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10章: 诡异的绑架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10章 诡异的绑架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司机以为遇到有人抢劫,听到这话登时反应过来什么,猛地回头看陆梦,又看了看刀疤男,突然高声咒骂,“靠,老子还以为有人抢钱,特么原来是劫色!”

陆梦正犹豫着是逃跑还是留下,被司机这一嗓子吓的一跳,惊异未定的朝司机看去,以为他会做出些正义的事,不想男人突然又是一拍大腿,大喊,“既然有这种好事,大哥,你继续,我帮你把风。”

“……”

就在他这句话落下的瞬间,陆梦做了一个决定。

跑!

抓起手包,她迅速打开车门,撒腿就朝马路对面跑,身后依稀听到男人暴躁的吼声,面前是老旧的小区,回头瞥见那男人从出租车里跑下来追她。

陆梦一急,一边跑一边伸手进包里拿手机,恰巧有电话进来,她迅速抓起手机,旁边的巷子里突然蹿出来一道黑影,对准她的后颈用力劈下去。

身体软软倒下,右手一松,手机从指尖滑落,啪嗒落在地上,迅速暗掉的屏幕显示在通话中,是一串十一位数字……

“啪……”

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被绑在椅子上昏迷的陆梦一个激灵,悠悠睁开眼睛,入目是一个像旧仓库的地方,角落堆着些废弃的钢材,地上都是灰,阳光透过对面一扇狭窄的窗户照进来,也让她看清了站在面前的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

两人都带着丑陋的面具,其中一个应该就是闯进出租车恐吓司机的那个,后颈疼的厉害,她轻轻眯了眯眼睛,意识倒还算清楚,也明白这两个人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她。

只是……

谁要绑架她,目的呢,为钱,还是其他?

“你们……”

“废话少说!”

疤脸面具的男人突然朝她走过来,手里一把水果刀泛着冷光,显然他就是那个闯进出租车的男人,陆梦心头一紧,身体下意识往后贴着椅背。

男人站定,水果刀有节奏的轻轻拍着掌心,似笑非笑的声音透着残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陆小姐,你最好乖乖配合,否则的话,我手里这把刀可不长眼睛,要是在你漂亮的脸蛋刮上几刀,那就不太好了,你说是不是?”

陆梦不敢大意,稳住心神问,“你想要什么?”

男人似乎是笑了,挂在脸上的刀疤面具轻轻抖动,似乎随时要掉下来,陆梦忍不住盯着他的脸,只要能记住男人的一点特征,等她从这里出去,定要揪住那幕后伤她之人。

“好说,有人花钱请我们兄弟向陆小姐你问个问题。”

“什么意思?”陆梦隐约猜些什么,防备的瞪着疤脸男人。

男人晃着手里一把水果刀,“陆小姐别慌,我已经说了,只要你乖乖配合,我立马放人。”

这时候,站在角落另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突然低咳一声,疤脸男人立即欠了欠身,冰冷的目光落在陆梦脸上,突然将手里的水果刀贴着陆梦脸颊。

刀刃微凉,陆梦一凛,被迫昂起头来。

男人手法得当的掌握着力道,锋利的刀刃贴着她的脸颊缓缓移动,陆梦也跟着紧张起来,一颗心骤然悬起,眸底固执的不肯露出惊慌。

男人却突然问,“你是不是白冷?”

问题来的突然,陆梦心尖剧颤,死死掐着掌心不让自己表现出异样,在男人犀利的目光下,迷糊的微微摇头,反问他,“白冷是谁?”

“嗯?”

男人发出一个模糊的声音,手上施了几分力道,刀刃擦着陆梦脸上细嫩的皮肤切下去,陆梦痛的拧眉,能感觉到脸颊有温热的液体淌出来,不用说,脸上的皮肤肯定是被割破了。

“陆小姐,你似乎没听懂我的话。”男人的声音也越来越冷。

陆梦心里着急,在嫁给周宁远之前,她就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被乡下独居的苏老太太收养,苏老太太死后,她就出来打工,在一家酒店当前台,身边也没有特别亲近的朋友,可以说,她是死是活根本没有人在意。

换言之,根本不可能有人会怀疑她的生死。

除非……

是他!

有这个财力能力也有这个动机做这件事的人,除了周宁远她还真的想不出第二个,他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狠,竟然不惜用这种毒辣的手段。

她今天要是不承认,是不是就走不出这个仓库了。

难怪他会纡尊降贵给她打电话,原来是为了确定她的位置。

真是狠啊!

她忍不住掀唇,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脸上的柔情被一种不容忽视的光芒替代,冷了眸光看向来人,“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就应该知道,如果伤了我,陆家不会放过你。”

男人眼睛里很快闪过一丝犹豫。

陆梦亦飞快思考起来,陆家那里可能还不知道她被绑架的消息,不管如何,她必须要尽量拖延时间,想办法逃出去或者等陆家的人救她,她绝不能死在这里。

她要报仇!

“你真的不是白冷?”

陆梦感觉到贴着她脸颊的刀刃松了几分,心里微微松了下,突然刁蛮起来,“白冷是谁,我真的不认识她,是谁让你来问我这个问题的,你让他出来,他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亲自向他解释,我真的不是什么白冷,你们这些人好奇怪,我要回家!”

男人似乎犹豫不定,安静了会,回头去看站在角落的人。

陆梦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角落那人身量很高,估计有一米八的样子,周身裹在一件黑色的斗篷里,两只手背在身后,脸上还戴着黑色的面具,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

他突然朝陆梦看过来,对上他似古井一样幽深的目光,陆梦心底发凉,猛地别开脸,动作太大,脸上又被水果刀划了下,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左脸颊濡湿一片,应该是流了不少血。

她干脆不管不顾示弱的哭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放我走吧,我脸上的伤口好痛。”

两人都没有说话。

稍许,角落那黑衣的男人朝疤脸男使了个眼色,疤脸男轻轻颔首,手腕轻转,刀光翻飞,割断了帮着陆梦的绳子,得了自由,陆梦揉着发红的手腕。

“还不走!”男人嫌恶的赶她。

陆梦飞快点头,迅速站起来,一口气跑到门口打开门,突然又站定了回头对两人说,“不管怎样,谢谢你们手下留情。”

说完,她撒腿就跑。

顺着长长的又黑又脏的台阶跑下去,一口气冲出黑不隆冬的房子,终于在看到灿烂的阳光时狠狠松了口气,出乎意料的,她现在站的地方正是刚刚她被打晕的地方,有几个行人经过,向她投以好奇的目光。

陆梦也有些晃神,如果不是伸手摸到脸颊濡湿的鲜血,她也真的要怀疑刚刚发生的一切是不是自己做了场梦。

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突然疾驰而来,稳稳停在她旁边,车门打开,走出来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只见他一个箭步蹿至陆梦身前,猛地扯住她的手臂,直接将人拽进怀里。

“你没事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的温柔,无人能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