒给打开了。

这家伙果然是躲在地窖里的。

这地窖,还是因为当时顾及到家里的空闲地方不够多,特意挖来放菜的,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歹徒作案的最佳基地。

施小雪知道,她一旦被拖入这个地窖,那就是彻底的完了。

所以,她必须要在被拖下去之前做出反击。

手用力的抓住靠在门口的桌子,也不知道是摸索到了什么,用力的抓在手里的瞬间,人已经被歹徒给拖到了地窖里。

由于她的挣扎,在被拖开的瞬间,歹徒和她的身体都晃了一下,差点儿就给栽了下去。

歹徒也因这一晃,怒了起来。

“啪!”

清脆的巴掌甩在施小雪的脸上,在幽暗安静的地窖里十分的清脆。

地窖里是点了灯的,还是老式的白炽灯接的线,可见这歹徒住进来的日子不少了,估摸着是她刚住进新月家园,这歹徒就在她家里安了家了。

地上,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木板,木板上面铺着她家的被褥。

简易的床,床边还有吃剩下的垃圾袋子。

而缩在最墙角儿边儿上的,居然还有一个眼神呆滞的少女。

看到这里,施小雪彻底的怕了。

那个少女她认识,也是这条弄堂里的女孩子。

全身光裸,身上没有一处是好的。

见她被拖着进来,女孩子居然半点儿的反应都没有,反而还吃吃的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

顿时,施小雪觉得又可气又可悲,这个女孩子她平时接触的不多,但是每次见面,女孩儿都会礼貌的笑笑。

没想到现在,她自己成了受害者以后,看到其他人同样受迫害,不仅没有同情,反而还幸灾乐祸。

施小雪确定,这个女孩儿看上去痴傻,但是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得出,她还是清醒的,她的神志没有任何问题。

“嘭”的一下,施小雪被扔在了木板床上,木板颤了两下,紧接着男人高大的身体就覆压过来。

“小美人儿,来,让咱亲一口,果然是比那个香甜多了,光是看看,就让我迫不及待了。”

男人高大的身体压在施小雪的身上,大手开始后撕扯着施小雪的衣服。

施小雪本就穿的单薄,这一撕,衣服撕拉一下子就被撕开了一半。

男人的大手在她的光滑的肩部留恋,压在她身上,连连赞叹。

“真是不错啊!来,爷看的都热血沸腾了。”

“你给我放开!”

施小雪猛地顶起膝盖,朝着男人的下体狠狠地撞去,虽被男人化解,但在男人满面戏谑,大手猥琐的摸着她的小腿一路向上……

施小雪浑身一麻,恶心的感觉让她几乎吐出来。

而此时,缩在墙角的那个女人忽然喃喃道:“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她喜欢的,她喜欢的!她就是个贱人,贱人!”

女孩儿的声音不大,似乎是怕外面有人听到,又或者她是在怕歹徒。

施小雪侧过眼,看向女孩,似乎透过那个女孩儿的眼底,她看到了自己深深地恐惧。

可是,她不能害怕,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只有她自己。

手猛然的握紧,耳边是猥琐男人猥亵的调笑声。

“唔!不错,不错,真是不错。”

男人猴急的托起施小雪的腰,可也仅仅到此为止了。

“噗!”

什么东西插进肉里的声音,紧接着是一股灼热而粘稠的血红血红的东西流出来。

施小雪眼里满是决绝,狠狠地瞪着男人。

粗犷的长相,表情狰狞,静了两秒钟,男人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施小雪的脸上,施小雪只听到‘咯吱’一声,嘴角狠狠地抽疼,下巴也脱臼了去。

“臭女人,你居然敢捅我,看老子不弄死你!”

男人强忍着腹部的疼痛,起身后狠狠地踹了施小雪一脚。

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的一脚,踹的施小雪浑身痉挛起来。

双手捂着肚子,身体拱起来像是一只大虾。

肚子剧烈的疼,像是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了似的。

可是男人并没有停下来,大脚仍旧在她的身体上不停的踹着,也不管是踹在了哪,就是发泄似的踹。

“臭女人,老子碰你是给你脸了,还真当你是什么绝世美女了?不想让老子碰是吗?老子今天还非碰不可!”

……本章完结,下一章“ 媳妇儿,我来晚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