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权少的独家新娘 [目录] > 第33章: 味道

《权少的独家新娘》

第33章 味道

大猫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的意思是你以为是子楚帮了你,所以你才退学?”

权子圣笑问,施小雪疑惑的睨了他一眼,“除了权子楚外,还有别人吗?况且,那天我去学校正巧碰上他在系主任那里,要不是他在那里,我怎么会知道是他帮了我?他亲口承认的,总不能有假吧!”

施小雪见权子圣眼神越来越奇怪,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大,不由得有点儿心虚,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明显有点儿底气不足的。

果然,等她说完,权子圣彻底的笑了。

“傻丫头,他说你就信啊!”揉了揉施小雪的发顶,权子圣笑道:“得了,傻丫头,先把饭给吃了,吃完了我再跟学校说一声,明天你就给我回去上学,免得以后拿不到文凭,给人落了话柄了。”

“你再跟学校说一声?你是说,是你跟学校?”

施小雪瞪大了眼,要是权子圣说的是真的,那权子楚不是跟她说谎了?

为了让她回心转意,权子楚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她不信,权子楚从系主任那里出来,会不知道她已经不用被退学了。

该死的,权子楚!

想到权子圣昨晚的怒气,施小雪也觉得有些愧疚,甚至怨怼起了权子楚。

要不是权子楚欺骗她,她也不会跟权子圣说出你没资格。

想来,昨天也正是她说了你没资格几个字的时候,权子圣才暴怒的。

见权子圣点头,施小雪顿时觉得愧疚的要死。

白皙的小脸儿上闪过羞红,施小雪呐呐道:“权子圣,我不知道是你……对不起……”

“喊我什么?”

“权子圣!”

“嗯?”权子圣挑眉,这丫头还真是不上道儿呀不上道儿。

“那个……子圣,我以后再试着喊,喊你老公,我……”

就算是跟权子楚热恋的时候,施小雪也没喊过权子楚老公。身边儿的同学什么的,热恋起来,都是老公老婆喊得热闹,当时还有人嘲笑她矫情呢!

其实,只是她不喜欢而已。

所以,让她突然喊权子圣老公,也不太可能……

总之……

她有点儿慢热,需要适应呀!

“行,先饶了你。”

权子圣点点头,眼底里闪烁着大灰狼看到小红帽一样的算计,反正早晚都是他的人,误会解除了,就无需着急了。

不过,这一言一语的,误会消除了,粥却凉了。

“我下去换一碗,你乖乖做好,不要动知道吗?”

大概一分钟左右,权子圣就盛了一碗热粥上来,试了试温度,刚刚好。

舀了点儿青菜,舀了半勺的粥,送到施小雪的嘴边儿。

施小雪被他这么喂着,有点儿不太适应。

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极品的照顾,以前发烧的时候,权子楚都没这么对待过她。现在想来,其实不是不能,只是权子楚对她的用心到底是没有那么多。

发烧的时候,会给她买药,送饭,也会给她倒好了热水。

却从来不会试水温,也不会喂她喝药。

冬天天气冷,有时候她要出去打工,权子楚也会来接她的,也会递给她围巾,帽子,却从不会亲自给她带上。

以前,她以为那都是因人而异,所以从来没有羡慕过别人的男朋友体贴的围围巾,体贴的喂药喂饭。

可是现在,她才恍然醒悟,那不是不会,只是不曾用心太多。

但凡权子楚对她有那么一点点,再多一点点的在乎,也不会任由他的母亲来羞辱她,更不会随意的答应娶了聂幽月,更不会在娶了聂幽月以后,还能对她说出,我最爱的还是你这种混蛋的话。

说到底,还是不曾深爱,只是现在的权子楚,误以为他爱。

小口小口的吃着粥,吃了小半碗,施小雪就吃不下了。

“我吃不下了。”

见到递到面前的小汤匙,施小雪坚决的摇了摇头,肚子已经撑了,甚至还有点儿疼,看来这次受的伤还真不轻。

“怎么了?不舒服吗?”

权子圣直接把勺子塞入自己嘴里,狠狠地喝了一口粥。

天知道昨天下午急着赶回来,他就没吃饭,现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胃口都麻木了。

可他这动作,却让小施小雪瞪大了眼睛。

“你……”

白皙的小脸儿上有淡淡的红,施小雪想说你用的勺子,刚刚给我用过了,可是想想,又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倒是权子圣,勾唇笑了笑,深邃的眼闪过晶亮和戏谑,弯身在施小雪的身旁嗅了嗅,直起身长舒了一口气,微敛的双眸满是享受。

“老婆的味道就是香,吻都吻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着,就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的很快,眨眼间,碗底就吃了个干净。不过说真的,权子圣就算是狼吞虎咽,那吃相儿也是好看的没话说。

“媳妇儿,我下去吃饭,你先休息一下吧!一会儿我喊私人医生过来给你看看伤,刚才是有点儿不舒服吧!”

