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2章: 她是陆梦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2章 她是陆梦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六月初夏,白玫瑰盛放的季节。

一则轰动的消息传遍南城大街小巷,宁远集团总裁周宁远和路曼地产千金舒沫然即将在6月19日举行盛大的订婚典礼,当天也是舒沫然二十三周岁生日,两人青梅竹马走过了九年的爱情长跑终于修成正果。

瞧瞧,霸道总裁也有痴心靠谱的。

圣爱医院高管宿舍区,两室一厅朝南的房子采光极好,几盆白玫瑰开的正艳,在微风里轻轻摇摆,米白色的单人沙发里,一个女子正熟睡,如画的眉眼细致优美,长长的羽睫似蝶翼安静栖息着,阳光下她的皮肤白的几乎是透明的,樱花粉的唇色,美的像仙子。

倏然。

她猛的睁开眼睛,那双翦水的眸子透着森森冷光,柔和的唇角紧跟着扯出诡异的弧度,整个人又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魔鬼。

纤细洁白的手轻轻拿过桌上一份报纸,报纸的头版头条正是刊登着周宁远和舒沫然的合影,两人都穿着白色的礼服,舒沫然靠在周宁远怀里,周宁远则搂着她的肩膀,在镜头下笑的甜蜜幸福。

大幅照片的旁边则配了四个黑色加粗的大字,佳偶天成!

女子掀唇,扯出一个诡异的冷笑。

“醒了?”

移门打开,陆念情笑着走出来,随手将一杯牛奶递给女子,坐下的时候看到她手里的报纸,脸上明媚的笑容登时僵住,紧张的拉起她的手。

“还是忘不了那件事吗?”

“怎么忘?”女子自嘲一笑,用力将报纸扔开。

陆念情柳眉皱起,女子直接拉着她的手放心自己心口,“念情,你知道吗,这里很痛,痛的我好想立刻死去,有时候我在想大哥瞒天过海救了我,到底是对还是错,与其这么不明不白的活着,倒不如死了痛快,一了百了。”

“不许胡说,你死了叔叔怎么办,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难道真的想让他经历丧女之痛吗?”陆念情站起来,陡然拔高了声音。

“可是……”女人表情痛苦,“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欢天喜地,我做不到,念情,我真的做不到。”

陆念情心疼的抱紧她,“你忘了吗,白冷已经死了,你现在是陆梦,拥有崭新人生的陆梦,忘了那件事,忘了周宁远,我们勇敢的往前看好不好?”

陆梦哭倒在她怀里,心里滔天的恨意到底是难以泯灭。

十个月前,在蝶逝那间冰冷的手术室里,她真的以为自己是要死了,或许真的是她命不该绝,当时手术的医生陆念琛救了她,移植给舒沫然的并不是她的心脏,是一个死囚犯的心脏,那人用心脏换了足够安抚慰家人的钱,也间接的救了她一命。

事后,她才知道,原来她并不是孤儿,真正救她的人是她的生父陆思安,而陆念琛和陆念情则是她大伯陆振安的一双儿女,是她的堂哥堂姐。

她没死,可她现在活的很痛苦。

“念情,我就想要一个真相,他是不是真的那么狠心设计了整个阴谋,我真的很想知道。”陆梦紧紧揪着陆念情的衣襟。

陆念情安抚她,“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呢,你也看到新闻了,他和舒沫然青梅竹马,他早就忘了你。”

“不是这样,只有得到一个真相,我才能彻底解脱,如果真的是他,我也认了,是我眼瞎爱错了人,如果不是,我一定要揪出那个真凶,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害我?”

忆起痛苦的往事,陆梦就连声音都变得激动起来,陆念情忙紧紧握住她的手,“可是,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哥哥已经找到那个医生,他亲口承认是周宁远指使他欺骗你得了脑瘤,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放不下?”

陆梦哑然失语。

是啊,早在手术之前,她就从舒曼口中知道了这个真相,为什么还不相信呢,难道她竟然还对周宁远抱着幻想吗?

不,不是的。

她只是不想看他这么逍遥得意。

凭什么他造了孽之后还能声名鹊起,过的恣意逍遥,而她却不得不换个身份过的小心翼翼。

这不公平!

陆念情的呼机滴滴直响,是医院有急诊Call她,陆念情迟疑的望着她,陆梦敛了眸底的冷厉,笑着催她,“你去忙吧,别担心我。”

“真的没事?”陆念情不放心。

陆梦连连点头保证,“嗯,没事。”

“那我先去忙,晚上我再来接你回家里吃晚饭。”

“好,你去忙吧。”

陆念情便先离开了,大门一关上,陆梦紧跟着就站了起来,目光掠过那张硕大的照片,压抑的恨意喷薄而出,她迅速进房间换了衣服,拎着包包就出门了。

既然忍无可忍,为什么还要强迫自己忍着。

陆梦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往事一帧桢浮上心头,嫁给周宁远那会,并没有举行婚礼他甚至也没有对外公开结婚的消息,她就拎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住进了他的房子。

那处位于鸿山脚下的房子位置很偏僻,虽然周宁远给她配了车,可她当时根本没有心思去考驾照,所以出门的次数也少,更多的时候就是呆在那栋空荡荡的房子,痴痴等着周宁远回来。

听说,在她死后,周宁远将那栋房子的名字改成了冷园。

听说,他已经很少回去那里。

听说,他刚在紫云首府置了一套房产,打算用来当他和舒沫然婚后的爱巢。

“小姐,这地方偏僻的很,你一会可能打不到车回去,要不要我等你。”车子到了地方停下,司机热情的表示可以再把她载回去。

陆梦摇头拒绝,“不用了。”

司机很失望的离开。

陆梦站定在这栋别致的建筑前,目光从墙上楷书的冷园两个大字滑过,红唇扯出讽刺的弧度,从包里摸出一把钥匙,她直接打开大门进去。

整栋房子黑漆漆的,她大着胆子穿过花园来到正屋前,照样是用钥匙开了门进去,拧开一盏小小的壁灯,她一眼就看到茶几上那一瓶新鲜的白玫瑰,这也是她的习惯,她喜欢白玫瑰,每天必定要换一束新鲜的玫瑰。

只是……

既然周宁远并不回来这里,这束白玫瑰又该怎么解释?

心尖微颤,有脚步声从后门那里传来,地上拖出一个胖胖的影子,正飞快的朝客厅移动,“少爷?是你吗?”

屋里有人!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陆梦第一个反应就是躲起来,无奈已经晚了一步,她脚步刚动,屋子里已经响起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

“鬼,有鬼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阴魂不散”↓↓↓更精彩哦!