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1章: 楔子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1章 楔子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浓的化不开。

山峦层叠,树影丛丛,掩在青山绿水间一栋纯白色的建筑,似一只展翅的蝴蝶安静栖息着,房子有个特别美丽的名字:蝶逝。

白冷站在窗前,绝美的容颜,面色却苍白若纸,一双眸子里透着死寂,就像是一滩死水绝望的起不了丁点波澜,再有半个小时,她就要死了,她的心脏会在另一个女人身体里跳动。

而她……

一个人没有了心脏,还怎么能活?

木门发出吱嘎的声音,光阴交错间,走进来一个男人,颀长伟岸的身姿,英俊挺拔,棱角分明的一张脸仿佛是上帝造人最完美的艺术,英俊却冷酷。

“还有半个小时就手术了,你还有没有话要说?”周宁远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

玻璃窗户倒映出白冷唇角尖锐的讽刺。

她在笑自己傻,这个男人,她那么爱他,却从来不知道他竟然有一颗比石头还坚硬的心,不对,那是一颗蛇蝎的心,否则,他怎么能对她这么狠,这么狠……

他替她量身设计了一场阴谋,她像个傻子一样钻了进来,相信自己得了绝症,心甘情愿嫁给他,又心甘情愿签下了器官捐赠,甚至傻乎乎的相信着,就算死了,她的心脏还可以在另一个女人身上继续跳动,继续陪着他。

骗子!

他们都是骗子!

她根本没病,甚至她腹中还怀着他的孩子。

那个他真正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就躺在隔壁房间,舒沫然,那是个残缺的天使,生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本来死的应该是她,现在,他们要把她这颗完美的心脏给她。

她就要死了。

死在最爱的男人手里。

淡色的唇掀出无比嘲讽的弧度,白冷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男人伟岸的身躯一抖,收紧了拳头,眸子里露出些复杂的痛色,说道,“我知道难为你了,可沫沫她就要撑不下去了,医生说……”

“周宁远……”

白冷慢慢转过身来,绝美的脸惨白却也美的惊人,像是即将枯萎的鲜花奋力绽放最后的娇艳,周宁远眸色一紧,心底漫起丝丝绵绵的抽痛,白冷唇角已然勾出讽刺的弧度。

“我怀孕了。”

随着话音落下,空荡荡的房间越发安静了,静的白冷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又一下那么强劲有力,她死死盯着面前这张俊美的脸,生怕错过他丝毫的反应。

惨白的灯光刺得她眼睛一片生疼,白冷不得不用力闭了闭眼睛,眼泪到底是淌了出来,泪眼朦胧之中她看到周宁远紧握的拳头一点点松开。

他说,“你也知道,孩子留不住,沫沫她没时间了……”

白冷终于绝望。

沫沫,又是沫沫,既然你那么爱她,为什么不把你的心脏给她!

白冷很想大声质问他,可她也知道这根本没有意义,要是他把心脏给了舒沫然,还怎么陪着她看星星、看月亮、看日出不是吗?

她并不是怕死。

只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周宁远,到了现在你还不肯给我一句实话吗?”

“什么?”

回答她的只是男人一脸的茫然,这个男人向来就是高深莫测的,白冷自问从来没有看清过他,只是想不到,原来他的演技早就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瞧瞧,这一脸的无辜,多么逼真。

她用力鼓掌,满脸凄怆的发出声嘶力竭的低喊,“你真的太可笑了,周宁远!你既然要挖了我白冷的心给那个病西施,你就直接说啊,反正我就是一个没牵没挂的孤儿,我可以把心脏让出来,可你为什么要骗我?”

周宁远拧眉,眸中迅速浮起凌厉,“白冷,你闹够了没有!”

闹?

白冷无力冷笑,泪水糊了一脸,一头柔软亮丽的黑色长发披在脑后,像是个鬼魅,无力的凝视着周宁远一声声的笑,“你滚吧,不就是想要我的这颗心吗,给你就是了,滚!”

她倔强的抿唇,转身留给他一个绝然的背影。

窗户里倒映着男人颀长的身影,白冷不想再看,干脆闭紧眼睛,很快就听到渐渐走远的脚步声,然后是门啪的一声关上,偌大的房间又恢复了安静,安静的慎人。

空旷的走廊,壁灯发出的光惨白黯淡。

周宁远突然似浑身脱了力一般无力的重重靠向墙壁,惨白的灯光打进他深暗的眸底,分明有一些深邃的痛楚涌动着,就像这迷离的夜色一样,深浓复杂,连他自己都摸不透自己此刻的慌乱从何而来。

是为了她,还是舒沫然?

一颗心换一段婚姻,这是一笔交易,是她答应的,可为什么,现在不舍的反而是他?

木门发出嘎吱的声音,隔壁房间走出来一个气质雍容华贵的妇人,舒沫然的母亲舒曼,她小心的关了门朝周宁远走过来,伸手搭住他的肩膀,“沫沫的事,多亏有你,也替我谢谢白小姐。”

说完,她低叹一声,似乎是痛心疾首的样子,朝白冷的房间看过去,唇角却一点点勾起,扯出得逞的弧度,很快又湮没在她紧抿的唇齿之间。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周宁远突然又绷直了身体,凝视着那一扇紧闭的木门,举起手,几次想要推门进去。

“宁远……”隔壁房门打开,舒曼望他一眼,眸底迅速掠过一丝异样,着急的说,“沫沫她担心一会的手术,吵着要你陪,你能不能过来陪陪她。”

周宁远下意识望了眼面前的房门,眉心紧蹙,在舒曼殷切的目光下,到底是收回手,转身,进了舒沫然的房间。

房里。

白冷颓然跌坐在地,心疼的厉害了,好像就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半个小时后,白冷躺在冰冷的手术台,头顶的无影灯那么亮,清晰的照着这个一尘不染冷冰冰的手术室,几分钟之前,护士已经给她打了麻醉,她觉得眼皮越来越沉,眼前似乎看到了无数摇晃的灯影。

她知道,她要睡着了,这一睡,她就再也不会醒过来。

她白冷要死了。

一张移动病床推进来,她看到女人苍白而难掩美丽姿色的脸,舒沫然,路曼地产舒家唯一的千金小姐,是折翼的天使,周宁远真正放在心尖上疼着、宠着的女人,她真的好羡慕她。

白冷费劲的想要去碰一碰她的手。

手伸到一半,又颓然坠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 她是陆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