权子圣探手附上施小雪的肚子,果然,他的手刚一放上去,施小雪的身子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虽然很轻,权子圣却很清晰的感觉到了。

轻叹了一声,权子圣眼里闪过一抹阴霾。

若是让他查出来这背后还有什么幺蛾子的,他非得把那人五马分尸好了。

要是单一的只是一个在逃犯作案,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但是,如果是有人刻意,他会以其人之道还之。

下楼前,权子圣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一个吊郎当,染着一头酒红色短发的男人出现在别墅。

“权大爷,着急的喊我过来有什么事儿?”

随身携带的药箱子随意的扔在沙发上,男人吊郎当的往沙发上一坐,瞅了权子圣几眼,“看你浑身上下,精神爽朗,不像是有病,你确定你是请我来给你操刀的?”

“废话!难不成是让你带着药箱子喝酒的?”

权子圣邪肆的勾起唇角,男人顿时精神紧绷起来,“权子圣,我跟你说,你可不要动什么歪主意,说吧!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了?”

“不是我不舒服,是我老婆!”

“老婆?”叶一昭一听,顿时感觉漫天的红雨飘飘的下,仿佛地球都停止了转动似的。细长的眯缝眼,陡然间瞪得跟铜铃那么大,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呀!

这才几个月不见,他就结婚了?

“权子圣,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赶紧的,别磨蹭!”

权子圣不耐的蹙眉,这叶一什么都好,就是得瑟的够呛!一手顶级医术,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是极通的,但这人偏偏对治病救人没半点儿兴趣,可以说医德在他身上看不着半毛影子。

什么济世救人?

叶一救人完全看心情,除了对几个好友随叫随到以外,别的人想让他救人?得了吧!看叶大少心情才行。

“你妹的,权子圣,你结婚怎么没给老子包红包?兄弟简直是没得做了。”

叶一昭口气很冲,手上的动作也是一点儿也不慢,只是这家伙拿起药箱子不是往外走,而是迫不及待的往楼上跑。

权子圣的老婆呀!

他得看看是何方神圣,能让权子圣这清心寡欲的圣人动了凡心。

真是奇了!

走到权子圣的卧室前,叶一门都不敲,推门就要进。

“叶一,你是不是有点儿着急了?”

权子圣按住叶一昭推门的手,叶一昭回头,诧异的眨眨眼,“你不是说有病人吗?”

“滚,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得什么心思!”

权子圣一把揪住叶一昭的衣领子给提到后面,叶一昭也不动怒,反而是饶有兴味的双臂抱胸,吊郎当的瞅着权子圣。

“哟哟哟,这有家室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呀!瞧这紧张劲儿,真把我叶一当成洪水猛兽了。要我说呀!我还是直接走人比较好。”

“叶一!”

权子圣眯了眯眼,唇畔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精致的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叶一浑身打了个寒颤。

“权子圣,别笑了,不逗你了,一点儿也不好玩!”

真是的,开个玩笑就这样儿。

他最怕的就是权子圣这笑,光是看着就觉得毛骨悚然,更别说跟他做朋友这么多年,深谙他脾性的人了。

权子圣一旦对谁露出这表情,那那人绝对离死期不远了。

他惜命,他还不想死啊!

所以,他还是乖乖的给权家小娘子探完了病,就回家吧!

推门进去,叶一昭看到施小雪的时候,着实有点儿吃惊。

小家碧玉,长得倒是很精致,却绝对不是他想象中的妖艳大美女型儿的。他以为,能配的上妖孽的权子圣的,也只有比权子圣更妖孽的女人才行,毕竟曾经的那个谁,他就觉得很般配。

但是,见到了施小雪,虽然清丽,却没有半点儿让他觉得违和的感觉,反而是让他觉得更般配。

施小雪的清丽可人儿,如出水芙蓉的柔嫩配上权子圣的妖孽,不仅没有失色,反而十分的和谐,也让他这个权子圣的朋友,感觉待在权子圣身边儿,也多了那么一点点保障!不用时时刻刻自危了。

毕竟,这么个无害的小姑娘都不怕权子圣,他还有什么好怕的是吗?

叶一昭在打量施小雪的时候,施小雪也在打量着叶一昭。

一头酒红色的短发,菱角分明的脸,细长的眼,高挺的鼻,一双薄唇微张,似是在惊讶。

左耳上,一颗闪亮亮的耳钉,让他多了几分浪荡不羁,痞痞的气质与权子圣的沉稳高贵形成鲜明的对比。

当然,要不是男人手上的那只药箱,施小雪很难把这样一个人跟医生这个字眼结合到一起。

完全不搭边儿啊!

“还磨蹭什么呢?”

见叶一昭发傻的盯着自己媳妇儿看,权子圣不悦的踹了叶一昭一脚,叶一昭当即回神儿,整张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儿。

“嫂子,哪里不舒服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辈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