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权少的独家新娘 [目录] > 第37章: 权子圣,你混蛋

《权少的独家新娘》

第37章 权子圣,你混蛋

大猫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明天给我做饭?”

没等施小雪说完,权子圣就一脸踩了狗屎似的表情,“媳妇儿,吃饭吧!”

权子圣轻叹,他媳妇儿纯洁的跟没有沾过花花世界的风尘的娇嫩花朵似的,不解风情也是正常,正常吧!

证明他捡到宝了,捡到宝了。

权子圣只有这么安慰自己了,遇上个不解风情的老婆,他能怎么办?

施小雪见权子圣忽然变了脸,也是突然一顿,心里一阵异样和心酸的感觉。

“那个,你不喜欢,我就不做,反正我的手艺也不怎么样!”

权大爷是大少爷,吃的都是山珍海味,就连他自己的手艺,也跟大厨有的一比。

自己这个上不得台面的穷人家的丫头,做出来的东西怎么能入得了他的眼?

心里有点儿失落,还有点儿隐隐的闷疼,不尖锐不剧烈,却也能差距得到。

他们之间的差距,不仅是表面上的身份门第,还有无形的生活。

看来,还是她太妄想了。

这样一个男人,怎么是她能要得起的?

默默地夹了一口菜,刻意的绕过了那辣椒,那份心意是她要不起的。

万一沉沦,她预感,这一次一定会万劫不复。

权子圣太完美,完美到她高攀不起,自我惭愧。

见到施小雪细微的变化,权子圣也放下了筷子,微眯了眯眸子,似是不悦又似是犹豫。

直到施小雪吃完了一碗饭,权子圣都没再动一下筷子。

饶是如此,施小雪也没多说一句话。

甚至,连问都不问。

这样权子圣的脸色也越发的深沉。

好好的一顿饭,吃到最后相对无言,甚至连眼神的交集都没有。

“你真想知道我什么意思吗?”

见施小雪吃饱了,权子圣眯着眼问,嘴角还噙着笑。

这笑,却并未笑到了眼底,反而还有几分森寒。

“我知道是我越距了,也是我没有考虑好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们还是……”

“什么?”

权子圣的笑更大了几分,施小雪抬了抬眼,又连忙小心的低垂了眼睑。

权子圣的笑太冷,冷的让她也不禁有点儿怕。

但是,为了自己下半辈子不在自怨自艾中度过,施小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道:“我们还是两不相欠吧!”

“该死的两不相欠!老子这几天就太惯着你了。”

权子圣猛地站起来,由于动作太大,椅子磨蹭着地面发出尖锐的声响,吓得施小雪浑身一个激灵,紧张的后退了一步。

权子圣大步到施小雪面前,他恨死了那两不相欠。

说好了跟他过日子,现在又说什么两不相欠,他就是太惯着她,太纵容着她了。

把她当大奶奶似的供着,还真给他无法无天了。

“别跟我说什么两不相欠,你男人现在就告诉你,什么是实际的。”

权子圣扣住施小雪的肩膀,猛地把人给抱起来。

忽然的失重感让施小雪啊的一下呼喊出声,下意识的勾住权子圣的脖子,却被他狠狠地攫住了唇,深深地吻了进来。

突来的吻让施小雪惊慌失措,带着浓浓的惧意。

权子圣的火气让她心颤,甚至是害怕。她确定,这样的男人她要不起,这样的男人她掌控不住。

除了沉沦,只会沉沦。

“不要,你放开,放开……”

施小雪含糊不清的拍打着权子圣,可越是拍打权子圣抱的越紧。

一路上楼,也吻了个彻底。

到了卧室,权子圣一脚踢上门,把施小雪压在了门上就又吻了起来,大手托着她的后颈,另一手也撕扯起她的衣物来。

感受到权子圣的吻中的怒气和急躁,施小雪彻底的怕了。

“不要,子圣,不要……”

“听话!”

权子圣浅吻着施小雪,盈满的怒意也逐渐的温柔起来。

一室温暖,一室凌乱,呢喃痛呼的娇俏,温柔低语的甜宠……

“媳妇儿,说你是我的,说……”

“不要……”

“媳妇儿……说,说你要跟我好好过日子。”

“嗯……”

“媳妇儿,以后不许再说两不相欠知道吗?你是我的知道吗?”

“嗯……知道……呜……”

呜咽和呢喃,施小雪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自己都不是自己了,眼睛也红的像是小兔子。

一夜,沉长而沉醉的一夜过去,天边泛起了鱼肚皮白,施小雪才得了清净,彻底的睡去。

临睡前,小丫头的嘴里一直喊着,“坏人,混蛋!”

权子圣搂着怀里熟睡的人儿,一脸餍足,满是宠溺。

眼睛晶亮,眨都不眨的盯着这张娇颜,竟然舍不得睡。

施小雪醒过来的时候,都快中午十一点了。

窗外炽烈的阳光打进来,昨晚这别墅的窗帘并未拉上,这会儿整个室内都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施小雪遮了遮刺眼的日光,动了动身体,疼得厉害。

尤其是某个地方,疼得让她想骂娘。

“怎么了?不舒服吗?”

