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11章: 他的温柔,无人能挡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11章 他的温柔,无人能挡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本来是没事的,现在……

男人怀抱的温度熟悉的让她心痛,还有那带着淡淡薄荷香的烟草味也和记忆中殊无两样,陆梦被他抱在怀里,有几十几百个理由一巴掌甩到他脸上,却因为四个字让她不得不咽下所有的怒意。

她是陆梦。

用力闭了闭眼睛,她两只手抵在男人胸前,推开些距离,“我没事……”

周宁远气息不匀的粗chuan,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声音倏地一冷,“你的脸怎么伤的?”

伤口已经不流血了,也没那么疼,陆梦伸手去碰,还没碰到就被男人一把捏住手腕,“走,去医院。”

陆梦被他拽着就走,阳光正好,他的背影高大伟岸,仿佛能遮挡所有的风雨,留给身后的人一片温暖的港湾,鼻子一酸,她赶紧撇开头。

人已经被周宁远塞进车里。

陆梦低着头,不想也不能被他看到自己眼睛里的湿润。

男人的气息突然逼近,她猝不及防抬头,又毫无防备的对上他近在咫尺的一张俊美脸庞,粉唇堪堪擦过男人脸颊,她傻了眼,直勾勾盯着周宁远。

周宁远其实是倾身过来替她系安全带。

并没有料到她会突然抬头,脸颊似乎还残留着温柔的触觉,视线往下对上女人轻咬的粉唇,喉结不禁滚了滚,洒进阳光的眸子深的厉害又亮的吓人。

狭小的车厢里。

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陆梦被周宁远困在车座和他的身体之间,眼帘半垂,看到的是男人剧烈起伏的胸膛,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破禁忌而出。

陆梦呼吸一窒。

周宁远的手已经抚上她的脸颊,薄薄的茧子滑过她细腻的肌肤,来到她被刀刃划破的伤口,眸子里涌出似疼惜的东西,他的动作又轻又柔,陆梦只觉得脸上痒痒的,偏头想躲。

“疼吗?”

周宁远似叹息的声音温柔的不可思议,灼热的气息喷在脸上,陆梦躲闪不得,脸上竟然泛起了丝丝的红晕,像周宁远这样俊美的男人,当他刻意温柔相待的时候,大抵是天上的仙子也会沦陷的。

陆梦不过一届凡夫俗子。

若不是紧紧掐着掌心,只怕也早已沦陷在男人的温柔陷阱里。

“还好……”她冷了声音,摆出疏离的架势,伸手想要挡开男人困着自己的长臂。

周宁远似长叹一声,眼中的迷离迅速褪去,抽身靠回座椅,伸手摁着眉心,目光悠远复杂。

陆梦暗暗舒出口气,伸手去推车门,“我可以自己去医院。”

“你怕我?”

男人自信傲气的吐出两个字,陆梦怒意横生,忍不住掀唇反击,“我为什么要怕你?”

“不怕就好,系上安全带,我送你去医院。”

陆梦咬唇,那么不甘心,她似乎重活一次,在这个强大的男人面前,还是那么弱小的几乎没有抗衡的能力。

只能像猴子一样被他耍。

周宁远又倾身过来帮她系上安全带,这一次她坐着没动,男人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干净利落的收手,绷着脸发动车子,玛莎拉蒂发出轰鸣的声音,急蹿而出。

“去圣爱医院。”

陆梦突然说,往后靠近椅背,脑海里思绪混乱,短短的两个小时发生了太多的事,她需要好好想一想,身边却坐着一个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平静的人。

周宁远薄唇紧抿。

陆梦将他的沉默当成是默认,偏头望着窗外,也不再说话。

半个小时之后,陆梦看着两旁越来越熟悉的风景,倏地睁大眼睛,这条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景致,竟然是通往冷园的那条路。

什么意思?

他竟然要把她带到冷园去?

他怎么敢?

陆梦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尖锐喊出声,“你要带我去哪?”

她的声音太过尖利,以致于周宁远突然回头看她,眉心皱出困惑的弧度,陆梦惊出一声冷汗,不自在的望向窗外,解释,“这不是去圣爱医院的路。”

“跟我去个地方。”

周宁远简单的抛出一句话,陆梦整个人僵住,他竟然真的是要带她去冷园,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么强大的心脏,才能这么若无其事的把她带去那个地方。

还是,这又是他的试探?

因为刚刚的绑架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所以他才亲自出马,甚至不惜把冷园也搬了出来,他是真的以为做了亏心事不用遭报应的对不对?

怒极,反倒是平静了下来,猛地将身体摔进椅子里,再顾不得管理什么表情,板着的脸透出愤怒。

周宁远侧目望过来,睿智的眸子里不着痕迹闪过一丝痛色,很快又回神,半似落寞的轻扯唇角,“有件事我憋在心里很久,想找个人说一说。”

陆梦冷笑,“你想说,我未必想听。”

“我还是想说。”

“……”

这算什么,变相的绑架?

陆梦懒得再说,干脆闭起了眼睛。

原本脸上的伤口已经不疼了,也不知是不是刚才咬牙切齿的压制怒意牵动脸上的肌肉扯裂了伤口,不仅觉得疼,伸手一摸,似乎又有血淌出来。

低咒一声,她抽了几张纸巾想擦伤口,又被周宁远一把抽去,拧成一团丢到窗外,又迅速从西裤口袋里摸出一块格子手绢递给她,“用这个。”

陆梦真想直接把手绢摔他脸上,再用力的喊一句,你还是留着擦屁股吧!

她做不出来,只能愤愤的接过手绢,捏在手里并不用,周宁远瞥头望她一眼,薄唇一勾,“我帮你擦?”

陆梦摇头,攥着手绢机械的贴向伤口,她想,周宁远一定是疯了,或者,这个人根本只是披着周宁远外皮的另一个人。

要不然,她怎么会有一种被调戏的错觉。

乱了,什么都乱了。

的确是乱了,当玛莎拉蒂在冷园停下,看着这栋对她来说无异于梦魇之地的建筑,陆梦浑身的血液似乎被冻住,直直望着那一栋建筑动弹不了。

直到周宁远绕过来打开车门,弯腰将她从车里抱下来,她才如梦初醒,脸色刷白的用力挣扎,“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周宁远置若罔闻,直接将她抱进了冷园。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有妇之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