权子圣关切的声音响起,施小雪脸上一阵羞红,随之就是恼怒。

“权子圣,你无耻!”

居然对她用强,这男人就是一披着贵族气质的混蛋!

混蛋!

施小雪负气的背过身去,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她很清楚,现在并不是跟权子圣对峙的时候。

这个无耻的男人,要是早知道他昨天打断她的话,不是嫌弃她,而是想着这档子事儿,她就是打死了也不会说两不相欠的。

经过两次,她似乎有点儿清楚权子圣的爆发点了。

尤其是昨晚上,他一直强调着,不许再说两不相欠,施小雪算是终于做了一次明白鬼。

原来这家伙是为了这句话生气。

上次,好像是她说了一句他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他没资格……所以他才大发雷霆的。这次是两不相欠。

总之,凡是想要撇清两人之间的关系的话,这男人就会爆发。

可是,他就是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把她,把她……

想到这儿,施小雪心里就委屈。

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媳妇儿,我是无耻了点儿,但是对自己的媳妇儿做这个,才是正常的吧!”

“正常?”

施小雪猛地转头,瞪大了眼睛盯着权子圣,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轻蔑的一笑,施小雪满是嘲讽问:“权子圣,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是不是跟那些随时想要爬上你的床的女人没什么区别,所以你不会尊重我?”

施小雪笑着,笑的自嘲,笑的委屈。

权子圣一见,这会儿也真着急了。

早知道他媳妇儿醒过来绝对会闹得,她那小掘脾气,绝不会跟他善罢甘休。所以一整晚,他除了舍不得睡,也是不敢睡。

万一醒来了,她又不见了,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媳妇儿,那些女人怎么能跟你比,你是我媳妇儿,我是想跟你过日子。”

权子圣有些三孙子似的,强迫自己的媳妇儿,他也确实够了,遇上他媳妇儿,他也没太正常过。

不管是做什么,仿佛都是围着他媳妇儿转,而他也是心甘情愿。

“媳妇儿,我昨天是太生气了,要不是你先翻脸,说什么两不相欠,我也不会……”

“生气就可以这样了?上次生气是叫我滚,这次生气你直接把我……下次,你权子圣是不是直接动手了?”

她剩下的,唯一的,也是女人一生最宝贵的东西已经没有了,这会儿的施小雪除了委屈,还有不顾一切的决然。

现在,就算是权子圣再跟她发一次火,她都不会怕了。

她最在乎的已经没了,她还怕什么?

小脸儿冷着,权子圣相碰又不敢,第一次,觉得窝囊死了。

但见施小雪生气,他又不敢不放在心上。

经过了昨晚,他发现他爱死了那种感觉,否则也不会一直缠着她不放。

若说之前还有那么一丝的不确定,那么现在他权子圣已经认定,这辈子就她施小雪了。

“媳妇儿,我就是打自己也不会对你动手的,你放心好了。”

权子圣忽然覆在施小雪的身上,双手捧着施小雪的脸蛋儿,浅浅的在施小雪的唇上印上了一吻。

这一突来的举动,让施小雪的整个人跟着一僵,脸部也迅速蹿红。

被子下面……

温热的体温,清晰的触感……

“权子圣,你给我滚开!”

施小雪侧过脸,不敢去看这个男人,心里懊恼极了。

她不要妥协,她才不要听他的花言巧语。

“权子圣,我觉得我有必要……”

“什么?嗯?小雪,媳妇儿,我记得昨晚上我教过你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的。”

权子圣眯起眼,鼻子顶着施小雪的,像是看穿了她的意图。

抵着她,有意无意的摩擦着。

施小雪小脸儿红的彻底,要说出口的话也彻底的不敢说了。

权子圣是在威胁她,彻彻底底的威胁。

只要她说出半个跟两不相欠相关亦或者是意思相近的词,他绝对会要她死在这张床上的。

“你欺负人,我明明什么都没说。”

是小雪不甘心的反驳,权子圣浅浅的一笑,头窝在施小雪的颈子里摩挲着,时不时的印下浅吻,好一会儿,沙哑而迷惑的声音才从施小雪的颈窝处传来。

“媳妇儿,莫怪我欺负你,明明是你先欺负我的。说好的要跟我过日子,还敢反驳,所以是你有错在先。”

她有错在先?

施小雪狠狠地在权子圣的腰侧拧了一把,直到男人身体发僵,张嘴咬住她的肩膀,施小雪才缓缓的放开,说着蹩脚的借口说:“不好意思,手滑了。”

“……”

手滑了,手滑了,他媳妇儿真会手滑呀!

半小时后,浴室里传来惨绝人寰的叫喊声和惨烈烈的骂人声。

直到又过了半小时,声音才渐渐的小了,最后只剩下哗哗的冲水声。

“权子圣,你就是披着人皮的活禽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权子圣,我跟你没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